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情侣接吻技巧 暗恋自己的姐夫

发布时间:2022-01-22   来源:    

不等玄一出言警示,纪靳墨便已停住了脚步。

“抬起头来!”

清冷低沉的声音像是裹挟着夜晚微凉的露汽,卷起的刺骨寒气自头顶俯压而来。

刹那间,于南诗影的眼前,似是浮现出一幅用骸骨毛发沾染着鲜血污泥画出的修罗地狱。

那扑面而来的煞气与凌人的气势,即便南诗影没有抬头,亦能猜到面前这人的身份——拥兵自重,权倾朝野的临渊国摄政王,纪靳墨。

她本就要去寻的人,如今却机缘巧合的在这回廊相遇,若是常人,与这位迎面撞上又被他沉眸凝视,早就吓得三魂去了七魄,但南诗影却并没有被他的气势震慑,毕竟要论地位,她大元国女帝的身份,可比他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摄政王要尊贵得多。

南诗影缓缓的抬起头,视线自下往上,划过他看起来修长清瘦却隐隐透着精壮的身躯,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脸上。

视线交错的瞬间,南诗影与纪靳墨的心同时一震。

身为大元国的女帝,南诗影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可纵观她一生所见之人,竟只有寥寥数几能及得上这男人的一分风华。

唯一能与之匹敌的,是她年少时的惊鸿一瞥,是她一生不敢求也求不得的远山月色,是那个已经死去二十余载的大元国师——月司南!

纪靳墨的眉眼轻垂,浓密的长睫打下的暗影,让他的眼部轮廓深邃而浓烈,而他略显狭长的眼型却又在这分浓艳中添染了一抹清厉的冷色。透彻的眼白,墨黑的深瞳,他只是轻轻的垂着眼睛,就让人有一种被猛虎凝望、被山岳倾压的压迫感与恐怖感。

但他的鼻子与嘴巴却生的有些秀气,挺巧的鼻梁与略显小巧的鼻头并不匹配,唇瓣不薄不厚却天生带着些粉,微微上翘的嘴角更是有一种不和谐的撕裂感。

但偏偏,就是这种混杂的不和谐,反而让他的脸不同于简单的风隽与秀丽,而是一种,复杂的让人形容不出的美。

而这分美,最后又折服于他身上那股摄人心魄的威势,只让人不敢细看不敢深究,唯在心中留下一分震动。

南诗影在观察纪靳墨的同时,纪靳墨也在看着南诗影。

她眉眼的轮廓不算出色,圆圆的杏眼,弯弯的眉毛,只眨眼时的睫毛忽闪的如同蒲扇,让她寡淡的眉眼增添了一抹毛绒绒的稚嫩与可爱,但偏偏,她却有一对极其明亮的眼瞳,皎若皓月、明若星河,被这灯火照耀,更像是于瞳仁深处,扑腾起一轮红日。

罩于他身,灼于他心。

炙热且锐利的竟让他有一种灵魂被洞察的错觉。

她的鼻子生的好看,鼻梁挺翘,鼻头秀丽。而她的唇形,算不上精致,但有些微微上翘的上唇,却给人一种欲拒还迎般的妩媚。

这并不能算多么精致的五官凑在一起所呈现出的,是一张鲜活,明艳,倾城绝世的脸。

而比起她这张脸,更让纪靳墨为之侧目的是萦绕于她周身的、那股隐隐竟能与他为之匹敌的气场。

掌灯的下人早已被这凝滞的气氛压迫的浑身颤栗,就连一直追随在纪靳墨身边的玄一,都有些难以招架的后退了两步,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女子。

这世上竟然还有能与爷气场相匹敌的女子?

这不是活见鬼了?

“妾身见过王爷!”

南诗影先一步打破了这略显凝滞的气氛,她双膝弯曲微微欠身,声音轻柔动听,就似春日的清风拂过澄澈的水面带起的盈盈碧波,搅得人心生涟漪。

妾,妾身?

玄一瞬间瞪大了双眼。

这整个王府里,就只有一个侧妃,两个贵妾,他自是都见过,而眼前这个身着丫鬟衣服的陌生女人竟然自称妾身?如此称呼又是生面孔,那女人的身份便已然呼之欲出了!

这位隐隐之中与爷气场想和却又相互抗衡的女人,就是那个自出生以来就被高人批字,言其‘身贵为凤体,相母仪天下’的那个南鸢儿?

纪靳墨看着眼前的女子,眉目轻蹙,他虽未曾细看过南鸢儿的长相,但却依稀记得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表象下,藏匿在灵魂深处蒸腾灼烧着的欲望火焰。

可面前的人。

她澄明清透的目光,似埋于亘古时光之河下的宝玉,承载着的是时间沉淀下的厚重与绵长,是历尽千帆方得自在的恣意与桀骜,是不动声色藏剑于怀的内敛与沉着。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南鸢儿?

纪靳墨眉头轻蹙,似墨染般深不见底的眸子静静的落在南诗影的身上,拂过回廊的风似是被什么阻隔了一般,在半空中打了个弯,四周的灯笼随之瑟瑟摆动,横梁与铁钩磨蹭的‘吱吱’声不绝于耳,烛光晃动,光影交错,这小小的回廊里似凝滞着一种乌云压城城欲摧的紧迫感与压抑感。

玄一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脚步又不自在的向后错了半步,只听闻一声藏有锋芒的凌厉质问:“你到底是何人?”

玄一猝然抬头,望向眼前那乖巧而立的女人。

这,爷这话是何意?面前这个女人难道不是南鸢儿吗?

南诗影闻言,却是浅笑一声,又微微弯曲膝盖,施了一礼,却左右不言自己到底是何人,而是道:“不知爷可否移步妾身的馨苑阁?爷心中疑问,妾自会一一告知,绝不敢欺瞒半分!”

瞧见她不紧不慢,恭而不惧的模样,玄一再次瞪大了自己的双眼,爷一怒,不说浮尸千里,却也似雷霆万钧迎头压下,别说是旁人了,就连那些肱骨重臣,也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偏她,却好似察觉不到一般,竟无半点惧意。

这天底下竟真有这样的女子?

纪靳墨看着南诗影,突然展颜一笑,于回廊中,似有万丈霞光随之绽放。

南诗影的心重重一跳,只觉得这人世间的崇山峻岭,溪流百川,竟比不过他这区区笑颜。

“好!”

低沉含笑的声音回荡于空,又如他的人,深深地印刻在了南诗影的脑中。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