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扶着岳从后面挺进 早上醒了发现那玩意还在里面

发布时间:2021-10-15   来源:    
霍寒年!!!

    温阮紧抓住男人的手,指甲力度大到好似要深嵌进他的皮肤,她失声痛哭,喉咙像是被火灼一样,又涩又哑——

    “霍寒年,不要为了我死,不值得!”

    被她紧抓着的那只手,突然用力抽回,耳畔传来一道清寒如冰的声音,“有病。”

    温阮猛地睁开眼睛,纤浓卷翘的长睫颤了颤,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

    小鹿般澄澈的翦瞳中闪过一丝迷茫,她迟缓地转过头。坐在她旁边的少年,已经起身朝教室外走去,只留下一道高高瘦瘦又清冷孤傲的身影。

    直到少年身影消失,温阮才慢慢收回视线。

    好似想到什么,盈着水雾的鹿眸,微微睁大,满是震惊和荒诞!

    “阮姐,你刚梦到什么了,怎么还抓着你死对头的手,说他为你死不值得?”前排头发蓬松穿着宽松T恤的男生回头看向温阮,见她眼眶通红,唇瓣发颤,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阮姐,你没事吧,不会被鬼附身了吧?”

    温阮眨了眨眼睛,迟疑的开口,“大川?”

    “阮姐,你真的不太对劲,别吓我哈!”

    金灿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教室,脸上还冒着颗青春痘的男孩正看着自己——

    眼前的一切,熟悉又陌生,是她多年前的记忆。

    温阮在桌下狠狠掐了下自己,见疼痛袭来,她眨了眨眼,又哭又笑,“居然不是梦!”

    她重新回到了2016年,9月20日。

    这一年,她十八岁,正在上高三。

    温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眼自己白皙纤细的腿,又摸了下自己完好无损的脸,确认不是梦后,身体里的血液重新回归。

    她的心,一下子激烈跳动起来。

    “阮姐,你同桌肯定出去抽烟了,文茵已经去叫教导主任了!这回你一定能将他赶出十班!”

    温阮听到沈川的话,猛地一震。

    这一幕如此熟悉……

    霍寒年是这个学期以插班生转进伊莎贵族学院的,他一来,就引起了全校轰动。

    凭着一张惊艳众人的脸以及阴郁清冷的气质,校草直接从霍景修变成了霍寒年。

    而温阮,从高一开始,就是霍景修的脑残爱慕者!

    谁敢抢走霍景修的荣誉,她就要找谁拼命!

    这个时候,温家还是云城有名的大户人家,她又是被温老太太捧在手心的小娇娇,以至于性子骄纵跋扈,是伊莎学院有名的小魔女。

    从霍寒年进十班开始,她就扬言过要将他赶出去,还要让他知道抢走霍景修荣誉的下场!

    在今天教导主任抓到他抽烟之前,她就已经对他做了不少可恶又愚蠢的事!

    “阮姐,你放心,教导主任最讨厌抽烟的学生,要是让他抓到霍寒年——”

    “闭嘴!”温阮一脚踹开椅子,迈开细白笔挺的腿,朝教室外面跑去。

    虽然不清楚前世霍寒年临死时所说的那个承诺是什么,但他替她报了仇,收了尸,还一起赴了黄泉,光是这三点,她就已经欠了他许多!
男洗间后面不足两米的地方是堵高高的围墙,平时鲜少人过去,但那里却是不少男生的秘密基地。

    不少男生下了课,就会悄悄靠在围墙上抽烟。

    由于马上就要到下午上课时间了,此刻只有一道高瘦挺拔的身影倚在那里。

    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领口衣扣开了两颗,单薄精致的锁骨微露,肌肤泛着病态的冷白。

    他微低着头,柔软的黑发覆在额头,挡住了那双没有温度的修长狭眸,鼻梁到下颚的弧线冷峭干净,皮囊完美到无可挑剔。

    他熟稔的吞云吐雾,整个人像块寒冰,隔老远就让人觉得冷彻入骨。

    温阮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躁热的风拂过,荡起少年额前柔软的黑发,他抬起头,朝她扫来一眼。

    漆黑冰冷的眉眼,充满了戾气,看向她的眼神,没有半点温度。

    温阮心口止不住狂跳,一阵心虚和慌乱。

    他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弹了弹指尖烟灰,面寒如霜。

    温阮拧了下眉头。

    前世,高中毕业她和他都是死对头,彼此看不顺眼,恨不得对方去死的那种!

    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最后会替她收尸,还炸死了霍景修和叶婉婉?

    不过现下最紧要的,是通知他快点离开。

    “霍同学,教导主任马上就要来了,你赶紧掐了烟……”

    温阮话没说完,就听到教导主任怒不可遏的声音传来,“周一升旗仪式我就再三强调在校生不许抽烟,若你举报属实,我定严惩不怠!”

    “主任,肯定属实,不过我不能再跟你一起过去了,等下要让他知道我举报的,肯定会记恨上我的!”

    教导主任闻言,脸色更加不好了,他加快步伐朝男洗手间方向走去。

    温阮见霍寒年如冰雕般站着一动不动,眉眼间没有半点惊慌,她倒是急得不行,眼看教导主任就要过来了,温阮灵机一动。

    就在教导主任经过男洗手间时,一盆污水朝他脚下泼来。

    教导主任的皮鞋和西裤顿时湿了一截。

    “对不起主任,我被罚扫厕所,没想到将洗拖把的水泼到了你身上……”

    教导主任看向提着个污水桶,穿着超短裙,化着浓妆,没有半点学生样的温阮,气得脸色铁青。

    “温阮,别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就在学校不遵守纪律,看看你染得五颜六色的头发,看看你的衣服,哪有个学生的样子?”

    教导主任实在不喜欢温阮这种惹是生非,没半点可取之处的坏学生,若不是温老太太给学校捐了栋图书馆,以她的成绩和品行,哪里进得了云城最好的贵族学校?

    温阮隔三差五就会被教导主任训,她高兴时嬉皮笑脸的应付几句,不高兴时回怼几句,时常将教导主任气得七窍生烟。

    “主任,刚刚那水我拖了厕所,你要不先回去换身衣服了再来训我?”

    一股不太好闻的气味飘来,教导主任的眼神恨不得将温阮活吞,“既然温同学这么热爱劳动,下午将教师办公楼的玻璃全都擦一遍!”

    说完,快步离开。

    走出一段距离,教导主任皱了皱眉头。

    总觉得忘了什么事?不过低头看了眼脚下,他又加快步伐离开了。

    温阮见教导主任走远,朝围墙方向看去。

    少年已经抽完烟,直起身走了过来。

    经过温阮身边时,薄唇冷戾的吐出,“滚远点。”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