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自慰小黄文水多肉多文章 乐可姜可金银花露

发布时间:2021-10-15   来源:    
苏念以为江家的宅子应该是很奢华的那种,其实并不是。

    暗红色砖墙别墅,白色落地窗户,郁郁葱葱的树荫里露出墨绿色的屋顶,外面还能看见雕花旋转楼梯。

    有点像文艺复兴时期的复古别墅,精致瑰丽。

    苏念过来的时候是下午,佣人穿着整齐的衣服,站在门口,

    微微弯腰,脸上带着恭敬。

    “先生,苏念小|姐。”

    男人神情淡漠,一身黑色西装站在少女的身边。

    “累吗?”

    江薄年好听的声音,在头上响起。

    苏念双手拽着书包带,想了想仰头,对着男人弯着眼睛甜甜的笑。

    “我不累,哥哥。”

    江薄年怔了一秒,抬起手在少女的书包上拍了拍,示意她进去。

    “走吧,你先上去休息一下,等大家回来,我再帮你介绍。”

    旁边的佣人低垂着眼角,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吃惊,面上却不敢有过多的表情。

    寡言薄凉的先生什么时候对一个人这样多言过,还是一个少女。

    苏念被人带进三楼的房间,

    卧室里,白色蕾丝床幔,真丝被罩绣着暗金线纹路,

    一整面落地窗,外面是望不到头的草地和绿色乔木,微风吹过,白色蕾丝窗帘轻轻的浮动。

    这间套房的大小,比原来的苏家整个屋子加起来的面积都要大,让人咋舌。

    苏念梳洗完走进更衣室,

    衣服被排列整齐,按照不同的色系,季节,搭配好的小皮鞋和各种款式包包,在一整排水晶灯的照射下,耀眼夺目。

    饶是已经知道江家有多富有的苏念,也被浴室和眼前的阵势给唬住。

    书里写的和亲眼看见的,完全是两个概念。

    怪不得赵美兰会忍不住偷换孩子,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这是多少人穷极一生的梦想。

    苏瑶比苏念要幸福的多。

    现在江家对苏念的愧疚是最强烈的时候,只要她不作死的跟苏瑶去争抢男人,应该可以安度到HE的节奏。

    落地鎏金雕花镜子里,奶白色的蕾丝睡裙领口下遮掩不住的阴影,

    身上是羊脂玉一样的白,阳光下几近透明。

    泛着粉晕的脸上,圆又大的眼睛眼尾微微上翘,眼仁是墨色的黑,碎发被打湿粘在圆润饱满的唇珠上,

    红的艳丽,白的透明,黑的极致。

    这才是苏念真正的模样,是任何人看见了都想禁锢起来的靡艳和纯真。

    苏念伸手描绘镜子里的自己,陌生又熟悉,镜子里的人红红的眉骨,红红的嘴巴,神色迷茫。

    更衣室里全是各式样精致小裙子,或许别的女孩子会兴奋,

    可苏念只能叹口气,认命的换上原本穿来的校服,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找回一点安全感。

    这屋里子一会出现的都是跟女主有瓜葛的男人,她是疯了才敢不要命的打扮的花枝招展,

    她不想重蹈当初的苏念命运,把身体当作优势,最后却在所有人面前闹了笑话。

    被玩坏还是安全度日,她选择后者。

    苏念在镜子前仔细检查好几遍,才满意的弯起眼角。

    深吸一口气走出房间。

    水晶灯已经亮起,实木地板上散发隐隐木香,有种置身古堡的错觉。

    女主苏瑶是一个明媚善良的少女,虽然苏瑶占有了原本属于苏念的人生,可是她没办法像原本的苏念一样对苏瑶产生嫉妒的情绪,只会替苏念感到惋惜。

    做错事情的并不是苏瑶。

    况且主角光环是根本没办法撼动的,就像她依旧被带回江家一样。

    如果可以她只想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就算一辈子都只能把自己裹起来,比起凄惨的结局,其实这样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苏念乐观的想着,嘴角也跟着扬起。

    客厅里站着一位少年,身上穿着修身制服,上衣纽扣随性敞开,能看见里面白色T恤。

    至少比她高一个头,鼻梁高挺,眼神狂傲,嘴角勾起带着嘲弄的神色,邪气俊美的外表,无一处不张扬精致与贵气。

    少年端着水杯,扬起修长的脖子,动作虽然很大,但却不显粗鲁,利索果决。

    “谁在那?”

    转瞬的功夫,少年转过头,眼神像利剑一样射过来,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

    居高临下带着审视。

    狠厉的声音,嚣张的不可一世。

    这应该就是江家老三江城。

    两人的目光对上,一个仰视,一个俯视。

    少女穿着破旧的运动校服,已经洗的泛白,瘦瘦小小的一团,头发及腰的长度,越发显得娇小。

    “你在那偷看多久了?”

    少年的眼神越发不善,语气带着狠劲。

    被大哥勒令今天晚上一定要回家,不会就是为了她吧?

    少年双手抄着制服口袋,走到少女的跟前,弯腰垂眸,眼神赤.裸直接,上下打量。

    “喂,问你话呢,你是哑巴吗?”

    “……”

    少年再次微微倾身眼睛眯起,暗暗皱眉,什么味道?

    若有似无的香气带着淡淡的甜。

    忍不住又闻了一下。

    “喂!”

    “我没有偷看,我叫苏念,不叫喂。”

    苏念不自觉的向后退一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这让她实在没什么安全感。

    跟奶猫一样的娇声,软趴趴的。让少年越发的不耐,

    圆圆的眼睛,眼角还红红的,不会是吓哭了吧。

    看见苏念后退,江城越发的靠近,味道变淡了。

    少年幽暗的眼神盯着她,不屑的撇嘴。

    是她身上的味道?

    “江城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听见声音,苏念下意识的颤抖一下,原本就粉白的脸,越加的白,袖子里的手指也不自觉的攥紧。

    她慌乱的抬头,正好撞进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神里。

    男人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带着金丝眼镜俊美柔和,只是那双看起来温和的眼睛,透着幽暗冰凉。

    和江薄年长得有六七分相似的脸孔,狭长的凤眼微微眯着,完美的下颚线,典型的奢华美人长相。

    他轻声的问:

    “你们在做什么?”

    “二哥。”

    江城努努嘴,脸上的不高兴一览无遗。

    书里的江柏川,看似温和无害,内里却阴狠薄凉。

    苏念看见这个人就下意识的闪躲,小兽一样动物的本能。

    江柏川看了一眼江城,眼神转向江城身后的苏念身上,顺手将书放在茶几上。

    缓步的朝他们走来,声音温柔。

    “你是,苏念?”

    苏念忍不住的靠在身后的墙上,看着江柏川,镇定的点头,只是眼里带着防备。

    江柏川走到江城旁边,停下来,像是苏念的错觉,男人眼里的冰凉完全退却,温柔的笑起来。

    “我是江柏川,是你的二哥。”

    “你是在害怕吗?”

    他朝着苏念伸出手,声音柔柔的,带着诱哄的味道,

    看着苏念的眼神,就像在看弱小有趣的小动物一样。

    “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乖。”

    苏念腿肚子打颤,惶惶的抬头。

    眼前的少女,奶白色的肌肤,鼻子翘挺,湿漉漉的眼睛,连眉骨都是一片艳色,

    透着不经意的媚色小脸,就这样暴露在明晃晃的灯光下。

    耀眼的灯光,少女的脸上几乎透明,看不见任何瑕疵,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看起来脆弱又可怜

    静谧的空气,几个人都怔住了。

    明明刚刚还平淡无奇的少女,恍惚间,居然有种动人心魄的漂亮。

    大哥说,那家人条件很差,而且从小对她也不好,成绩又差,差不多被养废了。

    原以为是个畏缩胆小的性子,上不得什么台面。

    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气质干净的要命。

    墨色的眼眸毫无躲闪的直视两个人,透着天真,极致的纯净裹着若有似无的媚意,是让人心颤的漂亮。

    红颜乌发,眼里带水,谁能抵挡的住……

    饶是看惯各色美人的江柏川,心脏某个部位都忍不住轻颤,何况是向来脾气暴戾的江城。

    江城忽然站直身体,不再看苏念。

    都接到他们江家来了,还穿着以前穷酸的衣服,是想提醒他们她以前是过的有多不好吗?

    小小年纪,心思就这么深,根本不能和瑶瑶比。

    江城不屑的撇嘴。

    按照剧情,这两个人在将来都会喜欢上女主苏瑶,因此苏念的想法就是,对他们不能硬不硬,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乖巧的叫出来。

    “二哥。”

    到底是成年人,内心的想法并不会想江城那么外露,江柏川抬了抬眼镜,脸上带着笑容,温暖又体贴。

    “好乖。”

    “喂,你别以为大哥接你回来,就真的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从来没有被人忽视彻底的江城,听见苏念乖乖的叫二哥,眉毛直接就竖起来,脸上的表情带着凶狠。

    “江城!”

    江柏川皱起好看的眉,声音低沉。

    “哼!”

    江城咬牙。

    少女说话的模样,完全不同于瑶瑶语气,爽朗明丽。

    奶声奶气的,跟小猫叫似的,

    娇软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揉她的脑袋。

    江柏川也是这么做了。

    只是手刚伸到半空中,就看见少女受到惊吓一样,后退一步,紧贴在墙上,

    双手捂住脸,长袖下奶白的小脸只露出瞪圆的双眼,睫毛颤抖的厉害,看起来就像警觉的小宠物一样。

    奶萌的模样让两人同时愣住。

    如果江城不是稍微隔着一步的距离,苏念就直接撞进他怀里。

    “对不起,我,我有洁癖,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

    一如既往的借口,说的苏念都信以为真。

    苏念心跳的厉害,连双手都是抖的。

    她可不想被碰一下,失态的让所有人倒胃口。

    真是有趣的反应。

    江柏川愣了一秒,磨搓下发痒的指尖收回手,金丝眼镜下眼神似笑非笑。

    倒是江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洁癖吗?

    “这样啊,那二哥真是失礼。”

    “丑人多作怪。”

    前面的话是江柏川说的,后面那句是江城说的。

    “江城!”

    听见二哥声音里警告的意味,江城举起双手,表情桀骜。

    “好好好,我不说了,饿死了!去吃饭!”

    此时大门传来的声响让所有人回头。

    明朗少女,白色衬衫蓝色百褶裙,粉色蝴蝶结系在马尾上,手上拎着精致的书包。

餐厅里,少女双手合十放在唇边,修饰精致的刘海下,漂亮的大眼看着苏念,里面是全然的好奇,

    身后卷卷的马尾随着身体晃动,

    已经换上一身粉色真丝连衣裙的苏瑶,就像是初春待放的花骨朵,郎朗少女明丽可人,

    一点没有见到苏念的诧异和窘迫,爽朗大方,声音清脆,很能感染在场的每一个人,

    怪不得能让这么多人喜欢,连苏念自己都忍不住心生欢喜。

    不自觉弯起眼睛,乖巧的点头。

    “你好,我叫苏念。”

    “我叫苏瑶,你可以叫我瑶瑶哦,哥哥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苏瑶脸上带着笑意,上前双手拉住苏念的手腕,歪着头好奇的打量。

    少女虽然穿着破旧的校服,但是气质干净,水汪汪的眼睛,黑色长发及腰,看起来就像小动物一样乖巧,毫无攻击性。

    是女孩子都会喜欢的软萌模样。

    苏念毫无防备的被拉住手腕,心里一惊,

    下意识想缩回手,但是隔着衣袖被女生紧紧的拉住,迎着众人的目光,她只能硬着头皮,身体僵硬的站着。

    苏瑶脸上的笑意更大。

    “你睫毛好长,香香的,好可爱呀!大哥跟我说过,你以后也住在这里是吗?”

    “瑶瑶,干嘛跟她说那么多,”

    江城站在一边,靠在餐厅椅子上,双手抄着口袋,撇着嘴抱怨,眼睛却盯着苏念,微微眯着不带善意。

    不要以为来了江家,就不把自己不当外人,瑶瑶才是他的妹妹!

    还有,不是说有洁癖吗?

    江城嘴角扬起,眼里闪过什么转瞬即逝,

    “哥哥,你不要吓到人家好不好,二哥你说是不是。”

    江柏川坐在一边,神情似笑非笑看着几个人说话,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苏瑶嘴上抱怨,可是脸上的笑容灿烂,熟稔的语气一点没有嫌弃的意思,

    苏念站在一边看着两人,她和苏瑶差不多高,

    被苏瑶挡住大半的身体,不过抬起头就能看见江城看向她的目光带着敌意和挑衅。

    苏念一愣才想起来,原来的苏念刚来这里,江城看不上苏念,加上对苏念第一印象很不好,

    从苏念出现在苏瑶面前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盯着她,生怕她做出什么伤害苏瑶的事情。

    苏念撇撇嘴,她才不会做那种事情。

    “我哪有吓她。”

    江城不情愿的扭过脸,如果距离近的话,还能听见他鼻子里哼出来的不屑声。

    江城很护着苏瑶,苏念一点也不意外。

    毕竟跟江家一起生活在一起16年的是江瑶,而不是苏念。

    “江城。”

    低沉的声音,不带任何情感,却让人感受到里面浓浓的警告意味。

    江薄年从外面走进来,灯光下,男人正解开手腕上的扣子挽起来,动作说不出的贵气优雅,

    随意的一眼,就看见站在苏瑶身后的少女,

    像是有些熟悉的小宠物,自然而然的追寻她的目光。

    明明中午才见过,怎么给人感觉好像有些不一样了,男人沉着眼,走进餐厅坐下来。

    “大哥。”

    江城老实开口叫人,苏瑶脸上也扬起明媚的笑意,跟着脆生生的叫一声。

    江薄年面无表情,点头,示意大家坐下来。

    他刚刚才回来,身上还是白天那套西装,只是黑色的西装外套已经被脱下,

    只一件白色的衬衫黑色长裤,跟江柏川差不多的装扮,给人的感觉却大相径庭。

    两人长的很像,气质却不一样,江薄年给人感觉更冰凉寡言一些,让站在他身边的人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浑然天成的贵气。

    而江柏川却恰好相反,

    两人的身高也差不多,江柏川脸上带着金丝边框眼镜,遮掩住眼神下的幽暗,为他矜贵奢华的外貌平添了几分斯文沉着。

    看起来温柔又无害,但是只有熟悉他的人知道,

    外表越是看起来好说话的二哥,其实越是让人觉得可怕。

    江家的男人无疑是让人无法抗拒的,修长的身材,俊美的外貌,再加上顶级的家室,专一又深情,

    怪不得苏瑶没办法在几个人当中做出选择。

    换做其他人,估计也很难取舍吧。

    餐桌上,江薄年为首,江柏川次之,苏瑶坐在江柏川的左边,

    “念念,你坐这里。”

    苏瑶和江城同时惊讶的看向江薄年,只有江柏川低垂着眼眸,嘴角含笑,脸上一派温柔。

    江城面上不高兴,但是在江薄年面前也不敢造次,江城在外面嚣张狠绝谁都不怕,可就独独怕自己的大哥。

    苏瑶脸上也闪过意外,什么时候大哥关心过这种小事,是愧疚吧。

    苏瑶低头,舔着唇,怔了片刻,才抬起头。

    “吃饭吧。”

    苏念好像没有察觉众人的目光一样,径直走到江薄年旁边,镇定的坐下来,

    比起让人害怕的江柏川,或是脾气不好的江城,

    还不如老实的坐在江薄年身边,起码安全一些,

    至于苏瑶旁边的位置,

    她就是想坐,面对江城吃人的目光,她恐怕连饭都吃不下去。

    苏念安静的吃饭,手上的动作很轻,也很熟稔,斯文又秀气,没有发出半点让人反感的声音。

    这让所有人都很意外。

    从那种家庭出来的孩子,原本就没报什么希望,人品,学识,教养,跟从各方面得到的资料好像有些差距,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江薄年抬眸就能看见,

    少女小口吃着东西,细嚼慢咽,粉白的脸颊不时的鼓起,娇软的模样,让人失笑。

    江柏川双手拿着刀叉,垂眸,金丝眼镜下有亮光一闪而过。

    “入学手续已经办好了,就在下周一。”

    “知道了,哥哥。”

    江城正喝着汤,闻声也抬起头,看向苏念,

    少女侧着脸,眼睛晶亮的看向江薄年,灯光下,粉晕的脸,眼里带着亮光,柔软的不堪一击。

    江城的手蓦然的攥紧。

    哥哥……

    先是二哥,现在又是大哥,她怎么就不叫他?

    她是故意的吧!

    男人做什么动作,好像都带着漫不经心的贵气,江薄年放下手里的餐巾。

    “你和瑶瑶还有江城,江衍都在一个学校。”

    “江衍他最近不在,等他回来你就认识了。”

    “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你可以找他们,或者直接找我也可以。”

    江城精致漂亮的眼睛,瞪得老大,连汤勺都忘记放下去,

    这还是他大哥吗?

    从小到大他就从来没见过,大哥对谁说过这么多话,就连对瑶瑶的事情也是让助理代办。

    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耍了什么手段?

    “好的,哥哥。”

    少女秀气的擦了擦嘴,乖巧的点头。

    江城眯着眼睛,这么听话,可不像之前在客厅对他那么伶牙俐齿。

    “哥哥,正好明天是周末,我带念念一起出去转转,准备一些开学用的东西,好不好?”

    苏瑶脸上带笑,心里却怪异的厉害,

    哥哥是对苏念觉得愧疚,想要补偿吧,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样这样的话。

    她轻咬下唇,眼神暗了暗,心里有些失落,

    哥哥对她,对她可从来不会这样……

    苏瑶声音很轻:

    “真的对不起,原本这些都应该是你的,是我……”

    她在江家,在这里的一切其实都是属于眼前这个少女的。

    苏瑶心里清楚,如果苏念要是跟她计较的话,恐怕现在大哥也会站在苏念那一边。

    脑子里的想法饶了几圈,她才开口认真的说道,

    “苏念,如果以后你需要我做任何事情,我都会尽我所能帮你的。”

    不管是不是高兴,她占有了苏念原本该有的生活,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江薄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头。

    江柏川正在擦手,金丝边框眼镜下,眼神平静。

    江城却皱起好看的眉毛,心里不舒服,这些又不是瑶瑶的错,凭什么要瑶瑶去道歉。

    “瑶瑶!”

    苏瑶抬起头,脸上是慎重的表情。

    “哥哥,我说的是认真的,你也要不要凶人家,念念才来会害怕的。”

    苏念乖巧的坐着,手指下意识曲起攥紧。

    苏瑶是真心的在关心她。

    “谢谢你,瑶瑶。”

    小小的声音,

    即使苏念想要沉声道谢,说出来的话也是这样软绵的,让人心里发痒。

    苏念抬起头,白皙的脸上晕红,眼睛湿漉漉的,带着羞涩,

    少女娇娇怯怯的样子,

    有人忍不住伸手抵住下巴,半垂着眼眸,眼神里暗沉一片。

    有人却咬着后槽牙,脸上满脸的气愤。

    晚饭过后,苏念躺在床上,看着佣人送进来的校服发愣。

    贵族私立高中统一的校服,春夏秋冬,四季分明。

    她之前还在苦恼,要都是裙子怎么办,

    没想到还有裤装的,虽然夏天穿春季校服的裤子有点厚,但是这对她来说却不算什么,

    总比穿短裙要好得多。

    “念念?”

    苏瑶在一旁摇了摇苏念,苏念回过神来,脸上带着歉意的笑。

    “我刚说的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

    “就是明天带你去换一些东西,做一些护理,调整到最佳状态去学校啊。”

    苏瑶的手绕着身后的马尾,脸上带着兴奋。

    “护理?”

    苏念眼神疑惑。

    “对啊,正好我的头发也要重新弄一下,还有其他的,我们可以一起去,现在有你真好,以前都是哥哥把我送过去,都没其他女孩子陪我。”

    “每次都只有哥哥陪着,我也想有其他朋友啊,”

    “他们真是一点都不懂女孩子,哪有哥哥一直管着妹妹的。”

    苏瑶鼓着脸在抱怨,脸上却没什么反感的神色。

    江家男人的占有欲有多厉害,苏念不用想都知道。

    “是要去做皮肤护理是吗?!”

    苏念的语气忽然抬高,让苏瑶吓一跳。

    皮肤护理有什么不对吗?

    愣了几秒,苏瑶忽然反应过来,脸上也带着小心翼翼,生怕伤到苏念的自尊。

    “你要是不想去,我让哥哥送我去也可以,不用勉强的。”

    苏念一直生活在那边,恐怕连这些都不知道是什么,

    她对苏念说这些,苏念是不是会生气?是不是会伤到她……

    “没有,没有,不勉强!”

    原本还恍惚的少女忽然两眼放光,

    哪有女孩子不喜欢这些,就算以前没见过,也会好奇吧……

    看来她是多虑了,苏瑶心里忽然就静了下来。

    苏瑶出去的时候,苏念正站在门边发呆想苏瑶约她出去的事情,

    抬起头就看见江城眼神沉沉的盯着她。

    苏念转身就想关门,却被江城伸出一只手挡住,她根本抵不过江城的力气,抬起眼睫,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江城这是什么意思?

    将近一米九的江城,手臂撑在门上,微微弯腰,垂眸,前额头发凌乱,却遮不住他漂亮精致的五官,

    精瘦的身材完全遮盖住娇小的少女,强烈的存在感,让苏念紧张的紧靠在门上,

    想要离开却被江城瞬间攥住了手腕。

    袖子垂落下来,露出白的几乎透明的手臂。

    江城一直死死的盯着苏念,像是野兽盯上猎物的眼神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