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小黄文水多肉多推荐污越好(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

发布时间:2021-10-18   来源:    
恶意值回收后,  脑海里的恶意根源也随之清理干净,众多弟子心中的怨恨倏忽消散,面面相觑地发起了呆。

    片刻后,  浑浑噩噩下山。

    淡蓝色的屏幕响起咕咚的吞吃声,  躲在殿门后的姜糖冒出个脑袋,  见门前的人都走光了,  才踏出一步脚,  跑到系统身边。

    她数了数一连串的数字,  小脸一塌,遗憾道:“只有三百万的恶意呀。”

    人数还不够。

    接下来闻镜等了两日,恶意值以十点二十点缓慢增长,  增速已然达到了饱和状态。

    每个人身上的恶意值有限,  当收取了某个人的恶意值后,即使以后再生出恶意,也无法重复回收。

    所以,他改变了目标。

    中上层弟子们认为这事跟他们毫无关系,  冷嘲热讽嬉笑怒骂不乏有之,结果没几日,  蔓延的火势烧到了他们自个头上。

    闻镜拆除了任务堂。

    意味着,  中上层也失去了重要收入来源。

    这还得了,  一伙精英内门弟子直接从中产堕入赤贫,  引起了更广泛的轩然大波。

    他们也想效仿底层弟子,去向尊主讨要个说话,但这次,连山顶都没爬上去,  就被一阵阵的狂风吹落至山脚。

    太可恨了。

    尊主该遭天谴,  他们如是想。

    恶意值跟着暴涨。

    系统叮叮叮的播报声,  盛满了腐朽的金钱味道。

    看得姜糖的瞳孔里盈满了金钱的符号。

    回收过程中,闻镜收了一批侍从,为天鹤殿增添不少家具器皿,如喝水的琉璃盏,熏香的香炉,升级版九彩凤戏凰灯台,七色团花四扇屏风,以及姜糖用的首饰,金镶珠宝等等。

    新床榻也换成了崭新昂贵的温玉塌,相比较之前的普通床榻,多了一个修仙功能,有助于吸收天地间灵气,蕴养身体。

    奢侈的家具器皿当着弟子们的面,源源不断地往山顶上飞。

    天鹤殿某间屋子,香炉萦绕着一种淡淡的清香,四扇屏风将屋子隔断成两部分,透过半透的稠纸,依稀可见水雾蒸腾,像披上一层轻纱,隐去了女人的身形。

    水声哗啦啦,姜糖一面沐浴,一面生出了寥寥无几的罪恶感。

    但系统的恶意值实在太香了。

    她沉痛地想,中断是万万不能中断的。

    泡了许久,热气熏得人脸红润水嫩。

    她的脑袋磕在浴桶的边沿,闭着眼睛,右手不安分地拨动水面,撩起几片千云花指尖捻碎,享受通体舒畅的放松感。

    温暖的水,包裹住身体,让人留恋万分,不愿起身结束这场沐浴。

    泡得时间真的太长了,她昏昏睡睡地打着哈欠,听到缓慢的脚步声往浴桶的方向靠近。

    停在屏风另一侧。

    模糊可见是一个高大男子的身形,如修竹般挺拔。

    “闻镜?”她没半点不安,随意地问。

    他嗯了一声,语气似抱怨,又似担忧,“时间有些久了。”

    脚步声又起,绕路往前走。

    隔着一道形同虚设的屏风,她连忙制止:“我在泡澡。”

    闻镜顿住,缓慢开口:“我知道。”

    然后又道:“既然都已经……没什么可羞的。”

    “不行不行。”一阵慌促的水声过后,她的半张脸陷入水底,声音模糊地穿过屏风,“你就站在那里,等我穿好衣服。”

    他笑了一声:“好。”

    姜糖转了转脑袋,四处找衣服,一圈又一圈,衣服不见了。

    衣服呢?

    她眨了下乌黑的眼睛,突然记起来,睡衣放在屏风另一侧,平时怕洗澡水会溅到睡衣,她会泡完澡到另一侧穿上,如今他在屋子里,她不好意思就这么……当着他的面绕过去穿衣服。

    难道要让他帮忙拿来?

    姜糖咬了下唇,心想,让他帮忙,剧情肯定要往脖子底下不能描述的方向发展了。

    不行不行,上次的惨痛经历还深深印在脑海里。

    她要坚决掐断一切苗头。

    “糖糖?”闻镜催促道,“快些。”

    姜糖尴尬,小声道:“我睡衣没带,在,在你右边的方向。”

    “我帮你取?”

    她又拒绝:“不行不行。”

    闻镜闷闷低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姜糖义正言辞:“你出去,在外面等我。”

    他的身影没动,反而往前多走了一步。

    眼看就要绕出屏风,看见她发丝湿润,水汽弥漫的身躯,她的脸顿时爆红,猛地扎进了水底,只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以为他会长驱直入,不顾她的意愿进来,却在最后一步顿住,声音带了些戏谑的意味:“接着。”

    宽松柔软的白色睡衣自屏风上方掠过,停在浴桶的身侧。

    姜糖慢慢地钻出水面,盯着浮在半空上的睡衣,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

    修真界哪里需要亲手取用东西。

    随便一个小术法不就解决了吗?

    但她一时忘记了,他总不能和她一样,也忘了吧。

    姜糖飞速穿好衣服,扑到他身上,咬了一口他的衣领,“你故意的。”

    “不是,”闻镜接住温软的身躯,“我没说要亲自帮你拿过去。”

    姜糖:“你是说我自作多情么?”

    她抬起脸,半干的头发沾着水珠,顺着莹白的脸颊往下滑动,钻入到脖颈下方的衣领里。

    他的喉结微微滚动,不留一丝痕迹地移开目光,垂下眸,镇定低笑:“不敢。”

    姜糖眯起了眼睛,眼珠子溜溜地打转。

    手心多了一团白色绵巾,他往上一盖,罩住了她的头顶,以及那双有意无意撩拨人心脏的眼眸。

    若她知晓了他的心思,肯定会超大声地说:“心里有鬼的人,才会觉得别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有鬼。”

    他默默地想,一面揉搓她的头顶,帮她擦干滴水的头发。

    一顿摩擦,她从绵巾的缝隙间,露出一只眼睛,一本正经地问:“还差多少恶意值了?”

    距离各种想方设法的扣工资行动,已经有十日。

    这是她问的第二回。

    他摇头道:“还差五百万。”

    “这么多?”姜糖诧异道,“我以为起码只缺个一两百万差不多了。”

    “人数不够。”闻镜温柔地给她擦头发,两人呼吸间,感受到屋子里的熏香更浓更重了。

    他继续道:“还未完全吸收干净,但也增加不了太多。”

    她隔空掐灭了香炉,提了个建议:“我们是不是该出幻境了?”

    将近大半个极寒门被他塞进了幻境,如今恶意值也取尽,幻境的必要性显得可有可无。

    闻镜手一顿:“你想出去了?”

    姜糖:“是呀,不过也不用太急,等恶意值全部回收完吧。”

    闻镜蹭了蹭她的脸颊,低声道:“好,大约两日就行。”

    这两日,系统悬浮极寒门上方,兢兢业业吸收残余的恶意。

    而姜糖和闻镜过着两人世界的生活,没有任何人的打搅。

    天空蓝澈干净,是难得的好天气。

    阳光穿透树叶的间隙,洒下斑驳的光线,她像只小猫一样,躺在闻镜怀里晒太阳。

    半眯着眼,懒懒散散伸了个懒腰,她的脑袋靠在他胸膛上,听他规律稳定的心跳声,给她带来了难以抑制的睡意。

    美梦抱她入怀。

    她睡着了,呼吸轻轻的。

    闻镜低头盯着她好长时间,冗长的寂静中,听到远方传来系统兴奋的播报声,穿透云层与山脉,唯他一人所闻。

    “宿主,恶意值已吸取彻底,无所遗留。”

    他半揽住一个娇小的女人,简短地嗯了一声,以作回应,旋即抬起手,宽袖随动作上扬,在山顶的大风中飘荡。

    拂过天空,湛蓝的色彩变得黯淡。

    风中止,阳光凝滞。

    世界分崩离析,出现无数个密密匝匝的碎片,如琉璃坠地,渐渐化作迷离光点,不断往天上飞。

    可惜这样一个神奇的场面,姜糖睡得香甜,未能瞧见半分。

    待她醒来,见到的是熟悉的青石洞府。

    以为仍然在幻境,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角,边打哈欠边往外走。

    闻镜倚靠于桃树之下,纷飞的粉色花瓣如一阵花雨,掠过他白皙的脸颊,衬得唇更红更艳。

    桃花为之相形见绌,萧索地掉落。

    苏醒便见这样一副桃花美人图,姜糖像根柱子一样被钉在原地,等他喊她过去,才动了脚步径直小跑,坐到了他的身边。

    “怎么突然来洞府里了?”她环顾四周,与上次所见,并无差别,“系统还在底下忙碌吗?”

    青石洞府随他意愿移动,但通常情况下,位于苍岭山脉云层之上。

    她竟然半点没发现

    他捧着肚子笑了半天,直到她满脸迷惑地拽他的袖子,快拽断了,才悠悠道出真相:“这里是现实。”

    ?

    睡了一觉,天就变了。

    姜糖倒也不是留恋那个幻境,带着些许遗憾道:“我没看到出幻境的场景呢,你也不叫醒我。”

    “有什么好看的。”他漫不经心地抬眸,见她撅着嘴巴不高兴,瞬间改变了态度道,“你若好奇,去看系统记录的回放。”

    系统非常有眼力见,不等呼唤,自个跑出来。

    她边看边问,甚至还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把干果,磕了起来:“所以,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吗?”

    闻镜不作回答,先问道:“你想继续留在极寒门?还是去其他地方?”

    想了想,姜糖干脆利落道:“换地图吧,不管现实还是幻境,都呆在极寒门里,我快呆腻了。”

    说起来,她这几年,偌大的异世界,竟然只去过极寒门,飞灯夜市和魔界。

    其中,魔界还是虚假的魔界。

    她可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宅家能人呢。

    想了半晌,游离的思绪突然被他的话语打断,姜糖抬起头,听到他轻飘飘说了句:“不如去人界。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