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高潮的动漫(女的喊疼男的会心疼吗)

发布时间:2021-10-18   来源:    
“白姑娘,    我并未与你说笑。你不是剑宗之人可能不知道我手中这把天昭有多霸道,它是一把千年神兵,就算是我当年入剑冢去取它的时候也险些被它的剑气灼伤。”

    陆九洲看出了白穗的惊愕,    生怕她误以为自己是在和她开玩笑,赶紧将前因后果解释给她听。

    “虽然刚才你是得了我的允许才能碰触它,    但是那剑气却是我也无法完全压制的。”

    “万物有灵,    有人善五行,    有人善推演,这是生而注定的体质。就像你天生亲剑,是极为罕见的剑修体质。”

    白穗可能不明白这“亲剑”是什么意思,    然而这对于所有剑修来说都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体质。

    修者万千,    毒修最怕被毒反噬,    医修最怕『药』石无医,而剑修的剑为半身。

    他们最怕的不是身死战败,    而是被剑气所侵蚀。

    剑从来都不是什么灵宠,它生来便有锋芒。尤其是随着所斩杀的妖魔越多,血气越甚,再乖顺的剑也会生戾气。

    到了后头一个不小心便会遭其反噬,    走火入魔。

    因此像白穗这样亲剑的体质,    可以很大程度上规避剑气的影响,是所有剑修梦寐以求的。

    白穗被说得一愣一愣的,    尤其是看到陆九洲这少有激动的样子后心下更恍惚了。

    “……我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我骨骼清奇,    天生就是个甩大刀,哦不练剑的好苗子是吧?”

    “是的。”

    他的目光灼灼,缓了一会儿斟酌着语句继续说道。

    “白姑娘,像你这样的好资质如果一直做个散修实在太可惜了,    如果你信得过陆某的话可否在领了赏金之后与我回一趟剑宗?”

    “今年的拜师大典虽然已过,但是宗门的长老的要求很高,还有好几位还未收到心仪的徒弟,姑娘尚未筑基,且也不属其他任何宗派,若是能入昆山再合适不过了。”

    “可是我……”

    【滴——主线任务已发布:拜师昆山,除魔卫道。】

    白穗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888又给她来了一项主线任务。

    经过这么几次下来,她大致上也琢磨出了888发布任务的规律。

    剧情走到哪儿了,或者角『色』提到了与任务相关的部分时候便会触发。

    和之前在接触到了魅魔后才发布了斩杀的任务一样,这一次也是在陆九洲发现了她体质之后才提出了拜师昆山的任务。

    而且这主线任务无法完成是有惩罚的,白穗虽然没被雷劈过,但是光想想就知道有多可怕。

    尤其还是在直接落到魂魄上,那一个不小心还不得魂飞魄散了?

    【……?不是,斩杀魅魔我还能理解,是为了让我得到妖丹。但是现在为什么又要我拜师昆山,而且还是主线任务。大哥,我穿到这里来是为了改变be结局,不是来升级打怪的。你们这样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亲爱的宿主,主系统发布的所有任务都是以改变剧情为目的的,但是随着矫正的难度越来越大,以你的能力如今斩杀一只低等魅魔都需要借助陆九洲的力量。】

    【《仙途漫漫》这本小说一共分为七卷,现在你所处的剧情是第一卷,是故事的开篇,还没什么难度。】

    888在发布任务的时候就猜到了白穗肯定又要疑『惑』发问,这一次解答的时候比起之前时候要有条不紊得多。

    【可是后期遇到了那妖女怎么办?退一万步,就算你侥幸走狗屎运对付了那妖女,那其他反派呢?妖主呢,魔尊呢?】

    【你如果现在不强化实力,那你要如何改变剧情走向?】

    【……口意!师父别念了别念了!】

    888这么一番话下来,白穗莫名有一种自己上课开小差,态度不端正被逮去思想教育的感觉。

    她是不思进取,安于现状的学生,而888则是苦口婆心鞭策她进步的班主任。

    白穗这下子醍醐灌顶,什么都明白了。

    说了这么一大堆无非就是要是不做任务被雷劈不说,后头还因为过于废物沦为鱼肉任人宰割,要是做任务修行过程是苦了点儿,至少不会嗝屁。

    意识到这一点的白穗只得收回了自己那句“可是我只想当个咸鱼”,戴上了痛苦面具艰难点了点头。

    “好。反正我无门无派,能够有幸拜师天下第一剑宗再荣幸不过了。”

    陆九洲就算再没眼力见也看得出来眼前的人并没有多开心,反而哭丧着脸,很是生无可恋。

    “……白姑娘,我只是起了惜才之心这般建议而已,你要是实在不愿也没什么的,我自不会强人所难。”

    “没有的事!陆道友,哦不陆师兄,我愿意,我愿意的!”

    “……”

    好家伙,还有两副面孔呢。

    ……

    昆山主峰。

    傍晚时分。

    天虽然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可那晚霞满天,在群山葱茏之间映照着橘红的光亮。

    倦鸟归巢,周围一片静谧安详。

    琼玉台上,一个白衣少女正在练剑。

    要是这时候有人注意的话便会发现她虽然在练着剑,可神情放空,全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不就是错了一式吗,青烨师兄至于这么生气吗?还罚我挥剑一万下,这哪里是惩罚,简直是要我死吧……”

    少女一边挥着剑一边闷闷不乐地嘟囔着。

    此时天已经暗得差不多了,她胆子小有些怕黑。

    她眯了眯眼睛,仔细用灵力探知了下周围,见并没有人注意到她后,这才收了剑,轻手轻脚地准备离开。

    然而少女刚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一慌,赶紧引了剑挥了过去。

    “嫣然师妹!莫拔剑,是我!是我!”

    “徐师兄?”

    看清楚来人后,她怔然了一瞬。

    “怎么?你也因为没记住剑式被青烨师兄罚来这里挥剑了吗?”

    “就那么十几式,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久了还能把入门剑法给舞错?”

    “……那你大晚上来琼玉台这里干什么?”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刚才才稍微平复下情绪的青年又一下子炸了。

    “不是,是陆师兄,陆师兄回来了!”

    “陆师兄回来了?这不好事吗,有他在咱们终于可以摆脱青烨师兄的魔爪了,你怎么还一脸惊恐的样子?”

    “可是不止他一个人!”

    “他还带了个道侣回来!”

    “?!”

    ……

    陆九洲从沧海除妖回来带了个道侣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只用了不到一晚上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剑宗。

    昆山弟子每日清晨晨钟响起之后都会来琼玉台晨练,一般练个一两个个时辰,中途会有一点休息的时间。

    平常时候大家聚在那棵百年菩提树下也就聊聊近日修行如何,有没有什么新的领悟,或者如何突破瓶颈。

    而今日的话题却全然围绕着昨晚“陆九洲带道侣回昆山”的事情上。

    “徐师兄,你确定你没看错,昨晚陆师兄真的御剑带了个女子回来?”

    “这还有假?我们修者五感敏锐,哪怕在夜里也能视物。我看得真真的,不仅是看清了他身后带了一个女子,还看到那女子手上还戴着陆师兄的储物戒指呢。”

    熟悉陆九洲的人都知道,他这人最是洁身自好,之前哪怕是桃源的女修对他如何示好他也心若磐石不为所动。

    要是只是看见他御剑载着白穗也就罢了,可储物戒指这样私密的东西是有灵力覆盖的。

    陆九洲能把这个东西给对方,足以证明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不要啊!”

    人群之中一个女弟子听到这个消息一脸崩溃地嚎了一声。

    “青师兄那个剑痴平日除了督促我们练剑就是找陆师兄切磋,现在陆师兄脱单了,肯定会成天和他道侣腻歪的,到时候青师兄就会一整天督促我们练剑,把我们摁在地上摩擦!我不要,我还年轻,我不要被折磨死!”

    “……”

    真是男默女泪。

    昨天才经受过一万次挥剑的雪嫣然噎住了,一想到今后水深火热的日子,她拿剑的手也跟着微微颤抖了起来。

    “……徐师兄,要不这样吧?我去会一会陆师兄那道侣,让她以后注意点分寸,别太黏陆师兄,耽搁他修行不说还害了咱们。”

    雪嫣然这么说了,也这么做了。

    在晨练结束之后,她留意着周围,尤其是没看见青烨的身影后,这才松了口气提着剑蹑手蹑脚往主峰那边过去。

    在来琼玉台之前她就从昨晚守夜的童子那里打听过了,陆九洲带着白穗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来不及带她见宗主,便将她安置在了主峰靠小树林的一处屋子。

    晨练结束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雪嫣然原以为对方这时候早就起来好一会儿了。

    不想她在门外敲了敲门,见里面人没动静后一愣,往窗户那边一看。

    发现白穗别说起来了,还“大”字型躺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

    好家伙,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竟然还来早了。

    ……

    白穗虽然爱睡觉,但是她很少有睡这么久这么沉过。

    因为她的魂魄和身体还没完全融合,所以时常会有疲惫感和昏睡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昆山的灵气充沛,在这里的睡眠质量比起之前在客栈时候要好上太多。

    直到窗外阳光照在了脸上,她才因为光线太过刺眼睫羽微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醒啦?”

    “?!”

    “艹,不是妹妹,你谁啊?好端端跑进人屋子里做什么?我心脏病都快被你吓出来了!”

    白穗本来刚醒,脑子还有些不清醒,结果这么一下子把她吓得垂死病中惊坐起。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吓到你的。只是我要是一直在外面站着很容易被发现,会被抓去练剑的。所以迫不得已这才偷偷翻窗进来了。”

    少女生的娇俏可爱,白嫩的脸上有些婴儿肥,声音软软糯糯的很让人心生好感。

    “我叫雪嫣然,是昆山内门弟子之一,师从玉溪真人。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玉溪真人,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对了!她想起来了,这玉溪真人不就是第二卷那师徒恋里的女主吗?

    雪嫣然好像是师徒恋里的女配!!

    男主沉翎年少时全家惨遭灭门,在凡尘颠沛流离了一段时间被昆山丹修玉溪真人带入宗门,收为亲传弟子。

    而雪嫣然是沉翎的师姐,比他早两年拜师。

    第二卷的故事白穗其实也没看太仔细,因为这个题材对她而言太过套路,也太过狗血了。

    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他爱她,她爱他,他不爱她的三角故事而已,唯一的不同就是套了个师徒虐恋的壳子罢了。

    文中雪嫣然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弟沉翎,而沉翎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尊。

    事情败『露』之后,沉翎被玉溪废了修为,断了根基,逐出了师门。

    到后来他转修了魔道,也不知道他是天生魔骨还是执念太深,这修道的时候资质平平,修魔之后反倒是修为大涨。

    在不到短短百年之内便突破了元婴。

    玉溪是他的心魔,他大可以像其他魔修那样强取豪夺,然而沉翎没有。

    甚至在后来仙魔大战的时候,在魔尊将玉溪『逼』入绝路的时候替她承受住了致命一击,最后魄散魂飞,再无轮回可能。

    这一卷里,其实白穗最意难平的是女配雪嫣然。

    要是没有喜欢上沉翎,雪嫣然之后也不会因为他生了执念,修为顿涩无法突破,终生止于金丹了。

    想到这里,白穗原本还有些的起床气因为知晓了眼前的人是谁后消散了大半。

    “……我叫白穗。”

    “请问你这么一大早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就是想找你商量个事,关于你和陆师兄的。”

    都是女孩子,雪嫣然也没什么顾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坐在了白穗的床边。

    在白穗睡着的时候她就撑着下巴看了她好一会儿。

    说实在的,抛去别的不说,陆九洲这看人的眼光还不错。

    白穗睡觉的姿势是豪放了点儿,但是脸啊身材什么的没话说,饶是她都差点忍不住上手捏一把。

    这眼神她熟,那魅魔瞧她时候也这样。

    白穗被看得不自在,下意识拿起被子遮住了胸前。

    “咳咳,其实是这么回事,就是你和陆师兄的事情吧剑宗上下也都知道了,我们也知道你不是修者,是个凡人。”

    她抬起手握成拳抵在唇边咳嗽了一下,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白穗的神情。

    “那个你别误会,我们并没有因为你是凡人而对你有什么意见。主要是陆师兄资质卓绝,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任宗主之位就是他了,所以他会很忙很忙,你平日里要是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就尽量不要打扰他……”

    “你懂我的意思吗?”

    “懂了,但是没完全懂。”

    白穗挠了挠面颊,白皙的脸上还泛着红晕,看上去『迷』『迷』糊糊的。

    “嫣然师姐,我知道你是希望我和陆师兄保持距离,别耽搁他修行了,但是这和我是凡人有什么关系呀?难不成昆山只收仙二代,不收凡人吗?”

    “谁和你说?我们昆山向来海纳百川,只要是资质好的无论是仙二代还是凡人我们都招收不误……?!等一下,你叫我什么?”

    “嫣然师姐啊……”

    白穗眨了眨眼睛,不大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反应。

    “虽然我还没拜师,不过陆师兄说我资质还不错,可以破例当个『插』班生的,所以这才把我带回昆山的。”

    “是不是师姐觉得我这么唤你太自来熟了你不喜欢,要不雪师姐?”

    雪嫣然愕然看着眼前的少女,两人这么大眼瞪小眼看了半晌。

    一时之间,空气里静得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等等,你不是陆师兄的道侣吗?!”

    “?!我哪里配!”

    “……”

    “她不是说自己才入昆山第一天吗,她怎么能『操』控这么多剑?难不成之前时候就在别的门派修行过?”

    “不是,这个白穗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吧,就算修行过也不可能控制上百把剑吧!有阴谋!一定有阴谋,我觉得她没准用了什么灵宝!”

    这个猜测并无道理,白穗就算修行过却也不可能在没有筑基的情况下有足够的灵力去驱使这么多剑。

    而且还是在所有木剑都用了术法施重的情况下。

    一把木剑被施重之后少说也有三四十斤,这上百把怎么说也有个几千斤。

    一座小山的重量,即使是当年入门时候资质最好的雪嫣然也要花费个十天半个月了。

    当然,还得是在雪嫣然认真学不偷懒的前提下。

    上面的人僵持不下,下面的人叽叽喳喳。

    雪嫣然原本被震惊的张大嘴巴,一句卧槽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便听到了周围人先一步议论纷纷了起来。

    他们和她一样同样也被惊讶到了,但是回过神来之后更多的是怀疑白穗作弊了,提前服用了什么增幅修为的灵丹或者使用了灵宝之类的。

    要是今日陆九洲和青烨没在场的话雪嫣然可能也会有所怀疑,然而从刚才到现在这么久过去了。

    除了青烨在看到白穗驱使剑的时候瞳孔一缩,表现得有些愕然之外,一旁站着的陆九洲神情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他们并没有制止这场比试。

    这就意味着白穗并没有作弊。

    哪怕出乎所有人意料,她也的的确确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到的。

    周围弟子这么哔哔赖赖讨论了一会儿后,个别弟子也和雪嫣然一样发现了后面站着的两人。

    在整个剑宗,陆九洲和青烨是除了宗主和长老之外绝对实力的存在。

    不到百年,只差一步便可突破金丹,抵达元婴。

    ——是当之无愧的“昆山双剑”。

    他们突然意识到了。

    既然昆山都有了双剑,白穗能做到这种程度似乎没什么好意外的了。

    不过是再添一把利剑罢了。

    台上的白穗对于台下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在将那些木剑驱使悬停于半空之后。

    她觉得浑身上下所有的气力也在那么一瞬间被抽空殆尽了。

    灰衣青年站在原地也不知吓到了还是如何,没有动弹分毫。

    他看着面前剑尖直直指着自己,好似一面剑墙,他稍微一动就会被剑气划伤。

    不仅是他,旁边主持比试的师兄磕着瓜子看戏的手也顿住了。

    什么情况?她不是个毫无灵力毫无修为的弱鸡吗?她怎么做到的?

    还有这什么招式?万剑归宗吗?

    他人傻了,缓了好久才意识到自己是这场比试的主持。

    这个时候虽然这剑没有落在那青年身上,可这青年也显然是被吓到没有反应过来。

    他看了看前面那一片剑雨,生怕下一秒落在自己这边,于是连忙端着瓜子盘警觉地往后面退了几步。

    到了安全距离后,他这才从鼓后面探出头来发问。

    “那个,你们是要继续打呢还是怎么着?”

    “我……”

    灰衫青年回过神来,张了张嘴刚说了一个字。

    那半空的剑突然失了平衡,摇摇欲坠了起来。

    其中有几把不堪重负一般“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剩下的剑也没了最开始的凛冽气势。

    先前时候一直注意这漫天剑雨的弟子们此时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了不对劲,他们将视线落在了白穗身上。

    果不其然,和那摇摇欲坠的木剑一样少女的身体也跟着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白穗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搁浅的鱼,没有力气不说,还缺氧。

    此时大口大口喘着气不说,也苍白的厉害,就连额头和鼻尖不知什么时候沁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她不明白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可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

    “……她好像体力透支了。”

    半晌,人群之中有人开口这么说了一句,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好像还真是,她和咱们不一样,还不知道怎么凝聚灵力,刚才那一下子虽然厉害却是透支了全身气力的,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唉可惜了,就差一步了,明明马上就要赢了。”

    对于修者来说透支灵力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尤其是在遇敌的时候。

    如果你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能给对手致命一击的话,那么你便再不能调动灵力施展术法了。

    不然便极有可能灵脉寸断而亡,哪怕最后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也伤了根基,再无修行可能。

    白穗虽然只是个还没入门的凡人,可透支体力也是一个道理。

    她现在别说继续驱使这些剑了,一个不慎甚至会被剑反噬而伤。

    雪嫣然急了。

    这要是白穗没有展『露』出这么一手,她输了一串鲛珠也就算了,可如今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了,她实在太不甘心了。

    “白师妹!坚持住!他刚才用的那一招也耗费了近乎全部的灵力,你还没输,你们现在只是又回到同一起跑线了!你给我稳住啊啊啊啊啊!”

    她和白穗都是个急『性』子暴脾气,也不管会不会被青烨注意到拉去练剑,直接拨开人群给冲到最前面去喊了。

    “起来!把他给揍趴下!你不是喜欢沉翎这才为爱上擂台的吗?你不为我那串鲛珠想想也为你那一见钟情的心上人想想啊!”

    “姐们,要是你今天在这里倒下了,下一个挨揍的就是沉翎了!你忍心吗!忍心他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被揍得鼻青脸肿坑坑洼洼吗!”

    艹!

    你还真提醒我了!

    沉翎挨揍不挨揍关我屁事,我要是在这里倒下了就会被判定任务失败被雷劈啊!

    我不要!我不要!

    白穗你他妈给我支愣起来!

    让这天再遮不住你眼!

    白穗一想到这里,整个人似乎都充满了干劲儿。

    她咬了咬牙,忍着因为透支体力而导致的浑身酸痛,颤颤巍巍从地上站了起来。

    “白穗是吧,你这又是何苦呢?我知道你的资质的确比我强上许多,可是你现在这个情况真的不适合再战了。”

    经过这么一出后,青衫弟子收起了最开始的不屑,终于正视起了眼前的少女。

    不单单是因为先前那出人意料的大招,更因为对方绕是如此也不屈不饶的意志。

    “你别听嫣然师姐的话,我是灵力耗尽了,但是我的体力却没有。你是没有胜算的。”

    白穗竭力压制住身体的疼痛,好不容易保持平衡站好后,悬浮在半空的大半的剑“噼里啪啦”掉落了一地。

    最后只剩下三只颤巍巍坚持着。

    在青年眼里白穗此时就是个强弩之末,他都不用动手,就这么站着等一会儿她便会重新倒下。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

    “认输吧。”

    “你已经没有能与我抗衡的气力了。”

    “不,我不认输……”

    她现在光是让自己不倒下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正午的阳光刺眼毒辣,更是晒得白穗意识不清,昏昏沉沉。

    “谁说我没有与你抗衡的东西了,我还有剑。”

    她声音很轻,可修者五感敏锐,也能将她的话听得分明。

    青年看着面前那三把木剑皱了皱眉,他原本是想要点到为止给对方一个体面的。

    可他没想到眼前的都这个时候了她还不愿意认输。

    “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很胜之不武,但比试终究是比试,是要分出胜负的。”

    “我也是刚入门没多久的弟子,剑法我是教不了你什么,但是我能用这场比试教会你一件事——”

    他说到这里时候一顿,神情一凝    ,紧接着拿起桃木剑“啪啪”几下将悬浮在半空的剑给骤然打掉。

    剑风破开,白穗的额前的头发被吹开。

    眨眼之间青年便来到了她的面前,她觉着脖子微凉,一把木剑架在了她的脖颈上。

    “做人不要太固执,要懂得审时度势。”

    白穗眼眸动了动,余光瞥了肩上那把桃木剑。

    她面上平静如水,而后红唇微启。

    “受教了。”

    青年以为她这一次是真的听进去了,刚准备收剑的时候想起了什么,回头往躲在鼓后面那个主持比试的师兄方向看去。

    “徐师兄,胜负已定,可以宣布比试结束了吗?”

    “谁给你说胜负已定了?”

    他将嘴里的瓜子壳吐到了一旁的空盘子里,而后朝着青年抬了抬下颌。

    “你自己看看你手中的剑。”

    “什么……?!”

    青年一愣,猛地低头看了过去,拿本该架在白穗上的桃木剑,不受控制的慢慢朝着他脖子上靠了过来。

    他心下一惊,发现自己没办法压制住它,而后挣扎了半晌,只得慌忙松开了手中的剑。

    原以为这剑会掉在地上,不想它和之前的剑一样悬在了半空。

    最后死死抵在了他的动脉。

    稍一动便是见血封喉。

    “巧了,我也有一件事要教给你。”

    白穗指尖微动,那剑挽了个剑花稳稳落在了她的手中。

    阳光明媚,她整个人似沐浴着佛光般夺目耀眼。

    “永远不要高估自己。”

    “也永远不要低估你的对手。”

    白穗看到这一卷的终章后原本以为能够绷住的心态一下子炸裂开来,她气得一脚蹬开了被子,把身旁躺着看着综艺的闺蜜给惊到险些把平板给摔地上。

    “咋了?又是你哪个宝贝崽子死了?”

    从昨天刚点开这本小说开始,期间每隔个半小时左右少女不是破口大骂,就是气得跳下床打一套军体拳。

    起初闺蜜还容易被吓到,现在顶多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

    “这次没死。”

    “那有什么好气的?总比前几个死的连渣都不剩的好吧?”

    “可是他入魔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烦躁地抓着头发,一脸绝望地看向对方。

    “姐们,你知道按照正常设定他原本应该是什么走向吗!他是千年难遇的剑修奇才,道心坚固!身为剑修他哪怕战死,哪怕根骨出了问题再也没办法拿剑落魄颓废一生,也不应该是以这样的方式堕落!”

    “他经历了那么多苦难,马上就要飞升了,结果最后却被一个妖女给骗了真心不说,还被对方拿了他的本命灵剑一剑诛心,夺了金丹!”

    这本命灵剑除了剑修本人之外,只得是他最信任的人能够碰触使用。

    青年寥寥一生,唯剑而已。

    他将自己最珍视的东西给了对方,不想竟被对方当成践踏伤害自己的工具。

    何其可悲。

    闺蜜听后沉默了一瞬,和之前几个要么本身战损活不了多久,要么本身心有阴暗面黑化陨落的角『色』相比。

    的确是有些意难平了。

    “……那是真的有点惨。”

    “要不你还是别看了吧,咱们好不容易放个假就该看些小甜饼放松放松,你这都看了五六卷了也该知道这个作者什么『尿』『性』了。要不就算了吧宝,你这个暴脾气,别这小说还没看完,你就先给气到住院了。”

    白穗这人有点强迫症,干什么都有始有终,尤其是看小说,只要点开了第一章,哪怕再垃圾再刀也要看到结局。

    她深吸了一口气,喝了口水勉强平复了下情绪。

    “没事,我今天就要看到最后。我要看看这一百万字,她究竟他妈的能写死多少人。”

    然而让白穗没想到的是,这文还没看完,她半夜就被气到晕倒抬进了icu。

    同样没想到的还有她闺蜜。

    自己顺口一说的话竟然灵了验。

    白穗真的被气死了。

    ……

    白穗从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这么轻盈过,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之中,跟踩在云端上一般。

    她怔然地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正在她恍惚着的时候,余光瞥见了周围,而后顺着哭泣声望下面看去。

    这里是医院,另一个自己脸『色』苍白躺在下面。

    在她旁边围着好些医生,自己闺蜜这个见到蟑螂老鼠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猛女,此时抱着自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哇呜呜呜,穗穗是我不好,是我乌鸦嘴!都怪我没事非要说什么死不死的,结果呜呜呜,你真的被气死了!”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姣好的面容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呜呜呜你才十八岁啊,好不容易结束了高考火葬场,高考都没把你给耗死你怎么就能被这破书给气死呢!”

    不提这书还好,一提到这里她抱着白穗的手『摸』到了一个棱角分明的东西。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那本《仙途漫漫》的实体书。

    在白穗被气到晕厥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这本书就这么被她紧紧攥着。

    可见执念多深。

    “艹!你这个小婊砸还敢出现在我眼前!你刚把我姐们气死,现在是不是成心也想把老子给气死!啊啊啊,我杀了你,我要把你撕碎了给我姐们报仇!”

    白穗看着自家闺蜜疯了似的把那本书给撕了个稀碎,然后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哭的更歇斯底里了。

    她心里感动的同时,又有些怕对方情绪上了头重蹈了自己的覆辙。

    毕竟家里有一个人被气死就算了。

    再来一个,丢不起这人。

    妈的,说来说去都怪这破书!要是写的差一点也就算了,她可能不会有这样重的代入感。

    现在好了,他们后面没了没她不知道。

    反正她现在是真没了。

    [滴——系统检测中。]

    [检测到宿主执念太深,无法轮回。请问宿主是否绑定“拯救美强惨”系统,完成任务,获得重生?]

    正在白穗气得捶胸顿足的时候,脑子里猝不及防传来了一阵机械的声音。

    系统?

    拯救美强惨?这什么东西?

    因为系统连接了白穗的脑电波,尽管她没有出口,对方也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亲爱的宿主,我是仙侠部拯救美强惨系统,编号888。经刚才检测来看,宿主死后有着极深的执念,一般是不可能转世投胎,只能当个孤魂野鬼的。]

    系统888一边说着一边将她刚看过的那本小说给从她的脑子里加载了出来。

    [而导致这种情况的源头整是宿主之前看过的这本《仙途漫漫》的小说,要想将执念消除只能与我绑定,完成任务。将虐文变成爽文,将意难平抹掉,这样你的执念也能一并消去,到时候就能获得新生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去把这本刀子文的结局给改了?]

    [是的。如果你愿意和我绑定,我就可以带你进入这本小说里,将你最意难平的几个角『色』的走向及时纠正,避免be结局。]

    白穗听后泪目了。

    原本觉着自己这么死了实在窝囊,走之前怎么也得去给吓唬下那个作者出口气什么的,没想到竟然还能绑定系统改变剧情。

    [好,小王八,哦不,小八,我答应你。你赶紧给我绑定吧,我怕再等一会儿我姐们也给气死了。到时候你还得和她绑定,我怕你这小身板受不住我们两个猛女折腾。]

    [……你放心宿主,我们系统很有原则,不会脚踏两条船的。]

    [哦,好的。]

    [所以你什么时候上我……]

    [这条船?]

    [……]

    这他妈什么虎狼之词。

    因着子时还要出门去对付那魅魔,他让白穗在房间里休息一会儿,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会来叫她。

    她这人心大,再加上知道陆九洲的实力靠谱,因此根本不怎么担心之后会出什么状况。

    于是白穗吃饱喝足后就这么舒舒服服睡了一觉,等到再次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她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往窗外看去。

    黑漆漆一片,除了几家客栈亮起到灯笼和几处灯火之外,再看不见其他什么光亮了。

    瞧着怪慎人的。

    修者五感敏锐,在白穗醒来的时候陆九洲便第一时间觉察到了。

    他不需要睡觉,从白穗进屋到现在便一直在楼下靠窗位置坐着喝茶,听到楼上少女推门出来的动静后眼睫一动,抬眸看了过去。

    “白姑娘。”

    白穗看着陆九洲笔直如松地坐在下面,手边那把隐匿于剑鞘之中的灵剑,在夜『色』里依稀能瞧见那萦绕周围的灵力。

    他的神情温和,偏那剑未出鞘也有毕『露』的锋芒。

    “抱歉,我是不是睡过头了?”

    “没有,现在距离子时还有一段时间,你还可以再休息一会儿。”

    尽管白穗知道他并不需要休息,然而看着对方坐在下面一直等着自己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了不了,我休息两三个时辰也差不多了。今晚主要任务是将那魅魔绳之于法,我们赶紧去,别耽搁了时间。”

    “不着急。”

    他一边说着一边倒了杯茶水放在桌子上,骨节分明的手连指甲都被修剪得整洁干净。

    “那魅魔还没进城,我暂时还没有感觉到它的妖气。”

    这妖怪还挺守时的,不是子时绝不进城,生怕别人别的时候等不到他似的。

    白穗这么在心里吐槽着,走过去极为自然地接过青年递过来的那杯茶。

    刚起床了正好口渴,她也没多想一仰脖子就把茶水给灌了进去。

    “唔,这茶水怎么和之前时候喝的不大一样?”

    她牛饮一般,没品出个大概,只能感觉到那微末的回甘。

    “这茶是我从昆山带来的,是用灵草制成。名为逢春,入口清冽,后有回甘。”

    “我看姑娘身魂不定,怕一会儿你不小心被那魅魔给强行拽出了魂魄,先用这灵草给你稳一稳心神。”

    一般凡人出现身魂不定的情况无非是惊吓过度或者疲劳过度,而白穗这两种都不是。

    她只是单纯因为魂魄刚进入这身体,还没完全契合罢了。

    好家伙,不愧是金丹巅峰的剑修,这眼睛可真毒。

    虽然陆九洲并没有看出她的身体和魂魄不是一体的,不过白穗还是心虚地捧着茶杯。

    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再讨一杯逢春茶喝的时候,外面一阵冷风骤然吹了进来。

    从城门方向,透着刺骨的寒气,让人想要忽略都难。

    “来了。”

    陆九洲拿起手边的灵剑,眯着眼睛感知着魅魔此时所在的方位。

    “白姑娘,你且先沿着客栈正南方向一直往前走,如若遇到一个面容俊美的青年,那便是那魅魔变化而成的了。”

    “我现在不方便现身,不过我会隐藏气息跟在你身后保护你的安全,你到时候只需尽力将它引到城门,其余的交给我即可。”

    白穗少有见到青年这般急切的模样,她赶紧点头,放下茶杯起身就往门外冲了出去。

    “等一下。”

    在白穗快要跑出去的时候,陆九洲连忙唤住了她。

    “这符纸你拿着,要是他对你动手动脚你便贴在他身上。”

    “哦哦,然后呢?”

    “跑。”

    “……好的。”

    ……

    白穗拿着陆九洲给她的这个定身符纸按照他指示的地方径直往前走着,要是平常时候她一个人这么『摸』黑走夜路的话她肯定怕的不行。

    这一次大约是因为陆九洲跟在后面,她倒没多害怕。

    只是千岳城晚上时候雾气很重,本就阑珊的灯火如今更是隐匿在了黑夜之中。

    白穗走得很谨慎,生怕脚下踩到什么石头不小心给摔了。

    不想仔细着脚下,却没注意到前面,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便被撞得倒退了好几步。

    “对不起,我刚光顾着脚下了没看前面,你……”

    她捂着额头,下意识开口道歉。

    然而说到一半后想起了什么,猛地抬头看了过去。

    眼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嘱咐自己当心的陆九洲。

    只是青年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红衣,颜『色』昳丽,衬得他面容妖冶,更让人移不开视线来了。

    “无碍,倒是小生没注意把姑娘磕疼了。”

    他的声音比起平日时候要更加轻柔,眉眼含笑着伸手轻轻碰了下白穗红了的额头。

    那指尖凉得刺骨,和之前那阵妖风一样,让人发颤。

    “……”

    这陆九洲怎么回事?不是说跟她后面藏起来了吗,跑前面来做什么?

    而且就这么一会儿不见,怎么变得娘了吧唧的了。

    【宿主,你不要被他给骗了。他不是陆九洲,是魅魔。】

    888见白穗恍惚着,赶紧在脑海里慌忙提醒道。

    【魅魔最擅变换,变换成你身边之人再轻易不过了。】

    【可是他又没见过陆九洲,怎么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呢?】

    【这和见没见过没关系,魅魔的变换分两种。一者是为了躲避修者掩藏本体变换成人形,另一种与其说是变换,倒不如说是幻术。】

    【你所见过的异『性』中谁最好看或者对谁最有好感,你看到的就是谁了。】

    白穗听得一愣一愣的。

    她抬头看了眼前人一眼,见他勾唇笑眯眯地注视着自己,温柔得都要溺出水来了。

    而后又抬起手『摸』了『摸』刚才被对方碰触到的额头。

    还别说,要是眼前这人是陆九洲的样子。

    ……这感觉还真不赖。

    “姑娘?”

    “你额头可还疼?要不要小生帮你吹吹?”

    “……?!”

    竟有这等好事!

    看着眼前的“陆九洲”含情脉脉,柔声唤着自己,白穗骨头都要酥了。

    好在有系统提醒。

    她理智尚存,还记得自己要干什么,于是主动伸手牵住了对方。

    “哎呀,不用了宝,你那一下怎么能叫撞呢,我一点儿也不觉得疼。”

    “倒是我的头这么硬,你肯定撞疼了吧,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对方显然也没料到白穗行事竟然这么奔放大胆,他看着对方的手放在了自己胸膛。

    心下一喜,刚准备就势揽住她的腰,把她往自己怀里带。

    白穗却先一步躲开了。

    “宝啊,你身上怎么有股怪味啊?”

    她皱着眉,低头凑近闻了闻。

    “还真是,你就算着急来见我也不能不洗澡呀,臭烘烘的,都成臭宝了。”

    “走,我带你去城外那条小河那儿去洗洗,等洗干净了你想抱我多久就抱我多久好不好?”

    888之前告诉过她,魅魔掳走女子吞食生魂之前一般来一场生命大和谐享受享受,这样的生魂才最是美味。

    想到这里,白穗生怕对方不跟自己出去,只得咬牙下一剂狠『药』。

    她红着脸拽了拽青年的衣袖,一副小女儿模样。

    “而且你不最喜欢刺激了吗?一会儿咱们一起洗个鸳鸯浴,然后再去小树林里……你看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超可以!”

    “……”

    你可以个屁。

    ……

    陆九洲一直都在白穗的身后,只是隐匿了气息而已。

    魅魔的幻术是针对个人的一种障眼法,因此他并不知道在白穗眼里的魅魔是什么样子。

    他在一棵树后站着,葱茏的草叶和浓重的雾气将他的身影遮蔽得极为严实。

    修者五感敏锐,耳聪目明,哪怕在这样不可视物的环境下陆九洲还是能够清楚看到白穗和那魅魔的动作。

    和白穗会被魅魔的障眼法『迷』『惑』不一样,在陆九洲眼里那魅魔不过只是一团混浊的黑『色』雾气。

    只是用了一个人形的躯壳来做伪装。

    那人形也没什么特别,只能算得上面容清俊,再多的便看不出什么来了。

    在他看到白穗撞上那魅魔的瞬间,他薄唇压着,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灵剑。

    不想那魅魔还没动作,反倒是白穗先一步亲昵地牵住了他。

    “宝啊,你当心点,别像我刚才一样差点儿给摔了。”

    “不着急不着急,一会儿出去了咱们玩个小游戏好不好?反正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什么游戏?就在那个小树林,你追我,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嘿嘿嘿。”

    “宝,你笑起来真猥琐。当然没有,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再猥琐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宝。”

    “……”

    陆九洲看着一脸傻笑,被白穗连哄带骗牵着往城外带的男人

    一时之间竟分不清他们两个谁才是魅魔。

    魅魔此时还不知道自己被下了套,只想着一会儿可以饱餐一顿,于是毫不怀疑地跟着白穗往外面走去。

    城外那条小河不远,是白穗之前刚穿过来的地方,她认得路。

    陆九洲在她出门时候给了她一张定身符,就是担心出了城外她和魅魔距离太近不好逃脱,怕出剑误伤到她。

    想到这里白穗一边笑着哄着魅魔,另一只手不动声『色』的将那符纸拿了出来。

    “好了没啊?怎么走了这么久都还没到?”

    一开始魅魔还觉得这是情趣,到了后面便渐渐开始不耐烦了起来。

    “马上马上,从这里穿过去就到了。”

    白穗好脾气地哄着他,把他带到了河边之后见对方下意识想要伸手将她一并带到水下。

    她动作灵敏,连忙侧身躲开了。

    “干什么?你刚才不是说好了要和我洗鸳鸯浴吗?反悔了?”

    “怎么会?只是我想先给你搓个背,给你洗干净了我再下去。”

    她说着上前将魅魔的外衫褪去,一边褪一边还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看得对方心痒痒。

    “你倒是挺会伺候人的。”

    这讨好方式于他来说很是受用,他甚至张开了手臂好让白穗脱的方便些。

    “……没,我不会伺候人,我就会伺候你。”

    妈的,要不是看你顶着陆九洲的脸,老娘这暴脾气早就忍不住上手给你一大嘴巴子了。

    白穗深吸了一口气,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魅魔往水里走去。

    他背对着自己,眯着眼睛一脸惬意地等待着她的马杀鸡服务。

    然而等了半晌,也没等到身后人上手。

    他皱着眉正准备回头看去,结果一回头一张符纸“啪”的一声贴在了他的脑门儿。

    “走你!”

    魅魔被贴上这符纸后短时间没法动弹,还没等他缓过神来,白穗蓄力毫不犹豫就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

    “哗啦”一下水花四溅,他整个人骤然掉进了水里。

    白穗知道这定身符只能定住三四秒左右,在把魅魔给踹下去之后她头也不回撒丫子就往前面跑去。

    “陆道友你快出来!我把他给定住了,你快出来结果他为民除害!”

    【主线任务已开启——斩杀魅魔,夺得妖丹。】

    【任务失败,天打五雷轰。】

    【??!】

    【这他妈不是陆九洲该干的事吗,怎么落我身上了!而且之前不是说了随机任务完成后奖励我妖丹吗!现在几个意思?羊『毛』出在羊身上?这奖励还要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白穗一边跑一边在脑子里疯狂怼者888,气得差点当场炸成烟花。

    【你说话啊!敢发任务不敢说话是吧!】

    【……宿主,我只是个没有感情的发任务工具统。】

    888是真的冤,这种任务都是从主系统那里发布的,它只负责通知。

    【而且从一开始绑定的时候你就是知道要做任务才和我绑定的,又想改变剧情,又想重获新生,这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你做任务是为了你自己。你为你自己拼一把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艹,那为什么还有惩罚!你当我历劫吗,还天打五雷轰!你这是要我命吗!】

    【因为你已经死了,只有雷击才能带给你痛楚。】

    一提到这个888想起了往事,耶跟着上了头。

    【我们系统也经常因为kpi不达标被电击的,我都还没死机呢,你怕什么呀!】

    【……】

    淦,竟无法反驳。

    定身符效用有限,三秒钟跑几步就过去了。

    陆九洲被白穗一系列行云流水的狂野『操』作给噎住了一瞬,瞥见刚平复下来的水面又有了涟漪。

    他没有立刻拔剑,看着白穗跑到了相对安全位置,剑气和妖气都不会波及到的地方后。

    这才凝了灵力,手指轻轻搭在了剑柄上。

    夜幕静谧,青年整个人映照在了清冷的月『色』之下。

    夜风轻柔拂起他额前的碎发,那双眼眸深邃冷冽,一如刚拔出一半灵剑的锋芒。

    这魅魔不过两百年修为,陆九洲只需一剑便可诛杀。

    然而陆九洲的剑还没来得及出,原本跑得远远的白穗哭丧着脸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跑了过来。

    他心下一惊,慌忙将剑气收敛。

    “白姑娘!你别过来,我出剑时候剑气会伤到你的!”

    “那总比被天打雷劈强!”

    “什……?!”

    陆九洲刚说了一个字,原本平静无波的河边宛若海浪一般肆意卷起了十丈高的水墙。

    意识到自己被戏耍了的魅魔气得显『露』了原形,巨大一团的黑雾如黑云压城般倾覆而下。

    威压『逼』人,压得白穗面『色』苍白,喘不过气来。

    “别怕,你先到我身后去。”

    如今这个情况是非拔剑不可了。

    陆九洲沉着脸『色』,凝了灵力形成了一个光罩将身后的少女全然庇护,妖气能隔绝,可距离这么近剑气多少是会波及到。

    他压着唇,手指一根一根放在剑柄上,竭力控制住剑气不伤害到白穗。

    那水幕带着翻滚的黑雾,皎洁的月光把水花映照成一颗颗细碎珍珠,漂亮得让人心悸。

    白穗就在陆九洲身后位置,她能够清晰感觉到以青年为中心,周围的草叶旋飞了起来。

    一片片似蝴蝶翩然,他的头发也被吹起,黑发如瀑,白衣胜雪。

    那剑气磅礴,有破海断山之势。

    和平日温润的气质截然不同。

    月下人如玉。

    君子世无双。

    先前的慌张在这一瞬间被抚平殆尽。

    白穗眼眸闪了闪,低头看向了陆九洲剑出一半的灵剑。

    这是修者的本命灵剑,没有主人的允许她根本用不了。

    可若是没有这把剑,凭她如今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做到斩杀妖魔,夺得妖丹。

    “陆道友,借你剑一用。”

    陆九洲堪堪要拔出剑的手听到白穗这话一顿,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什么意思。

    他感到手背一处柔软覆了上来。

    那是白穗的手。

    少女握着他的手用力将剑给拔了出来,剑光凛冽,光影绰约。

    她借着陆九洲蓄出的剑气,翻身带着那剑骤然往那黑雾正中,从上而下劈了过去。

    只一剑,在魅魔来不及自爆之前,断了他的命脉。

    陆九洲瞳孔一缩,瞧见了剑面之上映照着的那双琥珀『色』眼眸。

    澄澈明亮,像极了清晨昆山破云的天光。

    谁曾想她刚道完歉,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竟然就这么当着她的面生生咳出了血来。

    尽管他将沾染上血迹的手背在了后面,然而他的嘴角的嫣红还在,想让人忽略都难。

    “那个,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给青烨师兄请个假,我带你去那什么『药』阁长老那里看看?或者去找你师尊也成。”

    她一边说着一边挽了个剑花将剑收好,也不管其他上前就想要扶着沉翎去找青烨。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