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主养女主到十六岁要了她,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发布时间:2021-12-05   来源:    
 把他家纯得像张白纸一样的小泱泱放在一只豺狼身边,他不可能放心。

    苏巡和姚文绪对了下目光,走得迅速,等周清放和杨筱筱说完话后,回头一看,就见身后只剩下那怨气冲天,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唐琚。

    周清放心里一梗,气得要死。

    兄弟情深,插你两刀。

    两个狗东西!

    杨筱筱同情似的拍拍他肩:“珍重。”

    周清放:“……”

    周清放、苏巡和姚文绪几人家境殷实,但与唐家还有差距。但少年人交朋友很纯粹,不看背景,只看是否合得来。

    显然,盛气凌人的唐琚和他们合不来。

    当然,唐琚也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不招人待见。

    如果不是为了苏泱,他根本不愿意住这破酒店。

    万分不待见对方的几个少年也未曾想到,世事变化无常,当日还在百般嫌弃的少年,当日就成了过命之交。

    而唐琚也未曾想过,经年后,当自己身陷囹圄时,站在身边的人也是这几个当初自己瞧不起的兄弟。

    入住酒店当晚,抱着极度委屈又无可奈何的复杂心理,唐琚出门了。

    出发前,医生给苏泱开了药,很苦,但她不能吃糖。火车上,他问过了,医生说实在要解味,可以买点济公丹。

    这玩意儿,以前他吃过,和苏泱、唐璟一块吃的,三人中,也就苏泱觉得这味道不错了。

    想起以前的日子,提着药店袋子装着的大包济公丹,唐琚心里浮起怅然。

    是不是长大以后,就意味着失去?

    好不容易伤春悲秋一场的小霸王突然被人拦下。

    抬头看,面前有五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穿着铆钉黑衣的混混拦下了他。

    周清放、苏巡和姚文绪三人没来过z市,当晚也出了门。缘分妙不可言,正好遇上被几个混混追着抱头乱窜的唐琚。高傲的小霸王瞧见了他们,想都没想就朝他们奔过来,那惊喜的模样像在看再生父母……

    唐琚和周清放等人惊心动魄的追赶逃命事件,住在酒店的三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江子翊原本只请了一个小时的假,但苏泱不舒服,他是怎么也不可能现在就丢下她一个人的。

    江子翊端着一杯温水,坐在床沿,扶她起身靠坐在他怀里。

    “我自己来。”

    “我喂你。”

    “……”

    半杯水下去,苏泱摇头不愿再喝。

    江子翊也顺从她,把杯子放床头,扶她躺下。

    看着他,苏泱说:“我不是一个人,还有筱筱陪我呢。”

    江子翊还没说什么,却听杨筱筱“啊”了一声,见江子翊望过来,她忙不迭摇头摆手,万分认真的说:“我不是人,你们无视我吧。”

    说着,杨筱筱狠心不看好姐妹的谴责目光,睁着一双“我还小,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的迷茫眼睛,默不作声地出了房间。

    直到同手同脚的杨筱筱将房门打开又关上,苏泱这才讪讪收回目光,而不经意间,便跌进一双幽深如潭的眸子里,不得挣扎。

杨筱筱是一个喜欢接收各种信息的女孩子。

    这种信息,包括男女之事。

    身为好友,苏泱被普及了不少脸红心跳的常识。

    “江子翊。”苏泱把半张脸埋在被子里,轻声喊他。

    江子翊眼睛微阖,头抵在她的头顶上,左腿搭在她身上,以一种绝对亲密的姿势从背后抱着她。

    “嗯。”

    “你……”

    “嗯?”

    上扬的尾音仿佛沾了还未完全消褪的欲·色,响在耳边,男色撩人。

    微微低头,苏泱将整张脸都埋进被子里,话音不稳,轻轻软软的,含了羞涩。

    “你要不要去、去洗个澡,降降温呀?”

    “……”

    江子翊垂眸,盯了她毛茸茸的小脑袋一会儿,没吭声。

    “你要不要去洗澡呀?”难以启齿的第一句话说出来后,后面的话就说得比较自然流畅了。

    “如果要的话,这里也有浴室。”话顿,她自言自语道,“不过,这里没有你的衣服,比较麻烦,要不你——”

    让某人哭笑不得的喋喋不休戛然而止,苏泱眼神发直,愣愣地看着蒙在自己头上,让自己备受安全感的被子被扒拉下来。

    猛地回神,她想起方才的“直言直语”,羞得恨不得藏进床底下,从此不再见人。

    刚刚、刚刚,她都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江子翊可不知怀里人儿的纠结。

    将她连人带被翻了个身,面对面时,他的视线盯在她微张的唇上。

    知道她大概是在为那番话害羞,江子翊低低一笑,温声唤她名字:“泱泱,把嘴巴闭上。”

    “……”某人无动于衷,像是尚未从打击中回神。

    甜美红肿的唇像染色的糖果,吃了一次,就想吃第二次。

    江子翊目光微沉,缓缓靠近她,语调悠长,意味深长。

    “不然,我又要亲你了。”

    “……”

    还要亲?

    那不行!

    再亲下去,她就真不用见人了!

    盯着怀里人儿瞬间闭上的红唇,某人顿住。

    薄唇距她半指,她紧张兮兮的瞅着,浑身僵直不敢动,像兀自吹大的气球,涨得脸红。

    没忍住,江子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埋在她的肩窝,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坚硬的头发刺得她脖子发痒。

    她像个忽然泄了气的气球,鼓着腮帮,瞪着半压在她身上的人。

    如果不是自己被某人裹得很紧,她不敢保证会不会把他踹下床去。

    苏泱羞恼,声音又软又细,吼他:“江子翊,你、你不准再笑了!”

    他抖着肩膀,笑声愉悦,答她:“嗯,我没笑。”

    苏泱:“……”

    苏泱控诉他:“江子翊,你变坏了。”

    “嗯。”他顺从承认,且颇为不要脸地问她,“只对你坏,好不好?”

    “不要。”

    “这么嫌弃啊?”

    江子翊从她肩窝抬起头,俯视她时,眉眼灼灼发亮,爱意溢及眼角眉梢间。

    “可怎么办呢?我就只想欺负你啊!”

    话落,低头吻住时时刻刻都在诱他干坏事的红唇。

    “江子翊,你说话,不,不算数!”

    “怎么不算数了?”

    唇齿相依间,年轻男女溢满爱意的对话在安静室内响起。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