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花心的男人是个女的都要上么

发布时间:2021-12-03   来源:    
花心的男人是个女的都要上么
 

“夏诗怡这边肯定是针对你,你小心点。”季凌风似是不放心,又叮嘱了一句。

“我总觉得,陈荣虽然一直给咱们信息,但是这个人也得防着。”叶柠拉着他的手说,“这个人会不会是幕后大Boss?”

季凌风看着她忽然露出了笑容,“不错啊,学会分析了!”

“少来!”叶柠送开他,一本正经道,“你分析分析,到底怎么回事?”

“像你说的,夏诗怡和梁婷婷对你有敌意,至于这个陈荣,很可能有自己的心思,这样看来,夏诗怡成炮灰了。”季凌风假装可惜的说。

“梁婷婷这个人怎么样?”

季凌风看着她表情严肃忽然起了孩子心,“你指的是?”

叶柠睨了他一眼,季凌风假装明白了似的说,“她人不错,开朗大方,有女人味……”

季凌风还没说完就被叶柠怼了一拳,“我让你说她有没有城府,谁让你说她人的?”

“城府?没点城府她能长这么大?”季凌风毫不在意的说,“她现在无非是靠着父母,如果真的单打独斗,恐怕没那么容易活下来。”

“如果她不能单打独斗,那么是谁在她背后出招?”

叶柠的话让季凌风眼睛一亮,“聪明了啊!”

“少来!她背后有人指点是不是?”叶柠死死的盯着季凌风,季凌风勾了勾嘴角。

“目前我只查到她的一众酒肉朋友,至于其他的,还没有线索。”

叶柠靠在沙发上,头枕着沙发背眼神恍惚,“揣摩对方的心思太累了。”

“不想战斗了?”季凌风摸了摸她的头发。

“不想。”叶柠看着他说,“我根本不想什么斗争,我只想好好地经营我的‘Morng’,哪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季凌风的眼神黯淡,“如果你不想,或许我能保你离开。”

叶柠的眼睛立刻亮了,“真的?”

季凌风沉重的“嗯”了一声。叶柠看着他的脸总觉得不对。

“你有事瞒着我,对不对?”叶柠忽然坐直了身子,双手捧着他的脸说,“有什么是不能跟我说的?”

季凌风被她的眼神盯得无处可躲,想要俯身过去,被叶柠一把挡了回去。

“不说就不说,反正天塌下来有你顶着。醒了,我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叶柠松开他,转身穿了鞋准备回卧室,季凌风跟了过去。

“你干什么?”准备关门的叶柠看着他不解的问。

“明天没活动,今晚住这里。”说着,季凌风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叶柠都吓坏了,转身就要拉他出去却不想撞到了他的后背。

“你干什么呀你!”叶柠揉了揉额头说。

季凌风转过头看着她捂着自己的额头,伸手摸了摸,还好没撞出包。

“我是告诉你,别莽莽撞撞的,我在身边还好,如果是别人,你Boss的形象就全毁了!”季凌风宠溺的眼神让叶柠有片刻的失神。

“伪装好累。”说完这句,叶柠拿了睡衣走去浴室卸妆洗漱了。。

叶柠去洗漱,季凌风就坐在床上想着今晚的事,他知道叶柠不喜欢勾心斗角,否则也不会离开Leon,可是现在,她不得不卷入凌氏斗争的漩涡中,聪明如她,估计很快就能察觉到情况不对吧。

 

陆清荷明显懵逼了!

结婚以来,宁景深对她一直很好,加上他本身性格偏温和,俩人没吵过一次架。

可今天,他居然为了宁兮儿跟她红脸?

“老宁!你这话说的,什么我儿子你女儿的,一家人还这么生分!”

宁景深这次态度出奇的强硬,“兮儿是我的女儿,名誉和清白,对女孩子来说更重要!姑且不论她和阿修谁对谁错,你作为长辈,不该那样说她!”

“还有,什么叫‘赔上自己的清白,不值得’,我女儿虽然叛逆了些,可在我心里,她和阿修是平等的!是一样重要的!哪怕我死后,打拼的家业也是他们两个人平分!”

一时间,房内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陆清荷心里恨意滔天,果然,她给宁兮儿泼了那么多脏水,在宁景深心里,还是把她当女儿!

还平分家业?开什么玩笑!

还好她之前留了一手,早早就让宁兮儿签了继承权放弃书。

想到这里,陆清荷不免有了底气,一副愧疚的样子,“老宁啊,我这不是怒火攻心了嘛,我这张嘴你又不是不知道,心直口快!你别多想,既然阿修承认错误了,那这事就算了吧……”

算了?呵,她想算了,纪夜白可没打算跟她算了!

“你们当我纪夜白是死的吗?欺辱了我女人,还当着我的面说算了?”纪夜白环视一圈,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不怒自威的气势,铺天盖地席卷开来。

陆清荷理直气壮道,“纪少爷,这是我们的家事,轮不到你来插手!”

“你不配做宁兮的家人!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令人作呕!”

纪夜白脾气向来不大好,毒舌起来伤人于无形间,今天火力全开,直截了当的话,一点没给陆清荷面子,顿时陆清荷脸挂不住了,“我是她法律意义上的继母,配不配,轮不到你来说!”

纪夜白噙着冷笑,“给你脸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忘记了,宁兮是我纪夜白的女人?”

顿了顿,他补充,“以及,她是宋家的外孙女!”

提到宋家,陆清荷识趣的闭上了嘴。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宁景深看向宫修,“我上家法,你有意见吗?”

宫修挺直了脊背,“没有。”

陆清荷脸色突变,怎么到头来,挨揍的是他儿子?

宁家的家法,是祖上传下的一根红木拐杖。

宁景深操起拐杖,用力挥向宫修的背!

“别打了……老宁,你轻点啊……”陆清荷急的如热火上的蚂蚁,不经意对上宫修的眼睛,她一时怔住了。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失望、痛苦、不甘、隐忍……

心里咯噔一声。

他知道了!知道那杯果汁有问题了!知道这是个为宁兮儿设的局!

纪夜白看的兴致缺缺,“宁先生慢慢打,我带宁兮回家吃饭。”

一把抱起宁兮儿,他向门外走去,宁景深忽的叫住他……

准确的说,是叫宁兮儿。

“兮儿,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