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你可以继续哭反正我不会停(不是『性』冷淡)在床上花样百出

发布时间:2021-11-22   来源:    

“江宁, 我听到了鼠标的声音。”林晏殊低沉嗓音落过,他咬牙,沉声, “骗子。”

 

江宁笑着移动鼠标, 道, “晏哥,网页可以关掉吗?”

 

他装的一副见过大风大浪的样子, 在床上花样百出。江宁还以为他干过什么呢, 敢是个纯‘学’。

 

“我没怎么看。”林晏殊清了清嗓子,语调很沉,“你晏哥无所不, 不用看这些东西,天资聪明。”

 

江宁忍不住笑,握着手机, “你没在单位?”

 

“在郑宇的房子。”林晏殊戴着耳机跟江宁通话, 靠在窗边把烟掐灭扔进了垃圾桶, 翻看手机浏览器,江宁已经打了她需要的网站。

 

他把手机设置成不同步。

 

“下午去接你,回妈那里吃饭。”

 

“好。”江宁的声音里还带着笑。

 

“电脑里全部东西都可以看, 密码都是那几个数字。”

 

“我没有偷看你隐私的癖好, 我打是这个页面,你没关电脑。”江宁解释,“你以后要记得关电脑, 注意隐私。”

 

林晏殊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心徒然好了起来。下午阳光穿过乌云,洒在大地上,世间万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他刚才心挺差的。

 

他们在郑宇的电脑里发现了大量的泄愤帖子, 大部分都发在摆脱父母和家暴互助组。他们也从郑宇的母亲那里证实,郑成安喝多了,会打郑宇。

 

郑宇的母亲懦弱,保护不了孩子,只会教他顺从少挨一些打。

 

可他是在这期间认识了许红,郑宇这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和许红许静有关系,也许全部毁掉了,不愿意让人看。也许,从来没有存在过。

 

时间久远,无从查证。

 

许红带着个女儿独自生活,身边亲戚都嫌弃,不愿意跟她来往。她们母女『性』格都有些孤僻,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住在地下室,不跟任何人接触。监控半年覆盖,林晏殊把许红案的证据翻了一遍,没看到郑宇的身影。

 

郑宇是许红死后介入郑成安的账号,策划了一系列的恶意引导杀人件。

 

林晏殊在那间房子里待到恶心,他听郑宇的母亲说话也觉得恶心。他出来抽支烟缓下绪,看到江宁的信息。

 

“江宁。”

 

“嗯?”

 

林晏殊沉默的时间很久,久到江宁起了疑『惑』,“林晏殊?你那边忙了吗?要挂断吗?那我挂断了……哦?”

 

江宁为了不让自己说话那么硬,那么强势,特意加了一个语气词。

 

林晏殊的唇角上扬,江宁的声音犹如阳光,照进了阴冷的深渊。照亮了他的世界,在很多年前,他挨打了,伤感染低烧,他趴在最后一排的桌子睡的浑浑噩噩,从上课睡到下课。课间二十分钟,后排那些男生都出去玩篮球了。他醒了,但不想出去,低烧让他疲惫,他拿衣服遮住了头,没人看到他醒着。

 

教室里很安静。

 

他听到有很轻的脚步声在靠近,他睁眼从胳膊的缝隙里看到了一双白『色』运动鞋出现在视线内,停在他面前。她的脚步很轻,动也很轻。

 

她把一盒云南白『药』和一板阿莫西林放到了桌子上,悄悄的离,无人知晓。

 

林晏顺着她的声音哦了一声,“江医生,我喜欢你。”

 

有人深陷深渊,有人被光照拂,扎根深渊却的探出头,仰望太阳。

 

江宁愣住,随即笑道,“林队长,我也喜欢你。”

 

“再见。”

 

“再见。”

 

江宁发消息给江梅,说晚上要跟林晏殊回去吃饭。

 

江梅愉快的同意了,很快发来一串菜单,问她可不可以。

 

这是招待贵宾的规格。

 

江宁:“晚饭不用这么丰盛,对胃是负担。”

 

妈妈:“你们只有晚上回来,也只吃这顿,给你们补补。”

 

江宁抿了下唇,“好吧。”

 

手机一直在输入中,半分钟后,江梅发消息过来,“晏殊最近跟你提什么时候领证了吗?假期要结束了,民政局该上班了。我听小区里那些老太太说,现在领证得提前预约,你们要不要约上?”

 

江宁原本也以为假期结束,民政局上班,林晏殊可会跟她去领证。

 

可林晏殊没提。

 

江宁:“不要急,慢慢来。”

 

江梅:“结婚要准备很多东西,从现在始准备,估计办婚礼也到明年了。哎对了,晏殊跟你求婚了吗?”

 

江宁默了片刻,还有求婚的环节吗?这都什么?

 

她一次谈恋爱,没有经验。不知道谈恋爱需要这么多环节,她和林晏殊吃了一次饭,看了一次电影,确定了关系,直接住到了一起。

 

“没时间。”江宁打完字,又删除,新打,“估计过几天吧,最近他有案子很忙,你不要在饭桌上提这些。他很忙的,会让他很有压力。”江宁想了想又补充,“不要把我的人吓跑。”

 

发送。

 

江梅回了她一个白眼。

 

江宁:“程序没有那么要,我不在乎那些表面东西。我确定了是他,那是了,我们在一起好。你不准在饭桌上提任何,双十一给你买条项链。”

 

江梅回了个:“傻子。”

 

不再理她了。

 

江宁关掉微信,打了淘宝,搜索项链。

 

这两年双十一很离谱,明明是十一月的购节,却是从十月始售卖,十一月一号结束。江宁搜着黄金项链,出来了很多款式,她挑花了眼。

 

划着屏幕,梵克雅宝的对戒被推送到了首页。

 

江宁因为林晏殊送的那条项链,在淘宝上搜过这个牌子。淘宝会根据搜索过的内容自动推送品牌,她里看着对戒半晌,心跳如鼓,点了进去。

 

对戒有两个颜『色』,一个铂金一个玫瑰金。

 

非常干净,没有其他多余的配饰。

 

江宁想象林晏殊戴上的感觉,他的手指很好看,应该会很漂亮。江宁为想象心脏跳的飞快,让她有些眩晕。

 

好像结婚需要一对戒指。

 

江宁没有为林晏殊买过什么东西,她没想好送什么。

 

江宁反反复复的看那对戒指,越看越是心动。

 

反正林晏殊说了要跟她结婚,送戒指不唐突吧?

 

江宁做了五分钟思考斗争,决定买下来。只是尺寸她有些犯难,她当场量了自己的手指,确定尺寸,但不知道林晏殊的尺寸。

 

她对男戒没有概念。

 

江宁过去的二十九年里,几乎没有出现过男人这种生,她爸早从她的人生中消失了,这个不算。她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无名指有多粗,没有概念。

 

江宁询问了客服,客服回复也是让她量一下,测量精准尺寸再下单,不然可会存在大小问题。

 

她先把这几样都放进了购车,又给江梅选了一条铂金项链,才放下手机继续查论文资料。

 

江宁忙起来也很忘我,林晏殊进门时她都没听见,直到浓郁的桂花香靠近,她倏然转头。

 

林晏殊俯身撑在桌子上看她的电脑屏幕。

 

江宁整个人都被他笼罩在怀里,她仰起头看到林晏殊清冷的下颌线条,林晏殊垂下视线看着江宁,笑道,“江医生,你太入『迷』了,忙完了吗?”

 

林晏殊身上有很浓郁的桂花香,甜丝丝的。

 

江宁保存论文,待同步。

 

林晏殊穿着黑『色』休闲『毛』衣,同样的黑『色』休闲外套领敞着,他这个从后面俯身的动,拉链坠落碰到了江宁的手背。微微的凉,有些痒。

 

江宁心脏也被他撩拨着。

 

窗外已经黑了下来,她没有屋子里,光线是从窗户照进来,整个办公室是灰暗的。

 

“你忙完了?”江宁保存好资料,关掉页面又关电脑,“走了。”

 

“送你个东西。”林晏殊直起身,手背到后面,从后腰抽出一支桂花递给江宁,黑眸注视着他,“江医生,我可以追求你吗?”

 

江宁看到桂花愣了下,笑靠到椅子上。

 

不是都在一起了吗?还用追吗?

 

难怪他一身花香,这是偷了一支花别在身上,世界上还有比林晏殊更可爱的男人吗?

 

“哪里来的?”江宁接过桂花,嗅了下,香的要命。她靠在椅子上,看花枝上细碎黄花,星星点点的繁荣,“很香。”

 

林晏殊站直拎着电脑,又拿起江宁的包,伸手到江宁面前,“江医生,谈恋爱吗?”

 

江宁握着桂花,抬眼,“啊?”

 

林晏殊把桂花底下的枝磨的很平很光滑,她握着桂花枝在昏暗的空间里注视着林晏殊的眼。

 

“我承认,我前确实有投机取巧。”林晏殊带着江宁的东西,背靠在桌子上,长腿支着,他垂下眼片刻,抬头注视着江宁,空气寂静,他的眼眸深邃严肃,“我怕你不喜欢我,你若是直接拒绝我,我没有机会了。”

 

他的套路,也不过是怕江宁拒绝。他当时想的是,哪怕来两个人真成不了侣,至少还做朋友,这辈子还看到她。

 

没想到江宁是喜欢他的。

 

他们是双向奔赴。

 

“我也没有正式的跟你确认恋爱关系。”林晏殊握住江宁的包,手指缓缓的摩挲,喉结滑动,“那,江医生,你想跟我谈一场一辈子不分手的恋爱吗?”

 

这回他提的不是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只是恋爱。

 

江宁的理解力卡死了几秒,有点没明白过来林晏殊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不结婚吗?”

 

“谁说不结婚?”林晏殊咬牙,倾身靠近直视江宁的眼,“我的意思,我不是因为结婚才跟你谈恋爱。明白吗?我跟你谈恋爱只是因为喜欢你。我搜那些东西,不是我不真诚,而是我——越视的东西,越忐忑不安,没有自信。”

 

江宁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她弯下眼睛,忍不住的笑,“哦,不需要特意解释,我懂的。”

 

林晏殊又往前近了些,凝视江宁的眼。

 

江宁蹬着地面让椅子往后滑动,拉距离,起身离了椅子说道,“我妈发信息催了好几次,让我们赶快回去吃饭。”

 

林晏殊站直靠在桌子上,把手递给江宁。

 

江宁以为他要让自己拿包,便去接包。

 

林晏殊把她的包滑到了臂弯,手指仍然横在她面前。下巴微抬,一副今天不牵我,林小朋友要生气的模样。

 

江宁握住他的手,顺便握住了他的无名指,估量他的指围,“林晏殊,民政局已经上班了吧?我们去领证吧?”

 

林晏殊转头看向江宁,难以置信,“什么?”

 

“我说。”江宁拉了办公室门,让光照进来,世界一片光明,她站在光下,笑着看林晏殊,“我想成为你的合法妻子,你愿意吗?”

 

林晏殊笑了起来,他用力把江宁抱进怀里,“你别打『乱』我的节奏,你——”

 

“我愿意。”江宁张手抱住他,“林晏殊,侣也好,夫妻也罢,或更早的假侣,其实对我都一样。”

 

林晏殊抱的很紧,箍的江宁快喘不过气了,她仰起头,“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

 

周围有人来人往的同,林晏殊低头吻住了江宁。

 

晚上回家,那支桂花被『插』到了床头的香薰瓶里。


临睡前,江宁靠近林晏殊的耳朵,“别的医生我不知道,但我,不是『性』冷淡。”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