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千万不要让男人躺你大腿上 能从裤子看出男生有反应吗

发布时间:2021-10-16   来源:    
 “哈哈哈,吴老师,你说的是哪个蛋啊?”后面的马志峰故意嘲笑着。

    “哈哈哈。”一些男生立即明白马志峰所指是什么,不由大笑起来。

    吴大鹏恼羞成怒,怒视着李快来:“你为什么拿了我的蛋?”

    “你的蛋?”李快来看着桌上的茶叶蛋,又抬头看了看马志东,见对方低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马志东的胆子没有那么大,估计是马志峰的指使。

    马志东小声对马志峰道:“峰哥,这下惨了,李老师会把我供出来,到时我要被叫去年级办公室。”

    “你说是我叫你干的。”讲义气的马志峰把事情扛下来。

    本来他只想气一气吴大鹏,没想到吴大鹏那样骂他们,他气不过才这样做。

    “我……”马志东犹豫了。把马志峰供出来,似乎不大好,但他又承受不了两位老师的怒火。

    就在马志峰他们以为李快来会借机惩治马志东时,没想到他笑道:“吴老师,你不要生气,可能刚才学生搬书时不小心把你的蛋搬上来了。如果是你的蛋,你拿走吧。”

    马志峰与马志东对视一眼,非常吃惊:这新来的老师那么好?居然不记恨他们的恶作剧,还帮他们说话?

    想到这,马志峰用手捅了一下前面的男生,小声问道:“刚才朱成胜有告我们的状吗?”

    “有,说你们故意拖拉上厕所不肯去搬书。”前面的男生小声回答。

    吴大鹏把自己的蛋……不,茶叶蛋拿了回来,气愤叫道:“李快来,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叫学生搬我们班的课本?如果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待,我会非常生气,后果会非常严重。”

    “你们班的课本?我叫……”李快来奇怪了,转头盯着马志峰,“是怎么回事?”

    马志峰站起来大声道:“李老师,事情是这样的。仓库欠初二级50人的课本,我们去搬时,叶主任让我们迟点再来搬,但仓库里明明有初二级的课本,为什么不发给我们?”

    “那是我们班的课本。”吴大鹏大叫着。

    “书上有写着是你们1班的吗?我刚才在仓库外面听到吴老师说我们4班是垃圾班,说我们要不要课本都没有问题。”

    “凭什么呢?我们都交了六七百块的学费,有课本为什么不给先去搬书的我们?发课本不是先来先搬吗?我们先去仓库搬课本,课本就应该先发给我们。”马志峰也不示弱地大声叫着。

    “不行,这些课本是我们班的,我们班的优生还要赶紧预习上课呢。”吴大鹏对李快来指手画脚,“你赶快叫学生把课本交上来,我们班的学生还等着课本呢。”

    李快来听了他们所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马志峰在开学的第一天就给他出难题了。

    如果他让吴大鹏把书收回去,初二(4)班的学生会对他有看法,以后这班难带了。

    如果不收书,吴大鹏似乎不会罢休。听吴大鹏话里的意思,学校领导是想把这些书先发给初二(1)班的。

    李快来的心冒出一股火,当年就是因为学校把初二(4)班当成垃圾班看待,所以让他也有另外看待的心理,不理这些学生,马志峰他们才慢慢滑向歪路。

    李快来深吸一口气,故意笑道:“吴老师,现在我们班的书都发下去了,再收回来也不好吧?”

    “怎么不好,这是我们的书,你赶快给我收回来,要不然我去领导那里告你的状。”吴大鹏气得跺着自己的小脚。

    “要收回去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我就怕学生已经在课本上面写名字了。”李快来微微一笑,脸上透着异样,“同学们,你们有在新课本上写名字了吗?”

    在新课本上写名字……一些学生懵懂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才刚发下去的新书,谁写名字了?一般都是回家再写的。

    李快来见学生反应不快,只好向马志峰眨着眼睛:“志峰,你的新课本写名字了吧?如果是这样,这新书还怎么收回来啊?”

    我看你刚才搞事的头脑不差,估计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吧?李快来暗道。

    “我……”马志峰的脑筋果然转得快,立即拼命地点着头,“我的写了,我们的新课本都都写上名字了。”

    话音刚落,马志峰转头对马志东小声道:“快借我笔,我要在新课本上写名字,到时吴大鹏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

    “峰哥,我只有一支笔,你没有笔吗?”马志东从抽屉里拿出一支圆珠笔。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上课带笔来的?”马志峰白了马志东一眼,从他手上抢过圆珠笔,在自己的新课本上写上名字。

    突然,马志峰觉得自己写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全班同学都写名字。

    所以,他把圆珠笔扔给马志东,跑到其他同学身边大声叫道:“你们赶快在课本上写名字,别人就要不走我们的课本了。”

    这时,那些同学才醒悟过来,立即拿出笔在课本上写自己的名字了。

    马志峰说得没有错,凭什么说他们是垃圾班?他们也交了钱买课本的。

    马志峰走到朱成胜的身边,见他还在懵懂,气得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你当什么班长?这个时候不叫大家赶快写名字,什么时候叫啊?”

    朱成胜担心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惹祸,抬头瞥向讲台上的李快来,想得到老师的暗示。

    李快来见朱成胜没有领悟到自己的暗示,不由暗骂他糊涂,没马志峰机灵。

    李快来转过头对吴大鹏笑道:“吴老师,你看,我们班的同学都在课本上写名字了,你们还想要吗?”

    朱成胜就算是傻子,听到李快来这样的话,哪能不知道呢?

    他急忙让其他班干部赶快去检查同学们的课本有没有写上名字。如果没写的,赶紧偷偷写上。

    于是,学生们都很快在课本上写了自己的名字。

    “报告李老师,我们班的同学都在课本上写名字了,不知道1班还要不要我们写了名字的课本?”朱成胜跑到讲台边向李快来汇报。

    吴大鹏气得叫道:“你们是故意的,刚才明明没有人在课本上写名字,听马志峰一说,你们就胡来了。”

    “这个嘛,我到时会调查落实的。”李快来打着哈哈,“吴老师,你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班还要开班会,接着打扫卫生呢。”

    “哼,你们给我等着瞧。”吴大鹏气呼呼地带着他们班的几个学生离去了。

    马志东小声对马志峰道:“峰哥,这个李老师好像与以前的老师不一样,他护着我们。”

    “好像是。”马志峰暗暗点头。

    刚才如果不是李快来帮忙,他们不但吃不了兜着走,书也会被吴大鹏他们搬走。


    “李老师肯定会被领导责骂。”马志东担心地对马志峰说道。

    马志峰没有说什么,抬头对前面的朱成胜叫道:“你磨蹭什么?李老师不是叫大家去公共地区打扫卫生吗?怎么还不去?”

    “大家快点去。”朱成胜大声地叫着班里的同学,同时在心里暗暗奇怪:马志峰怎么回事,平时都没有见他这么积极去劳动。

    不对,刚才马志峰积极去搬书,就弄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现在又叫大家去扫地,会不会又出什么事呢……朱成胜担心了。

    在初二(4)班的公共地区,学生们一边打扫,一边小声议论着刚才的事情。

    对于新来的班主任,他们觉得与以前的老师不一样。

    刚才吴大鹏硬要收回新课本,他们也认了。但李快来并不想让他们吃亏,为他们作主,这让他们有点感动。

    就在大家在公共地区打扫卫生时,吴大鹏大摇大摆地往这边走过来。

    “你们要好好扫,如果扫不干净就会扣双优分。不过,像你们班的情况,双优分肯定是最少的。”

    “哼。”马志峰重重地哼了一声。

    “你们知道吗?刚才李快来在办公室里被级组长训得像孙子般。”

    吴大鹏得意地笑着。敢得罪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马志峰看着扬长而去的吴大鹏,生气地在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这时,朱成胜正招呼一个男生与他一起抬垃圾去倒,马志峰眼睛一亮,急忙叫朱成列过去:“班长,让我们去倒。”

    此时的阳光落在马志峰的身上,透着说不出的青春。

    “好。”朱成胜又奇怪地瞥了马志峰一眼。

    刚才朱成胜以为打扫公共地区时,马志峰会闹出什么事情出来,可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今天马志峰是怎么了,似乎有点变了。

    马志峰与朱成列抬着垃圾桶往前面走去,刚才他们过来打扫卫生时,见初二(1)班的同学在这个区域打扫卫生。

    朱成列看着四周没有什么学生,不由生气道:“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我们班公共卫生区比初二(1)班的大?”

    马志峰冷笑一声,没有说话,把垃圾桶一翻,桶里的垃圾全倒在地上了。

    “啊?”朱成列看着地上的垃圾,不由大叫一声。

    “傻子,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马志峰见朱成列还傻站在那里,急忙拉着他往回走。

    “这,这会不会出事?”朱成列有点担心了。虽说附近没有初二(1)班的人在,但如果走漏消息了呢?

    朱成胜见马志峰他们回来这么快,不由笑道:“马志峰,你现在表现不错,做事不拖拉了。”

    看来,马志峰今天不搞事了。

    “行了,你不要跟我打官腔,不就是一个班长嘛,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也不知道为何,马志峰看不惯朱成胜的嘴脸,老是用班长的口吻跟他们说话。

    不过,由于朱成胜懂得拉拢人,所以班里不少学生也听他的话。

    李快来过来他们班的公共地区时,发现打扫得差不多,暗暗点头。

    李快来见时间差不多了,让学生们回教室收拾东西回家,下午按时回学校上课。

    李快来回到宿舍门前时,宋晓芳开着一辆“大阳牌”红色女式摩托车回来了。

    她是科任老师上午不用跟班,所以提前去镇市场买菜了。

    因为李快来急着忙活午饭,所以没有与宋晓芳打招呼,直接进到自己的宿舍。

    本来宋晓芳见自己也教初二(4)班的音乐,想与李快来打个招呼,可对方没有叫她,她也懒得叫对方。

    她父亲是县的领导干部,倒致她有一股说不出的傲娇。

    只有别人讨好她,哪有她去讨好别人呢?

    虽然李快来长得蛮帅,但她父亲说过,单位和家世更加重要,让她带眼识人。

    哼,本小|姐才不会理你这种穷小子!宋晓芳在心里暗道。

    李快来当初二(4)班的班主任,已经成为岭水中学茶余饭后的话题。

    有一些小道消息称,那是因为李快来没有背景,家又在农村,只得接这种苦差事。

    因为现在天气闷热,宋晓芳并没有关宿舍门,敞开着在厨房里面做菜。

    李快来在宿舍里拿手机打着电话,隔壁的宋晓芳听得到。“符叔吗?你方便借摩托车给我去镇上买菜吗?”

    李快来本想中午就吃方便面的,但发现没有库存,干脆去镇里买菜,再买一箱方便面回来。

    “行,你过来开车吧。”符辉回答着。

    来到热闹的镇市场,李快来微眯眼睛暗暗感受这久违的气息……

    人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不少从村子里赶集的农民手上都提着鱼、虾、肉,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李快来习惯性地来到右边第三个摊档的猪肉档,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坐在摊档里面,指着旁边的儿子骂道:“这个学期如果你还不努力学习,我就放弃你了,你初中毕业就过来帮我的忙。”

    “你不就是想要一个免费的劳工吗?我不读了,直接来这里帮你。”男孩仰起头倔强地反驳。

    “你敢顶嘴?信不信我抽你?”中年男人高高举起右手,但最终没有抽下去。

    李快来看着暗暗摇头,劝道:“杨哥,你不要这样说孩子。”

    “你是谁?”中年男人抬头奇怪地看着李快来,想不出在哪里见过李快来。

    但对方这样叫他,似乎又认识他。

    “李老师?!”男孩看到李快来,有点激动地叫了一声。

    他是班里的杨华威。

    今天李快来为班里的学生着想,被级组长罗承华训了一顿,大家心里感动,觉得李快来与以前的老师不一样。

    “他是老师?”杨胜怀疑地望着李快来。李快来长得帅气,看着就像十几二十岁的大男孩。

    “我叫李快来,是刚毕业回岭水中学当老师,现在是华威的班主任。”李快来解释着。

    “哎呀,是李老师啊,失敬失敬。”杨胜伸出沾着猪油的手与李快来握手。

    这一握手,李快来感觉到手上的油腻,不由暗暗苦笑。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