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在被子里怎么自己玩自己无声(桃桃多肉 时拓po)

发布时间:2021-10-15   来源:    
“林琦林琦起床了!”一米八五的巨型闹钟不停地碎碎念。
  林琦从被子里钻出来,眼神茫然的看着王琅,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嗯?”王琅见他这样,乐了,原来他没睡醒的时候这么呆啊。
  于是嘿嘿贼笑,伸出爪子把他的脸蛋捏成各种形状。
  
  “哼!”林琦半天才清醒过来,于是握拳,冲着自己面前那张猥琐的笑脸挥拳而上。
  “噢!”王琅躲闪不及,惨叫。
  早上吃早餐的时候,王琅还在捂着鼻子眼泪汪汪。
  林琦先是假装没看见,装到后面终于破功,低着头偷偷笑。
  “嘿嘿。”见林琦终于笑了,王琅也跟着傻乐,端着椅子蹭到林琦跟前,像个摇头摆尾的巨型犬,尾巴晃呀晃。
  
  “林琦你吃这个。”王琅往他左手塞了个小餐包。
  “林琦你喝牛奶啊。”右手又被塞进一杯牛奶。
  “林琦给你吃水果!”拿叉子叉了块芒果,见他左右两只手都有东西,于是直接递到他嘴边。
  林琦看了王琅一眼,低头吃掉那块芒果。
  
  “好不好吃?”王琅眼巴巴的问。
  “好吃。”林琦点头。
  “那明天你想吃什么?”王琅接着往他嘴里喂水果。
  
  “我想吃豆浆油条,稀饭也行。”林琦嘴里被塞的满当当,唔唔唔的说话。
  “啊?”王琅张大了嘴巴。
  “不行啊?”林琦有点奇怪,“那算了,我就随便说说,你家不吃这些?”
  “不是,”王琅摇头,“我特意告诉阿姨早餐要做西式的,我以为……你弹钢琴,不吃包子油条。”
  “你这什么逻辑。”林琦哭笑不得。
  王琅摸摸脑袋,也觉得自己这理由有点二。
  
  身边的林琦笑的酒窝深深,阳光照得他头发毛茸茸的,于是王琅突然就觉得,每天早上能有个人陪着自己吃早餐,其实真的挺好……早知道在小时候就接他来自己家了!
  
  “林琦。”王琅语气里有点期待,“那个,以后爸妈们回来了,你还是住我家吧,反正房子也挺大的,而且离学校也近。”
  林琦一愣,然后点头:“好。”
  “你你你答应了?”王琅笑的满脸是牙,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示自己满心的欢喜,于是狗腿的凑过去,“以后我每天都喂你吃早点!”
  “我又没瘫痪!”林琦白他一眼。
  “那等你以后瘫痪了……啊呸!我是说等你以后老了我喂你!哎林琦你怎么跑了,等我啊,一起上学!”
  
  在长风高中高二一班的教室里,许霆看着自己的同桌,觉得背上阴风阵阵。
  
  “我靠,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笑的这么淫|荡?”许霆终于忍不住。
  “切!”王琅不屑理他,掰着指头等下课,伸手摸摸桌书包的餐盒,嘿嘿,这个是用来向自己的小室友表达欢迎之情的!
  
  好不容易下了课,王琅抱着餐盒撒丫子就往高一跑,沿途带倒垃圾桶两个,看的许霆目瞪口呆,这人吃错药了?
  
  “你们班林琦呢?”王琅伸长脖子往里看,包子要凉了。
  “他和叶子宁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
  “啊?”王琅很失望,“那你帮忙把这个给他。”
  “哦,好的。”
  
  林琦回到自己班上,见到的就是那三个餐盒。
  “那个啊,王琅给你的,就那个学生会长。”
  
  有点凉,有点破皮,可是还是吃的香甜无比。
  
  “吃个包子都能笑成这样?”同班同学叶子宁瞪大眼睛坐到他对面,“有这么好吃么,给我尝一个。”
  “不给!”林琦双手捂住餐盒。
  “不是吧这么小气?”叶子宁郁闷,“三盒啊,你反正也吃不了!”
  “谁说我吃不了?”林琦挥手赶他,“上课了,回去回去!”
  叶子宁被嫌弃,趴在桌子上满脸不爽。
  
  讲台上,数学老太讲的激情飞扬。
  讲台下,林琦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往嘴里喂包子。
  
  牛肉的,香菇的,三鲜的,吃进嘴里,全部都是甜的。
  
  数学老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好学生嘛,总是有特权的,而且林琦最近要和叶子宁一起参加物理竞赛,有点用脑过度,多吃点也好补充营养!
  
  中午放学,林琦坐在座位上揉肚子,吃多了,撑得慌。
  “走,去食堂!”叶子宁挎着书包走到他跟前。
  “不吃。”林琦懒得动,“不饿。”
  “我也没觉得你饿了!”叶子宁还在耿耿于怀包子事件,于是翻白眼,“你不饿我还要吃饭呢,跟我一起去商量竞赛的事,再不去没时间了!”
  林琦无奈,拖着脚步跟上。
  
  食堂里到处都是人,林琦刚一进去就听到有人叫自己。
  扭头一看,王琅正在朝自己挥手,于是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你怎么没去打饭啊?想吃什么我去买!”王琅站起来。
  “不用了。”林琦有点脸红,“包子吃多了,不饿……谢谢你啊。”
  “啊?”王琅坐回去,伸手捏他的脸,“你都吃了?我都买了给你尝味儿的,你喜欢哪个我以后就给你买哪个,你怎么都吃了,不嫌撑啊?”
  “早上饿,就都吃了。”林琦脸更红了。
  “那我去给你买酸梅汤!”王琅颠颠往打饭的窗口跑。
  
  “表哥我也要!”一旁的洛小夕嘴里塞的满满当当,伸长脖子叫。
  王琅跑得比兔子还快,瞬间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我去给你买吧。”许霆很同情的摸摸洛小夕的脑袋,“我打赌他没听到。”
  
  等王琅端了酸梅汤回来,就见桌边只有洛小夕仰头看着自己,纯洁的大眼睛眨啊眨。
  “人呢?”王琅端着杯子到处看。
  “霆霆去给我买酸梅汤了。”洛小夕抬下巴,“喏你看,那呢。”
  “谁问许霆了!”王琅还是到处找,“林琦呢?”
  “哦,他刚被一个男生叫走了,在那。”洛小夕指给他看。
  
  “你怎么跑这来了?”王琅端了酸梅汤走过去,“给,还要不要吃别的?”
  “不要了,你赶紧回去吃饭吧。”林琦接过杯子,“我要讨论一些物理题。”
  “哦。”王琅看了眼桌上的草稿纸,“那晚上放学我等你。”
  
  “你不用等他了,晚上我们也要讨论!”林琦还没说话,一边的叶子宁就插了一句,口气有点霸道有点冲。
  “你们讨论到什么时候?我乐意等!”王琅瞪他,端着学生会长的架子仗势欺人,“几班的你,怎么染一头黄毛,啊?回头给我剃了!”
  
  “不是,他混血,天生的。”林琦忍着笑,“好了回去吧,放学等我半个小时,我们一起回家。”
  混血?王琅仔细打量了一下,点头,“是挺混的!”
  “你说什么!”叶子宁拍桌子站起来,引得周围的同学纷纷看过来。
  
  “好了好了。”林琦把叶子宁按回到椅子上,又拉着王琅往过走,“好好去吃饭!”
  “哼!”王琅坐在座位上,隔着数十张桌子继续怒视叶子宁。
  一旁的洛小夕想问,张嘴却被许霆塞了一个大丸子。
  
  放学后,王琅坐在教室里无聊的玩PSP,半个小时后果然就见林琦跑了过来。
  “好了,完,完了,我们回家吧。”林琦上气不接下气。
  “好好走路,跑什么啊!”王琅伸手拍他脑袋,“讨论完了?”
  “嗯。”林琦点头,拿过王琅桌上的饮料喝的咕嘟咕嘟。
  
  “和那个死黄毛在一起?”王琅继续问。
  “你怎么这么说他。”林琦哭笑不得,“他也没得罪你啊。”
  “不知道,总之我不喜欢他!”王琅愤愤。
  
  “好好好,那现在回去吧?”林琦伸手拽他,“中午没吃饭,饿了。”
  “早知道下午去给你买点东西吃了。”王琅揉揉他的肚子,“都饿扁了啊,甭回去吃了,我带你去外面吃,你喜欢吃什么?”
  “泰国菜吧。”林琦咽咽口水,“街角有一家蕉叶,咖喱皇炒蟹和菠萝饭挺好吃的。”
  “嗯,走。”王琅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拽着林琦往外走。
  夕阳下,操场上映出长长的两个人影。
  
  餐厅里,王琅一边给林琦扒螃蟹一边絮絮叨叨:“你还要和他一起讨论多久啊?我告诉你啊,那黄毛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别跟着学坏了啊,以后你要是也敢把头发染成那样,我可不让你进我家大门!”
  “我都说了他是天生的。”林琦无奈。
  “他就不会染黑啊?全校都是黑头发,就他特殊!”王琅无理取闹。
  林琦也不再和他争辩,只是笑眯眯的张嘴,吃掉他递到自己面前的咖喱蟹。
  
  “饱了没?我再给你点个菠萝饭打包吧。”王琅一脸的认真,“留着当宵夜,你太瘦了,我以后给你往胖养养!”
  “好。”林琦点头。
  
  “你热啊?”王琅纳闷,“脸怎么这么红?
  “呃,有点热。”林琦脸更红。
  王琅摸脑袋,自己怎么不觉得热?
  
  果然还是他身体太弱!

九点的时候,从冰箱里拿了果汁送过去。
  十点的时候,洗干净了水果端过去。
  十一点的时候,把菠萝饭盛好放在他跟前。
  十二点的时候,进门就见林琦趴在桌上正睡得香甜。
  
  “林琦,起来去洗脸刷牙。”王琅轻轻叫他。
  “嗯?”林琦迷迷糊糊睁开眼,“哎呀我怎么睡着了。”
  “都十二点了,你还看啊?”眼见着他又翻开了物理书,王琅急了。
  “我还没看完呢。”林琦推推王琅,“去帮我泡杯咖啡。”
  
  “不许再看了!”王琅“啪”的一声合上书,扛着林琦就往浴室走。
  “你干什么!”林琦挣扎,“别闹了我还没看完呢!”
  
  王琅也不说话,只是把人丢进浴缸里,然后拧开喷头。
  “喂!”林琦抱着脑袋,被淋成了落汤鸡。
  “洗澡睡觉!”王琅得意洋洋的转身往外走。
  “大笨蛋!”林琦抱着膝盖坐在浴缸里,衬衫裤子都湿哒哒的贴在身上,可是眼里却满是笑意。
  
  洗完澡回到卧室,床头放着牛奶,握在手里,温温热热,一直暖到心里。
  于是抱着杯子傻笑。
  
  隔壁,王琅正对着镜子摇头感慨,哎呀我怎么能这么贤惠,真是……这么帅还这么体贴……没救了。
  于是抱着被子荡漾。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王琅特意问了一下,才知道那个狗屁物理竞赛还有一个多月才能开始。
  于是在下午放学后,王琅背着书包溜达到了高一一班的教室,大大咧咧拉开一把椅子,大长腿二五八万的翘到桌子上,从书包里掏出MP3,塞耳塞,然后一脸惬意的抖腿。
  
  “你来这里干什么!”叶子宁不满的拍桌子。
  “王琅。”林琦上前把耳塞从他耳朵里拽出来,“别闹了,你先回家好不好?”
  “你讨论你的,我又不打扰你们。”王琅重新戴上耳机,“快点去讨论。”
  林琦没治了,回到自己桌前翻开物理试卷。
  叶子宁狠狠的看了王琅一眼,把物理书翻的震天响。
  
  时间慢慢过去,晚上七点,那边听歌的王琅终于懒洋洋的站起来,走过来大刺刺的揽住林琦的肩膀:“讨论完了没?”
  “没呢。”林琦苦着脸指着一道题,“这道题,我们有分歧。”
  王琅抬眼看了看叶子宁,就见他正死死盯住自己揽住林琦的那只手不放。
  
  切,死黄毛,老子抱我的小室友,碍你什么事了?
  于是态度更加的亲昵:“那肚子饿不饿?要不我先带你去吃饭?”
  “……嗯,也行。”林琦耳根子通红。
  王琅对此早就见怪不怪,自己的小室友什么都好,就是比小姑娘还爱脸红,不过也挺好玩的。
  
  “想吃什么?”王琅继续伸手揽着他往外走。
  “随,随便。”林琦想躲开,却被他更紧的环住。
  王琅在出教室门前用余光瞥了一眼,就见那个黄毛还在看着自己,心里更得意,嫉妒死你,老子的小室友,只有老子才能抱!
  
  于是此后的每一天,王琅总会在放学后跑去高一一班教室,关心一下林琦,再刺激一下黄毛。
  
  不过王琅得意了没多久,校长就在晨会上宣布了一道晴天霹雳。
  为了能在这次全国性的竞赛上取得好成绩,校方决定物理组的同学单独去郊外的一所学校里培训二十天,全封闭军事化管理,里面的人不许出来,外面的人自然也不许进去。
  
  什,什么?王琅听完后目瞪口呆。
  二十天?林琦要跟那个死黄毛一起待这么久?
  
  “不去行不行啊?”晚上吃饭的时候,王琅还在耿耿于怀,“郊区那学校我去过,可破了,食堂还漏雨,宿舍就更别提了,你去了肯定住不习惯!”
  “我也不想去啊。”林琦闷闷不乐,“可这不是老师安排好的么,哪能我说不去就不去。”
  “那,你带着手机。”王琅嘱咐,“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可是——”
  “可是什么啊,我知道你们不让带手机,你不说又没人知道,带着带着!”王琅表情很认真。
  拗不过他,林琦只得把手机装进了自己书包里。
  
  然后,王琅眼睁睁的看着林琦上了校车。
  那个黄毛就坐在林琦身边,挑衅的看着自己。
  车子临发动前,王琅甚至看见黄毛伸手摸了自己的小室友一把。
  我靠!老子的人也是你能动的?!
  
  王琅在教室里暴躁的发短信。
  
  不许让他碰你!最好和他保持十米……二十米的距离!不许跟他说话!不许这个!不许那个!
  
  许霆一脸惊恐的看着王琅,心里替那个手机默哀,这种按法,手机都要断掉了!
  发完短信,王琅还是觉得很生气。
  自己的小室友脸蛋滑滑的凉凉的,凭什么要给外人摸!
  
  “表哥!”初中部的洛小夕趁着课间跑来高二找王琅和许霆,“我忘带钱了,渴。”
  “过来!”王琅冲他钩钩手指。
  “怎么了?”洛小夕凑过来。
  王琅伸出爪子目露凶光,一把掐住自己小表弟的娃娃脸。
  “唔……疼。”洛小夕眼泪汪汪的摸自己的脸,“不就问你要五块钱买饮料么,这么凶干什么?”
  “切,脸上都是肉,手感一点也不好,减肥去。”王琅扔给他一个一块钱的硬币,“喝什么饮料,喝水!”
  洛小夕泪奔而出。
  
  “喂!”许霆无奈,“你心情不好也别欺负小夕啊。”
  “谁说我心情不好了?”王琅愤愤的翻开英语书,认真又刻苦。
  “我靠。”许霆鄙视,“书拿反了。”
  “我乐意!”
  “切!”
  
  晚上放学回了屋子,黑漆漆的。
  更不爽!
  饭也不想吃,打开电脑google地图了一下,咦,那破学校不远处有家快捷酒店……
  
  第二天,高二一班的班主任就接到了一张请假条。
  王琅病了么?班主任皱眉,昨天看到还挺活蹦乱跳的啊。
  “老师他真生病了。”许霆一脸的认真,“昨晚他不小心,被车撞了。”
  “啊?”老师大惊失色。
  “没什么大事,就是腿有点拉伤。”
  “哦,没事就好。”
  
  王琅坐在快轨上,无端就觉得脊背发凉。
  靠,肯定又是那个黄毛在背后骂老子!
  
  到了郊区,王琅在酒店住下后,跑出去绕着那学校瞎溜达,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于是颠颠的发短信。
  
  “林琦你在干什么?”
  “没,在宿舍看书呢。”
  “那你出来,在你们学校后院那等我。”
  “啊?你来了?”
  “少废话,快出来!”
  
  “林琦你去干什么?”叶子宁叫住他。
  “我出去一下。”林琦跑得飞快。
  
  到了后院转了两圈,没人啊。
  掏出手机刚要发短信,突然就觉得有人从身后抱住了自己。
  
  “哈哈,想我没?”王琅抱着他闹。
  “你怎么来了。”林琦转过身子,开心的冲他笑。
  “在学校无聊,反正我也能自学,就过来找你了。”王琅带着他顺着墙角坐下,从身后拖出来一个大书包。
  
  “什么呀?”林琦抽抽鼻子。
  “我早就说了你这食堂破,这几天没吃好吧?”林琦从书包里往出掏塑料袋,里面都是餐盒,“我帮你买好吃的了,这个是你喜欢的菠萝饭,这个是咖喱虾,我刚在酒店微波炉热过了,这个是包子,还有啊,这个你吃不吃?唉林琦你哭什么呀?”
  
  “你不爱吃这些啊?那算了不吃了,我去给你买别的。”王琅慌了,伸手帮他擦眼泪。
  “不是的。”林琦抬头看着他,“我……谢谢你。”
  “笨蛋,这有什么好哭的。”王琅帮他蹭掉眼泪,打开餐盒递到他手里,“吃吧。”
  
  “好不好吃?”王琅巴巴的问。
  “好吃。”林琦点头,一勺一勺的往嘴里送饭。
  “给我吃一口。”王琅凑过去张开嘴。
  林琦嘻嘻笑,盛了饭喂到他嘴里。
  “是挺好吃啊。”王琅咂咂嘴,“再给一口。”
  
  昏暗的路灯下,两个人,一人一口,吃的满是甜蜜和欢喜。
  
  “王琅。”吃完饭后,林琦壮着胆子,凑过去抱住他的腰,“谢谢你。”
  “我俩还用说谢么。”王琅看着自己胸前毛乎乎的小脑袋,伸手摸摸,心想自己小室友表达谢意的方式还真是奇特。
  
  王琅,我喜欢你,从小时候我就喜欢你。
  林琦在心里说了一次又一次。
  原本以为是没希望的,可现在他对自己这么好,那,他应该也是有点喜欢自己的吧?
  于是手里抱的更紧。
  
  “小笨蛋,你们几点查房?”王琅问他。
  “九点啊。”林琦把头埋在他怀里。
  “啊?现在都九点半了。”王琅大惊失色,晚了要受处分的。
  “不是吧?”林琦也被吓了一跳,站起来撒丫子就往回跑。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