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我自己放不进去小说片段,尺寸太大放不进去

发布时间:2021-12-10   来源:    

外星辰如海,夏日蝉鸣声阵阵。

 

楼道里, 昏暗的灯光落下,如幻影一般,格外安静。

 

少女娇如呢喃的声音落在耳边,直接戳破男生竭力不让她发现的想法, 裴忱眼底一震,脑掀起狂风巨浪。

 

她在明目张胆地引诱他。

 

他一开始就知道,她妖精。

 

而后,梁栀意把手指按在旁的门把上。

 

“滴——”

 

门打开。

 

梁栀意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听到他不稳的呼吸声, 红唇弯起,笑了下,再度主动去寻索他的吻。

 

唇瓣再度贴在一起。

 

一瞬间, 男生再度拿回主动权。

 

她感觉到子揽得更紧,裴忱俯下脸, 按住她后后脑勺,再度撬开齿扫『荡』,几秒后她子单手托起, 他停下,两额相抵, 直直注视着她。

 

下一刻, 他抬手拉开门, 抱着她走进去。

 

门上。

 

果然,她就知道他肯定不舍得走了。

 

两人再度吻在一起,一路玄到客厅, 他侧首,星星点点的吻点燃她的脖子,少女仰起脸,咬唇闭着眼,眉间微微皱起,感觉自快要溺毙在他怀,脑晕乎乎的。

 

“嗯……”

 

“卧室在那边……”

 

她指了指房间,就他抱着走过去。

 

卧室里没开灯,只有微弱的光线,外夜『色』的灯光透过半边开着的窗帘投『射』进来,如月光铺设。

 

她子往后一倒,就感觉跌入柔软的云,她纤细的脚-踝男生掌心牢牢握住。

 

他帮她脱-掉鞋子,视线顺着脚-踝往上,百褶裙下,少女雪白凝脂的两条腿线条笔直纤细,如藕根一般。

 

他眼眸沉沉,抬手一拉,梁栀意他重新揽进怀,红唇再度封住,感受到他的手如鱼在四处探游。

 

她脸红心跳,青涩得不知所措,只能乖乖地圈住他的脖子。

 

房间里,光影梦幻。

 

声间氛旖旎。

 

半晌,裴忱的手碰到少女的裙摆,看着怀明丽姣好的少女,理智强烈抑制着他停下来。

 

他沉沉呼吸着,上她的眼,哑然了瞬:

 

“栀栀……”

 

看到他停下,她眼底水雾弥漫,呆呆地看他:“你不想要继续吗?”

 

不不想。

 

他不能。

 

裴忱声哑如含了沙:“栀栀,我不能再往下……”

 

少女垂下脑袋,软声咕哝:“我知道了,你不没那么喜欢我……”

 

下一刻,伴随着一吻落下,她用力丁页了两下,她心尖一悸,裴忱咬住她的耳垂,热喷洒其上:

 

“你觉得这叫没那么喜欢你,嗯?”

 

“唔……”

 

少女面『色』酡红,整颗心都『乱』了。

 

她上他漆黑的双眼,他忍着,哑声开口:“栀栀,我现在还没资格要你。”

 

以他的能力,他的经济条件,还有他和她之间家境的差距,他现在还没资格可以给她许诺一辈子。

 

他知道她不介意,可他作为一男生需要替她考虑,他不舍得她有一丝丝受伤的可能『性』,即使他心底叫嚣着想要继续。

 

“再,好不好?”

 

他说,到他有了足够的底,他会彻底让她属于他。

 

少女闻言,心间泛起感动,勾住他的脖子,含笑问:“裴同学,那你现在不要难受死了吗?”

 

“知道刚刚还勾引我?”

 

他明知道她有坏心思,就不应该陪她上来,让自折磨成这样。

 

看到他视野悬停在她之上,撑着手臂的肌肉紧实,梁栀意眼眸弯起,在他耳边道:“我有另外一法来帮你,要不要试试?”

 

他微微一怔,几秒后,呼吸一滞:

 

“栀栀……”

 

少女听到他声音哑得不成样子,耳根随着掌心变烫,她害羞地刚想垂下脸,谁知下巴挑起,裴忱铺天盖地的吻就快速落了下来。

 

她格外青涩,心跳如鼓。

 

半晌,他咬住她耳廓,低哑开口:“栀栀,你这样让我更难受了。”

 

网络上不说这样做的吗……

 

她也不会呀qwq.

 

她呆呆的,“那、那……”

 

他撑起子,几秒后,外面的运动裤掉落在地上,他重新搂住她,伏在她耳边哑声低哄:“拿出来,好不好?”

 

她脸『色』一红,果然这人还想得寸进尺,在他循循善诱下,她终于如他所愿,裴忱喟叹得闭上眼,埋手靠在她颈上。

 

少女他吐在脖子的呼吸烫到,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她害羞又期待,像探索似的想要看到更多。

 

房间里,又像炉烘得生暖。

 

过了会儿,他停下吻住她,突然紧紧搂住她,下意识开口:“栀栀……”

 

压抑不住喉间的哼声,他顺着她动作,难忍地闭着眼,眉峰骤然紧蹙,几秒后忽而停下。

 

半晌,卧室里,安静下来。

 

梁栀意感觉到手上,脸颊怦然一红。

 

裴忱呼吸慢慢平复,理智上,他垂下眼,看到少女沾染了许多的短裙,黑睫猛地一颤,脸『色』一热,低声开口:“不起……”

 

看着他好像自犯错的样子,少女不禁弯起眉眼,打趣他:“现在不好意思了?刚刚让我那样做的时候怎么不会不好意思?”

 

“……”

 

他脸上温度更热,她在他耳边勾人道:

 

“不用道歉。”

 

“罚你帮我把裙子洗了就好。”

 

他看到裙子上的“犯罪证据”,滚了滚喉结,低低应了声,起寻找了下抽纸,最后回来帮她擦拭着。

 

少女半躺在他怀,想到刚才,压下唇角,轻声揶揄他:“裴忱……你刚刚怎么那么快啊。”

 

男生怔了下,狼狈地垂下眼,脸烧起热度。

 

他没好意思开口。

 

因为他太兴奋了。

 

清理干净,两人躺了下来,她缩在他怀,好奇问:“裴忱,你高的时候,经不经常干这事啊?”

 

“什么事?”

 

“就刚刚你自那样做呀。”

 

裴忱耳根变『色』,拒绝回答这问题,偏偏少女坏得非要追问,末了他只好开口:“高一几乎没有,高二以后……有时会。”

 

她笑,“有时会,因为谁呀?”

 

她调皮追问,末了他咬了下她耳垂,哑声开口:“除了你还能因为谁?”

 

前他认真读书的时候,这些事没什么感觉。

 

直至梁栀意出现。

 

那些所有藏在外表下的一切都掀开。

 

她他第一,也唯一的幻想象。

 

梁栀意轻哼一声,心跳如鹿『乱』撞,手指戳了戳他胸膛:“没想到啊裴同学,曾经装得那么高冷,实则背地里竟然那么坏。”

 

她压着唇角,在他耳边出了口:“那现在和我在一起以后呢?不更经常了?”

 

他忽而沉默,就听她哼哼一声:“别想否认,平时有的时候拥抱一下你都那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

 

裴忱耳热,心虚没否认。

 

曾经没和她在一起,没有接吻拥抱,如今和她每每亲昵,很多事开始控制不住。

 

两人耳鬓厮磨着,最后他把她扯到怀吻,过了会儿他感觉又变得不劲,堪堪停下,“栀栀……”

 

“嗯?”

 

“……没事。”

 

他看了眼她的手,偏开目光,忍住想让她再帮他一次的念。

 

他随后道:“栀栀,你该休息了。”

 

“那你呢?”

 

他默了默,“我回去。”

 

“现在太晚了,要不然你今晚就在公寓休息吧,还有客房,省得你明早还要学校来这边找我。”

 

她娇俏一笑:“而且咱们不在一房间,你怕什么啊?”

 

最后裴忱应下,搂住她起,少女像只八爪鱼缠着他,他抱出去。

 

她忽而想到什么,“你膝盖痛不痛?要不你放我下来……”

 

她都差点忘记了他今天打了球,应该很累了。

 

“没事,你很轻。”

 

他没停下来,抱她去玄拿拖鞋。

 

两人换好鞋子,她带他去拿了洗漱用品,裴忱自包里有准备衣服,都每次打球完怕流汗太多可以换的。

 

最后梁栀意让裴忱去客房的单独卫浴洗澡,又想到什么,让他在门口一下。

 

过了会儿,她走出房间,上只套了件长款宽松的短袖,把东西放到他手里,垫脚吻他,媚眼如丝:

 

“裙子你记得洗哦。”

 

他眼底一暗,唇干舌燥。

 

她真每天都想尽各办法勾引他。

 

他走后,少女也去洗澡,在浴室里,看着镜子里她脖子上的草莓印,想到刚才那些事,脸红心跳。

 

这她今天第一次看到他在那事情上的样子。

 

冷淡的外表下,带着青涩又冲动的狂热,反差感伴随着爆炸的雄『性』荷尔蒙息,『性』感到极致。

 

呜呜呜她可太喜欢了。

 

她羞得捏了捏脸,赶紧清醒过来。

 

梁栀意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馋……

 

她冷静下来去洗澡。

 

半时后,她换上睡裙浴室出来,护肤完,她帆布包里拿出几东西,走出客厅。

 

她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过了会儿裴忱走出客房,她转眸看到他,笑了笑:“洗好啦?”

 

他应了声,轻咳两下,低看着手里的:“你的裙子……”

 

她看他害羞的样子,绷不住笑,走过去到他面前,笑着拿过他手里的裙子和他自洗的衣服:“我家裴裴真乖呢。”

 

“……”

 

“我拿去晒吧,你在这里我一下。”

 

她把衣服拿去晒,而后回来,拉住他的手:“过来。”

 

她牵着他在沙发上坐下,裴忱疑『惑』,少女就把给『药』膏和活络油拿出来,“腿痛不痛?我帮你涂一下。”

 

“你怎么会有这?”

 

“每次我听说你去打球,我都会放在包里,就让你锻炼完涂一涂,缓解膝盖酸痛。”

 

她轻叹一声,“你又不做手术,那平时还不得好好保护?裴忱,想到你之前受伤的样子,我真的特别害怕,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受伤了。”

 

她看向他。

 

裴忱心底柔软塌陷,抬手将她搂进怀,柔声道:“我一定会保护好腿。”

 

她帮他温柔地涂上『药』,又帮他按摩了下,嘿嘿笑:“怎么样,你的女朋友不很好?”

 

“嗯,特别好。”

 

她下巴捏住,他的吻侵占她的呼吸。

 

几秒后她推开他在上作祟的手,狡黠道:“裴同学,你注意点,会儿火上来了别让我帮你消。”

 

裴忱喉结滑动,敛眸应了声,把她裙子拉好,老老实实将火压了下去。

 

这人现在怎么整天脑子里就想着这些,亏她初还以为他纯情男生。

 

她不禁笑了,『摸』『摸』他的,“去睡吧。”

 

她不敢招惹他了,万一今晚他又睡不好了怎么办。

 

末了,两人各自走回房间。

 

梁栀意趴在床上,『摸』着脖子上的月亮吊坠,看向窗外天空,末了甜蜜地弯起眉眼。

 

-

 

第二天,梁栀意睡得比较迟,她醒来走出房间,就看到裴忱已经坐在客厅,买好了早餐她。

 

果然所有的事他都能给她贴心准备好呢。

 

她洗漱完,开心地跑过去坐在他腿上,抱住他:“裴裴早上好。”

 

到大,也就梁栀意会这么亲切唤他名字。

 

有的时候她偏要一口一“裴裴”故意逗他,看着他内敛耳朵红的样子,直笑。

 

“早上好。”

 

他『摸』『摸』她的,让她吃早餐。

 

两人吃着早餐,裴忱给裴永厦打视频电话,少女也和裴叔叔打招呼,心他几句。

 

打完电话,梁栀意裴忱道:“感觉最近裴叔叔的『色』很好耶,看来他应该照顾得不错。”

 

照顾裴永厦的人,自然就巩琴心。

 

裴忱闻言,心间动了下,垂眼没说话。

 

过了会儿,梁栀意看到微信里,宣夏说好久没见,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出来吃饭。

 

梁桐洲报考的学校也在j市,只所在的学校离c大有些远,除此之外,宣夏和季菲儿也考到了j市,只同市不同校,知眠因为段灼留在了霖城读书,樊高考到了江浙一带。

 

最近开学太忙,他们在j市的五都还没约出来一起玩过,高他们几玩得好的还能在同一所城市,实属不容易了。

 

梁栀意问裴忱:“宣夏一直在群里说要聚,要不我们今天约一下?”

 

“行。”

 

刚好前两周都在忙学校的事,今天总算有点空。

 

赶海群里,宣夏@了除知眠和樊高之外的人,裴忱回复:【我和栀意可以。】

 

然而梁桐洲也道:【我刚睡醒,行啊。】

 

季菲儿:【我今早学校有事,得饭点了各位。】

 

宣夏:【没事,就饭点呗,我们去哪儿?】

 

思念想去,梁栀意道:【要不然来我公寓吧!我给大家点外卖!】

 

裴忱诧异,“你要让他们过来?”

 

“主要我不想动弹了嘿嘿。”

 

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最后就定在公寓,季菲儿打趣:【栀栀你这点外卖太没诚意了!必须给我们做一顿。】

 

梁栀意:【确定吗?[坏笑]】

 

梁桐洲:【各位,我姐做饭相于给人下毒的程度,吃外卖不香吗?】

 

梁栀意:【滚蛋梁桐洲,什么叫下毒……】

 

群里的人在笑,过了会儿樊高冒出来,说羡慕他们还能见面,宣夏安抚他:【胖哥,你好好读书好好减肥,寒假我要看看你瘦了没有哈哈哈哈。】

 

樊高:【大学食堂太香了,我这辈子可能注定就胖的命了。】

 

知眠也冒了出来:【不要让胖哥减肥,太为难他了。】

 

樊高:【我真的有在努力减肥了……】

 

季菲儿:【哈哈哈哈谁不知道你光喊口号,每次吃得比谁都多……】

 

最后聊完天,裴忱用梁栀意公寓的电脑敲代码,少女在一旁看书,她看着他专注的模样,偷偷在他旁边调皮捣蛋,最后的下场就他狠狠亲到腿-软。

 

临近午,宣夏快到区门口,问另外两在哪儿,梁桐洲:【快到了。】

 

宣夏:【@季菲儿,你呢?】

 

过了会儿梁桐洲也回复到:【她在我车上,我们马上就到。】

 

宣夏:????

 

到了区楼下,两辆车几乎同时到达,下了车,宣夏就看到另外两人也下了车,“你俩什么情况?!你俩学校一向的吗我请问?”

 

季菲儿脸红,梁桐洲晲了宣夏一眼,吊儿郎笑了:“就顺路,你管那么多?”

 

梁桐洲扣住季菲儿的后脑勺,带她往公寓里走。

 

宣夏:“……”

 

你我看不出你俩在暧昧啊!!!半狗不狗的粮最可耻!!!!

 

宣夏嫉妒鄙视他俩,好家伙,就剩下他一单狗了。

 

三人上了楼,公寓里,梁栀意正在客厅收拾桌面,听到门铃声去开门,季菲儿看到她,开心地抱住她:“栀栀——”

 

少女笑着『摸』『摸』她脑袋,他们道:“你们拿一次『性』拖鞋啊。”

 

三人走进来,裴忱也书房里走出来,季菲儿揶揄道:“我还想着我今天来迟了,原来裴忱早早就到了来陪你呢。”

 

确实挺早,早到昨晚就来了呢……

 

闻言的两人脸上都掠过道微妙的情绪,梁栀意只笑了笑:“那肯定的,男朋友必须第一时间到位。”

 

宣夏问:“各位,我们午吃什么啊?单狗只想愤怒地干饭!”

 

梁栀意笑着让他去挑,裴忱继续去书房把剩下的代码敲完,季菲儿在公寓里参观,最后看到阳台晒着的男女士衣物,意识到了什么,跑回梁栀意面前,坏笑:

 

“老实交代,你和裴忱干嘛了!”

 

“什么干嘛?”

 

“外晒着你俩的衣服,我都看到了!”

 

周围的宣夏和梁桐洲闻言也看了过来,少女连忙道:“别误会啊,昨晚他在客房睡的,就把我送过来太迟了。”

 

“哇哦……”

 

大家调侃着,把少女弄得脸红:“干嘛,你们这一思想太龌龊了。”

 

宣夏:“我们什么还没说呢!”

 

季菲儿:“肯定此地银三百两!”

 

“……”

 

梁栀意看向季菲儿,眼睛一眯:“你和我弟的事情,我不介意拿出来说一说。”

 

“诶!你闭嘴!”

 

季菲儿害羞地去捂梁栀意的脸,梁桐洲低眉勾起唇角,直勾勾盯着季菲儿看。

 

一群人闹着,宣夏去书房找裴忱,两人同学计算机专业的,聊了聊专业内容,末了,他拍了拍裴忱肩膀,笑得意味深长,忽而道:

 

“兄弟,你不行啊。”

 

“?”

 

“我听栀意说你俩两房间睡的,你这还不把握点机会?!”

 

裴忱:“……滚。”

 

宣夏笑着走出房间,裴忱看着电脑,想到昨晚,半晌压下心底的燥热。

 

午,点的烤鱼和龙虾送到公寓,五人在一起吃着饭,仿佛回到了高。

 

只现在大家聊得不再围绕高考或者学习,而新的大学生活和遇到的各样人或事。

 

虽然现在大家不在同一班,不能天天见面,但友谊并不会因此变淡。

 

饭后,梁栀意去切水果,季菲儿帮她,前者笑问:“你和我弟怎么样啊?”

 

季菲儿眼底浮现甜蜜的笑意:“就挺好的呀,继续再考察他一段时间呗……”

 

梁栀意响起高时他俩一见面就闹腾,“呦,谁之前说最讨厌他,说不可能来电来着?”

 

“我时确实可讨厌他了……”

 

“为什么讨厌他啊?”

 

“反正他可坏了,老和我作,让人想要揍一顿的程度。”

 

梁栀意闻言,笑着转看向后的人:“梁桐洲你听到了没?季菲儿说特别讨厌你。”

 

季菲儿错愕回,就看到男生倚在门口,双手『插』兜,正看向她。

 

“我……”

 

梁桐洲看着她,抬了抬眉骨,唇角勾起,漫不经心开口:“没事,会儿我私底下教育她。”

 

梁栀意直笑,季菲儿听出他话里有话,羞得脸红,彻底不想搭理他。

 

切完水果,把水果端到客厅,五人玩了玩桌游,说说闹闹,一下午就过去了。

 

傍晚季菲儿说今晚学校社团有活动,梁桐洲说送她去,宣夏不想电灯泡,也说回去了。

 

公寓里只剩下梁栀意和裴忱,两人都不太饿,都没点外卖。

 

少女枕在他腿上玩手机,过了会儿,裴忱接到室友的电话,那几男生坏笑调侃:

 

“裴神,你这昨晚没回来,今天不也不打算回来了啊?”

 

裴忱轻咳几声,耳朵微红:“没,我今晚会回去。”

 

“我们没催你的意思啊,你和你女朋友待三天三夜都没系!”

 

有男生笑:“三天三夜裴忱不有点吃不消啊?”

 

“哈哈哈哈……”

 

梁栀意隐约听到那的调侃,又看裴忱调侃到微涩不自然的面『色』,偷偷弯起唇角。

 

开玩笑几句,室友正经问他:“那你今晚要回来的话一起去打篮球么?我约了安松他们几。”

 

裴忱:“我看情况,回校和你们说。”

 

“好。”

 

挂了电话,梁栀意问:“怎么啦?”

 

“他们问我今晚要不要一起打篮球。”

 

“你膝盖今天没事吧?”

 

“没什么事。”

 

她放了心,“那你去吧,和他们打球。”

 

他垂眼看她,『摸』『摸』她发顶,柔声问:“不会不开心?”

 

“不会呀,你都陪我一天了。”

 

她知道他喜欢打球,他也应该有自的时间。

 

她说她今晚在公寓再待一晚,明早回学校,裴忱应下,给室友发了信息,那约定晚上七点半在球场见。

 

外,天『色』渐暗。

 

j市点缀起霓虹的繁华。

 

临近时间,梁栀意去卧室换了件衣服,去阳台把他的球衣收了进来,男生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她走过去,就他拉到怀面面坐下。

 

男生看到她穿了件白『色』吊带短裙,此刻黑发散落在如雪的肩-胛,领口曲-线若隐若现,少女一张脸清纯又妩媚。

 

裴忱揽住她腰,看着她,眼底幽暗:

 

“怎么穿着这样?”

 

她浅笑,勾住他脖子,“我就刚刚觉得客厅有点热,换条裙子,裴同学你别误会。”

 

“我误会什么?”

 

她眨了眨眸子,眼底狡黠:“误会我又来招惹你呀,我可没有。”

 

他禁锢住她贴近的子,反问:“这叫没有?”

 

少女莞尔,后脑勺就扣住,他吻上她的唇。

 

如今的他,吻技早已不似刚开始那么青涩,现在轻而易举就能让她软得溃不成军。

 

两人接吻着,梁栀意感受到他难受,在时不时顶她,她嫣然一笑,在他耳边轻声问:“干嘛,还想让我帮你?”

 

他注视着她,灼-灼眼里带着点期盼的意思。

 

她偏看了眼墙壁上的钟,轻轻啄了下他的唇,莞尔:“没时间了,再过几分钟就七点了,你该走了。”

 

他们这边去c大坐公交要半时。

 

然而她想起昨晚,压下唇角,言:“不过呢,要按照你昨晚的时间,好像来得及。”

 

裴忱上她含笑的目光,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在明晃晃“嘲讽”他。

 

恰好这时裴忱手机响起,男生接起电话,那问:“裴忱,你还没到学校吧,你会儿经过三堂,能不能帮我去复印份材料啊?”

 

裴忱上梁栀意的目光,低沉开口:

 

“我今晚临时有点事,不和你们打球了。”

 

梁栀意:??

 

室友:“啊?你不来了?”

 

“嗯,你叫别人吧。”

 

“行吧……”

 

那的室友说了几句,最后挂了电话,少女一脸懵然:“裴忱,你怎么不去打球……”

 

她话音未落,一把抱了起来。

 

她吓得夹住他的腰,见男生抱着她走进卧室,猜到了什么,脸红心跳:“裴忱,你要干嘛……”

 

男生目光炽-热看着她:

 

“不嘲讽我时间短?”

 

她脸一红,他放到了床-上,男生强势地倾而上,在她耳边开口,声线低哑:

 

“那就再试一次。”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