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自我安抚的步骤 老和尚的大东西

发布时间:2021-10-15   来源:    
 办公室里颇为热闹,这边说话也不影响那边的争论,叶少川一边与老太太说着话,一边随意的翻看着资料,不过越往下看,他心中便有些惊讶了,病人的情况实在是太严重了,本来就是脑肿瘤,如今跌了一跤,脑部又有了淤血,刺激到了肿瘤进一步恶化,如果不及时手术的话,恐怕人就算能活下来,也会变成植物人,或者是白痴。而且活下来的几率不超过三成。

    根据在场专家的意见,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缓解病人脑部的淤血,防止肿瘤进一步恶化下去。

    不是众人不想一劳永逸的解决肿瘤问题,主要是肿瘤在脑部太严重了,除了遏制以外,根本没有好的解决办法,贸然动手术切除,病人活下来的几率不足一成。相对于肿瘤来说,缓解淤血就要相对简单一些了。

    不过要让淤血消散,也需要做手术,以现在医院的技术,成功率并不太高,这也是为什么众多专家学者吵成一团,却始终拿不定主意的原因了,毕竟病人的生死,就在他们这些人的口中,一旦出了问题,谁也无法担下责任。

    “手术成功的几率不超过两成。”将资料看完,叶少川心中便有了清楚地认识,脑部太复杂了,任何涉及到脑部的手术都要慎重再慎重,这病人的肿瘤正在大脑之内,要动手的话,那就要开颅,其中风险几乎难以估计。

    “若是以内力配合针灸的话,倒是能直接解决问题,但这样做,我的身份恐怕就要暴露了。”

    拿着资料,叶少川心中暗想着,以他的医术,这种脑部肿瘤并不算什么大问题,不过他也有自己的顾虑,并不想出手。

    一旁的吕清雪也看完了资料,心中也是一筹莫展,她虽然曾关注过一段时间肿瘤的问题,还写了一篇质量颇高的论文,但现在让她对症下药的找出解决办法,还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只能冒险手术了!”

    这时候,坐在办公室里的那位省城名叫吴元亮的专家开口了,声音洪亮,坚定无比:“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在这么拖延下去,恐怕病人会坚持不住。”

    “可是手术的风险太大了。”又一名专家开口了,吕清雪认识,是元洲医科大学的一位老教授,此时紧皱着眉头。

    “手术有风险是很正常的事情,要真是万无一失,还需要我们这些人来干什么?”吴元亮站了起来,冷冷道:“这就是我的意见,大家如果有更好的办法,可以直接提出来,如果没有,那就算这么办法,时间不等人。”

    “要是动手术,谁来掌刀?”这时候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当然是邹院长,他是多年的老手术刀了,由他掌刀最好。”吴元亮说着,目光落在了另一名老者身上。

    这老者不是别人,而是是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邹长春。

    邹长春本来在抽烟,一听这话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闷声闷气道:“我虽然是院长,但已经有些年没有掌刀了,这个手术接不了。”

    要是一般的患者手术,他接下来也无所谓,但这个病人可是市委王副书记的老娘,要是治好了自然是皆大欢喜,但是要是出了问题,那自己可就大祸临头了,邹长春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答应。

    “要我看,还是吴教授来吧,你是省城的专家,无论是学术理论,还是临床经验,甚至做的手术都比我们多,还是你来掌刀最好。”邹长春道。

    吴元亮见邹长春又将皮球踢到了自己面前,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瞥了一眼坐在邹长春旁边的矮胖中年人。

    这矮胖中年人眉头皱了起来,目光闪烁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放下端着的茶杯,轻咳了一声,朝邹长春道:“老邹啊,吴教授下午刚到,现在正疲惫呢,现在让他动手术是没问题,就怕他身体吃不消,万一出了问题,我们市一院……”

    “狗日的张鹤鸣,这个时候你还敢坑老子!”

    听到中年人的话,邹长春气的大骂,张鹤鸣是他手下的副院长,仗着大舅子是市卫生局局长,在医院里一直跟自己作对,平日里自己不想得罪他,一般都选择退避,这小子还不满足,这是要坑死自己的节奏啊。

    邹长春心中怒极,铁青着脸道:“张鹤鸣,你又不是吴教授,怎么知道吴教授不能坚持手术?对了,说到这里,我表明一下我的态度,刚才吴教授坚持手术,实际上我是反对的,危险系数太高了。”

    你让老子掌刀,老子直接反对手术,看你们怎么办?邹长春心中想着,目光轻蔑的瞥了张鹤鸣一眼,小子,老子早晚让你好看。

    这三位大神在斗法,旁边的人都下意识的缩着脖子,默不作声了起来,显然是不想,也不敢插进三人的暗斗中去。

    叶少川听着三人的对话,如何不知道三人唇枪舌剑,这是在相互推诿呢,心中有好气,又好笑,这还算医生?

    事到临头,一个个不是想着怎么解决问题,救治患者,却想着彼此推诿,明争暗斗,真是一群败类。

    “是啊,手术成功率太低了。”

    老太太周薇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但还是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没有办法的话,她也是反对强行动手术的。
 “哼,我的办法是唯一的办法。邹院长你要是没有办法,那就按照我的来,而且由你掌刀,这也是大家信任你的医术,你就不要推辞了,那边王书记还在等着呢。”

    吴元亮看了邹长春一眼,环顾四周,大声道。他这是以王书记来压邹长春,不怕他不服软。

    邹长春一听这话,脸色就更难看了,猛吸了一口烟,也大声道:“在你吴教授面前,我邹长春算什么,这个时候还得你来做。”

    “老邹,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张鹤鸣不阴不阳的说道。

    “张鹤鸣,我觉得这个机会还是让给你吧。”既然都撕破了脸了,邹长春哪里还会给张鹤鸣什么面子,冷冷道。

    眼看着三个人一直推来推去,相互扯皮,没有一个结论。在场的其让人都默不作声,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周薇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实在是羞于与这些人为伍,病人这个时候就在手术室等着呢,他们不抓紧时间救人,却在这里怕担责任,相互推诿。

    眼看着三个人扯皮个没完,周薇实在忍不住了,站起来道:“邹院长,你还是赶紧做决定吧,病人恐怕等不了多久了。”

    周薇只喊邹院长,却不提什么吴教授和张院长,就是间接的提醒邹长春,这是市第一人民医院,你邹长春才是真正的院长,做什么决定,定什么方案,还得要你自己拿主意。

    从这话里,邹长春也反应了过来,自己扯什么皮,直接下命令不就行了,这可是自己的主场,怕什么?

    只是他还没说话,张鹤鸣却是一脸不善的看着周薇,骂道:“周薇,你要干什么,没见我们正在讨论吗?你要是不耐烦,可以先走,没人留你。”

    说到这里,他目光一顿,又看到了吕清雪,以及一旁的叶少川。张鹤鸣不认识叶少川,却认识吕清雪,对这个得罪了自己儿子的漂亮女医生,他还是印象还是颇为深刻的。

    不错,将吕清雪逼出医院的副院长不是别人,就是张鹤鸣。

    见到吕清雪,张鹤鸣便语气便更凌厉了起来:“周薇,你也太不像话了,这里是专家会诊,你都带了些什么人进来,啊?这是吕清雪吧,他已经不是医院的人了,来这里干什么?吕清雪也就算了,好歹还是个医生,这个人呢,他又是干什么呢,难道他也能治病?”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先看看吕清雪,又看看叶少川,心里都清楚,这一下周薇把张鹤鸣得罪惨了。

    叶少川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个打酱油的,竟然会成为这个什么副院长攻击周老师的目标。

    本来按他的脾气,是不想搭理这种人的,但是对方现在不仅骂了他,还骂了周老师和吕清雪,就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了。

    “张鹤鸣,我带什么人是我的事情,你管得着吗?”周薇脸色铁青道。

    “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你带什么人进来,我这个副院长管不到?还有这里是会诊,不是茶话会,他们是医生吗,会治病吗?”张鹤鸣越说越激动。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治病?不错,周老师就是带我来帮忙治病的。”

    眼看着周薇气的站着的身子都摇晃了起来,吕清雪神色冰冷,叶少川知道自己必须要站出来了,否则这个家伙恐怕更嚣张,顿时便毫不客气的站起来道。

    “你会治病?”

    张鹤鸣愣了愣,但是下一刻却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笑了起来:“你还是学生吧,治病,你有资格吗?”

    其实,不只是张鹤鸣不相信,在场的其他专家教授都不相信叶少川,就连周薇和吕清雪都一脸愕然的看着他。

    “有没有资格,是你说的算吗,你们没有办法,难道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吗?”叶少川轻蔑的看着张鹤鸣,冷冷道。

    “你真有办法?”

    见叶少川一脸从容自信的样子,张鹤鸣有些动摇了,忍不住问道。

    “废话,我当然有办法,我的办法,比你们的安全,比你们的成功率高,你们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什么专家教授,要我看,都是废物……”

    “小叶,你不要胡说,这些都是专家……”吕清雪回过神来,急忙拉住叶少川的手,让他坐下,不要在说下去。

    一旁的周薇也有些急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叶少川竟然这个时候“大放厥词”,只是这些话是能胡乱说的吗?

    “小叶,你坐下,这里可不是胡闹的地方。”周薇低声道。

    “周老师,吕姐,你们放心,我有分寸。”

    叶少川朝二人笑了笑,并没有坐下来,反而抬头环顾四周,目光平静而淡定,浑身上下都好像多了一股气势。

    “小叶!”

    吕清雪愣住了,她好像第一次认识叶少川一样,以往在叶少川身上,她可从来没看到过这种气势。

    周薇也有些愕然,她才第一次见叶少川,对这个少年不乏好感,只是要说他真的有办法诊治病人,她还是有些不相信,不因为别的,叶少川太年轻了,简直就像是还未毕业的学生,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一想到叶少川方才的笑容,不知为何,她心中竟然多了一丝希望,仰头看着神色平静的年轻人,暗想着,或许他真的有办法也说不定。

    “小伙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你是哪个学校的,老师是谁?”张鹤鸣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喝问道。

    “我是哪个学校的,老师是谁,跟帮病人治疗有关系吗?”叶少川凝视着对方,淡淡的问道。

    “你说什么?”张鹤鸣大怒,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学生,没穿白大褂,就不是医院的医生,竟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这小子是周薇带来的,还是吕清雪带来的?”张鹤鸣心中猜测着,目光却十分冷厉,朝叶少川怒喝道:“在场这么多专家教授,你算什么东西,敢来这里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

    叶少川笑了:“你们没有办法,我说我有办法就是胡说八道了,难道说你们不是在讨论救治方案,而是在开茶话会?”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