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动态图试看120秒&和闺蜜男朋友浴室疯狂

发布时间:2021-10-18   来源:    
 姜糖到了人界才发现,  这跟以前历史书上看到的相差不多。

    百姓以农耕为生,靠天吃饭,大多数人都不识字,  信息极为闭塞。

    大城相对好些,  人口多,贩夫走卒下馆子吃饭,  书生闲人坐茶馆听书……

    热热闹闹聚一堂,很多八卦消息一传十,  十传百,能快速传遍全城。

    唯一的不同,  大抵上就是人界广为流传修仙之道,  众多百姓对此深信不疑。

    世界上真的有神仙。

    他们众口一辞,口口相传道,  城西那家当铺的小儿被仙人收为徒弟了!

    城东卖布家的女儿被仙人接走了!

    ……

    总之,修仙界去人界收弟子的消息,早已尽人皆知。

    只是,大部分百姓没能亲眼所见,多半是从他人口中得知。

    这些日子,  饭馆茶馆酒楼散布了几个小道消息。

    姜糖和闻镜一路游历到广邑都城,  午时到饭馆里吃饭,  点了一桌当地的特色菜。

    听到隔壁传来的闲聊声。

    几个做完活的匠人,  点了小酒花生,  边喝酒边聊起皇宫里的轶事。

    矮胖的小个子道:“我侄子在皇宫里给御厨打下手,据说帝王已经辟谷,  好些天没吃饭了。”

    “真假?那帝王是要飞升成仙人了吗?”翘着二郎腿的瘦子拔高了声音。

    “你瞎说啥呢,  辟谷才第一步,  离飞升远得很。”看上去格格不入的书匠摇晃脑袋。

    “你又懂了。”瘦子筷子一掷,  当场摆脸,看上去脾气不是很好。

    小胖子缓和气氛:“别吵,都别吵了,听我说完。”

    瘦子和书匠低头喝酒,都不说话了。

    旁边的姜糖也跟着竖起耳朵。

    小胖子继续道:“帝王不是一直在寻求修真之道吗,城楼上还贴着皇家告示呢。可是已经一年了,还没见过一个真材实料的修真人。但我听闻,上个月找到了!”

    “……一个月前?这难道就是帝王一月前开始不上朝不听政事的缘由?”

    “嘘,小声点。”小胖子比了个动作,眼珠往四周望了望,见大家似乎未发觉,才降低了声音道,“休绥城瘟疫险重,已有蔓延之势;朝桐城附近几座大城洪水饥荒遍布,可帝王沉醉修真之道,不务正事,恐怕这天快要变了。”

    三人的呼吸放轻,沉默蔓延开,包含了无穷的担忧和不安。

    他们以为声音放得几不可闻,再加上饭馆冷清,最近距离的一男一女隔了两三个座位,除了同伴,没人能听得见。

    却未看到,姜糖拾菜的动作停在半空,被八卦轶事夺去了全部注意力,只有闻镜神色淡然,夹起鲜嫩的笋片放到她的瓷碗里。

    她依然保持不动的姿势,似乎沉浸在思绪中。

    闻镜又夹起一块红烧肉,递了过来,这次她鼻翼翕动,闻到了一股馋人的香味,下意识咬住了他的筷子,以及上边的肉。

    一阵阵低沉的笑声响起。

    姜糖这才回神,快速吞咽完,突发奇想道:“我们去皇宫吧!”

    闻镜奇道:“你去那处凑热闹作甚么。”

    “我想到了一个回收恶意值的法子。”她神秘兮兮地说,“先去皇宫打探一番。”

    不紧不慢地吃完饭,两人动身,闲逛般的走到进皇宫的城楼之下。

    周边行人擦肩而过,两人就像是芸芸众生,除了样貌出色惊人,引发了数个回头,其他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看上去更像是哪家的小|姐公子出来游玩。

    高巍壮观的城楼百尺外,空旷辽阔,无一人靠近。

    漆红城门下,竖立着两排披甲执锐的士兵和侍卫,他们神色肃然,手中兵器反射出冰冷银光,光是气势便让行人们自主远离。

    姜糖和闻镜手牵着手,顺着道路大流走,走着走着突然拐到了左边,径直往城门的方向偏移。

    这一变化,引发了两波人的驻足观看。

    一波是路上的行人,停住了脚步。

    另一波则是守护的士兵,侧头紧盯。

    顶着数人灼灼的目光,姜糖面色坦然淡定,望向风吹雨打的泛黄告示,诡异的寂静中,撕去了告示。

    清脆的纸张撕裂声,打破了平静的湖面。

    士兵们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你们来做什么?”

    “如果我没看错,告示上写着,帝王正邀请修真之大进宫。”

    纤长指间一张黄纸随着摇摆晃动个不停,士兵们的视线跟随纸张摆动,随后移到她的身上。

    一个该养在深闺不随便往外出的绿衣女子,以及一个面无表情戴着半边银色面具的男人

    士兵们面面相觑,各自在对方眼中瞧见了惊异的神色。

    他们只负责守卫城门,并没有做决定的权力,因此缓和了语气道:“你们先等着,等我们向上禀告。”

    等了大概一个时辰。

    午后的太阳落到了山头,天上的白云染成了橙红色,才有人慢条斯理地走来,边走还边责怪身侧的士兵:“都一个月了,怎么还没把告示撕下来。”

    士兵连连低头弯腰。

    来人是皇宫里的总管,身材威武神色高傲,用一种轻蔑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姜糖,见她是个女子,身材娇小柔弱,好似一阵风便能吹到。

    忍不住鼻间发出一声冷嗤:“我还以为是货真价实的道长,结果是一个弱女子,你还不如回家洗衣做饭,来皇宫坑蒙拐骗,小心人头落地。”

    姜糖一呆,没料到先开口的,竟是一通嘲讽讥笑。

    旋即,总管踹了一脚士兵,冷斥道:“你连分辨的能力都没有,让我白跑一趟,要你有何用?”

    说罢,总管正要转身离去,没走两步,身子竟突然朝上浮空,不断往上冲,越来越高。

    他发出一声声惊叫,手舞足蹈向下摆动,模样滑稽可笑。

    士兵嘶了一声,往旁边看去,戴面具的男人唇角紧绷,右手不断往上抬,随着他的动作,总管也跟着上移,就这样悬空到了比城楼还要高的位置。

    士兵整个人都呆了,心道,就连宫里的那些道士都没这等悬浮人和物体的本事。

    两人哪里是骗子!

    分明是货真价实的仙人!

    尽管离地面高,总管惊惧的表情和声音,依然清晰可见。

    “啊啊啊,快放我下来,饶命,我,是我有眼无珠,仙人饶我一命。”

    吓得语无伦次地求饶。

    他的声音过后,众多看热闹的行人也跟着喊:“拜见仙人。”

    姜糖侧头看,闻镜的黑眸蕴含了冰冷的杀意,手指微微一松,总管突然往下坠,又是一声惊呼。

    眼看跌到一半高度,猛地止住。

    总管吓得脸色惨白,哭天喊地:“我错了,是我口不择言,不该瞎说话。”

    闻镜记着承诺,望向姜糖,等她的决定。

    她抓了抓头发:“先放下来。”

    依言,他手指忽而一松,总管迅疾坠落,待离地一寸,才堪堪停滞。

    毫无形象跌在地上,他浑身发颤,方才瞧不起的绿衣女子脸上浮现一种微妙的神情,走近他的身边,捡起掉在地上的剑鞘。

    那只小巧纤细的手,渐渐收紧,剑鞘化作灰烬,竟生生被捏成了渣渣。

    “你要是不带我们进宫,下场就像这把剑鞘。”她的声音清脆动听,脸上的笑容甜美,做出的动作却可怕得很。

    倒在地上的总管悔不当初,哪里晓得这女子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却力大无穷,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他双腿颤栗,被士兵搀扶起来,勉强躬身,恭恭敬敬做出了个请的动作:“仙人们请进。”

    皇宫花草树木错落有致,悉心修剪恰当,脚踩的青转干净如洗,打料得很精细。

    姜糖和闻镜说说笑笑,落日下,拉长的影子投到了低头跟在身后的总管上。

    他抬了抬头,犹豫片刻,最终把他们安排到了落枫殿。

    落枫殿的隔壁是灼阳殿,住着那名备受重视的道士,总管思虑过后,觉得不好打搅他,只好将另外两位安排进了落枫殿。

    姜糖和闻镜住了大约五日,日子过得悠长缓慢。

    没人来打搅他们。

    可他们来的目的是为了见帝王,不是来蹭吃蹭住的,又过了两日,帝王岿然不动,依然没有召见的打算。

    姜糖不想硬闯,四处打听,从宫女的口中打探出一件至关重要的消息。

    原来一年以来,有不少打着幌子的假道士住进隔壁的灼阳殿,几乎住满了人,但一个月前,一名叫做定禅的道士住进来后,帝王将那批成天混日子的假道士驱逐了,现在只住了定禅。

    谈到这位定禅,宫女脸上浮现激动的表情:“他真的厉害,帝王服下他制作的丹药后,每日红光满面精神矍铄,比先前的脸色好多了。”

    姜糖得了消息,回去和闻镜商量。

    “世间真有凭丹药修炼,轻松提升境界的办法?”她摸着下巴,双目显出求助若渴的情绪。

    他摇了摇头:“并无。”

    姜糖:“果然系统是开了挂。”

    世上除了洗髓丹,再无相同作用的丹药。

    所以,那个定禅有问题。

    到了夜里,闻镜和姜糖悄悄潜入灼阳殿。

    两个身影正大光明地飞掠而去,速度极快,残影交错,非常人所见。

    守卫们打着哈欠,感受到一缕风吹过,和旁边的人聊天:“今晚的风有些大。”

    一跨入临近主卧的院落,姜糖吸了吸鼻子,空气里弥漫着一股似臭非臭的奇异味道,极淡,若非已是化神境,恐怕还闻不出来。

    姜糖虚心问教:“你闻到了吗?这是什么?”

    闻镜毫不在意,似乎没放在心上,悠悠道:“这是——妖气。”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