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女人愿意跟你搞的信号

发布时间:2021-12-03   来源:    
女人愿意跟你搞的信号
 

郑秀兰躲都躲不及,满脸笑意,却不敢大声反抗。

 

张小龙都憋了好多天了,大白天不能来点真格的,过过手瘾,也是好的呀。

 

“我说找不到你,你小子躲在这里,摸小寡妇的屁股呢?”

 

一个少妇模样的村妇,直接就走了进来。

 

看到张小龙的手,在郑秀兰身上,毫无阻碍的乱摸,傻子都知道,俩人有一腿。

 

村妇叫徐水菊,三十岁出头的农村妇女,也没啥文化,说话做事,毫不遮掩。

 

她这一句话,羞得郑秀兰,头都不敢抬,低头就要往外走。

 

“先别走,跟你说个事!”徐水菊拦住郑秀兰。

 

“啥事,菊姐你说吧!”郑秀兰满脸通红。

 

“他是你男人不?”

 

“不……不是……”

 

“哦,你俩偷情啊?那算了,没事了,你出去吧,我找张医生有事!”

 

徐水菊的态度,让郑秀兰很懵。

 

她不由得好奇的问道,“你找他到底啥事啊?”

 

“看病啊,免费看病,不看白不看啊。”

 

“那你问我,和他的关系,是什么意思?”郑秀兰追问。

 

“哦,他要是你男人,我就借用一下,当然要征求你的同意啊!”

 

徐水菊说话,还真是不遮掩,“俺们农村人,这点礼数还是要有的呀。”

 

张小龙在一旁,都要笑了。

 

这个徐大姐,还真是有点可爱了。

 

仔细一看,徐水菊其实年纪不算大,三十岁出头的女人,成熟风韵十足。

 

关键是生养过的女人,胸围的尺寸,相当夸张,居然比郑秀兰还大。

 

此时,张小龙才意识到,徐水菊好像是胸的问题。

 

“你是胸口的气血不畅吧?”

 

张小龙看着徐水菊的大胸,眼神变得严肃起来。

 

哪知道徐水菊一拍大腿,惊奇的嚷了起来,“哎呀,还真是个神医啊,你小子有两把刷子啊,看一眼我的胸,就知道问题在哪里,快快快,快帮俺看看……”

 

郑秀兰都还没有出去,徐水菊就开始脱衣服。

 

张小龙和郑秀兰,都惊呆了。

 

这个徐水菊,还真是啥事都不遮遮掩掩,直接就说,直接就做啊。

 

“这……”

 

张小龙尴尬的看着郑秀兰,真怕她生气啊。

 

本来郑秀兰还在气头上,刚才张小龙勉强哄了哄,也没哄好。

 

可现在,徐水菊就这样敞开胸怀,当面宽衣解带,张小龙是看病呢,还是不看呢?

 

郑秀兰也是兰心蕙质,还算通情达理。

 

“我出去帮你们守着……”

 

说完,郑秀兰就出去了。

 

张小龙这才如释重负。

 

徐水菊笑了笑,“你小子,守着一个俏寡妇,居然还是个处男啊?”

 

“……谁……谁说的?”

 

被说中了心事,张小龙都傻眼了。

 

他是真没想到,世故的徐水菊,这么精明。

 

“呵呵,这还用说?我一看你小子,面红耳赤,呼吸不均的样子,就知道,你是个处男。见到我的身体,就这么兴奋了,绝对是处男!”

 

徐水菊一边说话一边脱衣服,躺在了临时的病床上。

 

张小龙没有半点可以反驳的语言。

 

毕竟是历经过人事的小嫂子,这种男女之事,绝对瞒不过去啊。

 

张小龙也不敢再解释了,而徐水菊已经躺好了,开始脱内衣。

 

“别别别……我就这样看吧?”张小龙的呼吸,都要停滞了。

 

他是真觉得,这小嫂子,也太主动了。

 

“怕什么?你是医生,俺是病人,俺在镇上看医生,人家直接就让我脱,你还说你不是处男?”

 

徐水菊半带笑意,让张小龙尴尬的不行。

 

“嫂子,您别说了,我是处男……我承认了……别羞辱我了!”

 

张小龙唉声叹气起来,他也不想当万年老处男啊。

 

关键是急不来啊。

 

他以前是个穷光蛋,根本没有女人,愿意接近自己。

 

现在好了,赚到钱了,有点资本了,才刚开始有桃花运。

 

至于女人,哪能那么容易,让你得手,得花时间,花心思,先俘获女人的心,才能俘获女人的身体呀。

 

张小龙只能慢慢来。

 

“嗨,你小子不懂,处男珍贵着呢!”

 

徐水菊衣服也没穿,直接坐起来,示意张小龙,坐在自己的旁边。

 

张小龙顿时惊呆了。

 

一个村妇,居然把种田和男女之事,结合起来,分析得如此透彻?

 

劳动人民的智慧,简直是太卧槽了。

 

张小龙都想给徐水菊鼓掌了。

 

她这番分析,太精髓了。

 

“咋地?不明白啊?还是不敢啊?那么俊俏的小寡妇,你不上,别人就上了啊!”

 

“啊……”

 

张小龙真是傻了,农村嫂子的直接,一波接一波,让他完全招架不住。

 

他当然知道,徐水菊说的话的意思,是让自己早点把郑秀兰拿下。

 

“你该不会是,不懂吧?要不要嫂子教你?”

 

徐水菊说着说着,抓住了张小龙的手,就往自己胸前送。

 

她眼神里的风情万种,如流淌的秋水,满溢而出,一汪汪的滋润着干涸的大地,萌生出涌动的春意。

 

张小龙感觉到自己,就快要疯了。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农村的小嫂子,现在这么疯狂了吗?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不是骗人的。

 

这不会是有什么陷阱吧?

 

张小龙赶紧站起身来,“水菊嫂子,咱先看病……”

 

“切,男人都是有色心,没色胆。”

 

徐水菊有点生气,埋怨道,“俺知道,你是看不上俺,觉得俺土里土气的。俺就是好心,帮你做大人,成为真正的男人而已。”

 

平躺下来的徐水菊,眼里有一些泪花,好像真的受到了侮辱。

 

其实吧,在张小龙看来,徐水菊,完全没有土里土气,长相和身材,绝对是一流的,要放在年轻时候,也是村里的一朵花。

 

就是说话太直接,有点土。

 

张小龙有点于心不忍,“嫂子,我没瞧不起你,我只是……咱俩才刚见面啊……以前咱们也不认识……”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不记得我了。你狗日的,当年偷看老娘洗澡,你忘了?”

 

徐水菊满脸的愤恨,牙根都咬紧了,完全不像是胡说。

 

此时此刻,张小龙才从回忆里,勉强想起了,同样的记忆!

 

“你是……你是……”

 

“哼,臭小子,当年偷看俺洗澡,光看了俺的身体,没记住俺的脸,对吧?”

 

徐水菊的话,再次让张小龙,回到了那个青葱少年的自己。

 

那个夜晚,是张小龙人生中的转折。

 

他像所有躁动的青春期少年一样,对女人的身体,产生了无法遏制的渴望。

 

一个没爹没妈的少年,家徒四壁,吃饭都成问题,哪还有能力,解决生理问题?

 

最终,张小龙把视线,投向了自家隔壁,刚嫁过来的小媳妇。

 

趁着夜色深沉,趁着当年村子的破败,趁着毫不设防的小媳妇,只能半夜偷偷洗澡的无奈,张小龙抑制不住的青春冲动,爆发了。

 

他蹲在隔壁家的院子里,藏了几个小时,终于等到了小媳妇。

 

那个夜晚,月色如水一般,小媳妇的身体,在夏夜里,也好像浸了水一样的润泽。

 

唯美的月华之中,小媳妇几乎是在露天的环境里,享受着难得的时光。

 

而张小龙蹲在角落,直勾勾的欣赏了全程。

 

女人的身体,成了张小龙唯一的渴望。

 

从那天晚上开始,张小龙一发不可收。

 

直到张小龙被发现,小媳妇羞愤交加的捂住上面,却遮不住下面,惊恐的和他对视,发现他只是个少年。

 

之后,受惊的小媳妇就搬走了,张小龙再也没有见过。

 

谁曾想到,十多年之后,张小龙还能遇到当年的那个小媳妇。

 

眼前的徐水菊,就是当年住在他隔壁的小媳妇啊。

 

看到张小龙的眼里,出现的遐想神色,徐水菊当然知道,他记起来了。

 

“嫂子……真的是你啊?”张小龙的心情,很复杂。

 

他当年见过的裸浴美人,还真是没有记住任何细节。

 

他就记得小媳妇的屁股蛋子很圆润,身材很丰满,胸特别大,其他的记忆,早就忘光了。

 

徐水菊,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羞涩的小媳妇。

 

她现在是如狼似虎的小嫂子,三十四岁的年纪,早已经成熟透了。

 

“哼想起来了吧?你不是见过俺没穿衣服的样子吗?刚才咋没想起来呢?”

 

张小龙尴尬又渴望的瞟了一眼,低头一看,徐水菊躺在病床上,上围依然挺拔。

 

“是啊……咋想不起来呢?”

 

张小龙无奈的笑笑,能记起来就有鬼了。

 

“嫂子……我先给你看病吧!”

 

“对了,你这里真是免费治病吧?不会坑俺吧?”

 

“当然不要一分钱,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不会是像……和俺那个吧……”

 

徐水菊半开玩笑的说道,眼神里,竟然带着一丝渴求。

 

果然,如狼似虎的女人,张小龙这种万年小处男,还真是遭不住,就要沦陷了。

 

张小龙稳定心神,尽量不多想。

 

他这边免费义诊是真的,但拉票,也是真的。

 

为了自家亲媳妇,赵梦玥能坐上村长这个位置,张小龙才如此大费周章。

 

徐水菊明白了这一点,噗嗤,乐了。

 

“傻啊……你这能拉到票,就有鬼了!”

 

徐水菊笑得很开心,花枝乱颤。

 

张小龙看的更开心,毕竟眼前的嫂子,毫不避讳的袒露着。

 

“这些村里的老家伙们,鬼精鬼精的,都是万年的老狐狸。就靠口头承诺,他们会给你票就有鬼了!小傻瓜!”

 

徐水菊毕竟是少妇了,经历丰富,比张小龙精明多了。

 

她这一句话,让张小龙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天真了。

 

之前,孙长明其实也提过这一点,但张小龙没有想太多。

 

可现在,听完徐水菊仔细说道说道之后,张小龙明白,自己的确想当然了。

 

“嫂子,那你说怎么办?”张小龙皱眉道。

 

“这事啊,嫂子可以帮你。你之后啊,弄点合同啥的,要免费看病可以,先签字,摁手印,保证给你票!”

 

“那要是他们摁手印了,也要耍赖呢?”张小龙想了想,反问道。

 

“俺在村里,那是谁都不怕,天不怕地不怕,谁敢惹俺,俺就弄他。谁家免费看病了,不给你票的,俺去找他,闹得他家,天翻地覆,鸡犬不宁,你信不信?”

 

徐水菊果然是厉害角色,她放狠话,都没有一丝威胁,却让人不寒而栗。

 

张小龙咧嘴就笑了。

 

当年的小媳妇,成长了啊。

 

“嫂子……谢谢你了,这事要能办成,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张小龙的确很感激,说到底,徐水菊也不欠他的。

 

“切,就嘴上说说啊?就没点啥,其他表示?”徐水菊眉眼中,带着风骚的躁动。

 

那眼神一瞟,张小龙的魂儿都飞了。

 

常言道,风流少妇劲头足,愣头小鬼遭不住。

 

这是赤裸裸的眼神魅惑啊!

 

要换做其他人,当场就得把持不住,立刻就要把徐水菊办了。

 

张小龙长舒一口气,缓解自己充血的大脑,冷静冷静。

 

“……嫂子……你想要我干啥?”

 

“切,你说俺想要啥?当然是想要男人咯!”

 

徐水菊咯咯的笑着,看着有点窘迫的张小龙,道,“你小子可别想歪了,俺是想要男人帮俺,可不是和俺干那个,知道吗?俺可是良家妇女。”

 

张小龙都快哭了,他总算是明白了。

 

他奶奶的,徐水菊完全是把自己,当做毛头小子一样,勾搭来勾搭去。

 

说到底,徐水菊就是言语魅惑,让张小龙的思想沉沦,并没有实际表示。

 

这小嫂子果然不简单啊,真是个人精,太懂男人了。

 

“我知道,我知道。嫂子你就说吧,我能帮你做什么?”

 

“俺家有个闺女,辍学了,也不爱做事,俺怕她荒废了,就想给她找个老师,教她学点东西,我看你医术不错,还有这么大个种植基地,你看能不能帮帮俺们,可怜的母女?”

 

徐水菊终于认真起来,不再诱惑张小龙。

 

看着徐水菊恳切的眼神,张小龙点点头,这才算坦然了。

 

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行,改天我们见个面,吃个饭,聊聊她想做什么,再做决定,好吗?”

 

俩人谈完了正式,张小龙终于放松了。

 

“嫂子,那你还要看病吗?”

 

“废话啊,俺都涨了好多天了,像堵奶一样难受!”

 

说着话,徐水菊抓住张小龙的手,就往自己身前送。

 

这徐水菊,保养的也太好了吧?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