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夜里适合男生看的东西【善良的妻子】吃饭时还在她身体里

发布时间:2021-12-09   来源:    

夜『色』已至,市中心的霓虹闪烁,高楼耸立,一眼望去繁华之极。

 

黑『色』商务豪车稳稳停在淮瑟酒店门口,从车内下来,便有酒店侍者接应。

 

宴会厅在酒店十五层,在电梯里,钟沉憬神情淡然地看了一眼腕表,时间刚好。

 

一旁的顾蒙轻轻抿唇,是她在家耽误的时间久了点,暗自有点心虚。

 

电梯滴一声到楼层后,顾蒙挽着钟沉憬的手臂便走向宴客厅,只听他平淡道:“只是场私人小晚宴,迟点无妨。”

 

自己的那点小心虚也被他看了出来,顾蒙轻声应:“噢。”

 

这对于钟沉憬来说倒也算是一场无伤大雅的晚宴,京都的几位顶层人士都在,都是为陵城的新城区项目来的,钟氏作为投资方,自然需要出席。

 

宴客厅的装潢十分古香,一眼看上去文雅大气,但在细节里又不失奢华。

 

顾蒙挽着钟沉憬的手,指尖不自觉地捏他的袖面,不是她没见过这种的场面,而是没和钟先生出来过。

 

虽然他们的结婚在京圈里不算是秘密,但好歹也没『露』过面,那些社交能力极强的商业太太她还做不来。

 

果不其然入场后,瞥望过来的目光就不在少数,皆纷纷打量起钟沉憬身旁的女伴,且低声议论起来。

 

钟氏集团掌舵人头一回出席宴会带着女伴,足够让人八卦和猜测的,毕竟他那位金屋藏娇的太太可从未『露』过面。

 

顾蒙拢了下披肩,罗制旗袍衬得人窈窕温淑,为了搭配这身礼服,她还用白玉簪将卷发挽了起来。

 

窸窸窣窣地听见金屋藏娇四个字,顾蒙睁圆眼望了一眼钟沉憬,金屋藏娇这个词什么时候安在她头上了?

 

二人在主厅没停顿多久,顾蒙便跟着钟沉憬走进里面的贵宾席。

 

和在外面的反应一样,大家都对他身边的顾蒙感兴趣,但似乎不用多言,众人也猜到了她的身份。

 

入席后,便有人上来寒暄,顾蒙则暗自环顾在场的商业人士,也不是每个人都带着太太出席嘛。

 

钟先生说她不来,他会遭受流言蜚语,置身舆论中心,纯属忽悠人。

 

人说钟总在京圈颇有威望,清隽沉雅,盛世君子,修养极佳。

 

但顾蒙算是看清了,骗人脸不红心不跳,这位钟总乃第一人。

 

宴会间钟沉憬和旁人的交谈,顾蒙听不太懂,只能坐在旁边等着。

 

大概了解他们说的是有关于陵城商业上的事,过不久后就有新的商业地段开放,想必投了很多钱吧。

 

顾蒙坐着越发百无聊赖,加上白天的折腾,腰酸得紧,总想着偷懒,瞥见裙摆被溅了一滴浅浅的红酒渍,她便乘机说了声去洗手间。

 

...

 

从贵宾席出来,顾蒙总算感到自在些,在洗手间里整理了一下仪容,她便想着在主厅里溜达一会儿。

 

随手在点心桌上拿了个蛋糕,转身便见到了个熟悉的身影——沈梦,穿着一袭『性』感的黑『色』礼服,正在与男人交谈,不过她似乎也发现了顾蒙。

 

顾蒙收回视线,本不想和她有过多的交流,怎知沈梦还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

 

“怎么在这儿还遇见你了。”

 

沈梦手里端着香槟,略带轻蔑地打量几眼顾蒙,“顾学妹,这不是你能来地方诶。”

 

顾蒙只好把没吃到口的蛋糕放下,轻轻思索,疑『惑』道:“什么地方我不能来?”

 

正这时,刚刚和沈梦交谈的男人走上前来,手掌自然地搂着她半『露』肌肤的腰上,“怎么了?”

 

沈梦笑了笑,向他解释道:“遇见个同校的学妹,舞蹈生,还在学校在读呢。”

 

“哦?”男人侧首看过来,打量着顾蒙,眼底亮了亮,笑道:“引见引见。”

 

顾蒙不禁蹙眉,这男人体型微胖,倒是也衣着儒雅,就那眼神让人不舒服,看起来很道貌岸然的感觉。

 

顾蒙也懒得搭理,转身便要走,沈梦则上前拉住她的手臂,“既然话在这份上了,别走啊。”

 

顾蒙道:“沈学姐,我对你的朋友没兴趣,而且我们并不是很熟吧。”

 

沈梦咯咯地笑了几声,说道:“你还真是不懂事,这位华羽传媒的龙总,内娱数一数二的人物,是你一句没兴趣就能走了的吗。”

 

顾蒙将沈梦的手挣开,瞥向那位所谓的龙总,她不了解娱乐圈,也没兴趣了解。

 

龙长晟对沈梦笑着说道:“是个脾气烈的『性』子,不过我喜欢,你这学妹要是有打算往娱乐圈发展,送到华羽传媒来,我会好好调.教,捧红她不是问题。”

 

这话说得顾蒙有点生气,于是说道:“我不是什么地方都去的,尤其是肮脏的地方,我想华羽传媒的名声都臭了吧,竟然有你这样一位老板。”

 

这话说出来,龙长晟顿时就变了脸『色』,冷着声道:“沈梦,我看你这学妹是有点目中无人啊。”

 

沈梦眉目紧张,转身将龙长晟按耐住:“好了,都是小女孩不会说话,龙总你就别和她一般见识。”

 

近来沈梦的资源莫名被打压,不得已之下,傍上华羽传媒的这个资本,在这晚宴厅上,她还不想闹事。

 

想罢,沈梦转头就开始喊保安,等人过来后,她瞥了一眼顾蒙,理直气壮地说道:“把这个女的赶走,口无遮拦,无端生事,我想你们作为高规格的商业宴会,应该不会放任不管吧。”

 

保安看了看在场情形,自然是认得顾蒙的,听这话后,便觉得可笑。

 

“这位太太这是晚宴的贵宾,不是您说赶走就能赶走的。”

 

沈梦显然没想到是这个回答,没能理解:“什么?”

 

他们的争执俨然已经引起众人的瞩目,龙长晟越发不耐烦,吭哧道:“什么贵宾不贵宾的,还能比我尊贵?赶出去!”

 

众人低声议论着,正在这时,左侧宴道上传来一道清冷低沉的男声:“发生什么了。”

 

寻声看去,只见原本在贵宾席的钟沉憬出现在这里,他神情淡漠,将众人扫视一遍,提步缓缓走过来。

 

顾蒙见是钟沉憬,暗自放下心绪,接着又气呼呼地别过身子,是在向他表达不高兴。

 

龙长晟也将不快的表情收起来,还以为是来找他的,便嬉皮笑脸往上凑,“钟先生钟总!我这一点小事,打扰到您了,我这就让人处理了。”

 

钟沉憬冷淡地瞥一眼,“处理什么?”

 

一旁的那保安连忙躬身,说道:“钟太太似乎和这两位起了争执,嚷着要把太太赶出去。”

 

话语清晰,众人都听得清。

 

沈梦和龙长晟没来得及多恭维,就立马愣住,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钟太太?

 

钟沉憬眸『色』深沉,打量着这二人,在场气氛变得有些沉凝。

 

片刻后,他不免微微斥笑,“这里是钟氏的晚宴厅,二位要赶走我的太太?这可能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话了。”

 

声线偏冷,语调中带着一抹蔑『色』。

 

沈梦怔松几秒,连忙惊愕地望向顾蒙,她不禁退后两步,顾蒙是钟先生的太太?

 

这不可能吧......

 

钟先生结婚的消息也是近一个月的事,圈内有人在传,她便借此蹭了不少钟先生的热度,见到他是很心虚的。

 

可没想到的是京艺的舞蹈生顾蒙,居然是他的太太?

 

沈梦张了张口,心中有些惶恐,这样的话,就想明白为什么她资源被打压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是她?

 

龙长晟也呆滞片刻才反应过来,他是不知道沈梦那些弯弯道道的,只是开口解释道:“原来沈梦的学妹是钟总的太太,误会啊,这是个误会!嗐,我还以为是个普通学生,诚心想邀她来我们公司做艺人。”

 

说完,便走到顾蒙跟前道歉,“是我出言不逊,冒犯钟太太,别和我计较,实在是抱歉。”

 

顾蒙来回瞥了眼二人,不予理会龙长晟,只是走到钟沉憬的身旁。

 

弄得龙长晟十分尴尬,站在原地左右不是,心底大骂着沈梦这个没眼睛的,招惹谁不好,招惹钟家。

 

钟沉憬也不再多言,从容自若地看向保安,言辞颇冷地道:“将这两位口无遮拦,无端生事的客人请出宴会厅。”

 

区区一个传媒经纪公司实在太小,不足以让他放在眼里。

 

保安哈腰点头,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沈梦和华羽传媒的龙总一起被赶出去,算是丢尽了脸面。

 

众人散去后,顾蒙跟在钟沉憬身后,他似乎没有半分兴趣去多看那二人,只是简单的秉公办事。

 

回到贵宾席,顾蒙托着腮看向钟沉憬,他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