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文章

发布时间:2021-11-22   来源:    

晚上林晏殊没有去滨江号住。

 

窗外暴雨依旧, 江梅喝了些酒,早早睡了。江宁洗完澡出来看到林晏殊在客厅剥栗子,他穿着衬衣式睡衣。

 

他是浓颜系, 眉眼深邃。垂着眼, 睫『毛』在眼下拓出片阴影。眼尾很深, 他笑的时候会有道纹路,比少时多了温沉。

 

林沐沐躺在他脚边, 『毛』茸茸的大白猫舒适慵懒, 四脚朝的躺着。

 

“怎么在剥栗子?”江宁擦着头发,走到客厅。

 

“过来。”林晏殊招,敞着的长腿往后撤了下。

 

意思是想让江宁去他怀里坐吗?江宁抿着笑坐到了旁边的小沙发上, 她刚洗完澡脸上还有些微微的红,头发湿漉漉的,皮肤是清透的白。

 

“干什么——”

 

林晏殊把颗栗子喂过来, 他的指尖在江宁的唇上短暂的停留, 抬眼时黑眸里浸着笑, “第次吃炒栗子,是你买的。”

 

江宁刚想说自己刷过牙,不能吃东西了, 闻言咬开了栗子。

 

“是吗?”江宁不知道, 她给林晏殊带过很多零零碎碎的小玩意,高中时他们经济差距很大,她也送不起什么大东西, 物件什么价格差的大质量差的特别明显,她偶尔会给林晏殊带些小吃。

 

“嗯。”林晏殊吃了颗,他已经剥了大半盘,垂着眼笑了下, “需要给你吹头发吗?”

 

“不了,吹风机声音很大。妈睡眠很浅,会吵到她。”

 

林晏殊抬眼,黑沉沉的眸子注视江宁会儿,放下了栗子起身去洗。江宁又取了颗栗子吃着,男朋友剥的栗子好像就是比较香,靠在沙发拿起了桌子上的机,开锁才发现拿错了。

 

拿的是林晏殊的机,他跟江宁用的同款,不过他的是黑『色』。

 

屏保上是张旧照片,像素很低。条很长的路,道路两旁的梧桐已经枯黄,地上有成堆的落叶。

 

滨城三中门口那条路,江宁抿了下唇,刚要放回去,发现镜头里还有个。

 

她又亮屏幕,道路尽头确有个。女生,很瘦,低垂着头背着硕大的书包,穿着滨城三中旧式校服在往前走。

 

“还有干『毛』巾吗?”林晏殊洗完在找江宁的抽屉,“用的『毛』巾行吗?”

 

“嗯。”江宁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只是看着那张照片。

 

林晏殊拿着他的蓝『色』『毛』巾走过来看到江宁里的机,道,“密码是你的生日加的生日。”

 

“不想看你的机。”江宁把机放回去,抬头碰到干燥的『毛』巾,她去接『毛』巾,“谢谢。”

 

“你是不是忘记什么时候生日?”林晏殊没有把『毛』巾给她,只是擦着她的头发,“嗯?”

 

“二月十号。”江宁看他受伤的,“没事吧?”

 

“没事,正好可以活动指。”林晏殊站在她身后给她擦头发,“记挺清楚的。”

 

江宁忽然就笑了起来。

 

“笑什么?”林晏殊的指刮到她的耳后,“嗯?”

 

“高二给你送礼物的时间好像送错了,你高生日那在粤海吃饭,跟周齐他们,去接妈碰到了。以为你是腊月二十三生日,高二那,在那给你寄了个礼物。到高三,才知道你过阳历生日。”

 

林晏殊擦头发的顿,“什么礼物?”

 

“教辅资料,当时看你好像是想学习,就整理了部在用的学习资料给你寄过去了。”

 

林晏殊默了半晌,他还真见了那套资料。莫名其妙收到堆教辅,他见的时候包装已经拆过了,他以为是爷爷买的,直接给扔了。

 

阳历和阴历时间不,他第是腊月二十三,第二就不是了,他根本没往礼物上猜。

 

江宁抬头,“你没有见到吗?”

 

目光对上,林晏殊托着她的后颈,深吻下去。

 

江宁到底是什么才宝贝?高二送教辅,高三送钢笔。

 

吻的特别深,江宁换气时呼吸特别急促,睫『毛』『潮』湿,她的攀在林晏殊的脖子上。

 

次卧开门声响,江宁把推开林晏殊,蹭的站了起来。忙碌的到处『摸』,似乎真在找东西。

 

江梅睡眼朦胧卧室走了出来,愣了下,才说道,“你们还没睡?”

 

林晏殊就近找到梳子递给江宁,说道,“找梳子是吗?”

 

“嗯。”江宁压着脸红,头梳着头发,自以为很自然的抬头,“就睡,你怎么醒了?”

 

“起来喝水。”江梅看了眼江宁,转身走向厨房,倒了杯水握着回卧室,“早睡吧,明是不是还要值班?”

 

“是。”江宁说,“晚安,妈。”

 

“晚安。”江梅带上了门。

 

她回头看林晏殊,林晏殊笑的很深,捡起地上的『毛』巾。大『揉』了把江宁的头发,揽着她的肩膀往卧室走,“走吧,睡觉去。”

 

上主卧门,江宁转头,“做吗?”

 

“不做,睡。”林晏殊在她头上印了下,走到床的另边抬腿上床,“等那边房子装修好了,搬过去。要搬起搬,不然留妈个在边,她会难过。过去那么多都忍了,也不差几。”

 

江宁倏然抬眼,心脏悸动,林晏殊都看出来了?吃饭时江梅说的那些话,让她的心情很沉重。她正想怎么开口跟林晏殊说件事,她暂时不想搬过去住了,她想陪江梅段时间。

 

在客厅被岔开了话题,没想到林晏殊会主动提。

 

林晏殊靠在床头,笑着看她,“来吧,江医生,睡素觉。”

 

江宁抿了抿唇,上了床,“谢谢你的理解。”

 

“两个在起不就是?互相理解,不然找什么对象?”林晏殊拉她到怀里,低头亲了下额头,揽着她,嗓音沉了下去,“们在起又不是只为了做那些事。”

 

江宁放松靠在林晏殊的怀里,停顿片刻,“妈很不容易,爸是个渣,赌博家暴出轨,五毒俱全。他很早前就不管们了,妈跟他离婚的时候,里已经没钱了。她还是拿出全部的积蓄,不顾所有的反对把送到滨城三中,坚持要让读书。她去南方小工厂上班,十二个小时全无休才付起在滨城三中昂贵的学费。当时不敢跟她说,她已经那么辛苦了,怕她担心。”

 

江梅离婚那才三十五岁,很轻,很漂亮。如果不是拖着江宁,她可以婚嫁个不错的男。但她没有,她说当时大环境重男轻女,她怕婚后对方对江宁不好,家庭资源配不会给到江宁。

 

“她为了没有婚,为付出了辈子。她前生病瞒着,她怕拖累,什么都瞒。身体不舒服,也不跟说。”江宁转头把脸埋在林晏殊的肩膀上,很深的呼吸,“想『逼』她留在身边,就告诉了她些高中的事,她可能有些难过。想陪她久,想好好看着她。”

 

林晏殊沉默了会儿,灯抱着江宁躺下去,难怪江梅今那么郑重,“你妈妈很爱你,现在知道你的受伤,大概是内疚没保护好你。”

 

江宁说,“可能要委屈你了。”

 

“为什么会委屈?”林晏殊笑的很沉,“没有妈,多个妈不好吗?哪里委屈?”

 

江宁抬眼看去。

 

林晏殊在黑暗中,声音又沉又暗,“跟你讲讲的家庭吧,你别嫌。”

 

她怎么会嫌弃林晏殊?

 

“的母亲不是什么传统女『性』,她的事业强爸的事业。小时候跟她见面的时间不多,是保姆带大的。他们离婚后,妈很快就婚有了儿女,她很讨厌。长的像爸,她觉生出来就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江宁皱眉握住了林晏殊的,难以置信,世界上怎么会有的母亲。

 

“爸也是渣,特别渣。”林晏殊沉默片刻,说了个名,“就是那位,离婚后至今未娶,不是因为他专情。他是因为出轨被踹出婚姻,估计辈子都不知道专情两个字怎么写,他纯粹是不想负责任。他很自私,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爱。没有遗传他,跟他不是类。”

 

江宁种不看八卦新闻的,居然听说过林晏殊父亲的名字。

 

很有钱。

 

财富在全也能上榜,位置还不是很低。

 

林晏殊很少提他的家,江宁也就不知道。

 

“知道。”江宁只是有些心疼他,林晏殊确很有钱,但他的童也不快乐,他整个生大部时间都不太快乐,他很缺爱,“你不是那种。”

 

“不屑成为那种。”林晏殊有他的骄傲,因为他的父母,他长成了另种极端。极度自律,在爱情方面是很极端的完美主义者,“只会跟的妻子做|爱。”

 

江宁的脸有些热。

 

“的家庭非常糟糕,直很渴望正常家庭。”林晏殊跟江宁十指交扣,攥的紧了些。肌肤相贴,他垂下眼拉起江宁的,亲在她的背上,“你家真的很好,你很好,你妈妈很好。你不要总把往外推,如果不想进个家,没能『逼』。走进来,那就是想融入。”

 

江宁第二早就拖江梅去了滨城医院,决定给她头到尾做次检查。

 

江梅气的想戳她脑门,江宁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住,她只来及拎了包,被江宁拖到了医院。

 

“真没事,刚检查过,又要检查。”

 

“回做全身。”

 

林晏殊交完费大步过来把单子递给了江宁,江宁接过核对了遍,说道,“们去上班了,不盯着你做检查。你每项都要做,可不能骗,医院的都熟,少项都知道。”

 

江梅看着两个配合默契,默默收起单子,“你们赶快走吧,晚上回家吃饭,在家做饭。 ”

 

林晏殊居然那么听江宁的。

 

“好。”江宁把包背到肩膀上,“回家不要想那么多,闲着没事出去走走,找兴趣爱好。”

 

“林沐沐可以带出去遛。”林晏殊把搭在江宁的肩膀上,“牵引绳在猫背包的侧边袋子里,您要是想出去遛猫,戴好牵引绳。”

 

“任何事都要第时间跟和宁宁打电话。”林晏殊怕她去找江宁的舅舅拼命,交道,“是警察,有处理事的能力,合法可靠,不要自己随便出头。”

 

林晏殊确很可靠。

 

江梅忍不住笑道,“好的,什么都会跟你们打电话,你们去忙吧。”

 

两个走出体检中心,林晏殊忽然觉有不太对劲,他松开了江宁,转头看去,身后来往没看到可疑士。

 

“怎么了?”江宁意识到不对,也转头看来。

 

“没事。”林晏殊 单『插』兜说道,“你去病房还是门诊?”

 

“病房。”江宁想到件事,“昨许静来找了。”

 

林晏殊脚步略顿,说道,“什么事?”

 

“给送了个锦旗,说网上有骂,怕名誉受损。她以为送锦旗的话,医院会宣传,媒体就会采访,然后可以澄清切了。”

 

“她倒是挺懂方面。”林晏殊若有所思,边走边回头看江宁,“你想么做吗?面对媒体做澄清。”

 

“不太喜欢面对镜头。”江宁皱了下眉,说道,“算了吧,医院会发声明证清白,现在整体舆论已经扳回来了,没必要出头。”

 

他们在住院部楼开,林晏殊拿出机翻看新闻,沈怡君的消息还是铺盖地,言论越来越尖锐,舆论就像是洪水,根本挡不住。

 

林晏殊的车停在医院停车场,他走出住院部回头看了眼,确定不会被江宁撞到。拉开车坐进去, 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去。

 

他到警局, 电话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他停稳车接通电话,一个变过声的音在耳边响了起来,林晏殊按下录音。

 

“江宁是你的情人, 你为了江宁颠倒黑白, 随便抓人。儿,如果我捅给媒体,不知道你会不会被撤职。”

 

林晏殊抬了下眉, 握着手机,“你想要什么?”

 

经威胁到警察身了吗?

 

“不要滥职权。”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做什么?”林晏殊语调缓慢,意味深,“我可是公证严明的警察, 我从不滥职权。”

 

“你赶紧释放郑成安,不然我要你们好看。”

 

“好啊,你等着吧。”林晏殊挂断了电话,又发消息给江宁,“郑成安的人还在盯着你,你那边能请假吗?”

 

郑成安是网络流氓,不会做什么大。但林晏殊仍然担心江宁的安危,他干警察么多年,什么案子都敢碰什么命都敢拼,那时候他没有软肋,江宁是他最重要的人。

 

江宁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医院很忙很难请假,我会尽可能保护好自己。医院最近在设安检口,应该没。有什么,我会第一时间跟你打电话。”

 

林晏殊走进专案组办公室,沈飞脖子夹着电话,把手里的文件递了过来,“完儿后请我吃饭,我下手的快,拦截下来了,他们还想威胁你呢。”

 

林晏殊接过文件看到写着《打人的江医生有多大背景》《江宁是滨城刑警队的情人》《二十八岁精英医生人设倒塌》《江宁走到今天背后有多少男人》《滨城医院医疗故背后的相》,触目惊心,字字煽动。

 

林晏殊把手机递了过来,“帮我查下,个电话是谁打的,威胁到我头了。”

 

“他是疯了,以为自己是谁?”沈飞接过电话查看录音,笑出了声,“天,威胁到刑警队头,群人是疯了吧。”

 

打电话威胁林晏殊的是郑成安所在媒体公司正板,郑成安的表哥,郑怀。说是公司,不如说是□□,家自媒体公司主业是网黑人下水军,大规模带节奏。以前是故意写一些很极端的话赚流量钱,如今网络发展成规模,他们开始扩大了营业范围,居然赚的不少。

 

网黑江宁那一拨人和liberty高热度的帖子ip重合,liberty之前是匿名网站,实名制不到一年,所以部很极端的帖子一直很难查发帖人。没想到如今来全不费功夫,一把揪了出来。

 

“很有可能,家公司是liberty背后的推手。”

 

林晏殊审了一早,郑成安在警方提到liberty瞬间沉默,不叫嚣他开始装死,显然是有问题。

 

林晏殊在监控室看审讯,郑成安对所有的证据反应都是不知道没做过。证据拍到他前,他又沉默。

 

“许静带过来了,也是什么都不说。她昨天确实去过住院部,在沈怡君的病房前待了半个小时才离开。”

 

林晏殊翻着厚厚的一沓口供,群里五百个人都找到了,他们的证词都差不多。加群是为了追求正的自民主追求公平,他们信奉着群主的话,他们肆意言论审判着自以为有罪的人。

 

“我们恢复了liberty的一些数据,郑成安是自组早期的管员,后来因为言论翻车。”

 

“什么言论?”

 

“‘城南路的按摩师全是鸡,全都该死’。随后另一个管员跟他吵了起来,他自爆嫖过。他被捧起来是因为他信奉众生平等,追求自。他翻车了,不之前的号,他在liberty组有很多小号,目前我们查到的一百二十一个账号。个群主在许红被杀前后都在网带节奏,暗示按摩师是特殊职业的女『性』应该去死。”

 

许红死之前,滨城发生过一起『性』『骚』扰案件。有个女『性』在家里报警说被猥亵,警方赶到后,对方说是她仙人跳。他们住的地方破旧没有监控,是一场罗生。警方按证据办,抓了那个猥亵的男人。有人扒出女方是按摩师,网很快暴动起来,有人觉男人冤枉,有人觉女人可怜。

 

撕成了一团,一部极端人士情绪被煽动,才有了许红被杀。

 

林晏殊靠在桌子,仰起头看头顶白『色』的灯光。

 

恶『性』循环,以为黑暗能解决黑暗,实际那只会创造出更大的黑暗。个世界不会因为以暴制暴而变好,永远不会。

 

“我去跟许静说两句话。”林晏殊摘下耳机,走出了监控室。郑成安那边人经全部抓了,他爱招不招,不招其他人会招。

 

林晏殊在审讯室前站了一会儿,才推进去,许静低垂着头,很瘦很小,坐在宽大的椅子里显空『荡』『荡』的。

 

有人隐晦有人皎洁。

 

“林队。”审讯的警员让开了位置。

 

许静倏然抬眼,林晏殊没有坐,他给许静倒了一杯水,“你还有回头的机会,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许静直直看着林晏殊,手攥着,“你会把些告诉江医生吗?”

 

“你往前走一步,她会知道。”林晏殊目光沉下去,“许静,你的不想回头?非要把条路走到黑?你有光明的未来,你可以往前看。”

 

“往前看?是看到沈怡君装死拿遗书冤枉学校冤枉警察冤枉江医生吗?”许静开口,她说,“我想结束的,可个世界的会变好吗?江医生那样的人都有人攻击,他们自以为是的拿起武器杀着好人,凭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坏?好人的命运是什么?她不消失没有正的平等与自。”

 

句话太熟悉了,林晏殊在刚才的证词里看到无数个人么说。

 

让‘它’消失,消失了,才会正的平等。

 

“杀了沈怡君能改变吗?些暴戾会消失吗?压迫会消失吗?”林晏殊道,“不会,不可能消失,只会愈演愈烈,每个人都逃不了。你知道什么会让些彻底消失吗?法律。法律让沈怡君的遗书根本没有发出去的机会,法律抓捕了策划侮辱江医生的人,他的未来会在牢狱里度过。毁灭会到平等与自,是谁告诉你的?iberty的群主吗?”

 

许静猛然抬头。

 

“你知道iberty群主正的身份是谁吗?他是策划带节奏骂江医生的人,是iberty的群主。他也是自组消失的版主,间接害死你妈的人。还觉那是救赎吗?”

 

“不可能。”许静『色』惨白摇头,“不可能的,她在教我自保!她在保护我!”

 

审讯室静了几秒。

 

林晏殊坐回去,语严厉,“他是骗子,他伪装成你需要的人来接近你而,他是男人,你所看到的只是他想让你看到的。你还要当枪?去伤害那那些正爱你的人吗?是非不,毁了你自己毁了那些想帮你的人。”

 

许静还在摇头,“不可能,绝不可能。”

 

“正想救你的人,不会把你推向深渊。而是会领你走向有光的地方,他会不顾一切把光放进你的世界,照亮你。才是救赎,才是爱。”

 

爱不是毁灭。

 

从来都不是。

 

下午三点,江宁查完房回到值班处写病历。阳光穿过乌云散在大地,世界被照的明亮,连带着值班处都一片光明。

 

走廊里的灯光都被压的没有了亮度,医院里依旧充斥着消毒水味。

 

脚步声响,随即旁边的椅子被拉开,江宁抬眼看到穿白大褂的徐淼。他刚班,拎着一袋鸡蛋仔,鸡蛋仔的香飘『荡』在走廊里。

 

“徐哥,你最近怎么么喜欢吃高热量的东西,不减肥了?”黄燕溜达过来,拿了他两颗鸡蛋仔,摘下口罩塞进里嘴里。

 

“减个屁肥,瘦了也没有人看我,随便胖吧。”徐淼往后靠在椅子,歪头看江宁,“江医生,吃鸡蛋仔吗?”

 

“我减肥。”江宁笑着说道,“我有对象。”

 

杀人诛心。

 

徐淼拉着椅子往前,打开了电脑,“有对象了不起,哼!”

 

是了不起。

 

“江医生。”黄燕探头往里看了眼,没看到领导,放心大胆的八卦,“林警官是富二代?林胜的独生子是林警官吗?”

 

徐淼抬起头,感了兴趣,“林胜?不会是我们滨城出的那位纳税大户吧?”

 

江宁心脏猛地一跳,皱眉,“什么东西?”

 

“我早看到个帖子,在扒你坐的那辆宾利。扒出来宾利在林胜名下,帖子里说的很过,有人觉你跟林胜有关系。可那辆车不是你男朋友的吗?你男朋友也姓林,是一家的吧?哇擦,是超级富二代啊。林胜只有一个儿子,据说为了缅怀前妻,一直没娶。”

 

“你不去干娱乐记者可惜了。”江宁继续写着病历,一抬手输错了一个字,连忙删除重写,“姓林是亲儿子啊?我想想,姓江的富豪里有没有我的亲戚。”

 

“不是吗?”

 

“那辆车是租的,估计林胜把车卖了,租车公司恰好租给了我们。”昨晚林晏殊提及父亲,她也震惊片刻,但很快回过神,林晏殊的家人是谁跟她没关系,她只在意林晏殊。既然么多年都没提,说明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帖子在哪里?找给我看看。”

 

早林晏殊发信息跟她说,郑成安在盯着她,江宁怕有人拿些做文章,林晏殊毕竟是体制内的工作,种中伤可能会有影响。

 

“我找找看,哎,整个iberty都封了。”黄燕看着手机点不去的软件,说道,“iberty居然被封了,我去!发生了什么?iberty怎么会被封?我的乐园啊啊啊!”

 

“你的乐园可能在伤害别人。”江宁快速输着病历,“你换个健康点的乐园吧,世界有那么有意思的,别总盯着别人的隐私扒。”

 

“怎么可能会伤害别人?只是八卦,伤害的人也是该伤——哦,你男朋友是警察。江医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有内部消息吗?iberty怎么了?出了什么?”黄燕趴了过来,说道,“八卦下。”

 

“没有八卦,班去。”

 

桌子的电话响了,江宁拿起来接通。

 

“江医生在吗?六号床的郑宇有些发烧,状态很差,你要过来看看吗?”

 

“好的。”江宁说,“我过去。”

 

挂断电话,江宁保存病历站起来说道,“徐医生,郑宇有些发烧,你要跟我一起过去吗?”

 

江宁今天值全天班,需要负责全部的病患。

 

“走吧。”徐淼把最后两块鸡蛋仔吞下,抽纸擦了擦手,扶了下鼻梁的眼镜,“郑宇是让人头疼,恨完医生恨他妈,怎么不恨自己车速太快呢?带着情绪开车。对方不打灯变道是违法,他硬撞去,赢了道德舆论有什么?哎,保住一条命不错了,回头伤口感染,遭一次罪。”

 

郑宇的状态确实很差,早她过去查房,郑宇死沉沉的躺在病床,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

 

他做完手术至今一周多了,伤口恢复的很差。家属给他送饭,他也不吃,一副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消沉样子。

 

江宁想把他拉到隔壁肿瘤科,让他看看正的死亡,正的无能为。

 

江宁拿起手机发消息给林晏殊,“网好像有帖子在扒你和我,有同说在iberty看到,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影响,你最近也注意点。”

 

林晏殊没回她,大概在忙。

 

江宁和徐淼进,郑宇的母亲在苦口婆心的劝吃饭。

 

“你不吃东西,伤口怎么恢复?你多少吃一点。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情都发生了——”

 

“你别假惺惺了,你巴不我去死呢。”郑宇冷笑,“我现在经毁了,你满意了吗?”

 

“你孩子说的什么话,我是你妈,我怎么会盼你出呢?”

 

郑宇目光冰冷,话语尖锐,“我妈早死了。”

 

大约是听到了开声,郑宇抬头冷冷看了过来。

 

他的还算好,但整体质很阴鸷。手术后状态差,身形消瘦,『色』惨白。一双眼漆黑看起来有些渗人,阴沉沉的。

 

“活着有希望,意外经发生了,我们总是要对。”徐淼安抚着他的情绪,说的情实感,“你还年轻,人生有无限可能。度过了次挫折,以后的你会越来越好。现在科学技术么发达,出院后戴个假肢,一点都不影响。”

 

郑宇躺在病床,没有说话。

 

“你补充营养,不然你营养跟不伤口很容易感染。”徐淼给他做着检查。

 

“你会不会对我做什么手脚?”郑宇直直盯着江宁。

 

江宁反应过来,难怪他早一言不发,一直在看她。原来是担心他爸跟自己起过冲突,怕假公济私对他做什么,“你大可放心,我对所有病患一视同仁,医生的信仰是救死扶伤,无论是谁。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

 

“你的不想那么多。”徐淼也跟着说道,“不要质疑医生的职业『操』守,如果介意,我们会建议你转院。我们一直在努的救治,我们比你更希望你的伤赶快好。”

 

郑宇的伤口有渗『液』,恢复的不好。徐淼给他做了处,处期间他脸『色』难看,大概疼的厉害,一直处在发脾的边缘。

 

徐淼又交代了一番,江宁也叮嘱了两句。不知道郑宇听进去了没有,他躺在床保持着死沉沉。

 

江宁没有在病房停留多久,沈怡君那边闹着不出院,她的情况原本不需要住院,在家静养也是一样的。

 

早她的主治医生交代要办出院手续,结果沈怡君的父亲过来,坚持要求继续住

 

江宁给吵着疼的沈怡君开了止疼『药』,走出病房看到病房前的警察增多了。警方没有公布的案情,普通人不能打探,江宁也没有多问。

 

林晏殊一直没有回消息过来。

 

不过他晚给江宁点了一份外卖,又让跑腿送了一兜零食。

 

江宁是深夜班,交接完经凌晨两点了,她原本要去一趟病房,刚出电梯有警察跟她说林晏殊在楼下。她折回电梯,心跳快径直出。

 

医院一片寂静,口有两个警察跟保安在一起,看到江宁打了招呼。

 

“江医生,下班了?”

 

“见。”江宁不知道林晏殊在什么地方,搜索了一圈走出住院部,便看到林晏殊挺拔身影靠在越野车。

 

他手指夹着烟,烟头被风吹的猩红,烟灰散在风里,他眺望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看起来深远。

 

江宁忍不住扬起唇角,快步走过去,“你怎么过来了?”

 

林晏殊立刻把烟掐灭捏在手,暗沉黑眸注视着江宁片刻,抬手把她抱进怀里。低头唇落到她的额头,亲了个带着干洌烟草息的额头吻。

 

心也柔软起来。

 

寂静寒夜里,有了暖意。

 

江宁被他亲的同时,拿走他手指的烟蒂,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林晏殊又靠回车,冷酷无情的江医生,一点情都不留,他的眼眸深邃,深深的注视着江宁,他太喜欢江宁了,眷恋着她身的温度,“抽了一口,其他是风吹的。”

 

“不能抽烟,一点都不行,怎么个时间过来?”江宁绕到驾驶座,拉开车,“回家吗?”

 

“过来办案,顺便接江医生下班,回家。”林晏殊拉开车坐到副驾驶座位,取出一盒硬糖咬着一颗,又取了一颗送到江宁的唇边,嗓音很沉,“江医生。”

 

他抽了烟,嗓音有一些哑,个样子很像是在撒娇。江宁红着脸,从他的手指咬走了硬糖,扣好安全带,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去。

 

“医院怎么那么多警察?”江宁拉安全带,看了眼外,说道,“沈怡君出什么了吗?”

 

“策划制造对立恐慌的人抓了,是郑成安,一直混迹在论坛里赚黑心钱。他有一个群,拉进去的全是受过伤害的人,些人对警方对社会制度不太信任。他抓住个机会,肆意散布谣言,掌控话语权。刺激个社会隐藏的犯罪人,来替他完成犯罪。而他的公司是做媒体行业,一旦有犯罪他们有闻有钱赚。”林晏殊蹙眉,『色』沉着,“许静也是那个群的群员,他一直怂恿许静走向极端,许静原本经放弃了。郑成安的医闹,又刺激到她了。”

 

林晏殊看了江宁一眼,江宁对许静的影响很大。许静招的个他是信的,一开始许静确实安静了一段时间,她可能是想结束。江宁被网骂的时间段,许静突然申请了很多账号出来为江宁正名。

 

恰好沈怡君跳楼,她爸『骚』『操』作第一时间把遗书发到了学校网,以为能威胁学校。对许静是双重刺激,她害怕那些遗书影响到帮她的人,她也把黑江宁的人,仇恨转移到了沈怡君身。

 

“我们现在抓住郑成安,也不过是控制住舆论源头。经散布出去的舆论影响是没办法控制的,凶手可能是任意一个人,藏在人群中。可能是今晚,也可能是未来的某一天某一个时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煽动。沈怡君一家人讲不通道,他们赖在医院不走,怕警方迫害他们。严厉点他们要找媒体,好像媒体是万能的。”

 

江宁皱眉,许静还是做了吗?

 

“今天一整天都在办案审人,我刚才才看到消息,我爸那边没,我走到今天又不是靠我爸,影响不了我。”林晏殊抬手按了下眉心,咬碎硬糖,还在看案子。尽管许静和郑成安都招了,他还是觉不太对,可能有人在撒谎,很多行为是不符合逻辑。

 

“许静是被郑成安拉进了群吗?”江宁问道,“许静之前隐瞒了件?为什么隐瞒?她在维护郑成安?”

 

“是。”

 

“她怎么会相信郑成安?还维护他?以我跟郑成安有限的接触,他表现的挺奇葩。如果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信他,我不会相信男人。”江宁觉很不思议。

 

“郑成安在网伪装成女人在跟许静——”林晏殊声音顿主,拿起案件翻看着,找到郑宇的资料,问道,“你对郑宇怎么看?你觉郑宇是个什么样的人?以你的直觉来看。”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