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细写开小车车的小说片段:真是不经弄的小东西

发布时间:2021-12-05   来源:    

花暖神色笃定的说出自己心底所想,才发现霍尊意味深长的凝视着自己,目光灼灼。

花暖美眸一怔,对上男人深邃探究性十足的蓝眸,略微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

霍尊则是唇角若有若无的上扬,难得的看到花暖闪躲的模样,心情还不错……

……

比起或尊优雅的用着自己餐盘里的早餐,花暖则是显得狼吞虎咽,全然都不顾及自己的吃相。

霍尊看着女人孩子气的模样,薄唇再度上扬,勾起。

只觉得小妮子可爱极了。

……

两个人共同吃好早餐,相对无言,之间却是暗流波动,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霍尊比起花暖要繁忙的多。

毕竟婚礼的细节全数都是霍尊一手打理的。

花暖看着管家站在霍尊面前,毕恭毕敬的将自己所筹备的事项,事无巨细,全数都告知给男人听。

花暖其实自己都不见得可以记得住那么多的事儿,但是看着霍尊深邃的蓝眸,分明是把所有事项给记下,眯了眯凤眸。

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霍尊是麻省理工大学毕业的,似乎是理学博士学位证书。

但是很奇怪。

明明男人学的是理学,现在却做药学的买卖。

……

“婚礼细节,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需要调整的嘛?”

霍尊将手中的清单仔细查看了一番,随后递给了身侧有些走神的花暖,关切的开口道。

“不用了……”

花暖不懂声色的将手中的文件给推了出去,随后淡淡的开口。

虽然说证明当年花昆的事儿和霍尊无关,自己就和男人结婚。

但是现在,一切只是开局,还未彻底定型。

现在显然是太早了。

霍尊深深的睨了一眼眼前的女人,薄唇若有若无的勾了勾。

“嗯,把细节房门吩咐下去再校正一下,其他没有问题了,三天时间,我希望看到礼堂一丝不苟的,全部按照我设想之中的来。”

“好的,先生,我马上去做。”

“嗯。”

……

花暖抱着小白有些无聊,身子没有什么力气,有些懒散,小白则是趴在花暖的怀里,更显懒散。

花暖看着小东西可爱极了,唇角忍不住上扬。

霍尊则是一直看不惯花暖把小东西抱在胸口,薄唇抿起,淡淡的开口道。

“时间不早了,我们赴约吧。”

“好。”

赴约,这一次,要看花东和花如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虽然明知道是和所谓的婚事有关,但是对方表演,自己静观其变即可。

“嗯,外面天气比较炎热,披一件沙滩巾吧。”

花暖眸子一怔,就看到男人从佣人手上接过一条薄薄的沙滩巾,直接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男人的动作优雅,行云流水,一切仿佛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花暖心底因为男人的动作闪过一丝异样,很快就被压下,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嗯。”

等到霍尊满意的用沙滩巾在花暖胸前扎成了一个蝴蝶结,随后嘴角漾开一抹邪魅的笑意。

“走吧。”

花暖察觉到手心被男人宽厚的手掌包裹着,眸子闪了闪,小手试图从男人的大手之中挣扎下来,但是却使不上力气。

巧力也借助不上。

呵……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

自己想要从霍尊的怀里挣扎出来,无疑是难于上青天啊。

……

花暖被霍尊这般牵着小手走出别墅,花暖可以感觉到众人目光在自己和霍尊身上聚集。

在众人的印象之中。

霍尊无疑是邪魅的王者一般的存在。

能够站在男人身边的女子,自然是不凡的……

花暖嘴角漾开一抹淡淡的讥讽。

谁说,遇到霍尊这样的男人女人一定是要倒贴的。

就像是自己……自己恨不得男人离自己十万八千里。

但是男人却偏偏像是死皮膏药一样睨着自己。

自己千方百计的想从男人身边逃走,但是却无计可施……

……

坐进车内,花暖还是感觉到女佣们贪恋的目光在霍尊身上聚集,扯了扯唇角。

霍尊则是将女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对于其他女人如此贪恋你的丈夫,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嘛?”

“抱歉,你现在还不是我的丈夫……”

霍尊看着女人的小嘴儿很是伶牙俐齿,唇角若有若无的扯了扯,随后笃定道:“迟早的事儿,既然是迟早的事儿,那么就是既定的事实,所以,我的语句并无错误。”

花暖:“……”

二皮脸。

臭不要脸的。

花暖在心底狠狠地嫌弃一番霍尊,索性避开了视线,将视线看向窗外的景色,不再看向身侧的男人

虽然男人强大的气压让自己无处遁形。

霍尊大手落在女人纤细的腰肢之上,随后将女人纳入怀中,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小暖儿,我真的很好奇……你什么时候,会开始吃醋……”

霍家那些老古董,不断的向自己推荐所谓的门当户对的皇室后裔。

身边多的是名媛想要嫁给自己,觊觎自己。

偏偏这些在花暖眼中根本是让女人毫不在意的。

所以有的时候,自己也想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才会表露出来小女人的妒忌。

嗯,很期待。

花暖听闻霍尊的话,眯了眯琥珀色的凤眸,樱唇凑近男人耳边,故作娇媚。

霍尊则是唇角勾起,明知道女人在设下陷阱,但是却在忍不住翘首以望。

“小爷才不会这么娘娘唧唧的,别做梦了……”

霍尊笑了,野性十足。

自己的小暖儿实在是太可爱了。

“表现不错,没说脏话,保持……”

花暖:“……”

花暖看着男人宠溺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发丝,神色专注,扯了扯唇角,将自己心底的异样压下。

呵,出卖色相的男人啊。

举手投足都是对自己的蛊惑啊……

花暖努力的将自己心思摆正,随后做了一个鬼脸,将视线看向窗外。

自己和霍尊的相处模式,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上一秒,自己和男人可能是要大打出手了。

下一秒,自己和男人还能有模有样的聊天。

花暖扯了扯唇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开始适应这样的生活了。

毕竟,6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些的事儿。

尤其是习惯这种东西,一旦养成,实在是太可怕了。

……

来见花东等人,花暖做足了心理建设。

毕竟要心平气和,当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对于自己还是有些难度的。

真正能做到这一步的,必须得是心理非常强大的。

又或者是像笑面虎,城府极深的人才有可能这么做。

……

到了花东入住的大酒店内。

花东已经事先安排人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

花暖胃口一般,看到花东殷切的眸子,嘴角勾起,故作热情的打招呼。

花如意则是身着红色的长裙,显得很是妖娆,热情如玫瑰。

偏偏花暖喜好穿着柔白色的长裙,白皙的肌肤,精致的眉眼,如同白玫瑰。

花如意的火红在对比花暖的柔白之后,立马就变得俗气了。

花如意有些气急,看到花暖之后,自己立马就被比下来了。

“如意姐今天很漂亮。”

花暖淡淡的笑了一声,但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原先就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很厌烦,没想到,自己居然和花如意有血缘关系……

呵,还是姐妹。

和这种女人做姐妹,这心情真好不到哪儿去。

“哪里哪里……”

花如意嘴角挤出一丝笑意,恨恨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在女人的纯净之前,仿佛一切东西都是可以被净化的。

花寒深深的睨了一眼一身柔白长裙的花暖,薄唇勾起。

“到底是个女孩子,还是适合穿裙子。”

花暖小的时候,穿的最多的衣服,就是长裤,然后尤其是男孩子英气十足的牛仔裤,家里更是多得数不清了。

花暖看着花寒淡淡的话语,虽然很低,但是却关切十足,心底多少有些异样划过。

知道自己和花寒并无血管关系,花寒对于自己感情错杂。

自己和花寒之间的相处模式,则是变得有些奇怪了。

霍尊眯了眯蓝眸,看着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嘴角勾起一抹讥讽。

“城堡里,别墅里的马裤很多,全部都是她全世界选中买来的,谁说女孩子非得穿裙子了,小暖儿想穿什么,就可以穿什么。”

花暖:“……”

虽然霍尊这么说,但是是谁天天像是包装芭比娃娃一样把自己包起来的?

花暖心底尽是嫌弃,没好气的开口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霍尊看着女人伶牙俐齿的小模样,眯了眯蓝眸,嘴角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大手将女人揽入怀中,薄唇凑近女人的耳边,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比起裙子,马裤,我还是喜欢你什么都不穿……”

花暖:“……”

臭不要脸流氓……

花暖抬手狠狠地拧了一下霍尊的胳膊,原先能使上力气的,但是现在身体没力气,更多的像是小打小闹的。

霍尊嘴角扬起一抹明媚的笑意。

花寒深深的睨了一眼眼前两个人的互动,心底抑制不住的酸涩。

花东见状忍不住开口道:“今天啊,请霍先生和暖暖来,主要是为了宣布花寒和如意的婚事,我想啊,让他们俩婚事提前……”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