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恋爱男生会每天想弄女朋友吗(双性攻把姜汁放在受的下面)

发布时间:2021-10-18   来源:    

江倦才把东西收拾好,室友听见动静,连忙取下耳机, 对他说:“帮我占个座,这把打完我也去。”

 

江倦“嗯”一声, 听他答应下来,室友扭过头, 把键盘摁得啪啪响,他一边『操』作物一边跟聊天。

 

“倦儿?他我室友。”

 

“你肯定听过啊。他之前身体不好, 办休学,一直来学校。”

 

“也不算爽吧, 他有心脏病,确实不用上学,但他要动刀子啊。”

 

……

 

江倦关上寝室门, 走出宿舍楼, 热浪扑而来。

 

七八月的天, 蝉鸣声喧嚣, 学校绿化做得好, 树影婆娑中,微光洒落一地。

 

江倦叹一口气。

 

好热, 好想寝室吹空调。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图书馆怎么会这么远。

 

校车怎么还不来。

 

时至今日, 距离江倦从书穿来,已经过去三四个月。

 

在他家的眼中, 手术成功, 江倦只因为过于虚弱,昏睡五天,但实际上, 江倦在另一个时代度过许多年。

 

重现代,江倦颇有无所适从,见他每天都闷闷不乐,表妹向家提议让江倦接着念书。

 

——江倦几乎在医院安家,但学业还有落下的,家有为他请家教,他也参加高考,只因为身体状况,办休学,一直有去报道。

 

手术成功,生活也确实该步入正轨,江倦来到a大。

 

谁能想到呢,江倦做那么久的皇,归来仍学生,还不幸地碰上学期末,手上有好几篇论文要赶,还有好多书要看,江倦简直失去梦想。

 

等好一会儿,校车总算来,江倦坐上去,很快抵达图书馆。

 

江倦来得不算早,一楼都差不多坐满,所以一进电梯,江倦直接选六楼。

 

最近图书馆一到晚上总停电,楼层越高越麻烦,所以六楼去的比较少。

 

江倦挑一个靠窗的位置,开始看书。

 

唉,字好多。

 

有点晕字。

 

江倦看几页,趴到桌子上,刚好放在一旁的手机亮起来,江倦『摸』来一看,他室友准备出发。

 

【倦儿,我来。】

 

【你在几楼?】

 

江倦摁出几个字。

 

【在六楼。】

 

二十分钟,室友戴着耳机走出电梯,他正听着歌呢,跟着旋律一路『乱』晃,结果走几步一下瞄见江倦坐的地方,脸『色』都变。

 

“倦儿,你怎么坐这。”

 

室友按一下耳机,暂停音乐,他小声地跟江倦说:“赶紧走,这个位置咱们可不能坐。”

 

江倦听得奇怪,“为什么不能坐?”

 

室友嘀咕道:“惹不起那个疯子。”

 

江倦:“啊?”

 

他茫然地看着室友。这个位置也有什么独特之处,江倦胡『乱』挑的,非要说的话这个地方比较安静,视野也很好。

 

室友见状,想起江倦之前不在学校,只得再给他详细说一下,“薛家你知道吗?那个……咱们经常在电视上看见的薛老。”

 

说着话,室友掏出手机,输一个名字拿给江倦看,确实一位很有名望的老,江倦点点头,“嗯,知道。”

 

室友说:“他们薛家一个独子,未来子爷呢,在咱们学校,他——”

 

“狂躁症挺严重的。”

 

室友江倦:“知道咱们学校的图书馆为什么这么豪华吗?军训的时候,他发病跟打架,他家捐一笔钱。”

 

其实真要说起来,错也不全在这位薛少爷身上,毕竟对方偷拍女士卫生间,结果一出来撞上薛少爷,他怕被告到学校,哀求威胁要『自杀』,『骚』扰不断,彻底激怒薛少爷。

 

激怒之发生什么,大家都不清楚,毕竟卫生间有监控,但保安赶到的时候,那浑身都血,他被按在栏杆上,大半截身体悬在,薛少爷嗓音淡漠,“还想死吗?想我成全你。”

 

“我觉得他当时可能真想把弄死。”

 

室友那会儿在现场的,这位子爷身上的戾气真的吓,他把情大概给江倦说过以,道:“来他以前的高中同学说他有狂躁症,所以……”

 

“走吧走吧,你这座位他常坐,咱们换个地方,他这种谁敢惹。”

 

江倦却有点走神。

 

薛这个姓。

 

还有这个行作风。

 

怎么,只巧合吗?

 

“倦啊。”

 

见江倦发愣,室友赶紧上手推他,“赶紧的,万一碰上他犯病,咱们不……”

 

“砰”的一声,一瓶矿泉水被放到桌子上,声音不算大,但来得过突然,江倦还下意识地望过去。

 

他看见一只手,形状漂亮,骨节明晰。

 

江倦睫『毛』一动,几乎屏住呼吸。

 

对方一个瘦高的青年,眉眼凌厉,气质冷冽。

 

他肤『色』很白,可唇『色』却极红,称得上唇红齿白,可却浑身都戾气,他撩起眼皮,散漫地瞥来一眼。

 

下一秒,青年的动作也一顿。

 

沉默、长久的沉默。

 

许久,青年开口,他吐出一个字,“你……”

 

室友都要吓死,真说曹『操』曹『操』到,薛放离怎么在这儿啊。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万一碰上他发病。

 

草。

 

他听见?

 

还有倦儿,坐他常坐的位置。

 

室友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液』,只觉得他俩命不久矣,尤其薛放离把放到桌上的矿泉水重拿起来的一刻。

 

他、们、完、。

 

室友腿都软,眼前也直发昏,可下一刻——

 

“喝不喝水。”薛放离。

 

室友一愣,“啊?我不……”

 

江倦答道:“想喝。”

 

薛放离“嗯”一声,他动作自然地拧开瓶盖,把矿泉水递给江倦。

 

江倦接过来。

 

矿泉水瓶上,还挂着冷霜,透着丝丝缕缕的寒气,江倦的指尖被浸湿,他低头喝一小口,然慢慢地抬起头,弯着眼睛朝薛放离笑,“谢谢,你真个好。”

 

薛放离望着他,眉梢一动,却说什么。

 

过一小会儿,江倦说:“我江倦,小名江懒。”

 

薛放离说:“薛放离。”

 

江倦点点头,慢慢地说:“你好,初次见。”

 

薛放离轻啧一声,伸手捏住江倦脸上的软肉,他似笑非笑道:“错,好久不见。”

 

江倦与他对视,眼神亮晶晶的,过好半天,他才改口道:“嗯,好久不见。”

 

他们久别重逢,有却很多余。

 

室友:“???”

 

什么情况???

 

他们不应该挨揍吗?

 

倦儿手的矿泉水怎么?

 

薛放离还给他拧瓶盖!?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