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老公下面太大怎么办 所有男生都会自己解决需求吗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俞凤琴如梦方醒,回过神的她面红耳赤,好在她脸上也戴着口罩,才不至于那么尴尬。

稳了稳心神,俞凤琴打开手电筒这才开始检查。

时间不长,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

俞凤琴说了句“好了”,便站起身走出了屏风。

摘下口罩,俞凤琴长出了一口气,又抚了抚胸口,见石更出来后,她马上又戴上了口罩。

“我的情况严重吗?”石更提着心问道。

“就是有点炎症,我给你开两种外用的消炎药,你回去擦一下就好了。”俞凤琴坐在椅子上,摘下手套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拿起笔开药:“以后多注意卫生,贴身衣服要勤换,另外最好不要穿晴纶面料的,纯棉的对皮肤最好。”

“只是炎症,不是别的病?”石更又问道。

“当然不是。”俞凤琴瞥了一眼石更说道:“怎么,你怀疑自己得了别的病?”

石更的心“哐当”一下就落了地,原来只是虚惊一场。如释重负的他欣喜不已,这几天笼罩在心头的阴霾顿时也烟消云散。

石更抑制着兴奋说道:“没有,我就是问一下。”

俞凤琴开完药,拿着单子说道:“到一楼交钱取药。记住,大瓶药抹上面,小瓶药抹下面,一天最少抹一次,最多一周就会痊愈。另外用药期间不要吃辣的,每天睡觉之前最好再洗个热水澡。”

石更接过单子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石更出去后,俞凤琴摘下口罩,用手摸了摸心脏,跳得还是有点快。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不就是长得大一点吗,自己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幸好戴着口罩,不然可就丢大人了。

石更到一楼交钱取了药,他没有马上走人,回想俞凤琴看他下面的眼神,他就动起了歪心思。

回到泌尿科门诊室,石更敲了敲门,俞凤琴一看是石更,就莫名的有些紧张,但没有从脸上表现出来。

“还有事?”俞凤琴问道。

石更进去举起手中的药说道:“我不太会上这药。”

“很简单,你买一包医用的棉花球,回去后找个瓶盖,把药水倒出来一点,用棉花球蘸着往上擦就可以。”

石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这个人太笨了,我怕回去后要是弄不好,到时还得跑过来一趟,我家离这里挺远的。麻烦你亲自教我一下呗,谢谢你了。”

俞凤琴有点为难,她要是给石更上药,就意味着她又要面对石更的下面,她真的怕再次失态。可是她又不好拒绝,她是医生,患者提出这样的请求也不算过分。另外她现在又不忙,借口也不好找。

石更见俞凤琴在犹豫,又恳求道:“求求你了,你就帮我一下吧,你可是名副其实的白衣天使,而且我一看你就是一个心地善良,愿意为患者排忧解难的好医生,像我这种小小的请求,你是一定不会拒绝的,对不对?”

俞凤琴本来就不好拒绝,石更这么一说,一下子把她给抬起来了,她就更没法拒绝了,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你进去把裤子脱了吧。”俞凤琴为了避免尴尬,她把口罩戴了上,然后拉开抽屉,取出一副一次性医用手套和一包棉花球。

走进屏风,俞凤琴看到石更不仅把裤子脱了,那家伙也已经雄赳赳气昂昂,一副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战斗的样子。于是,俞凤琴脸红心跳和嗓子眼发干等反应便又汹涌而来。

像之前检查一样,俞凤琴又蹲了下去。上药的过程中,石更一直在观察着俞凤琴的眼睛,从她的眼神中石更看出了需求与渴望。

眼为心之苗,眼神里所表现出来的肯定就是心里所想的。石更由此判断,这个俞凤琴可以拿下,但不能操之过急,需要一定的铺垫。

上完药,俞凤琴站起来后,石更笑着说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俞凤琴低着头要出去,石更伸手拦住了她,把她吓了一跳。

“你刚刚上的太快了,我没太看懂,我想明天再麻烦你帮我上一下,可以吗?”

俞凤琴不知所措,非常紧张。

石更往俞凤琴身前凑了凑,俞凤琴见了赶忙向后退了一步。这一躲正好躲到了角落里,石更再凑过去,俞凤琴便无处可躲了,战战兢兢的她始终不敢抬头去看石更的眼睛。

“你长得可真好看,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医生。”

石更趴在俞凤琴的耳边故意往她耳洞里吹了一口热气,俞凤琴的耳朵非常敏感,她先是身心一震,随即就像有一只手在她的心里挠痒痒似的,搞得她都快受不了了。双腿一软,身子就瘫了下去。

石更手疾眼快,一把就揽住了俞凤琴的腰,她才没有摔倒。

这一揽,石更发现俞凤琴的腰肢很细,似乎一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

石更在俞凤琴耳旁耍赖道:“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你要是不帮我,我就不松手了。”

两个人零距离接触,俞凤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石更的那头猛虎正在怒吼,使得她一动不敢动,身子都僵住了。

“我帮你,我帮你。”俞凤琴害怕一会儿会擦枪走火,就使出全身力气将石更推开,像逃命似的快步离开了屏风。

石更被俞凤琴狼狈的样子逗乐了,他提起裤子系好裤腰带出去问道:“你都什么时候上班啊?”

俞凤琴背对着石更说道:“周一至周五每天下午。”

“我明天再过来找你,再见。”石更伸手在俞凤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心满意足地走了。

俞凤琴瘫坐在椅子上,摘掉口罩气喘吁吁,她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打透了,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接下来的几天,石更每天都去医院找俞凤琴,在上药的过程中,他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去占俞凤琴的便宜,而俞凤琴不知是没有发觉,还是不在意,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厌恶,这无疑让石更变得更加大胆了。

这一天,石更又来到了医院找俞凤琴。

经过几天接触,俞凤琴虽然还没法做到对待石更像面对其他患者一样,可是也已经不像最初那么紧张害怕了,至少可以与石更对视交谈了。

“你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又来了?”俞凤琴看着石更,眼神闪烁不定。

石更进了诊室,将门关上门后,顺便把门给反锁了。石更表情痛苦道:“我今天下面突然特别疼,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赶紧给我看一下吧。”

石更说着话就进了屏风。

俞凤琴信以为真,从抽屉里拿出一次性医用手套也进了屏风。她刚进去,石更就把她抱在了怀里一通猛亲,俞凤琴毫无防备,整个人像傻了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任由石更在她的嘴上肆虐。

大约几十秒后,俞凤琴回过神后开始用力挣脱,推开石更后,她义正辞严地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竟然敢在这里乱来,你胆子太大了!”

石更擦了下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胆子大。想不想在这里跟我来一次,我估计会别有一番滋味的。”

俞凤琴的脸“唰”一下子就红了,恼羞成怒道:“流氓!我要报警!”

俞凤琴想要走,石更哪里会放过她,石更今天过来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办了她。二次将她搂在怀里,手嘴并用,俞凤琴身上的白大褂很快就被撕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衣服。

俞凤琴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半袖衬衫,里面的黑色胸罩清晰可见。***穿得是今年最流氓的黑色一步裙。看到俞凤琴这样的穿着,石更就更加兴奋了,动作也随之变得粗鲁起来。

俞凤琴很快就没了力气,而且在门诊室里她不敢大喊大叫,她怕万一要是被人听见看见了,她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所以石更得逞了。

半个小时后,石更和俞凤琴对面而坐,一边看着对方,一边大口的喘气。

“怎么样,我还行吧?”石更坏笑道。

俞凤琴问道:“你晚上有时间吗?”

“干什么?”

“去我家吧。”

见俞凤琴意犹未尽,石更心里很是得意:“你还没结婚?”

“结婚了,我丈夫在伏虎县工作,他平时只有周末才回来。”见石更似乎有些迟疑,俞凤琴问道:“怎么,你不敢去?”

“我都敢在这里干你,我还怕去你家继续干你吗?”石更从地上爬起来提起裤子说道:“我在医院外面等你。”

俞凤琴下了班,石更跟她一起回了家。

进了家门,两个人就抱在了一起,衣服从门口一直脱到了床边……

俞凤琴不是石更所经历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一个人,但却是最成熟最性感的一个,她的味道与那些未婚的小女孩截然不同,石更非常喜欢,非常迷恋。

石更用手在俞凤琴平坦的小腹上一边抚摸一边玩味地问道:“想不想把关系一直保持下去?”

俞凤琴反问道:“你想吗?”

石更颔首:“当然想。”

俞凤琴靠在石更的肩膀上,伸手抱住石更,脸上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涩和难以掩饰的幸福:“我也想。”

第一次见到石更的庞然大物,真是把俞凤琴惊到了,以至于那天晚上睡觉时她都梦到了。之后的几天,由于给石更上药,她每天都能见到,搞得她除非忙碌,否则一旦闲暇下来,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石更的身影,这是她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俞凤琴之所以会这样,除了石更确实战斗力强以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俞凤琴常年得不到满足。

因为工作的关系,俞凤琴的丈夫平常不在家,只有周末回来交一次公粮,但质量又不高,通常都是草草了事,结婚至今,她甚至连一次快乐巅峰都没有达到过,所以总会想起石更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作为泌尿科医生,俞凤琴深知男人那东西显然是越壮观越好,可如果要是中看不中用,反而会更让人失望。

石更的前所未见,是表里合一,还是徒有其表呢?俞凤琴脑子里不止一次的闪过想试一下的念头,可仅仅只停留在想象当中,让她主动出击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因为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乱来的女人。

今天石更的主动出击让她既震惊又窃喜,她没想到石更胆子那么大,但石更的胆大又是她所期盼的,所以她当时的反抗仅仅是象征性的,或者说想表示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而已。

在屏风里的鱼水之欢,不仅让她检验了石更的质量,也让她连续两次登上快乐之巅,真真正正的感受了一次做女人的美好。

所以面对这样的石更,再想想自己的现状,她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不想跟石更在一起。

“这是丈夫?”石更看到床头柜上的照片看了看,里面俞凤琴与一个男人并肩而站,男的要比俞凤琴高将近一头,身材很魁梧,一脸的英气,但年龄看着要比俞凤琴大一些。

俞凤琴“嗯”了一声:“还是结婚那年照的呢?”

俞凤琴从石更手里拿过照片扣在了床头柜上,翻身骑到石更的身上,搂着石更的脖子说道:“咱们再来一次吧,完事我给你做好吃的。”

石更听了直皱眉:“还来呀?你身体吃得消吗?”

俞凤琴红着脸说道:“我都饿了好多年了,你就是喂我一整晚,我也消化得了。”

说完,俞凤琴把被子一蒙就忙活了起来……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