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女人坐男人腿上男人会有什么反应 说说和儿子在一起的感觉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第9章

活了两辈子了,第一次被长辈摸头,白扬帆心里暖暖的,觉得这样的触碰很真诚,没有那么多算计和虚假。

四岁的白起航吃完饭,踩着凳子把碗洗了,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抱着白扬帆的腿,用脸蹭了蹭。

“姐!三婶都走了,你在看什么?”扬起小脸,小小声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等姐夫?”

白扬帆蹲下,把小屁孩抱起来,走回屋,很认真地告诫弟弟。

“起航!以后我们的生活里没有姐夫,只有姐姐和你。”看小豆丁一副傻了的表情,清澈的眼底露出猜疑,白扬帆伸手刮了下他的鼻头,“干什么这么看着你姐?不信呀?那就等着瞧好了。”

白起航看了眼姐姐,又看了眼,眸子里带着惊喜:“是真的吗?姐姐!你以后都不要姐夫了?”

“是真的。以后姐姐有你就够了。”白扬帆郑重地做出承诺,“姐姐会陪着你一起长大,等着你读书考大学。”

那些事对于白起航来说都太遥远,他最欢喜的是姐姐不会离开他。外面谁见了他都跟他说,姐姐会跟陆知青离开刘家村,把他留下,不管他。

小小的他吓坏了,一个人窝在床上哭了好几个晚上。

又怕被姐姐发现,不敢说,也不敢问,就怕姐姐真的会跟着陆知青离开,把他丢下。现在好了,姐姐说她不会跟陆知青走,也不会把他丢下,会陪着他长大。

太好了,只要他长大了,以后他就会好好照顾姐姐,再不让人欺负她。

“姐!你太好了,我好喜欢你。”

白起航搂住姐姐的脖子,把头搁在她肩膀上,眼眶里聚满了泪水,怕被姐姐发现了不高兴,使劲眨巴自己的眼睛,不让泪水掉下来。

“嗯!姐姐也喜欢你。好了!自己去洗澡,在外淘一天了,赶紧洗洗去睡。”

“好的。”

原主别的不敢苟同,对待孩子的自主独立上还是训练的比较早的。四岁的弟弟已经分房睡了,还能自己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这点做的很好。

孩子的确是不能惯着的,该教育的时候就得教育,该奖励的时候也得奖励。

不能事事都为他考虑周到,那会削弱他应对环境的生存能力。为什么后世的孩子动不动就能在网上看到这个自杀,那个自杀,那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

说白了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没办法应激一些突发事件,就觉得自己很没用,产生一种厌世的情绪,最后走向了极端。

小孩子就得从小锻炼他们各种各样的生活技能,只有战胜了困难,才会找到做人的乐趣。

洗好澡的白起航乖乖地坐到白扬帆身边:“姐!我洗好了,我陪你坐一坐,一会儿就去睡觉。”

“嗯!”白扬帆从来就不是个多话的人,伸手把弟弟的裤子拉正,衣服整理好,“晚上睡觉会有蚊子,你点上艾草熏一熏再睡。明天姐姐进山去给你找驱虫草,挂在床头,蚊子就不敢来了。”

“好!”

白起航乖乖地点头,笑的眼睛都眯了,感觉这样的姐姐好温柔呀,就跟妈妈一样。

以前的姐姐总是对他没什么好脸色,多说几句话就要发脾气,可今晚的姐姐跟以前的不一样,对他太好了,他好喜欢。

姐弟俩略微地坐了坐,就各自去睡了。

躺在床上,白扬帆一直在盘算着自己今后的出路。

七五年,她十八岁,到七七年年底恢复高考,她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前世她没考过大学,但一般学生会的她都会。

要想趁早离开刘家村,考大学是唯一的出路。她考出去了还得带上弟弟,目前最要紧的是挣钱,得有足够的钱才能把弟弟一起带出去。

要不然一个六岁的孩子留在这里她不放心。

既然她占用了白扬帆的身体,那就得替她照顾好家人,这是她必须要担负起的责任。

好在村子后面就是大山。

只要有山,她就有办法弄到钱,亚马逊丛林她都来去自如,想要什么就能弄到什么,不相信这里的山会比那里更危险。

她可是丛林之王。

晚上养精蓄锐,明天一早进山去,看看能不能弄到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好为以后出去筹集资金。

此刻的陆景恒一直躺在知青点的床上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白扬帆那决绝离去的背影,他敢肯定,这次她是说真的,不会再纠缠他了。

本来他该高兴,可他的心却半分高兴不起来,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他从来没见过那样一个花痴的女人会突然转变成眼底寒光乍现,看待任何事物都没有半分情感的人。

那种眼神他很少见到,可以说一般的农村姑娘是不可能会有那样的眼神的。

要不是自己身份特殊,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没准还看不出来她眼神里包含的冷漠和不屑。

是什么让那个女人转变了对自己的态度?而且据他调查,白扬帆以前根本就不会游泳。怎么莫名其妙地就能在水里憋气了?

这种功夫可是要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的,没有训练不可能达到这样惊人的效果。

她到底是谁?会跟他执行的任务有关吗?

应该不会,刘家村的村民每一位都被做过调查,他来了快一年了,也没见白扬帆跟什么可疑的人接触过。

她不会是敌人,也不可能跟他秘密执行的任务有关。

难道是她天生的肺活量惊人?

这点确实出乎了人的预料。

今晚他还会去秘密潜伏,希望会有所收获。

这个任务他盯了快三年了,好不容易寻找到一点线索,却一直没见到犯罪团伙露面。那些该死的文物贩子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

跟他们接头的人又是谁?为什么始终不露出一丝丝痕迹?

【管好你的烂桃花,再惹我,一律掐死。】

白扬帆的威胁言犹在耳,引得陆景恒嘴角弯起一丝冰冷的弧度。他的烂桃花?他哪里来的烂桃花?明明他最大的烂桃花就是那女人自己,偏偏她还不自知。

男人?他有那么不堪吗?

明明是京都风流倜傥的陆家大少,怎么到了白扬帆那个女人的眼里就成狗男人了?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