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夫妻睡前运动 顶开双腿狠狠进入

发布时间:2022-01-22   来源:    

看着眼前一幕,楚天怒发冲冠,杀气凛然!

自己镇守边境六载,舍生忘死,浴血为国!

妻子被宵小如此凌辱!

神,怒了!

天要塌了!

看到有人闯入,其他人一脸愕然。

“外面保镖都是吃屎的吗?怎么放了条狗进来了?”

赵飞神情狰狞地看了过去,接着一愣,随后大笑起来。

“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强.奸犯楚天吗?”

“怎么?你刚从牢里出来,就来看我玩你老婆啊?”

其他人哈哈大笑。

说话间,赵飞抓起叶子柒的头发,逼迫她看了过去。

“你的狗男人来了!”

叶子柒浑身一震!

这个男人,她苦等这么久都没出现!

现在才来,太晚了!

自己和女儿的苦难,都是她造成的,她恨啊!

这目光,刺痛了楚天!

他瞬间来到两人面前,夺过酒杯,抓住赵飞的衣领。

“你敢动我?”赵飞不屑冷笑。

“保护少爷!”

赵家保镖四面八方涌来。

突然,寒光一闪!

十几个赵家保镖,脖颈喷血,无声倒下。

“怎么回事?”

这诡异血腥的一幕,让所有人头皮发麻。

“主上,外围十八名保镖,都被清理干净,此地已尽在掌握!”

一道威猛身影走入房中,单膝跪地。

他的话,在所有人心头炸开。

赵飞脸上笑意凝固。

门外保镖,各个都是精壮的好汉。

这小子,一个人能搞定?

“楚天,没想到你坐几年牢,混出了点名堂,但跟我赵家相比,还差得远!”

“你现在放开我,我可以饶你一条狗……”

话还没说完,楚天端着酒杯,将肮脏酒水,全部灌到他嘴里!

赵飞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呕不出来!

但这还没完!

楚天捏碎酒杯,碎渣塞满了他的嘴,划得他满嘴是血。

然而还不解气,直接一脚抬起。

“辱我妻女,罪该万死!!”

嘭!

楚天身上煞气翻滚,狠狠踩在赵飞裆部。

“啊啊啊!!!!”

痛苦的嘶嚎在包厢回荡。

粘稠的血水混合着尿液从赵飞身下流出。

接着,就被楚天一脚踹飞,把墙都给撞得稀巴烂。

全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后背发寒。

“说!我女儿在哪?”

楚天步履沉重的走来,如地狱中走出的修罗,一脚踩住赵飞胸膛!

骨裂声响起,赵飞狂呕好几口血,刚要说话。

突然发现楚天身躯一颤。

噗嗤!

叶子柒拿着匕首,狠狠刺中他的背心。

北疆二十万将士之主!荒漠上唯一的王!竟被人扎了有一刀!

这件事传出去,足以轰动全世界!

楚天不可置信,更多的则是心痛!

叶子柒就这么恨自己吗?

我...我做了什么?

我捅了他一刀?

滚烫的鲜血溅在了叶子柒脸上,吓得她尖叫起来。

“你这样会打死他的,我女儿就没救了!”

虽然她恨楚天,可也不想闹出人命,刚才是情急下做出这样的事!

“嗯!”

楚天深吸了口气,却跟没事人一样。

这一刀,远比不上这六年来她们母女承受的苦难!

跟此刻心如刀绞的悲痛相比,更不算什么。

“说,我女儿在哪里?”

他目光冷漠地看向了赵飞,声音犹如来自地狱。

这时的赵飞面庞扭曲,极度狰狞。

“咳咳咳!实话告诉你,你那个小野种早被我卖了!”

“哈哈!她会被抽干血,拿掉器官,做成标本!你赶过去也许还能捡个壳子!嘎嘎......”

五雷轰顶!

听到这话,叶子柒彻底崩溃了了。

“啊啊啊!畜生,你不得好死!”

在强烈的悲痛之下,她直接昏厥了过去。

“噗!”

楚天也好不到哪去,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栽倒在地。

这是哀伤至极,导致的心力重创啊!

“主上!”

天一红了眼,眼中煞气滔天!

“啊啊!!!!杀!杀!杀!”

“你们都给我死!”

他一巴掌将地板拍得粉碎,准备大开杀戒,却被拦住了。

“快说,我女儿在哪?”

楚天一步步走近,压抑着恐怖的气息。

赵飞却毫不在意,反而得意起来。

“跪下来求我啊!我心情好就会告诉你!要是晚会,说不定能在垃圾桶找到,哈哈......”

“你该死!”

天一生怕这厮会继续刺激楚天,先一步下手。

“主上,您且休息,我来审问!”

“不,我亲自来!”

楚天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划破赵飞的手,血流不止。

“啊哈哈!你不敢杀我,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吗?做梦,真是做梦!”

“告诉你,赵家已经知道我有难了,很快就会派高手来的。”

“我要......”

“啊!啊啊啊!”

很快,包厢就被凄厉的惨叫充斥着。

宾客们都被吓傻了。

因为现场正在上演着一场凌迟大片!

这是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

受刑者在行刑期间,要被利刃将身上的肉一块块割去,活活承受三千刀。

楚天不仅武力超绝,也懂医术,对于人体构造十分了解。

因此他是这方面的专家,甚至能做到一万刀不死,并且放大十倍的痛觉。

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住手啊,放开少爷!”

这时,赵家高手闻讯赶到。

上百个壮汉,气势汹汹地压了过来。

“哈哈!你完了!”

“我待会要把你的肉,一块块得撕碎!”

赵飞神色癫狂,眼中满是怨毒的血红!

也不枉自己挺了这么久,该让他们也尝尝那种滋味!

他俩再横,也没法抗衡百人吧?

然而,赵飞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这些从赵家赶来的精锐,竟被楚天那个手下一人打得抱头鼠窜。

血染当空,溅了赵飞一脸。

随即而来的剧烈痛苦,让他回过神来!

“啊!魔鬼,你这个魔鬼!”

“不要,不要过来,让我死吧!啊啊......”

楚天面无表情,继续挥动利刃。

“不...不要...饶命啊!”

“楚天,你女儿可能还没死,我知道她在哪,求你杀了我吧!”

赵飞浑身带血得爬了过来,拼命磕头!

听到这话,楚天心神一震,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

“快说!”

“她...她在四海商会的地下医院,也许...也许还没死。”

活着!诺诺,你一定要活着!

楚天仿佛看到希望的曙光,喝令天一!

“走,立刻!马上!!”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