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老公喜欢我趴着从后面宝宝树 所有男生都会自己解决需求吗

发布时间:2022-01-22   来源:    

江月姣絮絮叨叨着,心里琢磨她都这样安排了,到时候薛礼出了事,总不能算到她头上吧?

正想着,外间忽的传来管家袁烈的声音。

“启禀殿下,宫里来消息了。“

江月姣一愣,想起剧情里小皇帝赵瑾跟长宁的关系很是要好,这会应当接收到她被刺的消息了,所以才派人来传话。

“行,今儿先这样吧,带薛世子去歇息。”

江月姣挥挥手,走到外间就见管家袁烈垂手而立,看到她后上前一步低声道:“陛下得知殿下被刺,遣了汪公公来探问,还想请殿下进宫一趟。”

进宫?

江月姣寻思了一下,这小皇帝脾气很不好,但唯独对长宁长公主言听计从百依百顺,说不定会对任务有所帮助?

小皇帝把薛礼搞死跟她没关系吧?

想到这,江月姣眼睛一亮,理了理头发问道:“汪公公在哪?带路。”

汪公公乃是小皇帝赵瑾的心腹,没什么大本事,唯有狠毒和溜须拍马堪称一绝,极对赵瑾的胃口,因此自从赵瑾登基后便一直伴在他身边,硬是凭借自己那张嘴稳坐内廷总管的位置。

见到江月姣,汪公公白胖的脸上顿时一喜,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后才道:“哎哟可真是吓死奴才了,到底是哪个天杀的竟然敢对殿下您动手,幸好您没什么事,否则叫奴才逮住那刺客,定叫他生不如死方才解了心头之恨!”

汪公公拍着胸脯一脸后怕的表情,江月姣只觉得他浮夸,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轻咳一声道:“好了,本公主没什么事,刺客还在查,不久就会有结果。”

“幸好您没什么事,陛下听说您遭遇刺杀,可是担心的不得了,连忙就让奴才赶紧来瞧瞧,还想亲自看看您如何了方能安心。”汪公公庆幸着道。

“那走吧,别让陛下等久了。”眼看再不打断他还能叭叭,江月姣赶忙道。

汪公公似乎有些意犹未尽,但看江月姣紧绷的面色还是闭了嘴。

进宫的路上江月姣一直在琢磨该怎么利用赵瑾,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如果赵瑾下令赐死薛礼,薛礼不就死的名正言顺?

那么该怎么让赵瑾赐死薛礼呢?

想着想着就到了赵瑾所在的钟华殿,江月姣理了理衣服,刚下软轿殿门就被人从里打开,一身着明黄长袍的俊秀少年站在门后,面色苍白,眼下泛青,头发披散赤着双足站在殿门口。

见到她后神色一喜,直接跑过来一把将她抱住,将下巴搁在她肩上像个小狗似得蹭蹭,低声沉闷道:“阿姐,你没事吧?”

江月姣被他的热情给吓了一跳,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

“没……没事,”两手有些手足无措,犹豫了一下轻轻放在他肩上拍了拍算作安抚,“入秋了,穿的这么少,小心着凉。”

赵瑾抬头,眼神略显疑惑,“阿姐?”

江月姣被他看得心头一突,“怎么了?”

赵瑾瘪瘪嘴,神色略显委屈,“阿姐为什么不唤我玉奴?”

江月姣嘴角微抽,她哪知道长宁平素里跟赵瑾都是怎么讲话的,再说他都当皇帝了,一个公主直呼他小名合适吗?

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剧情中对长宁和赵瑾的描述,江月姣抿着唇角,沉下脸来伸手轻敲他脑袋,“稳重些。”

赵瑾捂着被敲得地方更显委屈,眼神却比方才愉悦了些,“知道了阿姐。”

说完拉起她的手带她进入殿中。

殿内似有碳火,热气熏人,两侧矮几上还有未撤的酒水吃食,地上散落着几件薄纱,明眼一看便知方才这里在做些什么。

江月姣心中暗叹,果真不愧是姐弟俩,这爱好上是同步了。

殿内侍女看到两人后便迅速离开了,殿门缓缓合拢,赵瑾拽着她直直走到最上首的位置坐下,这才仔细打量她,伸手在她身上翻来找去,“阿姐可有伤着?可抓到那刺客了?抓到了交给我,我定要诛他九族不可!”

江月姣赶忙按住他的手,“我没事,刺客只抓住了一些,这事还在调查,我自己能解决。”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赵瑾对她……不,是对长宁长公主,有一些过分的亲密了?

“阿姐,你怎么了?”赵瑾歪头疑惑的看着她,那无辜茫然的少年模样,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他是个骄奢yin逸的暴君。

“没……没事。”江月姣有点不舒服,一时也想不出来该怎么暗示赵瑾下令杀了薛礼,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回公主府,等想到了再进宫。

赵瑾给她的感觉实在是不舒坦。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我先回府了,等料理完这次的刺杀事件我再来看你。”江月姣撇开他紧紧拽着她的手,刚站起身,突然被赵瑾拽住袖子。

“阿姐。”赵瑾仰起苍白俊秀的脸,黑漆漆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神情似委屈似倦怠,抬手按着额角,“我老毛病又犯了,需要阿姐帮我按按。”

江月姣一愣,刚要张口问他什么老毛病,脑海里陡然响起系统的声音。

【他在诈你!赵瑾幼时伤在腰处,只阴雨天会有酸痛。】

阴雨天?

江月姣偏头看了眼窗外,外头日头正盛,丝毫没有要下雨的迹象。

低头看向赵瑾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留住俊秀面容尚显几分稚气,心头顿时一寒。

如果不是系统提醒,她定会误以为是头疼,或者问出来。

长宁同赵瑾关系亲密,又怎会不知他身上有什么病痛,她若当真那么问出,只怕下一秒赵瑾就会翻脸了。

“腰又疼了?”江月姣蹙眉,故作关心的问道。

赵瑾放下揉按额角的手,抱住她的腰很是亲昵的蹭蹭,嘴里含糊嘟囔道:“有点不舒服,许是累着了,不碍事。”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