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的为什么在做完之后还要顶一下 公交车最后一排入了我

发布时间:2022-01-22   来源:    

”法官大人,田一五年前贪污公司资金。”

“之后又大量挪用公款,满足私欲。”

“为了填补漏洞,威胁秘书,拿到公司机密,卖给他人,谋取暴利,导致我父亲心脏病突发身亡。”

宋子衿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向法官陈述五年前发生的事情,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彩,死死的握紧了拳头,脖子上还隐隐出现了青筋。

“你放屁,我五年前在国外度假,和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

听到宋子衿的话,田一恼羞成怒,拿食指愤愤的指着她,企图推卸责任。

两个人剑拔弩张,紧张的气氛在法庭之间蔓延开来。

宋子衿冷笑一声,完全没把田一的无理取闹放在眼里,甚至觉得他这副样子还有点好笑。

“既然原告律师这么说,那就请拿出证据。”

田一的律师不相信一个刚回国的人能拿出什么证据。

宋子衿轻蔑的看了二人一眼,眼神冰冷不带一丝情绪,冷静的拿出证据交给了法官。

证据是一段监控录像,录像表明五年前田一仍在各大商场消费,根本没有出国。

看到这段录像,田一的脸色变得煞白,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恼怒的说道,“你这个**,居然拿假录像哄骗法官”

“请被告冷静。”法官重重的敲了一下大锤。

刚才躁动的人群也瞬间安静了下来,小声的交头接耳。

田一的律师向法官请求休庭,因为他发现准备的证据完全没用。

宋子衿上完厕所回来,看到田一和一个容貌出色,身形俊俏的年轻人在寒暄,正准备绕过去,被拦住了。

“你就是原告律师吧,听说刚才你的气势很嚣张,冷静冷静,毕竟我的当事人也不容易。”

一听这话,宋子衿气不打一处来,但多年的修养还是让她尽量保持镇静,表情却是满脸的不痛快。

“他不容易,我的父亲就容易了吗?让开。”

宋子衿一把把秦时推开,走的时候愤恨的瞪了他一眼,心想着,原来都是一丘之貉。

开庭后,宋子衿先发制人,甩了一堆证据。

田一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凶狠的眼睛直盯着宋子衿。

一个气定神闲,一个恼羞成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纯属胡说八道,冤枉好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父亲的秘书。”

看到田一强词夺理,没有一点悔改的意味,宋子衿二话不说,请出了她父亲当年的秘书张明。

张明拿出了一段录音证据,里面是田一拿张明的家人威胁他,要他偷机密。

田一刚才还一副耍无赖的样子,听完录音后,瞬间瘫坐在了椅子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我宣布,被告人田一犯侵犯商业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散庭。”

听到这样的好结果后,宋子衿如释重负,忍不住喜极而泣。

可是还有人想让她不痛快,“小杂碎,你给我等着,我出来之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田一挥舞着双手,张牙舞爪,甚至试图从警察手里挣脱出来,打宋子衿一巴掌,被躲过去了。

“奉陪到底。”宋子衿抹去眼角的泪珠,依旧冷静,毫不逊色的说道。

话落,田一就被带走了,嘴里还是骂骂咧咧,说着不堪入耳的话。

拿出手机,正好收到陈易要在圣豪大酒店给她庆祝的短信。

蓦地笑了,满脸洋溢着高兴,和刚才冷若冰霜的样子判若两人。

五年没有回国,她错过了五个父亲的忌日。身不由己,只能在异国他乡为父亲上柱香,一想到这,心里满是愧疚,希望父亲不要怪她。

因为母亲早逝,父亲恨不得把所有的爱都给她,如果她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办法为她去摘。

去到了包间,发现已经有另外一个人在,不过不是陈易,而是刚才的那个年轻人。

一下子收敛了笑容,脸色不太好看,语气冷淡,“你怎么会在这儿?”

秦时嘴角弧度轻微弯了一下,声音低沉且张扬,“是陈易请我来的。”

“他怎么会请你,你该不会是来蹭饭的吧。”

宋子衿可没忘记刚才他怼她的样子,对他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脸色,他一说完她就怼了回去。

把包往旁边一放,二话不说,坐了下来,眼神都没给秦时一个。

坐下后,双手环抱在胸前,打量了秦时几眼,她看着他一副气场强大,明事理的样子,刚才怎么会替田一说话,纳闷了一下。

秦时正准备说什么,恰巧宋子衿的电话响了,陈易温柔的嗓音传来。

“子衿,我今天有事去不成了,改天一定给你庆祝。”话落,又继续说:“你应该见到秦时了吧,这回的证|据都是他找的,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是他?”宋子衿高声惊呼道,抬头看了秦时一眼,又很快低头捂住嘴巴,小声的跟陈易说着。

异样的气氛在二人之间流转,好似在变化着什么。

秦时沉默不语,含笑看着宋子衿的小动作,莫名觉得可爱。

陈易再三声明真的是秦时给的他证据,宋子衿才相信了这个事实,让他早点休息,挂了电话。

纠结了一会儿,愧疚跟秦时说:“刚才是我冒犯了,不好意思,这顿饭我请,不过你为什么要帮我?”

她不明白她和他素未谋面,为什么要帮她,虽然陈易和她是很好朋友,但他也不至于为了陈易来帮她。

抿了一口茶水,定定的等着他的回答,又将菜单递给了他,让他先点菜。

“没事,不怪你。”他也没有客气,点了两道菜后,又将菜单递了回去。

才又开口解释道,“你的仇人恰好是我的敌人,顺水推舟而已。”

面色沉静,看不出来任何任何情绪波动,好似只是在简单的陈述一个事实,手却紧紧握紧了茶杯,咬了一下嘴唇。

听了秦时的解释,宋子衿恍然大悟,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让服务员赶紧上菜。

毕竟是同龄人,加上解开了心结,二人越聊越开心,时不时宋子衿还迸发出笑声。

也因为父亲的事情解决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宋子衿忍不住多喝了点。

酒醉之后,宋子衿恍惚之间感觉到被人抱起,又摸到什么硬硬的东西,支吾了一声,紧接着又听到房间门打开的声音,皱了一下眉头。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