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你们做的时候会说什么话 学长…那边不能碰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你们做的时候会说什么话 学长…那边不能碰


他才不信张廷建对王洁没有意思。

而现在,张廷建居然在凌晨时分跑来王洁的房间,还只是为了聊手术的事,这种借口,只能骗骗小孩子而已。

张廷建是什么居心,是个男人都懂。

刘明也因此被激怒了。

他现在的行为,就和原始动物宣誓主权一样,他才不管张廷建能不能发觉布帘后的异样。

他要的,就是看着张廷建求而不得的样子。

“对了,刚才得到消息,眼角膜捐献者已经确定,下个月中旬,眼角膜将会到位,你的手术也就能进行了。”

张廷建激动的说着,语气中讨好的意味显而易见。

 



“哦,好,知……知道了。”

可对面的王洁,却一点都不买账,似乎对这个消息丝毫不感兴趣,极其敷衍的应付道。

当然,如果是换了平时,王洁再怎么也得感谢一下张廷建,现在她没有道谢,完全是因为她担心说多了,漏了陷。

现在的她,脸上已然一片潮红,春意泛滥,她已经开始主动抱着刘明的脑袋,迎合着刘明的胡作非为。

尽管她相比李静,内心还是偏保守一些,不会太过于享受这样的刺激,但她已经完全沦陷于刘明的技巧,根本顾不上其他了。

“你好像精神不太好,我就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吧。”

王洁的声音越来越明显,张廷建自然也听出来了其中的不对劲,但他的联想力显然不够丰富,还以为是王洁不耐烦了,又示好了一番后,灰溜溜的走了。

嘭!

门关上的刹那,王洁猛地将刘明的头给抬了起来,娇嗔埋怨道:“你个小坏蛋!都这种情况了还不老实,被发现了怎么办?”

“发现就发现了呗,正好让他对你死了心,你瞧瞧他那舔狗示好的样子,多烦人。”

刘明不以为然的说道,若是换了其他人,他还避讳一下,撞上情敌,他可没有好脸色。

“我又不喜欢他……”王洁撇了撇嘴,道。

“那你还和他单独出去吃饭?”刘明脸色一变,不太舒服的问道。

他本来不准备再提起这个话题,可奈何这件事如同一块石头一样压在心底,此时又刚好触景生情,他是不吐不快。

“你误会了,我才不是和他单独吃饭,我是和他一起去见角膜捐赠人的,有些角膜捐赠人有个人的附加条件,需要和受赠者见了面,才会决定是否捐献。”

王洁连忙解释道。

之前她不愿意多说,是害怕自己忍不住诱惑,再和刘明发生点什么。

现在事情到了这地步,她也没了避讳,之前的误会自然是解除了的好。

原来如此……

刘明微微颔首,积压在心底的大石,彻底粉碎了开来。

实际上,在看到今晚张廷建对王洁的态度后,他也大概知道了王洁和张廷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系。

最多也就是张廷建喜欢王洁,单方面想要讨好王洁而已,王洁根本就还没有松口。

否则的话,张廷建又怎么可能本本分分的呆在布帘的那一头。

“你不会生气了吧?”见刘明久久没有回应,王洁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刘明见状,却是心生爱怜,狡黠一笑,径直朝着王洁扑了上去:“你说呢?”

彻底,无眠。

被子,衣服,内裤,还有睡衣……全部散落在了地上,病房里,简直就像是遭了贼一般,杂乱不堪。

刘明和王洁,初尝禁果后,折腾了一整晚,从床上,到窗前,从地上,到椅子……

几乎在这个房间里能够玩的出的花样,他们全都玩了个遍。

大清早,王洁是真的累坏了,美眸都肿胀了不少,胸口和腰部更是酸痛得难以忍受。

刘明更是浑身被掏空,走路都费劲。

但他不得不在护士上班之前,将房间收拾完毕。

正在刘明收拾房间的时候,躺在床上,因为腰酸而难以入睡的王洁,不禁担忧问道:“我们这样了,静儿怎么办?”

……

刘明沉默了。

经历了昨夜的疯狂后,他现在也该清醒了,他也清楚,自己不得不做出选择。

而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总会有一个人受伤。

“走一步,看一步吧。”

刘明讪讪一笑,他要做出怎样的选择,根本不用考虑。

但怎样将李静受伤的程度降到最低,这却是他必须考虑的事


,直接向李静坦白的话,他担心李静会受不了。

“刘明,我给你们带早餐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刘明话音刚落,还没等王洁回应,李静的声音先从外面传了进来。

房门开启,李静提着大包的豆浆油条,笑盈盈的递给了刘明。

“捡到钱了,这么开心?”刘明看李静笑得这么灿烂,随口打趣道。

谁成想,李静还真有事。

“嘿嘿,答对了!我昨天给我妈说了你的事,我妈让你中午回家吃饭。”李静抱着刘明的胳膊,兴奋的说道。

刘明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屋漏偏风连夜雨,他正思考着怎么开口和李静说分手呢,李静居然这么快就要带自己回家见父母。

若是见了父母,再想要没有多大动静的全身而退,那可就难了。

因此,刘明很是纠结,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甚至,他打算干脆现在就摊牌,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没做好心理准备?你别担心,要是你不想去,我可以推了。”

见刘明一脸愁容,李静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当然好了!

刘明闻言,兴奋得不行,能够推掉这次见面自然再好不过。

不过,话当然还是得说漂亮一点。

“不是我不想去,我嫂子现在手又烫伤了,眼睛又不方便,我走了,谁来照顾她?你帮我转告叔叔阿姨,等我嫂子出院,我一定去拜访他们。”

刘明说罢,很是满意自己的借口。

因为李静的手术需要下个月再进行,出院至少也是一两个月后的事情了。

这么长的时间,已然足够他慢慢的和李静说清楚,和平分手。

可是,他话音刚落,还没等李静说话,一旁的王洁居然开口了:“李静,你带着刘明去就行了,别惯着他,他作为你男朋友,去见一见岳父岳母是应该的,哪还需要什么心理准备。我让护工来照顾我就行,刘明他也不可能天天守在医院里。”

“啊?”

李静和刘明同时一愣,纷纷侧过头来,看向王洁。

刘明的眼中,满是惊讶与错愕,王洁的话,着实令他一头雾水。

而李静却很是欣喜,颇为感激的向王洁道谢:“嫂子最好了,我一会儿去给你安排最好的护工,你先将就一下,等中午吃了饭,我就立刻把刘明给送回来。”

“不用着急,你们俩去约个会,看个电影什么的。我昨天晚上有些失眠,今天想好好睡一觉,你们来了,反倒是打扰我。”

李静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

“谢谢嫂子!嫂子最好了!”

李静手舞足蹈的冲到病床边,狠狠的亲了王洁一口。

她和刘明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哥们,对刘明是十分的了解,对于刘明来说,王洁的话就是圣旨。

所以她根本不用再去问刘明的意见,就已经默认了刘明会去赴宴的事实。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有了王洁的一席话,刘明的借口也就不管用了。

他虽然不知道王洁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李静走这一遭。

中午十点左右,刘明买上了一筐水果,几种保健品,跟着李静,来到了李静所住的小区。

李静家,居然在一个大学城的教职员工宿舍里。

虽说叫教职员工宿舍,但是现在这个年代,新修的宿舍,和外面的高档小区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而且小区里住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到处都充满着宁静,文雅的气息。

院子里也没有什么聒噪的大妈,整体的坏境很是宜居。

而能够住在这个小区里,说明李静的父母和附近的大学也有关系。

果不其然,经过询问,李静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她的父亲更是教授级别的人物。

李静的家庭,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闪爵小说网。

刘明得知这一情况后,小心脏顿时揪了起来,从小到大,他最难以应付的就是老师了。

现在要让自己面对两个老师,他自然有些紧张。

“爸,妈,我带着刘明回来了。”

正在刘明忧虑之时,李静已经拉着他走进了家门。

李静的家装修得很是简洁,装饰物都是一些书画,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看得出来李静的父母不是那种特别高调的性格。

“小刘来了,快坐。”

李静的妈妈正在擦茶几,看到刘明过来,放下了抹布,笑着应了上来。

“诶,好的,阿姨。”

刘明礼貌的点了点头,心情放松了不少,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坐在了沙发上。

李静妈妈如此亲和,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他原本还以为这是一场鸿门宴,但现在看来,李静的妈妈完全没有刁难他的意思。

而且,李静的妈妈站在他旁边连连用围裙擦着手,看上去反而更加紧张一些。

“老公,小刘来了,你快出来和他聊聊天。”李静妈妈招待刘明坐下,立刻走进了书房,大声喊道。

不一会儿,一个发际线老高,面目威严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李静的父亲和李静的妈妈不同,看样子他就不属于亲和派,像是一个固执的老学究。

他围绕茶几走了一圈,打量着刘明,最后默默的坐在了刘明的旁边,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而后,像是不经意间,从嘴里飘出了一句话来:“你们到哪一步了?”

噗!

如此简单直接,单刀直入的问话,令刘明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李静父亲的说话方式和他的外形,反差也太大了一些。

旁边的李静,俏脸也是骤然变得通红,嗔恼的拍了一下李父:“爸,哪有一上来就问这个的。”

李父却没有理会李静,继续向刘明说道:“不说话,看来是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是吗?”

“嗯……”

刘明叹了口气,李父已经逼问到这个程度,他不得不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

“看来静儿是真的喜欢你……”

李父怅然若失的仰头叹道,“我家李静,从小无法无天,调皮捣蛋,什么事都和我们对着干。酒吧,夜总会没少去,可她从不乱来。

以前交过的男朋友,有的连手指头都没能和她碰过,你现在却和李静走到了这一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呢?”

交代




刘明闻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现在心里想着和李静分手,哪还有资格给李父李母什么交代?

想了半天,也只憋出一句从电视剧中学来的狗屁套话:“我会对李静好的。”

好?怎么个好法?这份好能持续多久?

这句话,连刘明自己都觉得敷衍。

嘭!

果不其然,李父在听到刘明的这句话后,登时拍案而起,怒目而视。

“屁话!我不是李静,不需要听你的甜言蜜语,我要你的承诺,现实的承诺!”

李父的声音,怒若惊雷。

刘明在一个教授面前卖弄语言文字,显然是行不通的。

而且李父的脾气,比看上去要暴躁得多,更是让他紧张得连咽唾沫,羞愧到了极致。

“叔叔,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是真心的想对李静好。”刘明小心翼翼的答道,他决定装疯卖傻到最后。

毕竟要他做出什么承诺来,注定是言不由衷,更加虚伪。

反倒是对李静好这一点,如果李静不嫌弃,他绝对能够将李静当做最好的朋友,一辈子。

“哼。荒唐。”李父冷哼一声,似笑非笑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办了事从来不想想应该负的责任?你们两个,也都老大不小了,谈恋爱就得考虑婚姻,难不成你准备谈腻了拍拍屁股走人?”

“咳咳……”

刘明猛地一阵咳嗽,李父的话,就像是一记生猛的直拳,一拳捣入了他的心窝子。

不得不说,李父的预言也太准了些,竟将刘明的心思推断出了一个八九不离十。

可刘明却也没有李父说的那么不堪。

“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会对李静负责的。”刘明真挚的说道,这已经是他现在能够做出的最大的承诺了。

“嗯。这还差不多。”李父认真的盯着刘明看了一会儿,没有看出什么破绽,赞许的点了点头。

可是,他却并没有打算这样轻易放过刘明,继续问道:“准备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孩子?”

……

刘明沉默了,羞愧的低下了头,首先,他不可能给出一个承诺,其次,他和李静上床的时候,确实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

那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被王洁抛弃的痛苦,只想要找一个人来填补内心的空虚。

他和李静在一起,只是将就而已。

所以,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李父要打要骂,他也只能受着。

而就在这时,李静站了出来,大声喊道:“别问了,明年!明年结婚!”

“什么?”

刘明和李父统统望向李静,难以置信的微微张开了嘴巴。

尤其是刘明,立刻给李静使眼色,他不想骗这老夫妻俩。

而李静却视若无睹,煞有介事的说道:“刘明和我说过了,明年就结婚,在结婚前,我们想要有一个缓冲期,过一年两人世界的生活。”

说着,她坐到了李父的身边,挽着李父的手,靠在了李父的肩膀上,“爸,刘明不是一个花言巧语的人,比起空头支票般的承诺,他更喜欢用行动证明自己,你这个问法,是问不出来东西的。”

“是吗?”李父看向刘明。

“是的,我会用行动证明的。”刘明答道。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明年结婚,是你的想法吗?”李父追问道。

刘明深呼吸一口,看着老两口期盼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是。”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李父终于得到承诺,脸色顿时如雨后初晴一般,笑逐颜开,很是欣慰。

他立刻安排李母去买菜,而他竟是要亲自下厨,为这个未来的姑爷做一桌饭吃。

“呼……总算是过关了。”

李父李母去忙活中午饭后,李静带着刘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长长的松了口气,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

“你不该骗你爸的。”

刘明坐在床边,表情则有些愁闷,他知道这是善意的谎言,可一想到老两口得知真相后会有怎样的反应,他就心里发慌。

尤其他对这老两口的印象还不错,初次见未来女婿,竟然连工作,车房这些传统问题都没问,这更加重了刘明的负罪感。

“你不高兴了?我不是为了帮你解围嘛!反正一年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他们也只是要一个态度而已。”

李静趴在刘明的腿上,嘟了嘟嘴,撒娇道。

哎。

刘明叹了口气,他当然懂得李静的用心,他也没有埋怨李静的意思。

他只是怨恨自己的怯懦。

可在李静眼中,刘明的叹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她觉得刘明是真的生气了。

“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以后不会不经过你同意,擅自做决定了。”李静祈求道。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