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做人爱全过程试看--女闺蜜说我的好大

发布时间:2021-10-18   来源:    
盛闻言戏瘾上来,拦都拦不住,在车里是和沈在偷情的小绿茶,到了楼上房间,又成了被迫欢爱的良家妇女。

  沈在被她弄得神思皆乱,她一句又一句撩拨人的话,他已经没办法一一去分析。

  甚至于那句“要不要跟你老婆离婚,跟我结婚”也在他的狂热中,被他暂时抛在脑后。

  一直到午夜消停下来,盛闻言躺在他身边,累得昏昏欲睡时,他才隐约想起,问了一句。

  “你之前是说结婚吗。”

  盛闻言险些翻白眼,这人的反应是有多迟钝,都结束这么久了,才想起来。

  她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今天我爸跟我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该结婚了。”盛闻言喃喃道,“我觉得也是……所以如果你想结婚的话,可以跟我提。”

  沈在搂着她的手微微收紧了:“你想结婚吗。”

  盛闻言快困死了,眼睛都睁不开了,迷迷糊糊道:“我么……小时候是不想的,但现在,如果是你的话,感觉还不错……唔,这段日子太忙了。我是怕你着急来着……”

  沈在顿了下,吻了吻她的脸:“以你的节奏为主,结不结婚没关系,我也没有逼你结婚。”

  “我爸说有关系的,你……”

  “不用管别人的想法,我们两个在一起就是了,那张纸,不一定需要立刻存在。”沈在安抚道,“等你有空再说,嗯?”

  盛闻言停顿了下,开始思考自己什么时候有空,然而想着想着,直接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沈在已经不在身边。

  她记得昨天他说过今天有个早会,会比较早离开。

  盛闻言不紧不慢地从床上爬起来,想到了昨天晚上她跟沈在的对话,

  昨天半睡半醒时,她似乎是提到结婚这件事。

  他怎么说的来着……

  结不结婚没关系。

  只要在一起,那张纸不一定需要立刻存在。

  嗯……看来他也不是着急结婚的。

  ——

  沈家有五个孩子,头三个已经结婚,老三最小的孩子都要上小学了。

  原本,老四沈函和最小的沈在一直是赵顺慈的重点关注对象,但不久前沈在脱单,所有的压力就都集中在了沈函身上。

  但盛闻言听说,赵顺慈最近不催沈函了。

  因为沈函一周前交了个女朋友,赵顺慈很满意。

  沈函对那女孩也是真心,带着她和很多朋友见了面,还组织着一起出去玩。

  五一放假前,沈函就拉了一个群,说是邀大家一起出去休闲休闲。

  由于有些人没那么长时间的空,便没选择出国,而是就近选了IZ开发的那个温泉山庄。

  因为沈在有些事没处理完,所以盛闻言和他两人在五一前天没有和大家同个航班,他们是下午才出发的,到温泉山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饭点时间。

  “来了啊,闻言,沈在,快快快,就差你们两个了。”沈函见着两人总算到了,起身招呼他们过去。

  晚饭在酒店的餐厅里,盛闻言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许多人,熟悉的是沈函和杨谦和,眼熟的则是另外两个在俱乐部见过的,杨谦和的朋友。

  至于沈函边上那个陌生的女孩子,应该就是他那女朋友了吧。

  “来晚了,不好意思啊。”盛闻言在位置上坐下来,随意客气了一下。

  “没事。”沈函道,“诶,介绍一下啊,这我女朋友,她叫段平夏。平夏,这是我弟妹!盛闻言。哦,她边上那个是我弟弟。”

  段平夏文文静静,看着就是那种泛着书香气息的女孩子。见沈函介绍完,她朝沈在和盛闻言打了个招呼。

  盛闻言笑着招了招手,沈在则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中午只吃了一点,饿了吧。”沈在看着盛闻言说,“你先吃饭。”

  盛闻言确实是很饿了,现场都是熟悉的人,于是她也不客气了,埋头吃了起来。

  而沈在则是一边跟旁人聊天,一边往她碗里夹菜。

  夹了几筷子后,发现她把肉和菜都吃干净了,虾却一只都没动。

  沈在也没说什么,随手把虾夹了回来,剥好后,再放到她的碗,一通动作很是自然。

  盛闻言显然也很习惯的模样,对着沈在嘻嘻一笑,立刻就把虾吃了。

  沈在并不觉得这是多了不得的事,但边上一群友人看着,却是一脸”这还他妈是沈在吗”的表情。

  “看着我做什么,都不吃饭?”沈在注意到众人的神色,淡淡问了句。

  杨谦和嘶了一声:“这不是你这边的狗粮吃得有点饱吗。”

  沈在:“什么狗粮。”

  盛闻言抢答道:“他一定是说你给我剥虾,他有被刺眼到。”

  沈在哦了声:“这有什么。”

  “这有什么?那好,沈在,你也给我剥一个~”杨谦和阴阳怪气地说道。

  沈在眉尾微微一抽,说了个“滚”字。

  杨谦和:“你看看你看看……沈函,你这弟弟真的是重色轻友。”

  沈函才不理他,连忙学着沈在的样子,给段平夏剥虾:“给,你吃。”

  杨谦和:“……”

  妈的晦气。

  段平夏见沈函给她剥虾,有些不好意思:“不用的,多麻烦你……”

  沈函:“不麻烦不麻烦,我刚都忘了给你剥了。那什么,别人有的你也要有。”

  段平夏愣了愣,有些腼腆地笑了。

  盛闻言看得直乐,拉了拉沈在的衣袖,小声说:“我也不用了,多麻烦你。”

  沈在睨了她一眼,“盛闻言,你就少说这些没用的。”

  盛闻言摊摊手,道:“好的,那再给我剥一下哈。”

  “几只。”

  “三只就行了。”

  “嗯。”

  一顿晚饭在两处狗粮狂撒中度过了,结束后,几个男人去了娱乐区打牌。

  盛闻言在里头坐了会,嫌没意思,便想去温泉那边泡泡汤池。

  她见段平夏一个女孩子待在这也没事干,便问了句要不要一块去,段平夏同意后,两人回了房间拿衣物,一同去往温泉池。

  段平夏较为文静,但盛闻言话多,所以两个人在一块,倒也和谐。

  泡汤的时候,盛闻言八卦地问了段平夏和沈函是怎么认识的。毕竟段平夏的性格和沈函是一个天一个地,生活圈子也是完全不同,能走在一起,还是蛮神奇的。

  后来段平夏告诉她,她是沈家最小的孙女悠悠的钢琴老师,她和沈函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沈宅。之后,沈函便对她展开猛烈的攻势了。

  “噢~原来沈函对你是一见钟情啊。”盛闻言打趣道。

  段平夏脸又有些红了:“那你呢,你和他弟弟又是怎么认识的呀。”

  说起沈在,盛闻言自然能有更多的话说了。她立刻就跟她讲了他们初期相遇,他们的相处……

  “……就那一次啊,超搞笑,当时我花了六千块加一个戒指买了那辆电动车,我就用那辆车载着沈在去的会场。”

  “电动车吗……”段平夏竟然没法将今日那个矜贵男人和小电驴联系在一起,总觉得那画面,又好笑又可爱。

  “是啊!就是电动车,后来我们俩还摔了一跤呢。”盛闻言说起那件事就觉得好玩,“后来啊,我让他给我报销,他不仅给我报销了,还买了个一摸一样的戒指给我,那个戒指就是……”

  盛闻言抬手便想给段平夏看,可抬了手却发现,手上空空如也。

  啊……因为要泡温泉,刚才来的路上把戒指摘掉,放进衣服口袋里了。

  盛闻言展示失败,便想说晚点去换衣服的时候再给她看一下。

  结果后来泡好,回去换衣服的时候往口袋里一摸,竟然没有摸到戒指。

  那枚戒指对她来说意义是不一样的,所以盛闻言当下便四处找了下,然而,并没有在换衣间里看见。

  于是她赶紧跑出去找,方才摘戒指的时候就在临近温泉的位置,衣服口袋很浅,可能放进去后它掉出来了,她没有发现

  小道上灯光明亮,盛闻言猫着腰,仔仔细细找着。

  路上人来人往,盛闻言出来得急泳衣都没换,只草草披了件白色浴巾,修长的双腿格外诱人。

  她就这么站在那里,便轻易吸引到了别人的注意。很快,有两个男生过来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

  盛闻言头都没抬:“谢谢啊,我找个东西而已。”

  “是掉了什么?我帮你找吧。”男生十分热情。

  盛闻言:“没……”

  “一枚戒指。”段平夏也在找,闻声赶紧道,“银色的戒指。”

  “噢!戒指啊,好的,我帮你找。”

  “我也来我也来。”

  两男生立刻加入了找戒指的队伍中,盛闻言心里着急,也不管他们了,低头继续找着。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一起帮忙的其中一个男生惊喜道:“找到了!是这个吗!”

  盛闻言回头,立马跑了过去,她对那戒指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一眼便看出是自己的,高兴道:“是!是这个。”

  盛闻言一笑,明媚到晃人眼睛。

  男生呆了呆,递给了她,“就在这个草丛边上……”

  盛闻言一口气总算是放下了:“谢谢你啊,这对我很重要。”

  男生脸色微红:“啊,没事没事,不用谢。”

  盛闻言:“那个,你们也是住在这个酒店的客人吧?”

  两男生对视了一眼:“对的,我们一群朋友一块来的。”

  盛闻言:“哪个房间啊?”

  “啊?”

  “我问一下,哪个房间,方便说吗?”

  盛闻言是想着,人家帮了她一个大忙,她得感谢一下。

  问房间号,是想回头跟酒店说一声,他们房费和后续的服务,她全包了。

  “我,我住803……”

  “我住807!”

  两个男生反应过来,回答得有些激动。

  盛闻言点点头:“嗯,谢谢你们啊,真的非常感谢。”

  “没事,举手之劳嘛。”男生犹豫了下,说,“那……请问能加你一个微信吗?”

  盛闻言停顿了下,突然意识到她激动过头,好像给人家造成什么误会了,她摆摆手,刚想解释一句,就听身后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盛闻言。”低沉,带着浓浓的不悦。

  盛闻言倏得回了头,只见不远处,沈在正面色阴沉地站在那里。

  方才,沈在同杨谦和他们打了一会牌。但他本身并不是喜欢打牌的人,盛闻言走后,他也没了什么兴致,玩了一会便结束了。

  他是想着盛闻言大概率泡好了,要过来接她的。

  可没想到,半路就遇上了,而且看到她和两个长相俊秀的男生在聊天,还是相谈甚欢的模样。

  盛闻言喜欢长得好看的人,这点,他一直是知道的。

  盛闻言容易吸引男人的视线,他也是知道的。

  所以在走近后听见那男人已经在问微信了,他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不过是一会没看住而已。

  “沈在!你怎么过来了。”盛闻言小跑着到了他面前。

  沈在低眸看着她:“泡完了?”

  盛闻言:“嗯!泡完了。”

  “那不回去,在这里做什么。”

  沈在的声音过于冷漠,这让盛闻言感知到了点什么,她回头看了眼那两男生,再看看沈在的脸色,突然就明白过来了:“哦!是这样的,我刚才把你给我的戒指掉了,然后我在这找,正好好心人路过,就帮我一起找了。”

  身后那两男生看到这场景,自然反应过来沈在是盛闻言的谁了,尴尬地打了个招呼,立刻转身走了。

  盛闻言拉住沈在的手:“干嘛呀?你不会是吃醋吧?”

  沈在一言不发,拉着她便往来处走去。

  盛闻言猝不及防,连忙跟段平夏挥了挥手道别,然后,被沈在半托半拽,直接拐出了温泉区域,到了酒店的电梯边。

  电梯还没下来,盛闻言瞄了她一眼,说:“我刚没有说谎哦,真的是这样的。”

  她解释了,他自然是信的。

  只是方才那两男生要微信和看盛闻言的眼神,让他没法舒服。

  “我说真的,而且我也不准备给微信的。”

  沈在看了她一眼,突然道:“衣服怎么不穿好。”

  盛闻言身上还穿着泳衣和大浴巾,“那个,刚才丢了戒指着急,急匆匆就跑出来了。”

  沈在皱眉,抬手把她的浴巾又裹紧了些:“那戒指有什么要紧的。”

  “你送我的呀。”盛闻言道,“虽然你送过我很多东西,但是,这个不一样,这个是有故事的嘛~”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