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63岁女人一个月几次夫妻正常 下面湿了

发布时间:2022-01-21   来源:    
63岁女人一个月几次夫妻正常 下面湿了


妙手一用力就感觉出来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要知道,换做普通人,早就败下阵来了,那里还会跟他在这里较劲。

就这样,两人都用出来全力,僵持在那里。

司机在一旁看着,额头上都沁出了汗珠,其实在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很肯定马元良能掰的过这个妙手,只是感觉他的力气很大,就让他过来试试,没想到二人还真的是势均力敌。

就这样,持续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妙手才用左手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三下,示意比赛结束。

“哎,看来是真的老了。”妙手说着,气息都已经不平稳了,但是他现在,很是欣赏马元良,

 

虽然他的力气下滑了不少,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可以和自己扳成平手的人,大部分都是分分钟被秒杀的。

马元良也不轻松,他没想到这个妙手都已经这么老了,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但是现在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司机也不明白,但他现在和妙手邻居住着,直接开口问道:“妙老爷子,那你看?”

妙手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就他吧,我也懒得去找了。”

这是赤果果的得了便宜卖乖,要是刚刚继续下去,他八成是要输的。

随后妙手又开口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人?”

马元良想着,虽然是他的无心之举,但是他还是不想错过这次的机会,毕竟技多不压身,于是,痛快的回道:“马元良,是中间村的人。”

“中间村?”妙手听到这三个字,眼睛仿佛冒光一般,不可思议的看着马元良。

中间村,他是知道的,那里几乎是与世隔绝,听说还有不少的名贵药材,他早就想去,但是无奈那里没有路,自己的腿脚又不方便,心有余而力不足。

马元良看妙手这么吃惊,有些摸不清头脑,问道:“怎么了?”

妙手继续追问道:“你平时都是怎么回去的,多久回一次家啊?”

马元良的脑袋更糊涂了,但还是如实的回道:“我是坐船回去的,回家,天天都有回家啊。”

“坐船,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妙手说着,用点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恍然大悟一般。“你现在就是我的徒弟了,走,徒弟,现在就带着我去你家。”说着,站起身来,拉着马元良就要往外走。

马元良这次过来,虽然有做些准备,但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先是得了个便宜师傅,而且这个师傅听到他是中间村的,竟然还兴匆匆的要去他家,去中间村那个穷困潦倒的地方,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走走,我现在就去送你们。”司机一听妙手同意了,仿佛当徒弟的是自己一样,比马元良后还要高兴,屁颠屁颠的就跟了上去。

马元良就这样被拉上了车,但他始终弄不明白,这个老头,到底图什么啊。

到了海边,司机热情的将两人送了下去,还再三的叮嘱马元良,有事一定要给自己打电话,这才离开。

虽然现在马元良还是处于蒙蒙的,但是这老头和自己过来了,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海边吧,便搀扶着朝自己的船走去。

“老头,现在天色也不早了,等下到了那里天也黑了,你晚上睡哪里啊?我家可没有什么多余的房间给你睡。”想着现在已经和自己的嫂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老头过去,不是诚心捣乱嘛。

马元良的话刚刚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小腿传来了一阵剧痛,回头一看,是妙手轮着他的拐棍,重重的打在上面。

“叫师傅。”妙手说着,瞪眼。

“我说你……”马元良还要说写什么,看妙手又将拐棍举了起来,便赶忙住口,和这个老头计较,也没啥意思。

“你晚上住哪啊。”

在马元良的心里,还没有承认这个师傅,毕竟就只是听司机一说,也没有过多的了解,万一就只是一个所谓的江湖赤脚医生,老了没处养老,名为找徒弟,实际上就想找个地方养老呢。

“随便给我找个屋子就行,我不挑剔的。”

妙手这么多年来四处漂泊,不只是给别人看病,也会去那些名山大川,主要是想去发现更为珍贵的药材,原始森林都住过,有个地方就能凑合一晚。

“哎……”马元良无奈的摇头,遇上这么个怪老头,自己还拿他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等找机会,一定好试试他,到底有没有两下子,如果不行,早点把他打发了,在那还耽误自己的幸福生活。

没有办法,马元良只得带着妙手上船,回家。

两人回到卧龙从的时候,天已经擦黑,妙手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蹭”的一下就在船上跳了下来,准备着好好的和这向往已久的地方亲密的接触一下。

马元良看着他这矫捷的身影就是一愣,不是平时拄拐的吗,怎么现在比我还要灵活。这个老头,绝对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小良,你终于回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村口杨叔看到马元良,便热情的迎了上来,随后看到妙手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中间村向来都是闭塞,几乎是没有外人到这个地方的,而且看这白发苍苍的老头这么兴奋,杨叔有些摸不清头脑。

“我是他的师傅。”妙手答了一句,继续观望着这让他兴奋的地方。

“别听他胡说八道。”马元良说着,白了妙手一眼,他都还没有承认这个师傅,他倒是嘴快。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杨叔在这里等了他这么久,肯定是有什么事于是,他问道:“怎么了杨叔,找我什么事?”

“哎呀,也没什么事,就是今天你杨婶杀了只鸡,想着好好的给你补补,非要叫你过去。”杨叔可没忘了他下午说过的话,还特意的捞了不少的海鲜。

海鲜倒是没什么,中间村多的是,最主要是杀了鸡,这可是中间村招待的最高规模了,有些人家,就算是过年,都不一定有的鸡吃。

“不用,不用,我回家去吃就好。”马元良说着,拉着妙手就准备回去,可谁料自己又一把被杨叔拉住。

“就一起去吧,叫着这个老师傅一起,你杨婶在家等着呢,你要是不去,我回家可交不了差啊。”杨叔说着,极其的为难。

交不了差,倒不是杨叔有多怕他老婆,只是这鸡都杀了,要是光自己家人吃,太奢侈了,执意的拖着马元良就往自己家走。

马元良又试图拒绝了几次,但看杨叔这么执着,再拒绝,也有些说不过去了。只得跟着杨叔的脚步。

此时在一旁的妙手,根本就没听两人在这说什么,而是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路边的花花草草上面。

还别说,外面那些传说,还真是不假,这一路过来,没有多远的距离,妙


手就已经发现了很多的药材,这些药材在外面,可都是非常名贵的。

“小子,我说你们这里的人是不是不知道采药材出去卖的吗?”妙手凑到马元良的耳边小声的说着,还怕杨叔听了去。

“要不你试试。”马元良回答的非常不屑。出都出不去,还卖药材呢。

“你就故意跟我抬杠吧,我告诉你,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见马元良对自己这样的态度,妙手也不生气,反正自己已经认定了这个徒弟,以后的时间还长,他就不信制服不了他。

“切……”马元良说着白眼。

杨叔家虽然是只有三间小草房,但是收拾的干干净净,让人看着就非常舒服,马元良来了也不客气,直接就往里屋走。

杨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的海鲜,什么碟鱼,蛏子,扇贝,螃蟹等等等等,但唯独在桌子中间,摆着的却是一道小鸡炖蘑菇。

“这一桌子的海鲜,你说你们这里贫困?”妙手看到了便是一惊,这一桌的海鲜,在外面可是要上千块的,在这里个穷困的地方竟然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招待人,这还是穷困吗?

“哎呀,我们家也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来招待你们,就只能随便准备了一点,还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才好。”杨叔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在他眼中,能拿的出手的菜,就中间的那一盘,他居然这么说,是不是说的反话。

“杨叔,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是外面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为了避免杨叔尴尬,马元良打趣的说道。

“坐吧,坐吧,你们可以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一样,不要跟我客气。”杨叔说着,开始招呼着妙手和马元良坐下,随后拿出了他自酿的烧酒。

中间村闭塞,什么东西几乎都是自给自足,不能到外面买,那他们就自己做。

“咳咳……”

就在他们即将开吃的时候,突然在另一个房间里传出了阵阵咳嗽声。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