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说一下第一次怎么给他的 男人故意让暧昧对象吃醋

发布时间:2021-10-17   来源:    
都说十指连心,叶辞隐约记得以前在某本书上看到说,十根手指中,尤以无名指与心脏的连接最为紧密,所以婚戒才要戴在无名指上,以示忠诚。

切下无名指的时候,得有多疼,叶辞回想起当时躺在手术台上,感受到肾脏在体内移动的一瞬,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而且这人得下多大的决心才能亲手……

她忆起攥住玉曼凝手腕时,所感受到那种惊人的近乎于脱相的瘦,九月的天气虽有几分凉意,但基调仍是燥热的,身形娇小的玉曼凝却穿着橄榄色夹克外套搭配着暗紫色的长裤,还将外套拉链拉至最顶端,穿的这般严实合缝,再联系到她过于瘦削的体态,不免让人联想到一些辛酸的事情来。

“她为什么……”叶辞喉咙干涩。

木萱轻轻摇头:“不知。”

说完,也不管叶辞作何反应,便自顾自的离开,反正自己是学校里的怪胎,忽然到来又忽然离开,没人觉得奇怪。

系统却思索起其中的深意:木萱她突然……以她的性子……不该主动过来搭话啊?

叶辞摩挲着指腹,好像那种硌人的骨感还缠悬于上:木萱是在利用我,她想借我的手,给玉曼凝一个教训。

系统有些惊异:这从何说起?

微风吹起,簌簌的落叶拂过木萱的头顶,有几片伫在了她的头顶,她却仿若未觉般的无动于衷,任由那些枯黄的叶片落户于她的发间,她重新回到阴影处,好像游离于俗世之外,隐藏起另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即便知道叶辞正在看她,却连一记眼神也再没望过来。

她的表现,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通身透着麻木、僵板。

叶辞凝眉思索:若按我的理解,或许玉曼凝的存在对木萱来说,是一个威胁,毕竟木萱说玉曼凝是狗仔,一个只要给钱什么都可以拍的狗仔,这句话,你细品品。说起来,明星最讨厌的大概就是狗仔,更别提像木萱这样a装o,本身就怀有极大秘密的明星,她肯定非常讨厌,甚至是憎恶着狗仔。

系统晃晃脑袋:那木萱为什么不转学呢?

叶辞:我觉得……或许玉曼凝已经怀疑,或者她已经知道木萱就是木嘉怡了。搞不好玉曼凝已经借此跟木萱掰扯过,按照玉曼凝的性格,就算她张口问木萱要封口费,我都不觉得奇怪。

系统懵:不是吧?

叶辞两手一摊:但只是猜测,我和她们又不熟。

但一想起玉曼凝切痕整齐的手指,叶辞还是觉得心头有些沉重,确切的说,这三个目标,都让叶辞的心头仿佛压上了一座山峰,垄上了一片密不透风的乌云。

系统大概也觉得气氛过于凝滞,便活跃道:现在,让我来给辞辞介绍【好感友情值】吧~

0——平平无奇的陌生人

10——稍微接触的陌生人

20——产生兴趣的陌生人

30——想要交往的陌生人

40——一知半解的略熟人

50——相处舒适的半熟人

60——志趣相投的大熟人

70——知根知底的好闺蜜

80——福祸同担的铁莫逆

90——生死不离的真知己

100——祈望轮回的世界唯你

辞辞,你只要刷到80就好啦~到时万一你被许渣受缠上,她们一定会尽其所能的帮你~

叶辞小纠结:这个100,怎么有点那什么……

系统:友情的极致,类似于至深的爱情,其实,任何感情到了极致都是差不多的表现啦。即便是恨,恨到极致,那可不也是祈望轮回的世界唯你么?恨到要杀你到天荒地老,轮回辗转,誓不罢休。

叶辞:好像……也挺有道理。

系统傻笑:嘿嘿,当前书若彤对你的好感是0,毕竟还没碰面,木萱是5,只说了两句话的陌生人。玉曼凝是20,产生兴趣的陌生人。

叶辞想起玉曼凝最后说的那句话,似笑非笑的紧:呵,嘴上说着很喜欢,结果好感度就这。都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女人的唇,勾人的魂,还真是有几分道理。

系统:可是,玉曼凝的好感度的确是最高的不是么。

叶辞:呵。

系统:……

它转着笔帽,蹭着口袋内侧的布料,尴尬的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幸好叶晓茹的短信及时打破了这份尴尬。

【小辞,学校参观完了么?妈妈的生意还没谈完,就不去接你啦,中午在一品楼吃饭,是合作伙伴介绍的地方,有点偏僻,但口味一绝,值得期待。ps,记得打车去,咱家现在有钱了,不用省!一定一定记得打车啊?

粉色签字笔探出头来:辞辞,叶妈妈为什么要一直强调打车两字啊?

-

咖啡厅,装潢雅致的包间内,叶母发完短信,面上还凝着一抹愁绪,她一手无意识的搅拌着瓷杯里的咖啡,一手托在腮侧,听着对面人喋喋不休的游说,思绪渐渐远去。

犹记得前年暑假,南城一中组织了一次登山活动,结果小辞被同学捉弄,校车从山里开回的时候,没人通知,最后小辞为了省50块钱的打车费,就硬生生的徒步从深山走到有公交站牌的地方,脚板底都磨破了一层皮,脚边磨出了一排触目惊心的血泡。

当时心疼的她啊,看着懂事乖巧的小辞,她只觉得是自己没用,于是,更加拼命的打工赚钱,殊不知,正是这样的她,才给了小辞莫大的压力。

或许,她真的算不上一个称职的好妈妈。

坐在叶晓茹对面的女人,一身灰色的西装,因为上了年纪,腰腹有些发福,一直不停说话的嘴,因为察觉到对面的走神而顿住,她没有急着唤回叶晓茹的思绪,而是用待价而沽的视线,隐晦的流连于对方的躯体,从托腮的手指,到化了淡妆的脸庞,由于连续数年打着多份工的劳累,五官已然憔悴,却还是风韵犹存,最重要的是叶晓茹是一个o,而自己是a,性别上绝配不是么。

灰色西装的女人唇角含着丝狭然的笑,用精致的瓷勺舀了块方糖,慢悠悠的加进自己的瓷杯,看着特制的白色方糖在咖啡上漂浮,最后一点一点的沉入深褐色的液体里,被迫沾染上一身的浓腻,再也没了力气浮动而起。

她又不着痕迹的看向叶晓茹面前装着方糖的瓷盏,已经空了大半,唇角的笑意越发深邃,深的连眼尾纹都显出了几分狞意。

叶晓茹嗜甜,她是知晓的。

要说命运真是个难以捉摸的怪东西,自己七天前还是叶晓茹的同事兼上司,但算不得什么大领导,只是一个地区经理,可万万没料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叶晓茹一个被前夫抛弃的穷苦命,竟会走了那样的狗屎运,一夜之间暴富,白得了十个亿!

十个亿啊!

想到这里,灰色西装的女人撩了撩耳边的碎发,涂着烟紫色眼影的双眸眯起,尽可能显得风情万种:“晓茹,别考虑了,你有钱,我有人脉,还都是单身,不如一起做电器市场呗。”

言语之间,充满了某种暗示。

叶晓茹却借着喝咖啡的姿势冷笑不已,本来这次的邀约,她之所以同意,就是想从对方口中套到一些讯息,合作?自己没钱的时候,也没见对方这么殷勤。

既然想要的讯息已经得到,她便不想多留,小辞还在一品楼等着自己。

只不过,刚抓着手包站起,就觉得身体一阵阵的发虚,热意潮涌,颈后的腺体瘙痒肿胀,竟是发情期提前来了?!

叶晓茹顾不得多想,她知道在公开场合发情会引发多么可怕的后果,赶紧撑着身体去取包里的抑制剂,却被对面的女人一把拦下。

女人抚摸上她的手臂,跟蛇一般的缠了上来,在她的耳边魔鬼似的低语:“有我呢,还需要它做什么?”

“你……你放开我1

-

“喀1

叶辞的手机忽然落了地。

系统担忧的望向她:辞辞,你怎么了?

叶辞弯腰捡起手机,揉了揉眉心:不知道,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她此时正坐在一品楼一楼靠窗的位置,此地并不是叶晓茹短信上说的有点偏僻,该说是十分偏僻才是,她打了车,又步行了近二十分钟,在小巷间穿行许久,才寻踪至此,但见到如此古色古香,竹林环绕,又别有风情的小饭馆,心中竟有些守开云雾见月明的畅意,总算是不会失望而归。

一品楼对面是一家面馆,装潢是古典味十足,烹饪区的前头却有一非常艳俗的表演,大概是网红妖娆拉面哥火了之后,该面馆为了客流量,也想依葫芦画瓢,便推出了一个妖娆拉面仙子,一边拉面,一边跳着风骚的舞蹈。

先前表演的是一个穿着红色露脐超短裙的女o,为了更加吸引客人的眼球,在身上抹了层光油,直跳到大汗淋漓、湿身|诱惑方才罢休,旁边的全是一群举着手机的顾客或是来来往往的行人。

待红色超短裙下去后,行人意兴阑珊的预备离开。

眼看就要到饭点,老板为了留住这些人,索性把气氛炒到了极致,请出了拉面仙子中的头牌——黑纱舞娘。

众人翘首以盼,叶辞却是鼻尖轻动,隐约中,好像有一股特别好闻的味儿。

似金桂朗月般的甘甜,似流风回雪般的清冽。

像是陈年的女儿红,醇柔悠长。

竟叫她生了醉意。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