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抱女朋友俩腿夹着腰叫什么抱 男朋友越来越快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原来是叶舞瞳在宫中得罪了太后身边的红人云贵妃,才落的如今这个下场。

原本被叶家仰仗的靠山顿时便成了烫手的山芋,叶明山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只得将其暂时安顿在柴房中,待明日再行处置。

“要我说啊,还是早点把这个晦气东西早点赶出去。”平日里便与叶舞瞳有些过节的三小姐率先开口道。

“庶就是庶,哪怕进宫成了美.人也还是庶,有些事是天注定,没办法改变的。”

“二小姐出宫时被丈了二十棍,还被泼了冷水,染了风寒。

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估计活不了多久了。”

“那就赶紧把她扔出去,让她不要死在叶府。”三小姐冷冷的道,“要是因为她得罪了云贵妃!你们谁担当的起?”

厅堂中鸦雀无声,没人敢反驳三小姐的话。

早在两年前,二小姐还未进宫时,叶灵瞳便处处针对自己这个庶出身的姐姐,在二小姐进宫后更是嘲讽其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天生贱格,放着叶家的小姐不当,非要跑去宫里给人当佣人。

结果仅仅两年时间,叶舞瞳便从一介宫女晋升成了叶美人,成了叶家的牌面,还通过各种手腕在官场内提拔了一些叶家人,让叶家的地位在京城一路水涨船高。

这更是让原本便看其不爽的三小姐妒忌的发疯。

如今见其落难,自然得上去狠狠踩上几脚才是。

而其他人的想法大抵也都是相同的,曾今你是叶美人,大家都仰仗你几分,叫你一声娘娘。

但你如今成了废人,那就也别怪我们无情了。

只不过,谁也不好开口当这个恶人,既然三小姐已经帮他们开了口,他们只需要顺水推舟便好。

叶明山叹了一口气,看向了屋里的其他人,却无一人敢与他对视,显然大家都默认了这个决定。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说的,那这件事就交给灵瞳去做吧。”叶明山道。

散场后,叶灵瞳带着几个恶仆直扑柴房。

其实早在昨日的那个寒夜当中,叶舞瞳就已经死去了,随之降临的便是花的灵魂。

潮水般涌入的记忆告诉她。

她是怎样被云贵妃诬陷,又是怎样在牢狱中被屈打成招,最后在云贵妃的虚情假意中保住了一条命,被削去了美人之位,像是死狗一般被丢在了叶家的柴房当中。

不甘,愤怒,怨念,堆积在这具身体当中的情绪如同山火般爆发开来,甚至一度影响到了花的思维。

澎湃的杀心让她想要将整个叶府上下,皇宫内院屠个干净!

不过最终还是因为这具孱弱的身躯,降临到此处的花才没能展开行动。

只是偷偷找来了一根木刺撬开了柴房的锁,又从厢房中取了一些银钱,溜出了叶府。

等到叶灵瞳赶到的时候,柴房中除了那件染血的衣裙,哪里还有半点叶舞瞳的影子。

......

而此时的叶舞瞳已经换上了一件青色的长裙,罩着面纱。

一瘸一拐的朝着不远处的药店赶去。

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感染了,从苏醒到现在一直都是高烧不退,如果不赶紧治疗后面可能会出大问题。

当大夫摸到叶舞瞳的脉搏时,满脸的褶子都抖了抖。

片刻后才一脸难色的对叶舞瞳道,“姑娘,你身负重伤,又风寒入骨,在下实乃回天乏术已。”

“庸医。”叶舞瞳不留情面的道。

“你说什么?!”一旁的弟子听到后直接跳了出来,他师傅可是京城内有名的圣手,如今竟被一女流之辈叫做庸医,他怎么忍得了。

“你怎么跟我师傅说话的?”

“庸医?你知不知道这块门匾是谁赐下来的。”弟子指着门楣上医者仁心四个大字道。

“这是当朝圣上,当年微服私访赐下的!”

连同身后排队的病患也都不由分说的指责起了叶舞瞳不识好歹,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大夫连忙拦下自己的徒弟,在他看来叶舞瞳就是个将死之人,死者为大,谵言妄语实乃正常,又怎能与她一般计较。

“姑娘,此症若为早发尚可医治,如今已入骨髓,药石无医,实在不是我荆某拙藏,换做皇城御医也定是同一答复,若此还为庸医,那便为庸医吧。”

“算了,不跟你计较。”叶舞瞳直接从柜桌上抓来了一张草纸,提笔便写。

荆芥两钱,防风两钱,羌活一钱,独活两钱......

数分钟后,在大夫一脸震惊的神情当中,叶舞瞳将一张药方塞到了他的手上。

“原来药......还可以如此叠用吗?”

行医数十年的他自然能一眼看出,叶舞瞳这张方子可不是乱写的,每样药的功效各不相同,都无法医治之症,但若将其叠用或许真能有起死回生之效。

“按此方抓一副药。”

“好,好,好。”老大夫连说了三个好字,拿着药方,一边分析着其中药理,一边在药柜中取药,脸上还时不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不仅是其弟子,连同排队治病的病患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女子真有法解决荆大夫都无法医治的病症?

没过多久荆大夫便将所有药物置于袋中,正想询问叶舞瞳师出何方之时,叶舞瞳却又劈头盖脸的扔来了两份药方,分别用来治疗内外伤势。

荆大夫只好又幸福的忙碌了起来。

只有同为大夫的他才知道这些经过改良的药方的价值,就单单方才那一副风寒汤剂,若以他的名字宣扬出去便可名扬九州。

若是凑齐一册,便可名垂青史!

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是谁家弟子,竟将此等药方随意外传。

而他不知道的是,像是这种常规的药方只要叶舞瞳愿意,她可以随便写上几册。

杀手受伤是常事,通常都会备一些药物在身上,在极端情况下利用植物制造一些止血酊也都是必修课。

而叶舞瞳有些不同,在训练之外,出于兴趣她几乎将那些稍有名气的中医学典籍翻了个遍,论医药知识储备并不弱于那些科班出身的医学生。

做杀手的时候几乎用不上,没想到却在这种地方用上了。

等到剩下两幅药剂,也都按照叶舞瞳的要求全都研磨成粉包在袋中后,荆大夫才恭恭敬敬将那三张药方叠在一起递给叶舞瞳。

“送你了。”叶舞瞳道。

“什么?”荆大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别人不知道这三副药方的价值,他还能不知道吗?

这三张纸就算是千两黄金白银也难求啊,结果就真如同草纸一般送给自己了?

荆大夫的双手颤抖着,正准备婉拒叶舞瞳的好意时,却发现她已经提着三包药走出十数米远了。

“师傅,她药钱还没给呢,我去把她追回来。”一旁的弟子好意提醒道。

荆大夫闻言反手一吧掌便将自己的徒弟扇了个人仰马翻,指着瘫坐在地上的徒弟道,“不成器的东西,真是没有半点眼力!”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