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朋友开车喜欢握住我的手 所有男生都会自己解决需求吗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娜娜带着两个进了那虎管辖的领地,这里山连山、岭套岭的,要想找到人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娜娜便在一个悬崖的边上,找了个山洞,和遁地鼠、乖乖兔临时住下来。这里的峭壁如刀劈斧剁地直插云霄,洞边有一棵古树,枝干苍劲,如龙蟠蛇绕一般。真是感天地造化,蒙雨露滋养,笑傲风霜。沐雨临风伴日月,日久经年,枝繁叶茂,像一朵翠云遮住了崖体,又似一块绿瀑从天而落。

树上住着两只小鸟,能歌善舞地双方成了邻居。白天看它们载歌载舞地演出,夜里听虫吟蛙笑,倒也不寂寞。娜娜从两个小“喇叭”的嘴里打听到了那虎的居住地。

第二天,几个老早地起来,由两个小鸟带路,也不知走了到底有多远,阵阵的虎啸熊鸣之声,隐隐传来,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吼叫声越来越近,没行多时,望见两只老虎和两只大熊,你追我咬、互相之间毫不留情地正在那里捉对地厮杀。

娜娜见双方斗得正酣,大有不把对付置于死地不罢休的架势,便喊了一声“哪位是飞天虎大王?我有话要和它讲。”这话由她满口喷香的嘴里喊出,极具甜润柔和地回音袅袅,久久不散。

双方正打得难解难分,听到有人喊话,都呼呼带喘地停止了动作。飞天虎通身是汗,上气不接下气地对保罗说:“今天我有朋友造访,你我之间的事改日再做计较。”保罗和莎莎也没说什么,气喘吁吁、哈悠哈悠颤着全身的肉去了。

飞天虎看着一个小姑娘,带着一只老鼠和一只小兔。两个小家伙倒是没什么,因为它见的多了,只是这小姑娘甚是不凡,临危不惧地一身正气,令其很是佩服。望着她头上时隐时现的那顶十二颗星的金冠,知道不是一般的物件,不敢怠慢,把娜娜一行请到自己的住处。

飞天虎虽然喜欢别人恭维,但却是爱憎分明的。只因性格开朗、胸怀大度,才被邪恶的高米尔钻了空子。听到娜娜讲起遁地鼠的不幸遭遇,气的火冒三丈,到处去找魔鬼高米尔。而那高米尔早就听到了风声,带着大爪子猫颠得连半个影子都望不见了。

娜娜了解到双方施勇斗狠的来龙去脉,便对飞天虎说:“这肯定是那花面狐狸的伎俩,说不准它想从中谋什么事。如果你们再这样拼死地厮杀下去,肯定又中了它的诡计。再说,当王和不当王有什么区别呢?当了王,美滋美味地高高在上,自然风光无限,可背地里说不准是什么回事。等你哪一天体弱身衰了,弄不好就会身手异处,因为被举得高必然会摔得重。让别人天天围着你转就舒服吗?让别人事事都听你的就有成就感吗?我们都是居住在这个世上的匆匆过客,何必为那些名缰利锁所羁绊、活得又苦又累呢?”

飞天虎本是明事理的,听娜娜如此一讲,顿开茅塞,心结一下子打开了,双方成了好朋友。飞天虎答应替遁地鼠把高米尔找出来,让其献出大爪子猫。

高米尔被道非追得四处跑,不得不跑到飞天虎那里,每日像吃屎狗一样,尽显低三下四的奴才嘴脸,颜面早以一扫而光。如今有了这个大爪子猫,成了它的小弟,找回了些许的尊严。哪管只是这一个听它喝的,但毕竟有了随从,高高在上地每日对其呼五喝六,尽显老大的派头。在它这个唯一的手下面前,有滋有味地做起大王来。这种虚荣的东西,令其美滋滋地尝到了甜头。体会到其中妙趣的高米尔,紧紧地抱着再也放不下了。

大家一连翻找了几天,也不见高米尔的影子,飞天虎便对娜娜说:“它们肯定跑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们得到外地去找才行。”娜娜觉得有理,打算走出森林。

母虎施仁非常赞同,就说:“像大爪子猫这样的败类,我们不能让它逍遥法外,如此还可以避开那两个大笨熊的纠缠,可谓一举两得。”

眼下飞天虎早已醒悟,什么权势啊,地位啊,都像天上的浮云,一飘而过。看开了一切,什么也都无所谓了,顺便把大王的这种名号留给大熊,让它美滋美味享受这种美誉和虚荣去吧。

高米尔躲了几天,见没了动静,把大爪子猫带到自己家中。美美和娇娇望见它,喜得无法无法,扑上来蹭来蹭去,狺狺直叫。把个大爪子猫羡慕的直摇头,痒痒地心里有了些想法。

高米尔不敢在家里呆的太久,怕道非找上门来。作为一个有了跟班小弟大王的它,不能让自己的手下看到它在别人面前低三下四的样子,便把大爪子猫留在家中,跑到大熊保罗处见机行事。这段时间,大爪子猫和两个母狐狸处的挺好,感情融洽地好过其他。

高米尔想给保罗和飞天虎之间拴个大疙瘩,让它们产生更大的仇恨。只有这样,飞天虎才没空来顾它,自己便可舒舒服服地享受它大王的美滋美味了。

一天,两只大熊出去办事,高米尔趁机把两个熊仔掐死,并把自己也抓伤。等保罗和莎莎回来,哭天抹泪地嚎叫道:“两个大王,我是个无用之人啊,没有保护好你们的孩子,被那可恶的死虎给杀了。这可让我怎么活啊,怎么活啊!”死了爹娘一样。

保罗和莎莎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双双死于非命,心如刀剜般地哭天抢地。想想高米尔先前与它们说的那些话,认定是飞天虎下的毒手。红了眼睛的两个,发了疯般地去找飞天虎,连影都没望见。自作聪明地以为,肯定行凶作恶后畏罪潜逃了,便无比愤怒地对着山林狂嚎了一通,把飞天虎的家夷为平地。

两个大熊问高米尔是否知道飞天虎的去向,它吞吞吐吐、支支吾吾地说不明白;问它孩子被害时的具体情况,也含糊不清、半遮半掩地说什么自己当时被打晕了。对于它的这些表现,两个笨熊理解为,这是有所顾忌地不敢直言,是不敢说出口的强烈肯定的信号。

保罗和莎莎要去寻找飞天虎报仇,魔鬼高米尔要与它们同行,因为只有和两个在一起,它才是最安全的。临行前它想再见白眼狼一面,不知这一走猴年马月才能回来。它也确确实实有些想白脸狼了,想想它的每一个肢势,想想它的每一个眼神,及两个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它神魂颠倒地不能自己。

高米尔冒死来见白脸狼,两个一阵缠的绵后,母狼急不可待地向魔鬼索要那条金线。高米尔觉得那个东西对自己也没什么作有,整天捆在身上好不自在,就答应了白脸狼。它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条金线弄下来,毫不含糊、非常爽快并十分慷慨地送了出去。

白脸狼见心爱之物到手,打算和魔鬼一刀两断,把其一脚踹开,便对它说:“我们之间的事道非全都知道了,总和我发火,还扬言‘不除掉你死不瞑目’。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免得我这里为难,你那里还要冒着极大的危险,这又是何苦来呢?”

白脸狼这话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如今的高米尔凭它的身板,凭它的能力,是说什么都不敢和道非去超乎的。它还想和母狼粘糊一阵,白脸狼又道:“你应该去了,道非马上要回来了。若被它撞到,肯定有你好受的。”这话果然灵验,吓得高米尔扭头就走。就在它匆匆忙忙回头的一瞬间,落在地上的两块布放出了光芒。心想其中必有秘密,急忙弯腰抓起。

高米尔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那两块布展开,铺到一块石头上仔细观看。原来放光的是上面的经文字迹——上帝刻在苹果上的经文,年深日久,印在了魔鬼的法布上。想这魔鬼被囚困了若干年,从没有看上一眼,如今变成了狐狸的它,倒是用起心来。可它并不认识上面的任何一个字,也不知道那字的正反,倒着胡乱地看了一眼,觉得弯弯曲曲、像小虫刚刚爬过地一样。

魔鬼高米尔只是用眼睛扫了一下,那些字迹便完全消失,自行退去了。就在这时,魔鬼的脑中一闪,如一道电光,瞬间的功夫,令它记起了以前的不少事。它感觉全身充满了力气,脚步轻松地一跃便飞了起来。心里不觉一惊,接着大喜过旺,原来自己得了神功大法力,自然心花怒放。它还有些不相信地在森林中飞了两圈,并拿树木石头试了下的身手,碎石推山、折树摧根地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后,欢喜着鸣叫个不止。不但如此,身体还能大能小,随心所欲。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