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朋友技术好舍不得分手 喜欢自己姐夫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第3章

“你们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未言直接动手,不消片刻,打斗声惨叫声相继响起,一时间不绝于耳。

而被乔装后的禁军保护在中间的秦之昂则冷眼看着眼前的战局,面上无波无澜,没人知道此时的他在想什么。

能随皇上微服出宫的禁军自然不是吃素的,不一会的功夫便见黑衣人的尸体躺了一地,鲜红的血迹在这一片粉色的桃林中格外的扎眼。

“启禀皇……主子,留下一个活口。”负责善后的大内总管文元前来禀报。

秦之昂不为所动,随意的摆摆手,“你看着处理。”

“奴才遵命。”打了个揖文元便退下了,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虽然留了活口,但能问出幕后主使人的几率太过渺茫,既然被派来刺杀一国之君,必定都是死士。

让他想不通的是,今儿个微服出宫是主子退朝后临时起意的,按理说不可能有人有时间通风报信,可遇刺是事实,难道自出宫那刻就被刺客盯上了,一路尾随至这里才动手?

很快这一猜测就被他否定了,如果有人跟踪,随行的禁军不可能一点也察觉不到,要知道,能负责皇上安危的禁军自然是万里挑一的精锐。

难道只是巧合?

嗤……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他在皇宫这个大染缸里呆了这么多年,很早就明白,太多的巧合是人算计出来的。

这也不对,那也不通,难不成这些刺客能掐会算,算到主子今日出宫,所以早早的埋伏在这儿?

文元被自己这一念头逗乐了,又不是神仙,掐什么算什么,罢了,还是等禁军的调查结果吧。

恐怕文元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所认为可笑的想法也有可能存在的,虽然做不到能掐会算这么神道,但预知一些未来的事还是可以的。

比如重生,再比如熟知剧情!

……

躲在隐蔽处的北倾对于一场激烈的刺杀能这么快结束而有些发蒙,这,什么情况啊这是?

说好的美女救英雄呢?

虽然原剧情对于男主此次的遇刺及女主究竟在哪个关键点救了男主一笔带过,但女主在关键时刻救了男主是事实,可,可她还没出马刷存在感就结束了也是事实!

难不成她搞错了时间或者认错了人?

这不可能,她用她的人格发誓,时间绝对没错,四月初,雨后的第二日,就是今日无疑;至于认错人就更不可能了,气势、随行的排场以及尖着嗓子说话的内侍,无一不再说明那就是男主错不了!

最重要的是,如原剧情中描述的那样在桃林遇刺了!

时间对了,地点对了,既没有认错人也确确实实遇刺了,那为什么没有像原剧情中描述的那样需要人救?

难道是因为她穿了过来改变了剧情?

正在北倾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突然脖子一痛,下意识的歪头看去,这一看差点让她一**坐在地上,只见她的脖子上正抵着一把滴着血珠泛着森森冷光的剑!

直到这一刻,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已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被发现了,而且还被包围了。

北倾艰难的咽了口唾液,虽然她不愿相信,可眼下的情形容不得她不信,怕是她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怀疑和刺客是一伙的了。

想到这一点,北倾哭的心都有了,勉强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别误会,我,我只是路过,路过,我什么也不知道……”

话一出,北倾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不是此地无疑三百两吗?别说是这些一看就不好糊弄的禁军不信,就连她自己也是不信的。

果不其然,抵在脖子上的利刃扎进了些许,痛的她差点叫出声来,最后生生咬牙忍住了。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为何在此?

当然是为了抢女主的功劳,当然是为了成为男主秦之昂的救命恩人喽!

当然,她还没蠢到说这些。

许是没有第一时间得到回答,对方不耐烦了,手上越发使力,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弱女子而怜香惜玉。

脖子上的疼痛再次加剧,北倾意识到对方没耐心了,忙不再耽搁,“大人莫要误会,小女乃北国公府女眷,因昨儿回京时路过此处见桃花正盛特前来赏花,不成想引起误会,还望大人明察。”

“北国公府女眷?”原本正准备离开的秦之昂听到这话顿住了步伐,转而向这边走来。

男子特有的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清贵冷然,透着股不容忽视的威严。

几乎是片刻间北倾就猜出了说话之人的身份——男主秦之昂!

“抬起头来。”

闻言北倾心下一跳,也不知是因他的声音还是因他说出的话,吸了口气缓缓抬首,这,这就是男主?

尽管早有准备,可此时看到又是另一番感触,身形挺拔俊朗,五官深邃镌刻,许是不常笑的缘故,面容稍显冷硬,一袭镶金边的暗色长袍显得他沉稳持重,虽然很年轻,但不减其慑人的气势。

言情小说的男主标配,但文字的描述终究没有现实中见了活的所带来的震撼,只觉得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及不上他的分毫!

好大一只金光闪闪的古代大金龟!

同时秦之昂也在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一袭素衣衬的她肌肤白皙如雪,五官精致美丽,蹲在那缩成小小的一团,这样下蹲的动作明明是极其不庄重的,可由她做出来,只觉得格外宝气。

尤其是那双漆黑灵动的双眸,纯然通透中灵气十足,面对这样一双眼睛,能做到不动容者恐怕世间少有。

“你叫什么名字?”秦之昂心思微动上前两步,微俯身动作轻佻的勾起面前女子的下颌,眼底的兴味十分明显。

北倾颦眉,虽然知晓面前之人的身份,理智亦告诉她不能得罪他,她还要指望他,但他眼底的玩味让她控制不住的反感,就好像在他眼里她是个待价而沽的小玩意儿一般。

随即条件反射的向后退,可她忘了自己此时是蹲着的,也忘了因蹲的过久腿早已麻了,更忘了自己的脖子上还抵着一把剑!

只见她一个不稳身子不受控制的向一边栽去,而接下来的一幕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待北倾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用力的摁在了地上,而且还是脸朝下的那种!

……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