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女女互慰揉小黄文(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发布时间:2021-10-18   来源:    
两人在酒店吃饭,睡觉,做某些不可描述的事,直到晚上八、九点,才从房间里出来。

  “啊……我好饿啊,突然好想吃红烧肉。”盛闻言懒洋洋地挽沈在的手臂,软弱无骨地靠他。

  昨天晚上本来就够累的,今天又在酒店里呆了整天……她晚上喊要出来吃饭,主要还是怕沈在又兽心大起,她动手动脚。

  她是真的有些受不住了。

  “红烧肉?那去中餐厅吃吧。”沈在道。

  “嗯,还想吃生蚝!韭菜!海参!”

  沈在听食物名,了下:“你要吃这些大补的东西?”

  “啊。”盛闻言说,“也想给你补补,你那样消耗,多伤身!”

  沈在幽幽道:“是谁吵闹说不行的,看来,你说的都是反话,其实是想我继续吧。”

  “……你可别想这么多,我那是实话。”

  “那你让我补补,不是我在还不满意的意思吗。”

  盛闻言揪住他的手臂:“沈总,我是怕你伤身给你补补,不是说你不行,您老行行好,别曲解我的意思好吗。”

  沈在勾了勾唇:“哦。”

  两人闹走进了中餐厅,刚坐下点菜时,看到有人跟盛闻言打了个招呼。

  “嘿,美女。”

  盛闻言见几个男男女女起走了过来,其中跟她打招呼的,就是昨晚帮她找到了戒指的那个男生。

  盛闻言朝他点了下头。

  男生道:“戒指还在吧。”

  盛闻言抬了下手:“在的,昨晚谢谢你们了。”

  “不客气不客气。”男生道,“没想到今天又在这里见你了,真巧。”

  “嗯,巧的呢,我男朋友正好晚上想来这里吃饭。”盛闻言道。

  男生听罢看了她的沈在眼,“噢这样,那,那我也跟我朋友过去吃饭了啊。”

  “嗯,好的。”

  那几人走向了另个位置,边走还边回头看,小声地说话。

  “这就是你两昨天说的那个美女啊,还真是超漂亮诶。”

  “是吧,可惜有男朋友了。”

  “哈哈哈死心了吧,人家男朋友也超帅啊。”

  “啧昨天就看到了,时赶紧跑了,微信都没敢要……”

  “那你刚还敢跟她打招呼。”

  “这不是碰见吗,正好给你们证明下我昨天没说谎。”

  ……

  嘻嘻闹闹的声音远去了,盛闻言沈在说:“你等会跟酒店说声,803和807这两个房间名下所有的消费都给免了。”

  沈在:“803和807?”

  “是啊,这两个房间是昨晚帮我找戒指的男生的房间,算是我感谢他们的。”

  沈在哦了声,低眸看菜单。

  盛闻言瞄了他眼,怕他不高兴,换了个位置,挪到了他边上坐,“我做的应该是的吧沈总?你没意见吧。”

  沈在瞥了她眼,“没有。”

  “那就好~我也觉得应该这样,人家都帮我找戒指呢。”

  沈在确实没什么意见,别人帮了自己,自己再回报下,不欠自然是没问题。

  他只是暗搓搓地有点吃味而已。

  然,以他在这个年纪、这个阶段,都解释这么多次了他再吃醋是不好看的。所以他除了在床上做点什么,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任何表的。

  “要不要让酒店再给他们送点东西。”沈在说。

  “啊?可以吗?”

  沈在拉过她的手,看了眼戒指:“不是你说这个戒指有不的意义,他们帮找到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是可以的。”

  “好呀。”盛闻言甜腻腻地靠在他肩上,“老板你说了算~”

  沈在轻拍了下她的头:“在倒是听话。”

  “我什么时候不听话啦。”

  沈在:“我是服务员的时候。”

  盛闻言:“…………”

  ——

  第二天,盛闻言和沈在才加入了大队伍,和众人块玩。

  但说是块玩,也就是在度假区起逛逛,吃吃喝喝,再打打牌,纯度假风。

  两天后,众人打道回府,

  沈在回了沈家老宅,盛闻言则回了自己家,去看看家里人和那个嗷嗷待哺的小屁孩。

  小屁孩是越看越可爱,为此,盛闻言还在家里住了周。

  直到周五那天,娄凝打来电话喊她去玩,她那晚才没留在小屁孩身边。

  但盛闻言这天也没什么玩的兴致,只是因为许久没见娄凝和杨圣,所以才愿意出来坐坐。

  玩到中途,喝多了果汁和酒,盛闻言拉娄凝块去了卫生间。两人闹闹,从卫生间出来后,突然看到眼熟的女孩。

  那女孩男人搂,但她好像有些不乐意,推搡他,奈何男人力气大,她怎么推也是推不开的。

  “你别,别这样……”

  盛闻言走进后听到声音时,也终于看清了那女孩的脸了。她愣了下,立刻上前扯出那男人的袖。

  “喂,你干什么,还不放开!”

  女孩抬眸看她,眼中喜:“盛闻言!”

  盛闻言道:“云霓,这谁啊,你认识吗?”

  男人搂的正是沈云霓,她摇头:“我,我不认识的。”

  男人显然是喝多酒了,不爽道:“怎么不认识了,我们桌起玩的啊,你刚才不是还跟我喝酒,跟我起跳舞吗?”

  沈云霓:“那又怎样!我只是喝酒跳舞,我……”

  “不是吧美女,之前还那么high,在就不认了。”

  “你胡说什么!我跟你又没什么!谁让你抱我了!”

  ……

  盛闻言几句听下来,也差不多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估计就是沈云霓跟朋友块出来玩,桌有不认识的男生。

  她喝了些酒跟这些人玩了起来,结果这陌生男喝多了又见她长得好看,就缠上了。

  盛闻言:“喂,这位,她都不愿意了,麻烦你放手好吧。”

  男人本缠沈云霓不放,都还没仔细看来人,这会见来人直让他放手,这才不满地抬眸看向她:“你……”

  剩下的话再看到盛闻言的脸后,顿时变了:“哟,朋友啊,你朋友长得可真漂亮。”

  沈云霓:“『毛』病,你先放手!”

  醉酒男道:“行啊,可以放手,那……美女你来陪我,怎么样?”

  盛闻言眉梢轻挑:“我陪你?嘶,胆够大呀,敢让我陪你。”

  醉酒男:“美女,我有钱,陪我去我的卡座玩玩呗,想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噢,给多少钱?金先来个亿行吗?”

  醉酒男愣了下,得油腻:“这么大开口啊。”

  盛闻言趁他卸了劲,把沈云霓从他怀里扯出来护在了身后,顺便示意了娄凝眼。娄凝会意,立刻跑走去喊人了。

  “这大开口么?怎么啦,哥哥连个亿身家都没有~就敢在这个酒吧泡妹啊?”

  “有,我然有了!”醉酒男心都酥了,伸手扣住了盛闻言的手腕,牛『逼』吹得响亮,“你跟我走,我跟我爸要,肯给你嘛。”

  盛闻言眉头微微皱,往外扯,没扯开,她微微,说:“你拉得我好疼,先放手好嘛。”

  “好好好。”

  醉酒男她好言好语哄得开心,立刻放了手,但放了之后,立马脸就凑了过来。盛闻言顿了下,在他快要靠近自己的时候,个巴掌,清脆地甩了过去。

  “啊!”

  这巴掌甩得够重,醉酒男惊叫了声,错愕地看她,完全没反应过来。

  沈云霓也愣了下。

  盛闻言回头看了眼沈云霓:“以后要是有人敢在你没意的情况下抱你,巴掌甩过去就好了,犹豫什么。”

  沈云霓心口砰砰直跳,眼睛亮亮地看盛闻言:“啊……好,好的。”

  醉酒男:“靠!臭表/!你敢打我啊!”

  盛闻言:“老娘打的就是你!”

  “你——”

  “槽你妈的,叫谁表/呢?狗借你胆了!”杨圣那群人听娄凝说有人敢在这招惹盛闻言,立马都赶了过来。

  赶到这的时候正好听到这话,二话不说就给了醉酒男拳头。

  醉酒男哎哟了声倒地,本是要发怒,但见突然出了这么群人,只得更脖道:“你,你们给我等啊,等!”

  杨圣乐了:“来,你来,等你到天荒地老!”

  醉酒男见人多势众,立刻跑走了。

  杨圣冷哼了声:“没事吗闻言?”

  “没事,能有什么事,就傻『逼』。”

  “靠!老去看看这不长眼的坐哪,不去教训下我都不起你。”

  “就是就是,走走走。”边上人也是恼火。

  盛闻言拦了下:“差不多行了,别惹事,刚才就算给过他教训了。”

  “就这样?那也太便宜他了吧,他刚骂你诶!”

  要放在以前,盛闻言肯是跟杨圣样的,谁敢骂她,她非得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可在约莫是成熟了,懒得去搞这么事出头了。

  之后,杨圣群人也给她安抚下来,准备回他们自己的卡座了。

  可没想到从那处走出来后,就见那醉酒男带了群人过来,拦在了他们前。

  那群人里几乎没有眼熟的,估计都是第次来这里,也并不认识他们。但有个,却是熟人,郑琪竟然也在里。

  盛闻言:“她怎么……”

  沈云霓立刻说:“我晚上就是跟她块出来玩的,但其他人我不认识。”

  盛闻言惊讶道:“郑琪不道跟那人说你不能动?!”

  沈云霓:“……起出来玩,前也没什么。谁道我后来去卫生间,那人跟出来了……”

  难怪。

  郑琪肯没告诉过酒醉男沈云霓是谁,她要是道这男的敢动沈云霓,肯也吓傻了。

  确实,郑琪在看到盛闻言这群人时懵了,原本刚才是听自己朋友说,在厕所打了。

  她郑琪在这也是有头有脸的,自己带来的朋友人打了,她自然是要过来出个头的。

  但没想到,方的人竟然是盛闻言他们……

  郑琪转头,立刻想跟醉酒男说什么。然而她都还没开口,那醉酒男已仗朋友都来了,冲上前就给了杨圣拳头。

  “妈的,敢打我,老弄死你!”

  杨圣:“……靠???”

  群人在酒吧都已喝多了,这种情况再加上酒精上头,两拨人顿时就扭打了起来。

  边上人都躲到了边,盛闻言也立刻护沈云霓到旁。

  她看这混『乱』的场,道这会也阻拦不了这群人了,怕出大事,赶紧拿出手机报警。

  110刚拨出去,横空见玻璃杯甩了过来,盛闻言眼疾手快,立刻拉了沈云霓把,玻璃杯没砸到沈云霓,但砸到地上四碎,片玻璃碎片弹出,划了她的腿。

  她今天穿了短裤,小腿处刺痛了下。但因为只是轻轻划了下,她只看了眼便没去注了,赶紧打电话。

  ——

  个小时后,警局。

  警局大厅,齐齐整整站了十多个人,盛闻言也在其间,她看了眼杨圣鼻青脸肿的模样,有些担心。

  杨圣回了她个放心的神『色』,恶狠狠地瞪向醉酒男。

  醉酒男在酒已完全醒了,此刻看到杨圣瞪过来,心惊胆颤地低下头去。

  他是最近刚搭上郑琪的,所以都不认识这里的人。方才带到警局后,郑琪终于能跟他说话了。他也是从她口中道,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尤其是他刚才想要轻薄的那两个女生,个是沈家小|姐,个是启盛的小盛总。沈家和盛家大名鼎鼎,根本不是他能触及的。

  方才他还说什么给她钱让他做陪……他是疯了吗。

  这两人哪个像缺钱的。

  另外边,盛闻言等得都有些无聊了。

  在他们这群人都在等家里人过来……终于,半个小时后,家里人渐渐都到了。

  沈云霓站在盛闻言边上,也在等她父亲。

  可过了会,看到口走进了沈在后,整个人都是僵:“小,小叔怎么来了!”

  盛闻言:“我叫的啊。”

  沈云霓:“我都给我爸打电话了!他会来的,你叫小叔干什么。”

  盛闻言莫名地看了她眼:“沈在是来接我的,又不是接你的。”

  “……”

  在场其他人也看到沈在进来了,原本来接人的长辈们看到沈在很是意外,等道自家儿欺负的象是他家人的时候,土『色』,连连道歉。

  沈在『色』很不耐烦,那些人认识他,但他并不认识那些人。此时他心里急,接了盛闻言的电话道她打架警察带走后,心急焚。

  他冷脸看了那些人眼,径直往盛闻言这个方向走。

  盛闻言却是满春风。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