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和男朋友那个的时候感觉 深度开发1v3阅读

发布时间:2021-10-16   来源:    
 呼噜,呼噜!

    咬一口窝窝头,挑一筷子方便面,捻一抹豆瓣酱,咬、吸溜、嘬,刘贞吃的不亦乐乎。

    南易把自己饭盒里的面都夹到刘贞的饭盒里,自己拿着窝窝头在面汤里蘸一蘸,等变得松软一点才往嘴里送。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唔……恩恩!”

    嘴上答应着,刘贞干饭的速度一点都没减慢。

    南易看着,这样不行,小丫头估计有生以来就没有这么痛快的吃过,一会肯定要胀肚子。

    呼呼……吹了吹饭盒里面的汤,咕嘟咕嘟,南易把汤喝了个干净,去车厢连接处涮了涮饭盒,追着刚才列车员消失的方向。

    三五分钟后,南易就拎着饭盒回来,再次从旅行包里拿出一个油纸包,打开捻出三颗山楂泡到开水里,用筷子一直在那里捣啊捣。

    俄而,刘贞终于把方便面干光,又吃了两个窝窝头,舒心的输出一口气。

    摸了摸肚子,小眼睛瞄了瞄车厢里的其他人,又?了一眼南易,发现没人注意她,两只小爪子就伸到肚脐眼上面,解开拴着裤绊的红布绳子,放宽了一点,又系紧。

    她的小动作,南易都看在眼里,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山楂水往她那边推了推,然后就老神在在的在那里抽神仙烟,心里继续琢磨刚才没琢磨透的事情。

    南易已经找人打听过,他和刘贞要去插队的地方是宝安下面的沙角头公社文昌围大队。

    沙角头紧靠着深镇湾。

    深镇湾又是鼎鼎大名的“海葬湾”,每年都有不少人把命葬送在这个海湾里。

    虽然死了不少人,可还是有人前赴后继的去送死。

    谁让深镇湾对面,就是灯红酒绿,传说中只要肯干,就不会饿肚子的香塂呢。

    就南易所知,沙角头的人并不穷,虽然土地贫瘠,可守着这么个黄金水口。每年给那些向往新世界的人摆摆渡,就能捞不少。

    被分派来宝安,是南易活动的结果。

    可具体分到哪个大队,那就是宝安知青办的事,南易可是鞭长莫及。

    文昌围就挨着深甽湾,离蛇口也只有不到两三公里的距离,这里算是一块风水宝地,也会成为南易的发家地。

    刘贞手里捧着饭盒,小口小口的呡着,眼睛滴溜溜的不时偷看一眼南易,心里想着,“他要是我哥哥就好了。”

    ……

    旅途很漫长,他们坐的又是一辆慢车,时速只有80公里,到宝安有2700多公里,加上中途临停,四十个小时能到地方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第一天,两人还能天南地北的侃大山,第二天就不行了,能聊的前面儿都聊了,其他不该聊的,南易也没打算告诉刘贞。

    整个车厢里面的情绪都不是很高,不比老三届,他们前面的知青都是主动要求下乡,情操之高尚,激情之澎湃,是带着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的崇高目标。

    前有老三届(1966-1968年)、新五届(1969-1973年),还有后五届(1974-1978年)先行一步的前辈们,插队是怎么一回事,一个个早就门清。

    如果这趟列车不是往南开,而是往陝北的方向开,车上肯定有专门的人看着,就怕有想不开的跳火车逃跑,甚至干脆自我了断。

    无聊了,南易就教刘贞下五子棋。

    拿着笔在本子上画上格子,给刘贞说了一遍规则,又试着下了一盘,她也就搞懂了规则,两人有模有样的下起来。

    有了五子棋,两人的旅途变得不再那么枯燥。

    干饭、下棋,下完棋再干饭,周而复始,中间在穿插点睡觉时间。

    好不容易,38.532个小时过去,火车惯性的拉动,让南易睁开了眼,透过车窗看到“深甽站”的站牌。

    列车员这会也过来喊:“终点站到了,都醒醒……”

    抓着刘贞的肩膀,把她摇醒,“醒醒,火车到站了,去盥洗台洗洗脸,行礼我来拿。”

    “嗯?”刘贞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干巴巴的眼屎被搓掉,睡眼惺忪的问道:“到宝安了?”

    “嗯,到了,快去洗洗。”

    南易把一条毛巾塞到刘贞的手里,自己站起来把行礼从行李架上拿下来。

    一个打好的背包、一个装着搪瓷脸盆的网兜,这是刘贞的家当;两个旅行包、五个装着各色吃食的网兜,这是南易的家当。

    把背包背在背后,一手提着两个旅行包,一手攥着几个网兜把,南易下车以后,就站在门口边上等刘贞。

    没一会,刘贞脖子上挂着白毛巾,人还恍恍惚惚的跨步下车。

    “南易,东西给我一点,你一个人拿太重了。”

    “没事,我拿着就行了,刚才我扫了一眼,没看到知青报到点,可能设在出站口,我们过去看看。”

    “嗯。”

    两人沿着并不密匝的人群走出站,驻足左右打量了一下,就看到一隅的知青报到点——一张桌子,一个戴着眼镜,年纪二十大概有八的男青年。

    “领导同志,这里是知青报到点吗?”

    “对,这里就是。”眼镜男说道。

    “好好好,听领导的!”南易应着,又指了指刘贞和自己,“她叫刘贞,我叫南易。”

    “南易、刘贞是吧……嗯,有你们的名,在边上等一下,等你们去沙角头公社的知青到齐,就可以出发了。”

    “出发?领导同志,我们要自己过去?”

    “系啊,你们自己到公社,大队的人会去公社接你们。”

    “明了明了,唔该。”

    “你识得讲白话咩?”

    “小小。”

    眼镜男喔了一声,就低头看着名册,不再搭理南易。

    南易知趣的拉着刘贞走到一边,“你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走开,我一会就回来。”

    “嗯,你去吧。”

    南易放下行礼,往远处走去,走的时候,还不时的回头看看。

    他这是不放心!

    走过拐角,最后一次确认,南易才加快了步伐。

    “南爷,这里。”

    一个蹲在那里抽烟的小子站起来,喊了南易一声。

    南易走过去问道:“东西搞到了吗?”

    “搞到了,两箱,够用两三年的。南爷,你怎么要搞这玩意,我都被这边走水的人笑话了,花高价就搞一箱卫生巾。”

    “笑话就笑话,这边黑市是谁把着,查清楚了吗?”

    “还没,我现在只知道姓赖,别人都说什么赖大佬赖大佬,具体叫什么我还不清楚,也没有见上面。”

    “你继续查,文昌围的大队的情况摸过了吗?”

    “查到了,大队长叫冼耀东,副大队叫冼耀华,会计叫冼济民,出纳叫冼耀威,民兵连长叫冼耀国,妇女主任叫牛爱花。这个村子几乎都是冼姓,其他的姓氏很少,我找人问了问,外姓都是以前上门女婿的后代。”

    “问?你怎么问的?”南易蹙眉道。

    “南爷,你放心好了,我把自己打扮成磨剪子锵菜刀的,哥们不是有这手艺么。”闷三儿,大名丁六一,对着南易嘚瑟的说道。

    “算你机灵吧,不过也有破绽,你这口音瞒不住人。往这边跑的都是浙省那边过来的,北边的不会往这儿跑。”

    “嗐,已经有人问了,我回答他们我妈是京城的,我爸是浙省的,在京城呆了好几年,口音改不回来了。”

    “算了,不纠结这个。”

    南易摆摆手,对方可能也没有多想吧。

    “知青住哪里,你知道吧?”

    “知道,冼氏的祠堂里。”

    “那好,晚上九点,你把东西搁祠堂外面,我自己去拿。”

    “好。”

    “你还能在这里呆几天?”

    “一个半月没问题,本来还要去趟中原搞轴承,不过那边已经是老关系,我打个电话事情就搞定了。”

    闷三儿是物资局的采购员,他的工作就是在外地出差采购各种京城需要的物件,一趟出差就有很长的时间可以休息。

    这个年代,闷三儿这种采购员,还有就是开大解放的司机,都是比较殷实的。他们可以借着工作的便利,在两地之间倒卖,一趟下来,就可以赚到普通人几个月的工资。

    “行,那你尽快把那个姓赖的查清楚,我得尽快和他见一面。”

    “明白,南爷,我还搞了几条华子,晚上也给你送过去,你可以拿着和冼耀东套个近乎。”

    “我还需要你教,行了,我回了,自己当心点,这边要逃塂的人不少,里面也有狠人,不要和他们对上。”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