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第一卷 气贯长虹

一、子夜出击

子夜时分,吴江龙蜷缩在战壕里全身披挂着所有能协带的武器装备。胸前子弹带内插着三支装满实弹的弹匣,身后背着四颗手榴弹和一个装满水的水壶。五六式冲锋枪就放在身体右侧,伸手能够抓到的位置上。他使劲撑着上下打架的一双干涩眼睛,左右看了看,然后把目光停留在侧卧在自己身边,正在打鼾的刘岳身上。抬起穿着黄胶鞋的左脚,轻轻伸了过去。

这时,三颗绿色信号弹在身后的某一处拔地而起在天空中划出三道优美的绿色弧线后,向山的一侧飞去。吴江龙趁机把脚加重了分量,狠狠地踹向刘岳,大声喊:“刘岳,进攻开始了。”说完后迅速回过身,扒住战壕沿就要往上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骂声:“那是谁,找死啊!给我趴下。”正要跟着他往上跳的刘岳一把把他拉了下来,“排长骂你呢!还不趴下。”

两人刚刚埋下身子,就见头顶上亮起一片火光,随后传来连珠般的炮击声。几百门130火箭炮、152加农炮、122榴弹炮和分不出来的火器,带着“嗖、嗖、嗖”吓人的吼叫声蹿了过去。看着这些火线整齐地飞过后,对面山坡上便炸声四起,一股股火舌踩着贝多芬交响乐般的曲子凑成一片火海。刹那间,命运之神吞食了全部寂静夜色,在炫目耀眼的红光中正式拉开了一场人类战争的序幕。

吴江龙悄悄探出脑袋,只见对面山坡的火光中,有人狼奔豕突扑打身上的火,偶尔也能听见别处响起的零星枪声。对于从没参加过真正战争,而且仅当兵半年的他,看到这个场面一下子呆住了。就在他发呆的一瞬间,不知是什么在他屁股上狠狠砸了一吓,疼的他还没有把“唉哟”喊出口来,就觉得身体一轻,被人结实地摔倒在壕沟里。他在地上打了个滚,刚想站起来发火,又被人踏上了一只脚。吴江龙刚想骂人,一抬眼,见排长李森正死死地盯着他,狠劲骂道:“你是不是想死,还没上战场就报销在这。”吴江龙刚要发作的劲头立时泄了气,乖乖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排长李森骂完他后,又转向发傻的刘岳,“还是个老兵呢!看见他这个熊样,怎么就不整他,简直是个死洋眼。”两人见排长发火,谁也不敢滋声,就像耗子见了猫似的一个蹲着,一个躺着。李森从吴江龙身上拿下脚,对刘岳说,“一会你给我看死他,他要是再乱动,就给我捆起来。要是出了问题拿你是问。”

“是“刘岳答应。

李森说完,猫着腰向右侧的黑暗处钻去。

刘岳蹲着身子讥笑吴江龙道,“这可是排长说的,你要是不老实,我可真捆噢!”

吴江龙瞪着一双大眼睛,不知是吓傻了,还是不服气,使劲盯着刘岳不还口。刘岳被他看的有点发毛,说;“我还真没见过你这种新兵蛋子,上边打成这样,别人都吓的要尿裤子,你小子竟然还敢露头。”刘岳比吴江龙早当一年兵,所以敢叫他新兵蛋子。部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新兵入伍后,为了表示对老兵的尊敬,一般情况下都称呼老兵为班长,不管是多一年还是多几年。谦虚点的老兵听到这个称呼后还能主动进行纠正,而有的老兵则不管那套了,你叫你的,我听我的,反正我不答应就是了,总之是新敬老的规矩不能变。吴江龙这回还真听话,不知是怕排长,还是怕老兵,反正是没人让他起来,他就一动不动地趴在那。

炮火准备半小时后,四周突然变的宁静起来。这时,从战壕的另一头传来“准备冲锋”的命令。吴江龙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了起来,抓过自己的冲锋枪又趴在了沟沿上。

当天空再次亮起两颗红色信号弹时,排长李森向全排下达了战斗命令。二排的中国军人们在排长李森带领下,迅速跳地跳出了战壕,悄无声息地向对面山头摸去。这时,整个战壕沿上站满了向前冲击的部队。连与连,排与排,班与班之间的界线被打乱。黑暗中开始有人喊,“班长,你在哪?”“老李,快过来。”

由于中国军队十几年没有打仗了,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士兵又没有经历过类似于这样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一上来就面对真枪实弹的敌人,没有被吓傻,还知道往前跑就已经是不错了。有的士兵惊慌失措,端着打开保险的枪往前冲,无意识地扣动板击,走火击中前边战友身体的例子时时发生。还有的士兵,听到射击口令后,勾住板击的食指一搂就搂了个彻底,枪口从地面转到天上,打成九十度角还不撒手,直到把弹匣里的30发子弹全部打干净为止。这是一种典型的战争恐惧和没有战争经验的结果。

负责这次攻击203高地的是某步兵师三营,担任主攻任务的是七连和八连,第一次进攻就投入四个排12个班,共有100多人。为了不把攻击队伍暴露在敌方火力之下,进攻时绝对不允许出现火光,对于参加夜战又没有夜视器材装备的现代军人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难题。这些摸着黑向前冲的军人们,还没有跑出四百米就乱了建制。七连的兵跑到八连,五班的兵蹿到了八班。有的排长找不到自己的兵,有的兵找不到了自己的班长。好在战前做了充分准备,对于找不到建制的士兵,可以就近加入兄弟连队的建制进行战斗,在条件允许情况下才可以归队。

当吴江龙所在的七连二排快接近山坡时,有两名背着手枪的军人将他们漫过来的队伍拦住。一名军人说道:“仔细看着前面的牌子,顺着排雷通道走。”

吴江龙抬头向前看,有两快标着箭头的牌子东西插着。两个牌子中间是一条宽有两米,深有一尺的沟。他想起来了,在炮火攻击时,有好几条成串的火龙在山坡下炸响,看来这就是排雷炸弹所挖成的排雷通道。

部队冲到了半山坡。突然,从山顶上的一块巨石后蹿出一道火苗,接着是“嗒、嗒、嗒”的机枪声,冲在前面的几个战士应声而倒,“卟、卟”有两个子弹打在了吴江龙脚下。一听声音就知道,这是我国自行研制生产的十二点七毫米口径高射机枪。它的性能即可以对低空飞机射击,还可以做为地面压制火力。由于他的射击距离远,射速快,体重轻,弹头大,对于山地作战非常有效,特别是封索山隘路口的火力要几倍于班用重机枪,真所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为了睦邻有好,它一出世,我国就把它白手送给了某国,帮助他们完成自卫战争。由于它的造价比较高,直到80年代后,中国部队才装备了这种机枪。

山坡上的攻击部队被这挺机枪压的抬不起头来。排长李森躲在一个低洼处,拳头砸地的骂道:“用我们的机枪打我们,这帮龟儿子的,等老子上去了,敢紧还给老子。”李森组织几次火力压制后都没有成功,急得搓着手想办法。

过了一会,从下面爬过来一名战士问,“连长问你,怎么不向上冲了”

“老子冲不上去了。告诉连长,把“八二无”调上来。”李森愤愤地对那名战士说。李森是从一名班长直接提拔为排长的一名军人。虽然小学文化成度不高,但军事技术很过硬。当兵九年中,一直在广西某边防团服役,对类似于这里的地型地势很熟。

七九年时,中国陆军的一个甲种步兵师共有六个团,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团、一个坦克团和一个高炮团。一个步兵团分有四个营,三个步兵营和一个炮营。一个步兵营有三个步兵连、一个机枪连和一个炮连。和平时期各兵种按编制训练,投入战争后,则打破所有建制混合成加强连或加强营。所以,一个加强连都配有重机枪、轻机枪、八二无后座力炮、火箭筒等武器,压制火力足够大。一些担任主攻连还配有喷火器等杀伤性极强的武器,或者还能得到配属坦克和八二迫击炮的协助。

过了一会,在李森身后出现了两个扛着“八二”无后坐力炮和背着炮弹的战士。他们低身匍匐前进到李森跟前,扛炮的战士问:“排长,打哪个。”

李森指着山坡上的机枪火苗说,“看见没,就是那个龟儿子不让我上去,你给我把他轰掉了。”

扛炮的战士答应一声后,便和背弹的战士消失在夜色中。李森转头看看走远的两人,向全排大喊一声,“给我火力压制。”

一挺轻机枪,一挺重机枪和所有冲锋枪一起朝着对方火力点射击。在猛烈的的射击下,十二点七高射机枪不响了。稍稍停顿后,十二点七高射机枪雨点般的子弹又扑了过来。密集的子弹打的地面火星四浅。有一名趴着的战士,屁股被射过来的子弹擦出了两道沟。另一名战士被子弹打中了肩膀,生生地把人立了起来,随后机***又打中了他的前胸,这个战士一声不吭地摔倒在地上。二排的火力一时间又弱了下来。就在这时,从旁边不远处喷出一道两米多长的火苗,随后又听见山坡上“轰”的一声巨响。只见从隐藏在石头后的山洞中飞出一挺炸碎了的机枪,接着是人的惨叫声。

李森抓住这个机会,带着全排战士吼叫着冲向了山洞口。

2009年8月26日(开篇)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