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老公昨天晚上用了九浅一深 遇到一个器大活好的男人感觉好吗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

穿着大红嫁裳的夏云桐,满身疲惫仰望着不远处冰冷的男人

直至此刻,她都不敢相信今晚便与自己成亲的沈栖,亲手把她送进龙族最骇人的牢狱。

夏云桐极力压抑内心的煎熬,强装镇定问:“阿栖,为什么?”

沈栖朝夏云桐走近,桃花眼带笑睨着夏云桐,竟是难得的缱绻。

仅这一丝柔情,便勾得夏云桐又复欢喜,重怀希冀。

却听他说:“雪菲胆小又纯洁,她不能背负屠龙骂名,你和她的身形最像,你替她最合适。”

霎时,夏云桐血色尽失,心口仿佛被划破,疼的她难以呼吸。

半响,她才艰难挤出话问:“萧雪菲,就如此重要?”

萧雪菲不能背上骂名,那她呢?

可沈栖却似笑非笑睨着她,极致嘲讽。

夏云桐连看第二眼的勇气都没有。

可她还是不肯死心。

他都答应和她成亲了,难道对她就没有半分情意?

她低头,颤抖扯住他的衣袍,哽咽哀求:“阿栖,别对我这么狠心……”

沈栖低头望着脚边卑微的夏云桐,她哪里还有半点白龙族大小姐的傲气清贵?

他微微俯身,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用从未有过的温情语调问她,“夏云桐,你不是很爱我?”

夏云桐怔怔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她爱慕他一事,在龙族早已不是隐秘。

但她还是近乎虔诚回答:“是,我爱你。”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便沦陷。

可下一刻,沈栖却突然甩开她,还冷沉说:“你既如此爱慕我,难道不该为我做任何事?”

夏云桐摔倒在地,痛呼还未出口,却又听他残忍说:“只不过是顶罪这种小事,你都不愿,你的爱慕不过如此!”

这一字一句仿佛冰凌,刺得夏云桐每一寸肌肤都是冷的。

他怎能这般践踏她的心意?

为了萧雪菲,他已经是非不分了吗?

夏云桐红着眼,忍着委屈倔强说:“阿栖,你可别忘了我是白龙族的大小姐,让堂堂龙族为区区黑蛟顶罪,祖父绝不会同意!”

沈栖眸光一狠,他最厌恶的就是夏云桐从骨子里带来的清高。

他故意恶劣说:“白龙族已应允了。”

夏云桐满眼不可置信,可沈栖却还意味深长说,“夏云桐,我到要看看,到了刑堂上你是否还能保持这该死的骨气!”

留下此话,他便离开了。

沈栖走后,没有谁再来见夏云桐。

她越来越不安,而直到被拖到刑堂,她才明白沈栖话里的真切含义。

她的好叔叔,竟然在刑堂上帮着沈栖做伪证,而疼惜她的祖父,却始终没有出现。

夏云桐跪下刑堂之中,只觉得刺骨的冷,这四海八荒,她仿佛只剩一个人。

这时,却听沈栖冷情质问:“夏云桐,如今证据确凿,你还不认罪!”

心,好像又被狠狠捅了一刀!

夏云桐仰望着高堂上的沈栖,这个她爱了三百年的男人,哪怕说着弥天大谎,可他却是一派理所当然。

他分明知道,一旦定罪,她会被刑雷碎骨,彻底沦落成废物。

但他,就是如此迫不及待逼她。

夏云桐苦笑,她现在才知道,这场爱恋,原来不过是一场劫难。

她没有辩解的余地,只凝视着沈栖,轻问:“沈栖,这三百年来,你可曾有一刻爱我?”

话落,却听他嗤笑一声,道:“从未。”

分明只是轻飘飘的两个字,却彻底压垮了夏云桐。

两行清泪滑落,她失魂落魄眼望他,凄哀低喃:“夏云桐,认罪……”

认罪之后,夏云桐便被拖倒了刑台。

九九八十一道刑雷,将她劈的劈开肉绽,龙骨俱毁。

纵然恍惚,可她分明见到,沈栖就在邢台不远处,居高临下,满目冰冷。

夏云桐闭眼,留下两行血泪。

错付深情,这代价太狠了。

可夏云桐没有想到,沈栖还能更绝情!

碎骨之后,她被扔到了深渊之狱最低层,一群真正穷凶极恶之徒,像争夺天材地宝般朝她扑来!

“你们别过来!”她刚逃到牢狱口,却又被拖了进去。

奋力挣扎间,却听他们说:“三皇子吩咐,只要能剥下这女人一寸龙脉,便可减刑百年!”

“不要!不——!”夏云桐绝望喊道。

没了龙脉她还怎么活?

沈栖,就一定要对她如此干净杀绝吗?!

最后,惨叫声响彻整座渊狱。

却没有谁来阻止。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