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友每次见我都舌吻我 我的乌龟蹭你的扇贝

发布时间:2022-01-22   来源:    

温棠端着餐盘从厨房出来时,忽地瞧见今日餐桌上多了一个女人。

一个打扮得格外明艳漂亮的女人,正面色温柔地坐在她老公贺启深的边上。

“温棠!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做好的饭菜送过来?”

婆婆梦舒雅对她一顿厉斥,温棠及时回神,忙端着餐盘上前,将做好的食物一样样地端上桌。

“噫?”漂亮女人惊讶地看着温棠,“梦姨,你们家怎么请这么年轻的佣人呀?”

佣人?

温棠端菜的手一抖,下意识地看向她,张嘴想要解释。

梦舒雅却抢在她开口抢打断:“明若,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优秀又努力的。”

“梦姨,您太过奖了。”顾明若嘴上谦虚,手却是不自觉地撩着自己发丝一边朝主位上的男人贺启深看过去。

男人眉眼清冷,薄唇黑发,外露的情绪在他脸上生生拉出一丝凌厉,紧抿的薄唇如浸了冰般,他低头看着手机,并无关注周边环境。

梦舒雅巴不得打发走温棠,免得她坏自己儿子好事,等温棠将菜上完便立马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去厨房继续忙吧。”

“可是……”

“可是什么?”婆婆梦舒雅的眼神凌厉起来。

温棠不死心地看了自己的丈夫贺启深一眼,期待他可以替自己说一句话。

可是没有,贺启深的注意力始终在手机上。

旁边是盛气凌人,从未给过自己好脸色的婆婆也就算了,还多了一个顾明若。

温棠不甘地咬住下唇转身离开。

“明若,你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今天晚上就在这住下来吧。”

“好呀梦姨,不过我住哪儿?”

“就住阿深的隔壁房间吧。”

“会不会不太方便呀?”顾明若看了一眼贺启深,表情有女儿家的羞涩。

“都是自家人,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是不是阿深?”

贺启深没反应。

“阿深!”梦舒雅音量提高了些许。

由于外界干扰,贺启深的注意力才从手机那被转过来,他看了一眼表情不悦的梦舒雅:“母亲?”

“跟你说话呢!”

“抱歉,刚在处理公司的急件。”贺启深收起手机,“什么事?”

“明若晚上要在这里住下,晚点让人把你隔壁的房间收拾一下。”

顾家和贺家是世交,在贺家住一晚也算正常。

贺启深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点头:“可以。”

“谢谢启深哥哥。”

贺启深站起身,声音清冷:“我去公司一趟。”

“这饭菜都上桌了,你不吃一点再走?”

“不了,公司有点急事。”

贺启深拿了衣服和钥匙,很快离开。

温棠没有回厨房,她回了自己房间,越想心里越乱,为什么贺启深不替自己说一句话,她辛苦了这么长时间做出来的一顿饭,就因为来了一个女人都不喊她坐下来吗?

而且,那个女人还以为自己是个佣人。

贺启深没有替自己解释,是默认她的看法吗?可他为什么要默认那个女人的看法?

无数个疑问同时冒出,搅得温棠心乱如麻。

站在镜前,她看着被厨房油烟熏得油腻的头发和没有任何拾掇的脸,还有失去往日光彩的眼眸,穿着普通的衣物系着个黄色的围裙,谁见到了不把她当成佣人?

她深吸了口气,进了浴室。

温棠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来收拾自己,洁面去角质面膜洗发水沐浴露,等她从浴室出来,正好看到两个佣人在更换她床上的被罩。

“你们这是?”

在贺家,温棠是没有任何地位可言的,在佣人眼里,她不过就是个趁着贺启深变成植物人,还非要嫁给他,表面上是冲喜,实际贪慕贺家财产的女人。

梦舒雅不把她当回事,佣人更是不把她放在眼里,说话也是阴阳怪气。

“温棠,你还不知道吧?贺家世交顾家的顾大小姐顾明若今天晚上要在这住下来,夫人让我们把房间收拾了腾出来。”

温棠错愕地站在原地。

“什么意思?”

两佣人停下收拾的动作,兴灾乐祸地望着她。

“意思就是,你可以从这间房间滚出去咯。”

温棠垂落在双侧的手紧握,而后又松开:“谁让你们过来的?”

“是少爷哦。”

“不可能!”温棠下意识地反驳,“这是我的房间,启深不会这样对我。”

“夫人已经跟少爷说了,少爷亲口同意的,从公司回来后就让我们来收拾了,你可以自己去问!”

温棠往后退了一大步,身上的浴巾都来不及换就转身急急地跑了出去。

书房内

“少爷,上次您说的关于少夫人财产这一块……”

砰!

书房的门被用力推开,贺启深和他的律师周以南同时抬起头,看见温棠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沐浴后的温棠肤色如雪,及腰的湿发还在滴滴答答地滴着水,浴巾只遮住了肩和膝盖以上的部份,没挡住的地方肤白如盈玉,还泛着清浅的水泽。

看到这里,贺启深蹙起眉:“你……”

温棠却气息不稳地打断他:“我听她们说,顾明若今天晚上要住下来。”

顾明若?

贺启深点头:“没错。”

“她睡在你隔壁?”

顾明若睡在哪间屋子,贺启深并不感兴趣,他现在的关注点在她为什么穿着个浴巾就跑过来了。

她不觉得这样说话很别扭?

见他不答,温棠咬住下唇,目光定定地望着贺启深,一字一句地向他确认:“是吗?”

贺启深点了点头:“嗯。”

温棠顿住。

心好像被人掏了个窟窿,很疼很疼。

忽然很想大声问他,贺启深你知不知道你隔壁是我的房间?你为什么要把我的房间让给别的女人?

又觉得自取其辱,他醒来这么久了,又怎么会不知道那间屋子是她的?

这么随便就答应,不过是因为不在乎,不喜欢,不爱她罢了。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人,就算他变成植物人,她都义无反顾地嫁给他,可没想到最终他还是看不见她。

也对,不爱就是不爱,哪有之前不爱后面又爱了的?这么多年,是她强求了。

温棠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居然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拿着青春去赌,真心去博,真像个傻子。

既然如此……

温棠闭起眼睛。

“贺启深,我们离婚吧。”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