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马车上的欢乐《先干为敬》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发布时间:2021-11-13   来源:    
马车上的欢乐《先干为敬》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我的爱陪你每时每刻,末日来了,亲爱的别怕,我会变成超人把你带走的。
 

“风扬快走,你不宜跟他们对上的。快走吧。”

桃花真是有点急了,他的身份在恒河府还混得过去,可到了京城,谁还买一线天的帐啊?赶紧上前,扯了扯风扬的衣服,低声催促他快走。

“原来是恒安王爷,恕微臣失礼了!”只是桃花的话音刚落,对面云大将军已经放下架子,上前行礼了。

他说这话的声音不高也不低,足够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恒安王爷?他是恒安王爷!”

顿时,哗啦啦跪■,≧ans$∽m了一见,见过恒安王爷的声浪此起彼伏。

突然的来了这么一出,显然与桃花脑子里的剧情严重不符啊,她一下懵了。王爷?声名远播的恒安王爷?就是眼前这货?很熟悉的气息,依旧是挂着冷峻的面孔,怎么可能是什么王爷啊。

现在还直着身子的除了被称为恒安王爷的这货,再就是作着辑,生生矮了一个头的云大将军,最后就只有傻楞着反应不过来的桃花了。连已经从发呆中的桃花手里挣脱出来的云映雪都已经盈盈下拜。

看来真的是恒安王爷没错了!

把人家皇帝的宝贝儿子当土匪,估计也只有自己这个反射弧超长的家伙才干得出来了。桃花苦笑了一下,规规矩矩的跪了下去。

“民女见过恒安王爷,如有冒犯之处,还请王爷看在不知者无罪的份上,大人不计小人过。”

听到桃花脆生生的说着正儿八经的客套说辞。沐风扬突然有种不大舒服的感觉。

“跪什么跪,快起来。”他亲手扶了桃花起身,冲四周挥了挥手,“免礼。”

场上一片兵荒马乱。

“云大将军这里可是怎么回事?”依旧是惯常的毫无情绪波动的声线。

“望王爷见谅,臣的女儿被歹人所劫持,实属无奈之举。”

桃花醒过神来,眼前这个才是麻烦呢,歹人?做贼的喊抓贼啊,还能不能更不要脸?

“不知道云大将军从哪里分辨出民女是歹人的?”顶着云鹏远满带杀气的目光,桃花不卑不亢。

他娘的。到底想怎样?我一个小村姑跟你们高大上有什么苦大仇深啊。有什么冲我来,砍头也不过碗口大个疤!天天提防着也是够了,桃花莫名心塞,竟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桃花很无畏的仰着脸。完全直视着云鹏远。那人还是五年前那般模样。俊郎有神,魁梧威严。

“你……秋儿?”

桃花静等他的雷霆之怒发作,却没曾想云大将军目光迷离的叫了这么一声。似失魂落魄般。

秋儿,又是秋儿!在荣安国公府被老夫人这么叫还当是偶然,现在又被云大将军这么肉麻兮兮的叫,桃花神经再粗也明白过来,这一路怕都是代人受过了!

“我不是什么秋儿,我姓乔名言,小名桃花,水口村一个小小村姑罢了,怎生受得起你们千里追杀,满世界通缉?我老实本分在家种田,没挡着谁,也不碍着谁,求你们大老爷们高抬贵手,放民女一条生路吧!”

这话桃花完全是吼出来的,虽然说着求字,却半点没有什么求人的姿态。

“追杀?通缉?怎么回事?”云鹏远并没有追究桃花态度的意思,倒是对这几个字眼有些不明白。

能吼这么一长串话出来,已经是桃花憋着气才做出的极限了,这是个尊卑分明的地方,谁真跟性命过不去啊,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不过话已出口,想改也不行了。

“还请恒安王爷和云大将军给个公道,民女的妹妹奄奄一息,急等救治呢。”

怎么回事?自己做过的事还问别人?就算现在当场给你捅出来了有用吗,除了拉更大的仇恨之外?桃花其实并不是一个多冲动的人,一口气把闷气出出来,也不过仗着风扬那货就在旁边罢了,其实也是一种试探,他总会护着自己一二的吧。

“怎么回事?”这回云鹏远扭头向家丁队伍中望去,问的不再是桃花。

立时站出来一位精壮的汉子,吱吱唔唔的把事情经过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下。

原来,云映雪今天出门是来京城最大的奇珍楼来看首饰的。不想云大小|姐眼光颇高,看了半天也没有入眼的饰品,心里老大不痛快。

却不想临出门的时候,店里的一个伙计急急忙忙的进门,与随她一道出门的婢女麦穗迎面撞上了,那伙计手里正捧着的一个首饰盒子被撞落掉到地上,里面一支精美的发簪显露出来让云大小|姐眼前一亮。

云大小|姐满心欢喜,却不想掌柜的说此物是客人订做,不能卖给她。云大小|姐自然是不依,那掌柜的也实在没法,虽然背后有强权撑腰,但云大小|姐也不是他一个小小掌柜的得罪得起的。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让那客人来了问问能否另外再做一支卖给云大小|姐。

可惜云大小|姐等了又等,茶水喝了一肚子,那位订发簪的客人仍是没有人影,云大小|姐怒火中烧,从来只有别人等她的份,哪沦落到她来等别人?待怒气冲冲的回到马车上,却越想越不顺心,火气憋在心里难受得很。

云映雪是跋扈得紧,但并不是傻子,大闹人家奇珍楼的事想想还是算了,人家的后台也不是摆设,平日里随着自己怎么闹都没有关系,真要闹上朝堂就是另一回事了。

奇珍楼闹不得,火气要出,就只能拿身边的丫头出气了。正好今天这事也是麦穗跟人相撞之后惹出来的,本来这个丫头新来的就跟她没什么感情,当下就拿她开刀了。

其实云映雪只是想出出气,并没有把她打死的想法。不然动手的就不会是她自己了。只是那丫头铁骨铮铮,傲气得很,鞭子抽到身上连个饶也不告,越发平添了几分火,不知不觉中下手就狠了。

虽然他说得轻巧,但谁都不是傻子,而且还有昏迷不醒的麦穗在那儿躺着呢。

“快,请大夫来。”风扬也不知道对谁发了命令,自己随桃花去看麦穗了。

周围看热闹的百姓早就散了,有几个胆还留在这里看权贵斗法啊。一个不小心。就是被灭口的命。

小关子正守着麦穗浑身发抖,铁血将军、冷面王爷,光气场他就承受不了。

云鹏远这时候也没了追究桃花责任的心,忙着训仆教女。等他收拾完。大夫也来了。

麦穗虽然浑身血人似的。伤痕累累。却也好在只是皮外伤加上失血过多而已。完全是痛晕过去的,性命之忧倒也没有。

大夫经过简单的检查,上了些药粉。就算完事。这时候的医疗条件,也只能这样了。桃花只觉得心里也跟着抽痛,这个小女孩才十四岁,吃过不少苦,行动虽然鲁莽了些,却也是一心为她这个主子的,结果却被人打成这样,连帮她讨个公道都不能。

“云大将军,既然错不在我妹妹,那我就把妹妹接回去了,从今天起解除了云府短工的约可好?”

想想都憋曲得慌,就这么被人给打了,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要不是有风扬在场的话,估计她跟麦穗两人都不用喘气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权这么个东西,不但挨了打没处说,就连炒老板鱿鱼都不容易。

不管云大将军心里怎么想,这个事今天是必须答应的,先不说有理无理的事,这会儿旁边还站着个恒安王呢。他们俩个并不陌生,明争暗斗好几年的对手,也不知道这回他会不会拿这个做把柄在皇帝面前使劲挤兑自己,不依不饶。

桃花得到了云鹏远的首肯,再懒得理任何人,直接吩咐小关子驱车回梅园。

云鹏云欲言又止,动了下手臂又放下,冷着面孔的恒安王沐风扬正盯着他呢。

“云大将军还是管管自家的后宅吧。”

尽管沐风扬知道桃花有一肚子的火,却也不能替她再多表达些什么。毕竟麦穗是以一个下人的身份出现在云家的,虽然云映雪无理打了她,却也并没有闹出人命。

能让他忍不住说这么一句的原因还是云鹏远的那一枪,差点就刺中了那个丫头,要是他今天不在场,等着他的就会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一想到这个念头就觉得全身发冷。

再与云鹏远虚与委蛇的客套都不想做了,拂了拂衣袖直接走了。

按说云鹏远那也不是无足轻重的角色,手握重兵,不要说朝中重臣,就是天潢贵胄都带着巴结讨好的不是一个两个。若是平时恒安王这般对他,怎么着也得心生不满,但现在他却完全反应不过来。

目光紧紧的追随着那辆车远去,要不是因为恒安王在场让他尚存一丝理智的话,这会儿他定追上去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如此相似之人?那眉眼神态无不带足他先妻的神韵。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样的有气势。这女孩不过及笄之龄,到底是什么来历呢?他绝对不相信那只是一个小小村姑!

追杀、通缉,还跟恒安王很熟稔的样子。难不成恒安王还想对付他?不得不说,在擅长阴谋的人眼里,任何事情都没那么简单。

其实也不怪他多想,这些年为了保太子,他云家与恒安王明争暗斗过不少回合,弄得朝野尽知,纷争还是在今年恒安王离京就藩之后才算平息的。

这些恩恩怨怨的,桃花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她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照顾马车内的血人身上。

麦穗这个样子回归,在梅园引起不小的震动。豆芽、禾苗两人自然是首当其冲的受到教训,就连见惯血腥的吴凡、许彪都被她的惨样惊到了,桃花借机对整个梅园的人进行了一场思想教育。

她身边的人松散惯了,实在对京城风云太掉以轻心,连风扬那家伙接二连三的出现在她的院子里都没人知道,这样下去,到时候他们这一群人全死在这儿,都没人知道,是该给他们紧紧脑袋里的弦了。

效果是有,至少风扬的出场方式由凭空出现变成由大门进来,没人通报。通报的耿勇正跟在他的身后呢。看了眼急得手足无措的耿勇,桃花无奈的冲他摇了摇头。这事他也算尽力了,真怪不了他,谁让与人家的武力值相差的不是一个两个级别呢。

“过来。”

风扬径直进了屋,冷冷的吩咐。

哟,这是上演霸道总裁的节奏?在我家还当自己大爷似的?她心里不由得无名火起。

“民女见过恒安王爷!”大大方方的上前,规规矩矩的行礼。

“免礼。”

免你个头啊,等姐我把礼都行完了才开金口,摆架子?给下马威?丫的,人模人样的,算姐看走眼了!

心里吐槽是一回事,规矩做派是另一回事。哪怕是真正的大家小|姐,桃花这会儿的表现与之相比也绝对不输分毫。

见到桃花这样有礼有节的样子,沐风扬心里很不舒服。大手一伸,就把她拉到自己怀里。

顺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首饰盒来。

“看看,给你的。”

桃花的身子不由得一颤,立马反应过来,他们两个现在的情形着实暧昧……得有些猥琐!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地主老财调戏良家妇女的赶脚。‘给你的’那话之前似乎还应该来一句‘小妞,来,给爷笑一个’?

所有的本应该温情的气氛一时间灰飞烟灭了。

桃花急急的退出来,远远的站在一边。

“王爷的东西,民女不敢要。”

疏离,看明白了吗?姐不是你的菜,离我远点。

男人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这话谁谁谁说的?太他妈有道理了!

你堂堂一国王爷,什么乐子找不着,寻我一个小村姑穷开心,有意思吗,有意思吗?心里闹得义愤填膺。桃花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眼眶却不争气的直起水雾。

“怎么啦?”

沐风扬从来没见过桃花这样的表情,似受了莫大的屈辱般。与刚才直面云鹏远时大气逼人之势大相径庭,看了让人心酸酸的。(未完待续……)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