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夫妻吵架后男人的心理 说说和儿子在一起的感觉

发布时间:2022-01-22   来源:    

席漠寒皱了皱眉,眼神往袖子上看了下,对方就识趣的放开了。

那个被叫做段霖的人一个不注意被爆了头,这会刚晕晕乎乎的反应过来,见又有一个酒瓶对准了自己,他赶紧往后蹬蹬蹬退了一大步。

“席漠寒,不就动了你一点石油,至于这么赶尽杀绝?”

他抬起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渗出来的血,嘴里开始骂道。

“至于。”

“说吧,怎么赔?”似乎是段霖的怒骂取悦了他,他一边拿起开瓶器打开酒喝了一口,一边慢条斯理地坐下,好整以暇地像是在看一个上台表演的小丑。

“我......”男人被他噎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怒目而视。

“那个......你们刚刚说的是石油?”

段霖正绞尽脑汁地想要反击,冷不丁被身边幽幽出声的女声吓了一大跳。

“你妈的......基因一定很好吧,生出了你这么个大美女,你好啊,我叫段霖。”

见有人主动往枪口上撞,他正准备全军出击,却在看见穆南初姣好的脸蛋时硬生生改了口。

“刚刚他用瓶子敲你头的时候我听到了你的名字,”她无情补刀,然后又不死心的问了一遍:“你们是不是在说石油的事?

“怎么?”席漠寒看向这个一而再再而三不识好歹的女人。

“我家是做石油生意的,你们想合作可以来找我呀。”见男人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穆南初一个激动,眼巴巴的看着他。

像极了主动献媚的宠物。

“得了吧小妹妹,你就算想引起他的注意也不用开这么大的玩笑吧,还不如照着他的脑袋来一下。”

段霖忍不住好心劝道,还比划了一个甩瓶子的手势。

“真的,我爸是秦利笙,我是他的女儿秦月。”见他们俩都不太相信的样子,她赶紧自报家门,说着还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金光闪闪的名片,正是石油大王本人。

段霖嘴角的笑意滞了滞,看她不像说谎的样子,这才恢复了严肃的语气:“你真的想跟我合作?”

他紧紧盯着穆南初,想要看清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不是。”虽然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也不是个善茬,但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我想让他跟我爸合作。”细嫩的手毫不犹豫的指向席漠寒。

被指到的人却是一点也不震惊,反倒是似笑非笑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你比较帅。”

因为这句话,眼前的人怒气明显的消下去了一些。

穆南初眨巴着布灵布灵的大眼睛,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一副天真无邪,少不更事的样子。

“难道我不帅?”段霖听到这么个理由,差点气的要吐血。

正欲问个清楚,却见眼前的女孩已经将名片塞到了人家手里,还试图想要那家伙的微信!

不等他回应,她又接着道:“我会回去说服爸爸的,那我们随时联系!”

达到目的后,她一边向外走,一边调皮的冲他扬了扬手机。

这下该没问题了吧,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穆南初出了大门后,正忍不住得意着,却突然听到小花的提示:“叮,宿主完成了临时任务,奖励5积分,宿主现有好感度为-10%,现有积分为5。”

她的笑意就这样停在嘴角,整个人呆楞了起码有10秒钟。

回过神来后,她立刻质问:“我不是完成了任务吗,为什么好感度还下降了?”

“宿主,任务奖励本是15积分,由于男主好感度下降才被扣了10积分,请再接再厉。”

“你是个什么垃圾系统,他明明都不生气了,而且我们还加了微信......”

穆南初气不过,以为是它搞错了,赶紧拿出手机跳到微信页面,这一看却傻了眼。

对方根本没有通过她的好友验证!

事已至此,她虽然垂头丧气,也只能自认倒霉,想着下次一定要亲眼看着他通过。

酒吧里,男人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冷笑。

什么样的女人都想往他身边凑,真以为区区的石油大王就能入得了他的眼?

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一次我就先饶过你,再有下次,你的手就该换个位置了。”

看着段霖吃瘪的样子,席漠寒心里闪过一丝愉悦,他将黑卡又收了起来,随之也离开了酒吧。

秦家。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她睡了个天昏地暗,直到第二天晚上才下了楼。

刚到楼梯角,就先听到了一道尖利刻薄的声音:“哟,这是鬼混到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怎么不干脆死在外面算了!”

她脑子一懵,心想这是又得罪谁了?

一段记忆涌现,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人名,林如燕。

是秦月的恶毒后妈。

和天下大多数男人一样,秦月的爸爸在做生意发达以后就抛弃了发妻,看上了一个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女大学生,明明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年纪,却娶来做了妻子。

这个林如燕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在嫁给秦父之前就已经流过好几次产,只不过她向来会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纯情小白花的模样,竟也是哄得那个瞎眼的男人团团转,把她当成掌心里的宝贝一般。

而秦月十分恨她,因为瞧不起这样的女人,所以不怎么搭理她,只看作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

这一世碰上了穆南初,呵,可就没那么容易任人欺负了。

“我说是谁呢,这垃圾袋还没打开,您怎么就开始装起来了?”

懒洋洋的走到客厅,她顺手拿起了一个橙子,装作手滑的样子扔了过去,不偏不倚刚好砸中了林如燕的腿。

气的那个女人立刻站起来就要过来打她:“你个小贱种,还敢骂我?”

“爸,你回来了?”

穆南初又退回了门口,故意大声喊道。

却见那个女人立刻换上了一副柔弱不已的笑容,可谓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嗤,您不去唱戏,真是戏剧行业的一大损失。”

翻了个白眼后,她慢悠悠的去冰箱拿了点吃的,就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而林如燕在香门口望了几眼后,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迹,她这才明白自己是被人耍了。

“秦,月。”

嘴上咬牙切齿,她心里却闪过了一丝疑惑。

这丫头从来都是不怎么搭理人,自己才能屡次都占个上风,这去了一趟酒吧,怎么还转性了不成?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