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 男朋友总是说要吃我的扇贝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 男朋友总是说要吃我的扇贝

你未来儿媳的处女身是被我开采的吧!”


老罗亢奋无比。


这种快感是无法言喻的。


这种感觉他已经二十年没有感受过了,那种快感让他有点把持不住,差点便缴械了。


就在老罗准备一鼓作气时,身下的娇躯突然剧烈一颤,她即便是在醉酒之下,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谁……救……”


她瞬间惊醒过来,一边喊叫一边扭动娇躯。


老罗见状急忙伸手捂住了沈慕媛的嘴吧。


沈慕媛突然苏醒,是老罗意料之外的。可现在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冷声喊道:“闭嘴,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朱鹏生的父亲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老罗说完,丝毫不顾沈慕媛剧烈挣扎的身体,身体猛地一挺……

老罗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是在监狱这二十年内,因为没有碰过其他女人,所以那方面的能力非常厉害,甚至比二十多岁的小青年都要强悍一些。


更重要的是,老罗刚进监狱的时候便救了一个经常被狱霸欺负的老中医,老中医为了感恩,便将祖上流传下来的壮阳之法传授给了老罗。


按照壮阳之法的不断锻炼,老罗胯下的老枪足足有三岁小孩的胳膊一样粗壮,这种如同烙铁一样坚硬炙热的物件即便是到了狼虎之年的少妇都无法承受,更别说沈慕媛这种处子之身了。


当老枪在花蜜的润滑下挤入胯下这具娇躯之中的时候,泥泞小路瞬间被老枪破开了一条通道,老枪瞬间便被紧致的洞壁所包裹。


“朱建啊朱建,二十年前你带人搞了我的未婚妻,二十年后,我就让你儿子戴上绿帽,而且还要让你给我养孩子!”


感受着老枪在紧致洞壁内疯狂挤压蠕动,老罗兴奋无比,虽然没有亲手宰了当年玷污自己未婚妻的凶手,但是上了仇人儿子的女友,这种快感还是非常强烈。


就当老罗准备一鼓作气,疯狂输出的时候,突然间,他意识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从沈慕媛的种种迹象来看,她应该还是处子之身,可是自己刚才猛烈刺入身体的时候,却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阻挡,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少女应该有的身体。


“难不成,沈慕媛已经被朱鹏生给上了?”


这个想法让老罗瞬间不爽起来,他蹲了二十年的监牢,出来之后就等同于重获新生一样。


在足浴店这么长时间,他忍受寂寞不和任何女人发生关系,就是为了用自己蹲了二十年监牢的第一次来祭奠自己的未婚妻。


但是没想到,自己计划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上了一个已经被人开采过的女人。


一时间,之前还萌生出来的快感消失无踪,老罗气不打一处来,反正上都已经上了,只要给仇人儿子戴上绿帽,那自己的计划就得逞了,索性也不在纠结,复仇的快感再次让他亢奋了起来。


他一手捂住胯下女人的嘴巴,一边开始用自己的老枪在这具娇躯内不断的冲刺,另一只手则朝他们二人结合部位摸索了过去。


这一次触碰到乌黑浓密的草地时,老罗再次一个机灵。


之前给沈慕媛做精油按摩的时候,他触碰过沈慕媛的私密部位,她的黑色丛林确实浓密,但是现在正被自己疯狂冲刺的女人虽然也有着浓密的黑色丛林,但是触摸之下,显然是被精心修剪过的,呈倒三角排列。


刚才老罗只是出去了半个多钟头的时间,就算沈慕媛想要修整自己的黑色丛林,那也没有太多时间,更别说还是在喝了酒的情况之下。


“难道,这不是沈慕媛?”


这个念想一出现,老罗急忙朝女人脸上看了过去。


刚才进门只想着尽快上了沈慕媛,没有过分去注意,现在接着月光一看,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庞。

老罗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套两居室是沈慕媛和她闺蜜何淑仪一同居住的,刚才自己给沈慕媛精油按摩的时候,她的闺蜜并不在家。


而自己出去了半个钟头再次杀了回来,房门却虚掩,搞不好这段时间何淑仪醉酒回来,忘了关门,而自己竟然阴差阳错的将胯下的何淑仪当成了沈慕媛。


这戏剧性的情节让老罗也感觉无语。


他只为了复仇而来,根本就不想伤害和这件事情无关的人,所以搞在明白之后,急忙就准备将老枪从何淑仪身体内抽出来。


何淑仪晚上确实和男友出去约会,但因为和男友因为一些事情产生了争执约会便不欢而散。


她为了借酒消愁,将自己喝的伶仃大醉,回家后沈慕媛见何淑仪喝的如同烂泥,就扶着她来到自己卧室躺下,她则出去给何淑仪买醉酒药。


梦里面,何淑仪梦到男友像她道歉,并且对她又搂又抱,便借着酒劲儿自己将自己脱的一丝不挂。


何淑仪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老罗进入了房间,并且还将她当成了沈慕媛。


当梦中即将和男友结合的时候,老罗这时候也将无比粗壮的老枪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