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发布时间:2021-11-25   来源:    

“好像快下雨了。”办公室里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季怜星去看窗外,城市的那头飘来团乌云,乌压压的一片盖住了高大建筑,沉沉闷闷的,压在她的脏上,是要下雨了,可是刚刚明明还是晴天。

 

不过一两分钟的时,沉闷下压,哗啦哗啦,暴雨从天上倒了下来。

 

手机这时才迟迟弹出一条消息:【据气象台通知,预计本月5至7将有连续暴雨降落,今16时至22时大概率为雷雨天气,请注意防护。】

 

季怜星划掉这条消息,把手机放在桌上,相当头疼。灰黑的天空划出一道闪电,如同土壤里连根拔起的花生根茎牢牢抓住了整座城市。

 

轰——轰隆隆!!!

 

办公室里个胆小的女孩捂住耳朵,发出一声极为克制的尖叫。

 

季怜星喝了一口水压压惊,老天爷变换诡谲,初秋的雷雨天气说来就来,完全捉『摸』不透。

 

白天打雷还天黑,这种情况是挺吓人的,以前季怜星在小镇的时候,这种月份常常在白天遇到雷暴天气,对她来说是见怪不怪的情。

 

这时,手机屏幕亮起,有人打电话进来,但也只闪了一下便挂断了,这次不是烦人的季斯宇,是江曙。

 

【能上来吗?】她又弹了一条消息过来。

 

上去?现在?上班时?还有二十分钟她就要去部门会。

 

【怎么了江总?】季怜星回复她。

 

等了十分钟,那边江曙都没再回复。

 

距离会还剩十分钟。一向以工作为重的季怜星,最后还是在会和江曙之选择了江曙。

 

她以身体实在不舒服为由,向组长请了个假,然后接着直奔28楼。

 

她有点担江曙,即使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上班时叫她去楼上。

 

站在电梯里,季怜星有些失神,是什么时候始的呢?就算只是情人,她和江曙之好像也有了相互缠绕在一起的感觉,从前不可触碰,如今却牢牢地渗透进生命里。

 

这下去,到底好还是不好?

 

很快抵达28楼,来不及和前台小|姐姐打招呼,季怜星直奔江曙的办公室。

 

推门那瞬,季怜星看到江曙坐在椅上,一张脸埋在掌里,看不到她的表情。

 

“江总?”

 

江曙抬头,她唇『色』泛白,目光里噙着无法掩盖的恐惧。

 

“你怎么了?”季怜星朝江曙跑去。

 

“先别过来!”江曙呵止她,一只手捂着脸,好像不想让季怜星看清她的表情。

 

“江总?”

 

“先别说话。”江曙对她发出命令。

 

季怜星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她静静看着江曙,从没见过这的她。

 

她好像在躲避什么,害怕什么,隐藏什么,到底是什么?季怜星很想知道,可是如果她不愿意说没人知道。

 

偌大的办公室显空旷寂寥,窗外的乌云压暗了屋里的『色』调,江曙的身影在灰白下竟然显弱小无助,她坐在办公桌旁,好像什么东西困住了,一层厚厚的茧裹住她的肩膀,让她表情有些痛苦。

 

“江总......”季怜星小询问她。

 

江曙摇头,依旧不让季怜星过来。

 

玻璃窗外再次闪电,这次的前奏比上一次还猛,好像下一秒将有一个大响雷。

 

江曙神惶恐,紧接着,窗外二次闪电,江曙的肩膀跟着颤抖了一下,这个细节季怜星捕捉到。

 

她只花了一秒的时便反应过来,江曙害怕打雷,且不是的那种普通的害怕。

 

在雷声响起的前秒,季怜星不顾她的阻拦,到她身旁抱住了她,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去拥抱江曙,触碰到江曙的手,发现她掌冰冷,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脸上的恐惧不像是装的。

 

“别怕。”季怜星搂着她,江曙也没挣扎,“你害怕打雷?”

 

“有一点。”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一声雷鸣,江曙闭上睛,脑海里闪烁的画面,夜晚、雷雨天气、车祸以及他血肉模糊的模,“我没。”

 

一边说着自己没,一边脸『色』苍白如纸,季怜星看着她额头上的冷汗,手去替她揩汗,安慰她:“别怕,害怕也没什么的,我陪你,我保护你,你现在很安全。”

 

季怜星紧紧拥着她,江曙靠在季怜星怀里,觉她的怀抱很暖,听着她柔和的话语,江曙情平复下来,至少觉自己是安全的,脑袋里不好的画面很快挤了出去,只留下沉重的呼吸,她个深呼吸,在极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一到雷雨天就是这,我会想起我哥。”

 

江曙的哥哥,季怜星听过但没见过的人。

 

“他死了,死在一个电闪雷鸣下着暴雨的夜晚,准确来说,那天晚上原本我们两个都该死,或者说该死的是我。”

 

季怜星只是听着,没口问,这的情况让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问起。

 

又是死亡,且听起来好像是意外死亡。她懂那种感觉,如若亲人先走一步,不论与你有无相关,里总会堵着一块,与之牵连的是一生的不安,比如季怜星自己,一到医院就会想起母亲,这种相关已经渗进骨里,会延续到她自己也进入坟墓的那天。

 

“江总,别害怕。”季怜星拍拍江曙的肩膀,轻声细语安慰她:“过去的情,就过去好了。”

 

“是过去了,但时不时要来这么一下。”江曙阖上睛,感受着季怜星怀抱的温度,夹带着一点香味,是无花果香味,这味道缓解了她的恐惧。

 

江曙靠在季怜星怀里,无声叹息,回忆起哥哥的死,那种愧疚老是敲打着她,让她觉那天晚上的争吵真的很没必要。

 

“你先静一静,平复一下情绪,江总。”

 

季怜星带江曙到沙发上坐着,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江总,生活不易,生死无常,刚刚接到季斯宇的电话,我大伯应该不了,就这两天的。”即便她的语调平常,是放弃挣扎过后的妥协,“如果他死了,意味我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没了。上一次是我的母亲,她也是这离的,所以我明白你的感觉。”

 

季怜星将自己的情绪咽下喉咙,对江曙着说:“明天我要回家,然后我可能就再也没有家可回了。”

 

两人目光对视在一起,江曙看着她的睛,纯澈的瞳仁中夹带着浓厚的悲伤,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到底经历过什么,但她的生活一定很苦。

 

江曙的情平静下来,和季怜星牵在一起,江曙掌的冰冷换来了温热,这份热度是季怜星她的。

 

“没关系,江总,以后打雷的时候不要害怕,我会在你身边。”

 

江曙听了有些动容,季怜星的神太真,这种真挚诚恳打动了她。

 

“如果你不在我身边呢?”江曙问她。

 

“那你就直视天空,直面恐惧,如果我也在n市,我会同你一起看天,代表着我就在你身边。”

 

她会和自己一同看天,江曙想,如果带着这种想法,好像是没有那么恐惧了。

 

“谢谢你,小刺猬。”

 

江曙想起中午李向彦说过的话,她觉相当荒谬,如果金丝雀喜欢上金主,那么那个金丝雀一定傻到爆炸。她现在在思考另一个问题,这世上会不会有金主对金丝雀动情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就这么蹦出了她的脑袋,以至于都没有过度深究原因。花了两秒钟,江曙便否定了这种可能,她觉这世上不会有哪个金主傻到去爱上一个玩,别人不会,她也不会。

 

外头的雨还在下,空气中夹杂着凉意,季怜星坐在江曙的身旁,紧紧握着她的手,江曙的手指白净纤长,这种触碰是季怜星从前不敢奢望的东西。

 

季怜星盯着她的指尖出神,修剪整齐的指甲边缘透着健康的粉『色』,指甲盖上带着个可爱的月牙。

 

江曙的手已经不冷了,但季怜星不想松,她想,刚刚那瞬,应该是短暂地江曙需要了一下,那她现在可不可以也需要她一会儿呢?

 

“江总。”季怜星低下头。

 

“嗯?”江曙侧目去看她,她垂下的长发遮住了半张清瘦的脸。

 

“我也想要一个拥抱,可以吗?”

 

江曙愣了一下,道:“当然可以。”

 

她张双手,了季怜星一个实打实的拥抱。

 

季怜星窝进江曙怀里,一双手圈着江曙的脖颈,闭上睛,她想休息一会儿。有一点累,她还不知道大伯的那五万块到底还要在哪里去借,如果他连一个坟墓都没有,季怜星觉自己可能会愧疚一辈。至于季斯宇,这个混蛋是不管怎都靠不住的,把他这个人卖了也值不了两『毛』。

 

“小刺猬,你是不是伤了?”

 

季怜星没说话,在江曙怀里点了点头。

 

“觉生活太苦了吗?”

 

季怜星点头,又摇头。

 

“让我好好抱抱你。”江曙将她搂紧,在她耳畔低语:“抱着你会好些吗?”

 

季怜星还是没说话,但还是点头。

 

她的手挂在江曙的脖上,江曙觉里有种痒痒的感觉。

 

“有时候你会让我觉疼。”江曙搂着她的腰,靠近她,在她耳尖上吻了一下。

 

温热的气体钻进季怜星的耳朵,暖意在耳廓散,香味在空气中飘散。

 

季怜星挂在江曙脖上的手收紧了些,她靠在江曙怀里,半边脸贴着江曙的脸,那个想法又冒出脑袋,如果不是情人是情侣,那该多好,如果是,那她可以肆意表达自己的喜欢,她一定会主动吻她,贴近她。

 

“江总,没什么好疼的。”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我们拥抱就好。”


 

第二天清晨, 还在下雨, 季怜星早早起床赶往车站。

 

她家乡在距离n市不远一个小县城, 坐高铁概需要两个小时。

 

这是年以来第一次回家, 在后她就再也没回去过了, 原因有两个, 暑假要打工赚钱,寒假回去呢, 季斯宇母亲总是不给她好脸『色』看, 久而久,季怜星干脆不回去了。

 

沿途要经过另一个城市, 医疗条件和n市差不了多少,也是伯前治疗方, 现在他经放弃治疗回家,基本上和季斯宇说差不多,撑不了多久了。

 

一想到这,季怜星心头堵得慌。

 

两小时后, 高铁停在洛尔县, 季怜星走出车站,发现小县城和年前差不了多少。

 

部分还是上了年代建筑, 主城区始建筑新楼房, 街边有小摊小贩,面馆还是那家面馆,老路还是那条老路,不过多了一个正在修建公园, 听说明年洛尔县要来一个修整,到时候应该拆迁不少。

 

但现在,它还是一个相对贫穷县城。

 

季怜星拦下一辆轮车,还是脚踏轮。

 

“师傅,到飞前村多少钱?”

 

师傅表情和蔼,手指拢在一起,比了一个“5”。

 

季怜星上车,坐在轮车后座,这是小时候母亲逛街最喜欢带她坐车。

 

小时候坐轮时候就喜欢盯着车夫脚看,由于长期蹬踏,乎每个车夫小肚腿都很壮硕。

 

这次季怜星也不例外,盯着他腿发呆,她发现轮车师傅上了年纪了,蹬起来喘着厚气,有些费劲。

 

十分钟后。

 

“姑娘,到了。”他揩了下脸上汗,多打量了一下季怜星,问她:“从哪儿回来啦?”

 

“n市。”季怜星掏出纸币递给他。

 

“不错不错,从城市回来啦。”

 

“谢谢师傅,辛苦了。”季怜星没和他唠嗑,她得赶着回家。

 

进村过后,妈娘投来打量目光,她们总是这样,新年轻人面孔让她们好奇心达到顶点。

 

“那个人是季胖妞咩?”人群中一个阿姨说着方言,十分兴奋道。

 

“是是是!啷个水灵样子肯是!!!”

 

“小姑娘早就不胖咯,你们啷个还在说别个哟!”个阿姨笑『吟』『吟』看着季怜星,目光仿佛在说年不见怎么长得这么乖了。

 

季怜星能硬着头皮打招呼,这些人她都认识,赵四娘、王二妈、芳婶,都是见证过她小时候到底有多胖人。

 

“嬢嬢些好哟。”季怜星也用方言回她们。

 

“哎呀。”芳婶『露』出心疼表情,说道:“是不是回来忙你伯事情哟,你那个哥哥,球事不管,天天跟个二流子一样。”(概意思是指不无术,整天晃『荡』。)

 

太久没回来了,怎么说呢,听到本土方言,季怜星有种熟悉又陌生感觉。家乡人是要热情很多,让她想起了小时候东家窜西家玩生活。

 

“他一直这样,我没有办法。”

 

句寒暄,季怜星从众人关切中逃了出来。

 

她们好意心领了,但说太多也没用。

 

季怜星朝伯家走去,是一座院子,院子看起来有些破旧,疯草『乱』长,像是很久没剃胡子老人。

 

虽然破,但面积却很,如果有心思稍稍打理一下,其实还不错。

 

房子是常见瓦片房,季怜星踏进院子,没走步踩在青苔上,差点打滑。

 

门是打,面没电灯,虽然是白天,但有点黑。

 

“季斯宇……”季怜星对着屋子叫了声。

 

又叫了季斯宇妈妈:“妈,我回来了。”

 

屋子走出一个女人,一米六左右身高,刻薄面相,脸『色』蜡黄,岁月经带走了她青春美丽,剩道显眼皱纹。

 

她手端着一个碗,面装是粥,暼了季怜星一眼,不悦道:“回来就回来涩,喊啥子喊嘛,自不晓得进来嗦。”

 

季怜星往屋子走去,问她:“伯在房间头?”

 

“现在晓得回来了?人都要死了,你是个白眼狼哦。”

 

果然,一回家就是这种感觉。

 

季斯宇妈妈叫汪孝丽,她尖酸刻薄可以把所有人都说得一无是处,除了她宝贝儿子。

 

对季怜星说出这样话时候,汪孝丽完全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仿佛经忘了,此刻她正在数落是本村唯一一个考上重点人,是最争气也是最不该被成为白眼狼人,因为她比季斯宇这个亲生儿子好多了。

 

“我——”季怜星想说话,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算了,她和她计较什么呢?汪孝丽和伯是包办婚姻后结果,完全合不来,夫妻间感情一直都很差。

 

在汪孝丽注视下,季怜星朝卧室走去。

 

站在门口,季怜星深吸一口气,她怕自有点接受不了伯现在样子。

 

“伯,我回来了。”先说话,话音落下才进屋。

 

屋子光线昏暗,床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人,因为化疗,他头发经掉光,皮包骨头,颧骨上凸,眼神很疲惫,他模样和季怜星记忆中样子反差太。

 

不过也是四个月时间,病魔经把他从一个强壮中年人变得虚弱无比,起码瘦了十斤。

 

他呼吸变得很弱,但胸口依旧是起伏,呼吸节奏相当缓慢,慢到给人一种回不过气感觉。

 

季怜星眼圈泛红,明明前说有好转,打电话时候也说在慢慢恢复。

 

“爸……”季怜星走到床沿边上,眼泪刷刷刷往下掉,啪嗒啪嗒滴在枕头上。

 

她看他手瘦弱得剩骨头,一手就能握完,手背全是青筋。

 

他阖上眼皮,手指却在动,嗡嗡句,嘴巴不道在说什么。

 

“爸,我回来了。”季怜星握住他手,在他耳边重复这句话。

 

“诶,乖,小胖。”他声音混浊,眼睛想睁却睁不,季怜星看不下去,背过身去擦眼泪。

 

“莫哭。”伯伸过来一手,在季怜星手背上轻轻拍了下,“乖小胖,盒盒面东西,去,去拿糖吃。”

 

听到“拿糖吃”,季怜星再也绷不住,眼泪簌簌而流,视线变得很模糊,伯模样变得虚晃。

 

糖果盒,是小时候伯总给她惊喜,要不心了,打那个盒子,面总是有甜甜糖。

 

“对不起,我错,我不孝,我错,爸,我是白眼狼,我早就该回来。 ”季怜星肩膀抖动得厉害,哭时候钻心疼,她后悔没找周末回家看看他,不该因为不想见到汪孝丽而不想回家。

 

她该多看看他,看看他健康样子,那多好?

 

被褥上还带着一股浓厚『药』味,还有一种从身体钻出来臭味,来自他皮肤,他器官,以及即将枯死灵魂。

 

伯听懂了季怜星话,一直摇头,且用仅存那点力气去拍季怜星手臂。

 

“哪,哪怪你哟,不,不怪你,糖,糖盒盒,乖。”伯抽了一口气,歇了一儿,又说:“盒盒头,有信勒,看,看哈。”

 

糖盒有信,季怜星听懂了。

 

『逼』仄简陋房屋,光线昏暗,老式衣柜上放着一个铁盒,倒回去十年前,那面放满了季怜星爱吃糖果。

 

白桃味、玉米味、青苹果味……

 

如今又多了两种味道,一种是『药』味,一种是□□腐烂味道。

 

借着昏暗光,季怜星展那封黄白信,是伯写给她,倒回去十年,他也是一个文化人。

 

【季小胖,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说明我离阎王爷不远了。写这封信时候,我刚拿到检查报告,医院那边告诉我是晚期,以后要化疗,化疗就化疗吧,我今天照了半小时镜子,和我头发对话,因为我也要和它们说再见了。其实死亡不可怕,你妈妈离时候我就这样告诉过你,现在我还是要这么说,就算我们离了,但还是陪着你。季小胖,乖娃娃,你包袱太重了,有些东西不该你来承担,读书没有错,不读书就很容易成为季斯宇那样人。六年前十万元,那不能叫借,你妈也是我亲人,不能说是借,而是给,我愿意给。盒子卡还有3万块钱,其中5000块是你拿到奖金寄给我,剩下两万五是你嫁妆,本来想拿更多给你,钱还没存够,人就要走了。我估计我看不到你结婚了,一要幸福。】

 

信封背面写道:

 

【把我火化,一半骨灰你留着,剩下一半洒在津鹅江,我去找你爸爸下棋。】

 

落款处不是姓名,而是另一行字:【我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你,但还不能告诉你,谨记:得到那样东西后,不能心软,是属于你。】

 

季怜星泪如泉涌,眼泪克制不住哗啦啦流,他竟然早就在个月前写了这封信。

 

还有奖金得到8000块,她寄了5000块,让他买衣服买烟,想干嘛干嘛,她没想太多,是想用那种最直接方式报答他而。

 

结果他自治病钱都不够,竟然还另挤了两万五嫁妆出来。

 

是唯一亲人了啊,季怜星因为哭得太厉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她被拉进深海,无限下坠,有些窒息。

 

为什么对她好人都要离?

 

爸爸在她六岁时候钓鱼摔进河再也没有起来,明明家说他游泳。

 

母亲在高考那年患上白血病,也是说走就走。

 

如今刚满二十四,她以为人生可以扬帆起航,至少在她未来计划,伯是一要享福那个人。

 

“你有那么着急吗?”季怜星伏在床边号啕哭,“你走了我啷个办喃,没得人爱我疼我关心我了。”

 

“小胖勒,我等不到了。”伯看着季怜星,吐出最后一口气,说:“可能这次,是,,要走了。”

 

气息微弱,极其轻缓一缕气从鼻腔吐出来,飘走了,什么都没了。

 

屋子很安静,季怜星低着头,握着他手没有松。下班来我办公室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