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用文字把我弄湿好吗微信聊天记录,撩人又污的情话

发布时间:2021-12-07   来源:    
用文字把我弄湿好吗微信聊天记录,撩人又污的情话摘抄
 

情侣之间,一直最难的就是信任。

信任往往决定两个人是否走得更长久一些。

花暖和霍尊两个人对视,互相心思,现在却一时之间并不明了。

霍尊蓝眸之中是希冀,但是却充斥着不确定。

自己笃定这世间一切的事儿,但是却确定不了花暖的心,女人的心,海底针。

自己抱有希冀,但是却很不确定。

看到霍尊和花暖两个人暗流涌动的模样,花寒心底着急了,薄唇抿起,质问道:“霍尊,说,6年前的事儿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小叔那么好的人,你怎么可以下得了这个狠手?这么做,实在是冷血无情,禽兽不如。”

花暖:“……”

花寒的第一句话,看似在质问,第二句话已经是笃定了。

现在……还死不悔改,还在落井下石。

今天的花寒,一遍又一遍的刷新了自己的认知。

果然,自己之前从未真正了解过男人

花暖的眸子泛红,整个人抑制不住的哽咽。

霍尊深深的睨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蹙了蹙蓝眸。

见惯了花暖狡黠的眸子带着坏坏的笑意,忽然看到这个模样的女人,心底是心疼的。

最见不惯就是花暖红着眸子哽咽的模样。

“不许哭了。”

霍尊薄唇抿起,不太会说关心人的话,说起关心的话更像是在严肃的要求。

听闻男人霸道却不失温柔的话,花暖眼角的泪水并未停歇,而是更加泣不成声了。

“嗯。”

霍尊:“……”

今天的花暖,很是奇怪。

霍尊蹙了蹙蓝眸,薄唇抿起。

“小暖儿,你现在之所以哭得这么伤心,是因为……认为我是罪魁祸首,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如果真的是因为我……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嘛?”

哪怕自己在小妮子心底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地位,霍尊都觉得是天大的殊荣。

花暖:“……”

花暖哽咽着眸子,对上男人精湛的蓝眸,好半响,哑声道。

“我……”

花暖还未说出口,花寒已经快速的说道:“暖暖,你不能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迷惑了……他不是什么好人……他现在只是在欺骗你,我希望你可以看清事实。”

随着最后时刻的到来,花寒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声音也变得着急起来,比起霍尊的云淡风轻,显然是相差甚远。

深呼吸一口气,耳边充斥着都是花寒的着急声,花暖红着眸子,随后视线落在面前的花寒身上,哑声道。

“花寒哥……”

花寒因为女人的花寒哥三个字,脸色微微一变,心底一丝异样快速的闪过,来不及捕捉。

“暖暖?”

花暖嘴角扬起一抹绚烂的弧度,随后抬手将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

哭够了。

跌倒了……

得学会自己擦干眼泪,得学会自己爬起来。

花暖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最后抬眸看向花寒,抿唇道:“花寒哥……我以为我从小到大都不会骗你的,永远像个妹妹一样听哥哥的话,但是,今天抱歉了,我刚刚骗你了……”

花寒脸色微微一变。

霍尊同样蹙了蹙蓝眸,有些拿捏不了花暖的心思是什么。

“刚刚……这个视频,早上的时候,花如意给我看过了,我并没有相信,因为我相信我未来丈夫的人品,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所以,我让花如意去找幕后的boss……没想到,会是你……我更没有想到,最后她会被杀人灭口。”

花暖红着眸子,将眸子里的湿润给逼了回去,哑声道。

“不用解释了,我安装了窃听器,所以,你和她所说的一切,我都听到你,你的声音,我从小听到大,根本就不会听说。”

“所以呢,我就在想,既然知道你就是最后黑手,那我跟你告别好了……抛开一切都不去想,给我们俩留最后一点温馨独处的时间,只不过……没想到,最后的告别,最后的温馨时刻……你都要破坏,硬是要将花如意的死栽赃嫁祸到霍尊的身上……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花暖美眸清丽,满是指责,这般直直的看向花寒,让花寒脸色难看的厉害。

不可能的……

自己精心布下的局。

不可能的。

花寒不可置信的看向眼前的花暖,激动道:“暖暖……你听我解释。”

“不必了,事实真相,一目了然,我是个成年人了,懂得辨别是非曲直。”

霍尊:“……”

霍尊原先还在想,到底是小妮子,多半是轻信花寒所说的,未曾想到,小妮子居然准确无误的自己判断。

然后将真相给调查出来了。

还以为……按照花暖不信任自己的心……

一定会相信花寒的。

霍尊眯了眯蓝眸,刚刚某一瞬间,自己还在质疑,如果花暖真的不信任自己,那么自己和她的婚姻,真的是名存实亡了。

霍尊心底抑制不住的欣喜,好似孩子得到糖果一般,薄唇勾起,上扬。

……

花暖察觉到手心一暖,视线落在自己的小手之上,是霍尊握住自己的小手。

花暖勾了勾唇角,随后垂下美眸。

“可能你觉得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你很懂我,知道我知道真相可能会直接离开霍尊身边,抱歉了,因为……我信任霍尊……当年的事儿,我选择报警,一切也都会低调处理的,不想张扬。”

花暖将心底的颤动压下,抬眸看向面前的花寒,哑声道。

“谢谢你……曾经陪伴在我的身边……但是,我想你更欠爸爸一句抱歉吧,别和我说原谅不原谅的话,如果我原谅你,那就是对爸爸去世的漠视。”

说完,花暖不再看向面前早已狰狞脸色的男人

过往的翩翩公子,如今外衣被扯开,显然……虚有其表。

花暖握紧霍尊的大手,轻声道:“我们……去婚礼现场吧,马上婚礼就要开始了,你精心筹备的婚礼,你的心血,我想珍惜。”

“好。”

感动于女人的成长和女人所说的话,霍尊看着面前女人强忍住泪水,故作倔强的模样,抿了抿唇。

这件事儿,水落石出,无疑,花暖是最受伤害的。

因为去世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而动手的人是自己最亲的大伯和哥哥……

这一切,都是利益在作祟。

霍尊大手揽着女人纤细的肩膀,抿唇道:“以后的事儿,我会处理。”

言下之意,不需要担心,自己女人身上的担子,霍尊一力承当。

“好。”

对于霍尊,花暖是信任的。

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最信任的人……就只有他了……

……

花寒整个人还处于惊愕之中。

自己原先都准备好了一切。

曝光了霍尊的嘴脸,花暖无疑是要走的,天涯海角,自己已经将花家给变卖,足够的钱可以让两个人在不知名的地方度过余生。

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花暖知道真相了。

为什么……

花寒整个人有几分癫狂,视线落在花暖的背影之上,厉声道。

“为什么……给了我温暖,为什么现在要离开我……花暖,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为了你,我可以不折手段,杀光所有的人,我付出了一切,为什么得不到回报。”

花暖:“……”

花暖和霍尊离开的脚步有些停留。

花暖嘴角泛起一抹讥讽。

呵……回报。

花寒,你的爱太过于畸形了。

花暖勾了勾唇角,还是如以往一般,并未转身,给对方念想。

嗯……此生不再相见是自己和花寒最好的解决。

……

花寒看着花暖并未转过身子,万念俱灰,忽然,狂笑出声。

“好,既然如此……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霍尊,去死吧……”

说完,花寒猛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对准了霍尊的背影,花暖听闻男人的话,脸色微微一变。

霍尊和保镖们可能不知道男人身上有枪,但是自己知道,因为刚刚花寒开枪杀了……花如意。

花暖快速的作出反应,直接将霍尊的身子压倒。

还好药效过了,自己身上的力气回来了。

如果是平时,恐怕自己的力道根本不足以撼动霍尊分毫。

管家众人没想到花寒会随身带着枪,但是因为并未带什么保镖,众人不敢贸然上前。

砰砰砰!

花寒一口气直接开了三发,但是因为开枪动作急切,加上心情激动,霍尊和花暖闪躲及时,所以并未中。

“他妈的,现在连枪都跟我过不去了是嘛?”

花寒破口大骂,完全失去了原先的优雅风度。

花暖则是快速的挡在了霍尊的面前,凝视着眼前的男人

“住手,花寒……如果你要开枪的话,那就直接先杀了我吧。”

花寒:“……”

花寒开枪的动作一滞,因为女人的动作,脸色有些苍白。

花暖完全像是看着陌生人一般漠然的看向已经变得嗜血的男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变成这个模样了。

现在……属于是见血成性。

霍尊因为女人下意识的动作,蓝眸一闪。

未曾想到……花暖会为自己做出这个动作,多少是让自己诧异的。

“暖暖,你不要逼我。”

花寒猩红着眸子,泛着湿润,泪水从眼眶里夺眶而出。

“我从小就是个孤儿,从未有过家庭的温暖,你既然选择温暖我,不要离开我……否则,我又会是一无所有的。”

花寒一边哭一边笑,整个人有些邪佞。

霍尊知道男人情绪激动,哪怕是花暖,不见得花寒就真的不会开枪。

霍尊快速的给男人身后的管家一个眼神暗示。

管家则是一边向着花寒所在的位置靠近,一边给花暖和霍尊暗示。

花暖的心几乎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花寒的话……让人心疼。

但是这一切都是男人自己的选择,和其他人无关。

花暖抿唇看着管家等人的举动,随后轻声道:“抱歉……从你决定帮花东杀爸爸的时候,我们就回不去了,花寒,扪心自问,你真的爱我如生命嘛?我想,你决定帮花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财富的贪婪吧……还包括花东手上的权势,否则以你的能力,早就离开了。”

“有些话,我并不想撕破脸皮说……其实,你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爱我,最爱的是你自己,我……只能算第二。”

因为想给彼此都留那么一点余地。

只不过是花寒逼自己的。

花寒:“……”

花寒脸色微微一变。

忽然被花暖如此直白的戳中,自己竟然找不出话语来反驳。

管家则是趁着男人失神的时候,快速的上前,直接扣住男人的颈脖,准备逼男人就范。

其他人则是一并上前,加入制服花寒的行列之中。

花暖暗了眸子,看着男人好似困兽一般,心底说不出的错杂在翻滚。

霍尊则是看着男人挥舞着手枪,大拇指扣动扳机,脸色微微一变。

“小心……”

花暖:“……”

花暖眸子一怔,下一瞬,霍尊将自己扯入怀中。

随着砰的一声枪响。

花暖快速的从霍尊怀里挣扎出来,看向霍尊见红的手臂,刚刚的子弹应该是直接击中霍尊的胳膊的。

“霍尊,你情况怎么样?”

“子弹呢,出去了嘛?还是在身体里?”

花暖小脸之上止不住的关切,不断的询问,霍尊则是淡淡的抬手揉了揉女人的脸颊,道了一声没事。

虽然霍尊开口说没事,但是这胳膊上的鲜血却更加往外溢出,情况明明是非常差。

……花寒现在已经不顾一切的殊死一搏了。

无论开枪击中谁。

已经无所谓了。

哈哈……自己得不到的,其他人休想得到。

霍尊快速的上前直接抬腿踩住了花寒握枪的大手,然后用力,迫使男人不得已将手枪给交了出来。

“原来是你受伤了……霍尊……你怎么不去死。”

霍尊淡淡的扫了一眼眼前窘迫的男人,抿唇道:“因为……我活着是为了保护花暖一生一世,另外……提醒你一句,女人是用来疼爱的,宠的,而不是……你用来倒苦水的,这一切,皆是你的选择,她不该因为你的选择来承受这一切。”

说完,霍尊抿唇道:“打晕直接送去警署。”

“是,霍先生……”

保镖将花寒反扣,打晕,随后拖走。

管家则是战战兢兢的上前,小声道:“先生,您受伤了,我现在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不用,还有20分钟婚礼就要开始了,先举行婚礼,其余不重要的事儿压后,派人现在立刻准备一套干净的礼服,还有止血绷带。”

“是,先生。”

管家看着霍尊坚决的语气,不敢贸然劝谏,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花暖的身上。

这不是什么小伤啊。

这可是枪伤啊。

子弹要是留在男人体内,很容易感染的。

到时候后果可就是不堪设想了。

花暖从管家眸子里收到暗示,抿唇道:“霍尊,你现在……需要处理。”

“不用,婚礼之后再处理,我没事。”

花暖:“……”

花暖脸上止不住的关切,霍尊凝视着女人柔白的小脸,开口道:“终于看到小白眼狼关心自己了,嗯,这种感觉还不错……宾客们都在等着,等到婚礼结束之后,我会立刻处理伤口的。”

“好。”

花暖知道霍尊为婚礼筹备了多久。

如今看着男人坚定的眸子,自然明白男人早已决定了。

所以,不要去辩驳,学会支持。

“我学会护理,我帮你止血。”

“嗯。”

……

等到管家送来绷带,花暖熟练的帮男人止血。

无法判断子弹进入胳膊的具体位置,但是男人的胳膊已经血肉模糊了。

花暖神色凌然,动作迅速,等到霍尊重新换上干净的西装外套的时候,距离婚礼开始已经不足10分钟了。

“霍先生,宾客们等着急了,您和夫人可以进场了。”

“好。”

霍尊淡淡的应了一声,快速赶到的化妆师为花暖补妆,刚刚女人哭花了小脸。

……

两个人走进会场的时候,立马惹得人群之中的欢呼声。

霍尊和花暖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先前有许多人对于花暖的存在好奇极了,如今看到本尊,纷纷惊呼出声。

好漂亮的洋娃娃啊。

女人好似尤物,精致由内而外,浑然天成。

更重要的是,女人身上名贵的礼服和佩戴的珠宝。

这个架势……

可是很明显的宠溺啊。

都说一个男人是不是真心爱一个人女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他舍不舍得给这个女人花钱。

霍尊无疑是把全世界最为名贵的全部都捧到了花暖的面前,任由女人挑选啊。

唉,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啊。

……

坐在第一排的简染终于看到两个人一同亮相,微微松了一口气。

唔,还以为两个人一言不合……就把婚礼取消了。

简染怀里抱着小醋宝,时不时的还是需要顾墨琛抱的。

小醋宝似乎很黏人。

而且做事纯粹是看心情的。

心情好的时候,就跟着简染混。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让要顾墨琛哄。

那架势,完全自己就是个小主儿,顾墨琛就是个龟孙。

一家四口,少了糖宝,糖宝自然是跟着德国小帅哥做花童去了。

简染把这个称之为刷经验。

回头自己和顾墨琛办婚礼的时候,小萝莉完全可以省去学习了。

顾墨琛看着简染蹙着的黛眉舒展开来,薄唇勾起,轻声道:“放心吧,霍尊想要做的事儿,一定可以达成的。”

“嗯……死倔。”

和顾墨琛一样。

认定一个人,一件事儿,就是不肯撒手。

不到黄河心不死。

是缺点,更是优点。

……

走进会场中央,因为等下是要简安国牵着走过红毯的,所以现在到了暂时分别的时刻。

花暖担心的看向霍尊胳膊处的伤口,抿唇小声道:“不要勉强,如果不行的话,及时就医。”

“好,简叔叔在那边等你,我在尽头等你。”

“好。”

花暖深呼吸一口气,对上男人深邃如汪洋大海一般的蓝眸,在所有宾客的羡慕声中,嘴角挂着浅淡的弧度,然后一步一步向着简安国所在的位置走去。

糖宝穿着一个粉红色的公主蓬蓬裙,一旁的德国小帅哥也穿上了粉色小西装。

花暖被两个人小家伙这般模样给萌化了。

糖宝和小帅哥熟练的上前牵住了花暖的小手,向着简安国走去。

虽然花暖并不是简染。

但是简安国此时此刻也有嫁女儿的心情了。

错杂啊……

虽然对方是佳婿。

但是……

也是有种小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暖暖!”

“麻烦你了,简叔叔。”

花暖勾起唇角,任由糖宝将自己的手交给了简安国。

简安国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牵着花暖的小手,随着周遭的音乐声响起,铺天盖地的玫瑰花瓣向着花暖倾洒而来。

糖宝则是和小花童笑嘻嘻的走在前面,小手之中牵着花篮,时不时的撒花。

……

婚礼无疑是神圣的。

霍尊凝视着花暖一步一步向着自己走来,薄唇勾起,双手叠放在一块儿,在不知不觉之后,已经泛出缜密的汗水。

自己也因为女人娇美的模样,忘却了自己胳膊还受伤这回事。

花暖好美。

美得浑然天成,不可一世。

……

同样坐在第一排的伊莎贝拉看着霍尊激动的模样,扯了扯唇角。

呵……没出息的小东西。

现在要娶媳妇了,这么开心。

完全是忘记老本了。

忘记自己是怎么教他的了。

男人……最重要的是够冷静。

够有判断力。

这女人的存在,往往是叨扰男人判断力的根源。

……

米莉坐在伊莎贝拉身边,看着这婚礼已成定局,立马嚎啕大哭起来。

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哭出声,被身侧的保镖快速的捂住唇瓣,随后给拖了下去。

米莉向着伊莎贝拉呼救,伊莎贝拉全当看不到。

不识相的东西。

结婚喜庆的事儿,居然哭……

嗯,活该被拖走。

做得好。

……

一步一步。

好似时间过去一个世纪之后,花暖整个人被简安国带到了霍尊的面前。

科隆大教堂果然是名不虚传。

是北欧最大的教堂。

在这儿举办婚礼……庄重大气。

“霍先生,我把暖暖这丫头交给你了……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把女儿给送出去,没有什么经验……”

简安国性格有些腼腆,说出去的话,众人轻笑出声。

简染则是因为简安国的话,红了眸子。

唔,有种嫁妹妹的感觉。

“霍先生啊,暖暖年纪小,有的时候,难免任性,染染啊,在她18岁的时候,没有得到好的对待,希望……您能永远善待暖暖。”

简安国不太会说话,但是句句发自肺腑。

花暖红着眸子,主动地抬手抱了抱简安国。

当初简家的往事。

花暖是知道的。

如今简安国旧事重提,怕是心里不是个滋味。

“谢谢您,简叔叔。”

“瞧你这丫头,抱我做什么,快,抱霍先生吧,今天,我把你交给他了,但是,以后如果被欺负了,直接回来找我,我年纪大了……动不了脑子了,但是啊,我可以和他玩命,让染染和墨琛好好对付他。”

“好……”

花暖眸子再度泛红。

现在的泪水,完全是因为结婚充斥的。

“谢谢您……”

霍尊诚心诚意道了一声谢谢,从简安国手上接过了花暖的小手。

用的是左手。

花暖脸色微微一变。

男人受伤的胳膊也是左手……

该死的。

简安国主动退在一边,让婚礼继续。

神父则是开口道:“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天父赐福盈门,使夫妇均沾洪恩,圣灵感化,敬爱救主,一生一世主前颂扬。”

“花暖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气氛一下子庄严浓重起来。

花暖勾起唇角,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开口道:“我愿意。”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