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我好爱我家狗老公大狼狗 女生高c的会自己知道吗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第15章

赢烨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单方面的屠杀场面。

一边听着众人嘴中的绝无反意的辩解之词,一边听着脑海中国运提升,以及奖励的提示音,脸上冷笑更甚。

一旁的扶苏,已经几次想要出声劝阻,都被他冰冷的眼神给压了下去。

正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伴随的还有信使的急声呼喝。

“陛下急令,前方等人速速让开!”

信使是多年老信使,这种场面也见得多,日积月累下,练得一个大嗓门,穿透力极强,直接在市集上回荡开来。

不可避免的就钻进了那些正引颈屠戮的勋贵耳中,顿时一个个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的向着赢烨呼喊。

“七公子,秦皇必然是命放过我等,你还不快快住手!要是擅自违了秦皇之命,将来你也不得好死!”

“没错,快快住手!”

“秦皇之命,断不可违......”

众人说话间,那信使突破人群,到了赢烨面前,快速下马,跪倒在地,双手递上一个木盒。

“烨公子,此乃陛下亲笔密旨,责令您亲启!”

然而,对于双方的声音,赢烨却像都是没有听到一般,看都没有看一眼,而没有听到命令的罗网众人,自然坚定的执行着屠杀的命令。

一旁的扶苏见这模样,顿时忍不住提醒。

“七弟,父皇密旨!”

然而,赢烨依旧一动不动,像是聋了一般。

直到最后一声闷哼消失,真刚跪地复命之时,赢烨才从满头冷汗的信使手中接过。

信使也不是傻子,这般杀戮场景,再加上赢烨的举动,就知道自己来的绝对不是时侯,只要信中的内容不合赢烨此刻做的事,或者赢烨做的事,不合陛下心意,自己这小命必然没了。

顿时,他觉得自己好难!

这两个选择,一个是来早,一个是来晚,但凡自己早一点,或者晚一点,就没多大事,顶多就是责罚一番。

而自己,却恰好来了个不早不晚,夹在中间。

这不是自作孽吗?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信的内容,能合两人心意了?

信写的并不长,而且其中写的事情刚好和此刻的事情重合,所以赢烨看的很快。

只是一会,便放下了信件,瞥了了一眼满头冷汗的信使,便将目光转向扶苏,笑着将信件递了过去。

“大哥,信在这,你也看看吧!”

看着满脸笑意的赢烨,扶苏心头不由一颤,说实话,现在他对赢烨的笑容已经产生了阴影。

每次他笑,必然要死人!

而这次......

“七弟,这信乃是父皇责令你看,大哥,不敢染指!”

扶苏摆了摆手,赶忙拒绝,尽管他也很好奇,但危机感让他选择放弃。

然而,赢烨却是不管不顾,直接将信塞进他的手里,他知道,靠自己改变扶苏的想法,还是比较困难的。

但嬴政不一样。

由赵高假传嬴政的一张圣旨,就能让手握几十万军马的扶苏自杀的事件来看,扶苏对嬴政的忠心是绝对的,那嬴政绝对是改变扶苏想法的最好办法。

现在,这张密旨,给扶苏看,必然能起不小的作用。

将信塞给扶苏,赢烨转身就走,事情已了,就没有必要待着。

  在经过信使身边时,赢烨轻轻拍了拍信使肩膀,笑道。

“一路劳顿辛苦,赏金一溢,记得去府中领!”

话音落下,信使身子一震,有点不敢相信,下一瞬,赶忙拱手拜谢。

刚才赢烨看他的哪一眼,他都感觉身体中的血液凝固,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直到此刻峰回路转,才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相对于那赏钱,他更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看着赢烨远去的背影,扶苏神色复杂的展开锦帛,目光扫了上去。

只看第一行字,他就呆住了。

“除六国勋贵之事,此机难得,你尽可放手施为,至于赵国故地,章邯懈怠尚久,该动一动了,我也想先去邯郸看看!”

这......

扶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字眼,甚至还擦了擦眼睛。

然而,当锦帛上的字眼依旧时,他彻底懵了。

父皇......居然同意了!

而且还是放手施为,这......这......

他就不怕六国故地起兵乱吗?

但当看见最后几个字时,他沉默了,他岂会看不懂这几个字的意思,邯郸,不就是赵国故地!

章邯要动一动,这是......要去料理赵国后事去了。

无声无息间,父皇和七弟,就达成了一个清洗六国勋贵的默契。

而自己等人,却还在全力劝阻......

不由得,扶苏感觉自己有点累,不由的深深叹了口气,难道自己选择的路是错的吗?

思虑良久,没想出个所以然,摇了摇头,将乱成一团的想法抛出脑海,目光再次投向手中信件。

“朝中清洗之事,亦放手施为,但要明辨是非,若有冤假错案,回来必不饶你!”

“至于收拢墨家之事,朕不支持不反对,你自己把握尺度,但,要深知大秦以法立国!”

“另外,对你兄长客气一点,他是你的兄长,长幼之分谨记于心,不可乱为!”

“还有,朝中官员之事,你不可触碰,一切待朕出巡归来后,再做定夺!切记,切记,切记!”

“最后,等朕回来,自个禁闭半年,胆敢教朕做事,反了你了!”

最后一句话,扶苏果断无视,他很能克制自己的好奇心,不管两人发生了什么,他一点也不想知道。

但前面的话,却是让扶苏陷入沉思良久。

除过官员之事以及长幼之事,其他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让赢烨放手施为。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父皇这般放权。

之前他监国时,可是掣肘甚多,两相对比,巨大落差在心中浮现,眼中不受控制的露出羡慕之色。

从这一封信,他就能看出父皇对赢烨的喜爱和看重。

这可是他从未体会到的待遇!

定了定神,将沉进羡慕的心思拔了出来,他的目光再次投向信件,想起嬴政走之前叮嘱的辅佐话语,心中一个想法成型。

“七弟,既然父皇都这般说了,那大哥岂能再为你添乱!”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