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花心的男人最后的下场 女人对付花心男人的狠招

发布时间:2021-12-03   来源:    
花心的男人最后的下场 女人对付花心男人的狠招
 

宁景深吐出一口浊气,“你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纪家把你照顾的很好,我也放心了。以后,学会保护自己……月末股东大会上,我将会宣布遗嘱,到时候,你来一趟。”

这一副交代后事的模样,让宁兮儿有些不安。

陆清荷惴惴不安着,这么快立遗嘱?

“你们走吧。”宁景深摆了摆手,丢下拐杖,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宫修对着宁兮儿苦笑了一下,“对不起。”

对不起,伤害了你。

对不起,我有这样的母亲……

纪夜白一刻都不想让宁兮儿在这里多待,抱着她快步离开了宁家。

他习惯性的要往纪家走,衬衫却被宁兮儿扯了扯。

低头,小丫头红着眼睛,软软的说,“可不可以不回去……我不想让叔叔阿姨看到我这样……”

她不想让纪爸爸纪妈妈担心。

纪夜白叹了口气,“你是猪吗!谁需要你这么懂事了?”

忘记从哪来听来的话,越是懂事的孩子,越是缺乏安全感。

她的懂事,让他心疼。

嘴上吐槽,他却还是选择尊重宁兮儿的意见,开车带她去了宋未央留给她的那栋公寓。

车子停下,纪夜白侧首,看向已然睡着的宁兮儿,忍不住伸出手去抚了下她的小脸。

指尖的触感,温软滑腻,比剥了壳的水煮蛋手感还好。

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投下漂亮的阴影。

眉心无意识的蹙起,似乎是做了噩梦。

“傻姑娘。”

喟叹了一声,他下车,走到副驾驶门边,轻手轻脚的抱起宁兮儿,把她放到了卧室的大床上。

…………

陆氏。

连夜处理了一份加急文件,陆清荷从座椅上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

助理推门而入,向她汇报:“陆总,如您所料,宁总去做了DNA鉴定。一周后出结果。”

陆清荷勾唇,“通知容医生,可以行动了。”

“明白。”

助理离开后,陆清荷摩挲着无名指上的钻戒,眼底拢着凉意。

她已经在宁景深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只要……检查结果证明宁兮儿不是他的女儿,那么——好戏即将上演。

宁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

周末,阮西夏来接宁兮儿去剧组,纪夜白担心她,便也跟上了。

她参与拍摄的《年少的你》已经开机了,宁兮儿演的角色戏份不多,预计用两三个周末就可以拍完。

“剧本都看过了吧?”她笑着问。

宁兮儿点点头,“嗯,台词也背了。”

“goodgirl。”阮西夏夸了她一句,捏了捏她白嫩的小脸,“年轻真好啊,满脸的胶原蛋白……啧,我在想,跟你演对手戏的那小子,会不会看上你”

纪夜白竖着耳朵听完,黑线了。

“违约金是多少来着?”

“哈哈!小夜白是不是怕媳妇被抢走啊”阮西夏调侃道,“哎,到了,兮儿,那个小鲜肉就是跟你演对手戏的人,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怎么是他?!”

“欸?”阮西夏错愕问,“你认识他?”

“算认识吧……”

宁兮儿欲哭无泪,心虚的看了一眼纪夜白,只见他翘着二郎腿,环抱着手臂,一副不可一世气势凛然的姿态。

察觉到她的视线,纪夜白转了下头,和她对视,那眼神就差没写着“老子要砍人”几个大字了,吓得宁兮儿一个激灵,抱紧了阮西夏的胳膊。

“西夏姐,求保护嘤嘤嘤……”

“安啦,温斯年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他演技不错,跟他对戏,你能学到很多东西的。”阮西夏安抚着她,话锋一转,“至于某个吃醋的男人,让他吃着去呗”

“西夏姐威武霸气!”

纪夜白眼角隐隐一抽,一再告诫自己:忍!

“我先去公司,拍完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他竭力让自己的声线温柔一点。

宁兮儿小鸡啄米般点点头,“好啊好啊!大白老公么么哒!挥挥”

“没诚意。”

纳尼?宁兮儿纳闷了,为什么说她“没诚意?”

见她呆呆的表情,纪夜白磨牙,“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笨蛋老婆……过来。”

宁兮儿凑过去,他扣住她的后脑勺,来了个缠绵的深吻才松开她。

“这才叫么么哒。”

宁兮儿:……!!

某二少心满意足的走了,留下阮西夏捂住胸口。

居然被小夜白塞了狗粮!好想揍他啊摔!

……

阮西夏带着宁兮儿去和剧组的人打了招呼,便去拍戏了。

宁兮儿一个人坐在角落翻着剧本,头顶响起一道清冽好听的嗓音,“宁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呃……是啊,温前辈你好。”宁兮儿客气的打招呼,“前辈”的称呼,也透露出了她的疏离。

温斯年不以为意,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侧眸扫了眼剧本,语气无害的道,“这场戏,我觉得最后用吻戏来收尾比较好,你觉得呢?”

“哈?剧本上没写要吻啊……”

“没写,但我们可以这么演啊。”温斯年笑容纯真如天使,宁兮儿一时看的呆了,只觉得眼前的他,像个可爱的小哥哥……

几秒后,她猛地清醒过来,再看向温斯年的眼神,跟看怪物没什么两样,“你刚才……对我做什么了?!”

天呐!她差点就答应他了!

“啧,看来你在演技方面倒是有点天赋。”温斯年津津有味的说道,“没做什么,只是跟你演了场戏。”

宁兮儿心有余悸的看着周身气质已与适才截然不同的温斯年。

一个人,原来可以靠演技,变成另一个人吗?

“斯年哥哥!你在这里啊!”

看到朝这边小跑来的陆锦锦,宁兮儿的表情陡然像见了鬼一样!

陆锦锦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像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在温斯年面前站定,羞赧的道,“斯年哥哥,我一会儿跟你有场戏哦……哎?宁兮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宁兮儿樱唇微张,想了想却没说什么,敷衍的点点头。

和陆锦锦这种大脑没有发育完整的女人,多说不如少说,少说不如不说。

一听到这,陆锦锦顿时自信心膨胀,不无得意的炫耀,“我在这部剧里是一个很重要的配角哦!还和斯年哥哥有对手戏,到时候电影一播,我的脸就会出现在大荧幕上了……”

宁兮儿一脸冷漠。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陆锦锦见她不理会自己,有点不爽。

可是一看到温斯年那张脸,她立刻换上了比花朵还灿烂的笑容,“斯年哥哥,我有个演戏方面的问题,想请教你一下……”

温斯年饶有兴致的挑眉,“哦?你想问什么?”

这个靠家里投资硬塞进来的女十八号,好像跟演女主的宁兮儿有仇?

有意思。

不知道她知道宁兮儿演的是女主,她会是什么表情。

真是期待呢。

见温斯年搭理自己了,陆锦锦一颗心都要蹦跶出嗓子眼了,害羞的对着手指,“人家要怎么演才能火啊?”

“娱乐圈,要么看脸,要么看实力。有一样,有机会火。有两样,一定火。”

陆锦锦跺了下脚,“讨厌,人家只有一样,演戏太差啦,斯年哥哥,能不能麻烦你教教我?”

宁兮儿抖了抖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艾玛,这脚跺的,地动山摇啊……

妹砸,咱撩汉能走点心吗?

温斯年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她说自己有一样?指的是脸吗?

到底哪来的自信?你想演个花瓶都还不够格呢好吗!

“我还有事情要和宁小|姐谈,陆小|姐请自便吧。”温斯年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毕竟陆锦锦代表陆家,他不会主动得罪。

偏偏陆锦锦是个听不懂人话的,不仅没察觉出温斯年对她的讨厌,还阴阳怪气的和温斯年说宁兮儿的坏话,“斯年哥哥,你不要理这个女人啦!我小姨是她继母,你知道吗,她呀,都有男朋友了,居然还勾引自己的继哥!你说是不是很贱?这样的女人,你应该把她赶出剧组!她来探班,会拉低我们剧组的档次的!”

宁兮儿想吐血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勾引人了?水军都不敢你这么黑吧!”

“我小姨跟我说的!宁兮儿你不要狡辩了!”陆锦锦见温斯年皱起了眉,以为他是厌烦宁兮儿了,大着胆子去挽他的胳膊,“斯年哥哥,我们离这个女人远一点,不然啊她说不定不要脸的来勾引你……”

“呵……”温斯年笑了。

一笑,惊艳时光。

陆锦锦看的痴迷,原本她是喜欢纪夜白的,可遇到了温斯年之后才发现,她对这个男人动心了!

而且,斯年哥哥对她还很温柔……不像纪夜白那么凶残……

“你知不知道,爱议论人是非的女人,在古时候叫做什么?”温斯年语速缓慢,自问自答,“——叫长舌妇!”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