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粗大与亲女乱小说目录伦*翁熄粗大进出36章

发布时间:2022-03-01   来源:    
粗大与亲女乱小说目录伦*翁熄粗大进出36章

  服务生的话被站在他们后面的大厨给听到了,不由地对那个服务生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下去,不要说了。

  服务生没有看到,只是把希望寄托在米渔的身上。

  服务生说得并没有错,一切要以顾客为主,米渔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件小事,根本不值得一闹,“哪些是顾客要的,你是端走吧!”

  得到米渔的首肯,服务生也就没有了顾忌,不管敖游再怎么坚持,服务生最后都如愿地把东西给带走了。

  最后只剩下了一盘,敖游看着眼前份量少得可怜的一盘,内心可是在滴血啊!

  枉他忙了一会儿,到头来还要被米渔这个坏蛋给剥削走一大半,他就很生气,还很失望。

  他乃一江之主,何曾受过此等委屈?

  “你不要这样嘛!大厨那里的也快要起锅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米渔指着不远处,大厨已经开始落盘了。

  敖游轻哼了一声,依旧不高兴地别过了头,暗中为米渔贴上了“傻”字标签。

  本主大人挑选的东西,怎么可能一般!

  凡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不识货!

  “既然如此,桌上的这些,你不许其他人再碰了。”敖游生怕他眼皮子底下的食物被别人给端走了,伸手把盘子往自己这边挪,眼中却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米渔见到敖游展露出如此真实的状态,不禁有些羡慕,嘴角含笑,觉得煮面条已经没有任意的意义的,带着敖游去了离他们最近的那个餐桌,把饭菜放在桌子上,面对面的吃了起来。

  敖游吃东西的样子特别有意思,不像其他人细嚼慢咽,一条鱼吞下去,连骨头都不剩下,把米渔给惊到了,“你难道不知道鱼骨头是不能吃的吗?吃进肚子里小心被刺出一个洞来……”

  “怎么可能?本主的胃非常强大,不可能发生这种事的。”

  敖游不信,认为那是骗小孩的说辞,米渔脸上恶作剧般的表情,也证实了敖游心中的这一想法。

  “你刚刚是怎么办到的?能不能教不教我?”

  米渔夹了一块鱼肉放进碗里,脑中想到的是刚才奇迹般的场景,店里所有的鱼都在为敖游游动,好像就是冲着他而来的。

  米渔这家店开了也有几年了,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景象,今天见识到了,觉得很有趣,想学。

  敖游放下手中的碗,又将一条小鱼放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你是凡人,学不会的。如果哪天你会了,那你就糟糕了,会有不好的事情降临。”

  “你不也是凡人吗?”米渔不开心的放下手中的筷子,“说得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会似的。”

  此时的米渔还不能理解敖游话中的真实含义,等他理解之后,他才明白敖游的良苦用心。

  “这个嘛!本主会,珍珠娘娘他们也会了,因为我们是在共同的环境下生存的嘛!你不行,你就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凡人,享受凡人该有的幸福且平静的生活就挺好。”

  出于私心,敖游不想将米渔带进任何危险当中去。

  米渔那边听起来可不是这个意思,误会敖游这是在看不起他,觉得他过于平庸,不会有出头之日。

  平凡和平庸,都不是米渔所想要的,只是他被迫平庸罢了。

  “我不吃了,我去忙了!”

  米渔郁闷地从桌子前站起身来,丢下碗筷子便不管了。

  敖游搞不明白米渔究竟在气什么,看着桌子上的鱼还没有被解决,不吃浪费,三下五除二的吞进嘴里后,抽出一张纸巾抹了一一把嘴以后,便跟了上去,直觉告诉敖游在后厨可以找到米渔。

  然而,米渔看到敖游以后,正眼都不给他一个,敖游看着他跟着厨子一起忙碌,来来去去走个不停,只好等他忙完了再去尝试着跟米渔解释。

  结果,这一忙,忙到了将近凌晨一点钟才结束。

  敖游像是一个多余的人一般,无论呆在哪里,也不被人待见一样,显得格格不入。

  为了不打扰他们的工作进程,敖游去了后门,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举头看着天空,内心难免有些困惑和烦躁,作为长江的主宰,他是不是和凡人走得太近了?从而导致他开始十分在意对方的情绪了?

  敖游立于墙边,没过多久,一只流浪猫见到他以后,十分畏惧地不敢上前觅食,他记得附近好像有几个垃圾桶?

  不知为何,敖游将这只流浪猫的际遇代入到自己身上,如果没有米渔的帮忙,他很有可能同那只流浪猫儿一样,居无定所,四处觅食也说不定。

  这一刻,敖游突然很想去帮忙碌的米渔。

  就在他决定进厨房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后门,见后门是打开的,把门给锁了。

  等敖游发现时,门已经推不开了,这下给敖游郁闷的,只能往前门进了。

  偶然间,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暗中议论。

  “你有没有觉得老板带来的那个人很怪?”

  “怎么怪了?”

  “只要他出现了,玻璃槽里的鱼会兴奋地跳出来。”

  “鱼从水中跳出来很正常啊,不分人的。”

  “你是没有看到那诡异的场景,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是个妖怪!想要对我们老板不利,万一老板的精气被他全部给吸走了,我们岂不是要失业了?”

  “你是恐怖怪异小说看多了吧!别想了,赶紧干活,顾客还等着我们上菜呢!”

  两名服务生站在大门不远处,私底下谈论着店里发生的怪事,已经有人开始对敖游产生了戒备的心理。

  敖游听了以后,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想听听他们的想法,只是厅堂太过于热闹,让他们已经没有了空闲的时间去谈论此事,敖游有些孤单地站在玻璃槽附近,那些靠近他的鱼们,感受到了江主大人的不开心,特意安慰:“江主大人,不用在意人类的对话,他们喜欢撒谎的。”

  “是啊,江主大人,他们总是戴着虚假的面具过活,不如我们族群快乐!”

  就在这时,又一波新的客人进了门,迎宾面带微笑地去迎接,待客人坐定了以后,服务生带着客人前来选鱼种时,那位顾客不知道是眼光有问题,还是眼光毒辣,一眼便瞧上了躲在最角落的那条,肚子鼓胀的鲫鱼,指明了要这一条。

  服务生拿起放在一边的小型手抄网想要将它给舀起来,那鱼也许是感受到了充满恶意的视线,见到手抄网下水,就往其他的方向逃,它越是这样那样的躲闭,更是加剧了客人想要吃掉它的想法,服务生花了几分钟都没有把它捞上来,客人从服务生的手中拿过手抄网,对准那条鱼正准备下手时——

  敖游走到他身后,一手握住了手抄网的手柄,成功地制止了客人接下来的举动,“这位客人,这条鱼它不想被你吃,你还是选另外一条吧!”

  “我凭什么要换另一条?它是我看上的,今天就它了!”

  客人本来是在兴头上的,被敖游出手阻挠,脾气似乎也上来了,对敖游说话的语气也非常的不客气。

  敖游并没有生气,而是好言相劝道:“它不想被你吃,就算你今天硬是拿它做火锅,那肉吃进嘴里也会显得很柴,还会塞牙,你何不选一条味道鲜美甘甜一点的同类呢?你要是不会挑,我会帮你选出一条更好的,更合你品味的给你。”

  “你是什么人?敢管客人的事?你是想要让这里的老板无生意可做吗?”

  客人也看出了敖游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因为没穿这里的工作服,认为敖游是存心想要找他的事,搞他的鬼。

  “服务生,叫你们老板出来,说这里有人阻止他开门做生意!”

  客人很不客气地指使着服务生。

  服务生暗中瞧了他们俩一眼,觉得麻烦事来了,先去请经理过来。

  经理一看是老板的朋友,也不敢得罪,在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认为客人与敖游在这事上有些小提大作,便劝客人:“这条鱼可能真不合您的口味,您还是换一条其他的吧!”

  客人来了气,认为他们不可理喻,指着玻璃槽上贴的那几个大字——任君挑选,道:“这几个字你们是拿糊人的吗?有你们这样开门做生意的吗?信不信我告诉这里人,让你们做不成这生意?”

  经理本来就是人精,两方都不想得罪,如果他这时下结论,自然会得罪另一方,他脑子转了转,决定把米渔从厨房里叫出来,米渔本来在忙,经理一来说事态严重,让旁边的大厨看着一下锅里,拉着米渔就往外走。

  “老板啊!你带来的朋友跟客人意见不和,都快要吵起来了……你还是自己去劝他吧!客人那边就交给我了。”

  经理歪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另一只手拿着菜刀,在木板上剁了几下,发出刺耳的声音,传进了米渔的耳朵里,米渔汗颜,不得不相信经理的说辞,不再多说,挂了电话,放下手机,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店里。

  果然,厅堂上坐满了客人。

  令米渔感到诧异的不止这个,当米渔的脚步踏入店里的那一瞬间,就有一个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米渔这边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红光满面的笑容,对米渔打起了招呼。

  “老板,托你们上次的吉言,我升职了,特地带了一些朋友过来捧捧场,祝老板生意兴隆。”

  “恭喜!恭喜!多谢了!”

  米渔早已经忘了这回事了,嘴上说着喜庆的话,脑子里还在回想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等他想明白了,顾客已经回到原先的座位上,与周围的人开始谈论这件事情。

  米渔听完对方的解释以后,这才想起来,不就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吗?得到反馈的米渔,不由地多看了站在他身边的敖游几眼。敖游收到米渔的注视以后,特意笑了笑,米渔觉得他的这个样子特别的傻,于是问站在不远处的一位服务员,“你们经理现在在哪儿?”

  服务员道:“在后厨帮忙呢!”

  米渔到了后厨,看到经理一只手上拿着刀,表情特别嫌弃地蹲在一边杀鱼,时不时地身体往后挪,看似很不情愿,却不得不好好工作的样子,让人发笑的同时,又有几分值得同情的意味。照理说,这事本不该由经理本人亲自出手的,米渔在四周也没有帮工的身影,不禁好奇的问:“帮工呢?请假了吗?”

  经理一听是米渔的声音,赶紧摆正姿态,扬起刀往鱼身上剁了几下,“帮工临时有事,请假回家去了。”不然,他也不用强行顶替这份工作了。

  “你赶紧打电话找个人过来,光凭我们这几个……恐怕不行!”

  米渔虽然喜欢吃,在烹饪的时候,拿的都是处理好的材料……

  “老板,这一时半会的,也招不到合适的啊!”这摆明了是在为难他,经理怕自己的饭碗不保,不敢在米渔的面前揭自己的短。

  “作为经理,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米渔丢下句话,便离开了,留下经理站在原地苦笑,不得不停下手的动作,绞尽脑汁地想办法,终于在打了很多个电话后,招到了几个人,说是马上过来。经理这才放了心。

  米渔到后厨,主要是想看看掌勺的师傅会不会有忙不过来的情况发生,他顺便可以帮帮忙。看到厨师一副游刃有余模样,米渔算是放心了,而跟在他身后的敖游在闻到食物独有的香气之后,肚子里传出了不太和谐的声音。

  他跟着米渔跑了一天了,除了早上吃了两碗面外,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被食物的香气给吸引后,他暗中扯了扯米渔的衣袖道:“本主好像饿了,本主想吃……”

  就像一个小孩一样,将心里的话,不加掩饰的说了出来,米渔听后微微一愣,这才想起他二人还没吃午餐,便卷起袖子,对敖游说:“你稍等一会儿,我去下两碗面填填肚子,晚上忙完以后,再去吃好吃的。”

  照理说,下午四点左右,是有员工餐的,他们可以等到那个时候一起吃,敖游既然开了口,想必是等不到那个时间点了,米渔 只好顺了他的意,在空闲的锅灶前,拿起勺子,接了几碗水,开始煮起了清汤面。

  敖游见了以后,不赞同的说:“本主要加几条鱼进去。”

  “……”米渔的手顿了一下,扭过头瞧着他:“你不是说你饿了吗?还能等?”

  敖游点头:“本主可以不等,但你要等。”他可以暗中变回本体,吞了那些活鱼便是,米渔身为凡人,却不能这样。

  “怎么换成我要等了?你是不是搞错对象了。”分明是敖游自己提出来的要求,怎么到了他这里,反倒是理亏的那一个?

  “嗯,本主随你一起等!”敖游还是很给面子的让了一步。

  米渔哭笑不得的瞧了他一眼,“那你去准备几条过来吧!先说好,去鳞去内脏的事情,可得由你自己来!”

  敖游想了想,“也可。本主这就去。”

  米渔双手环于胸前,目送敖游离开后,想着煮熟的面放一会儿会糊成一坨,吃起来口感会不好,又想到敖游可能不擅长处理鱼鳞,就跟了过去,看看敖游打算怎么做。

  敖游学着那些服务生,在玻璃槽附近拿了一个塑料盆,他都还没有开始发话,玻璃槽里的鱼儿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想要靠近他,赶紧对敖游发出了“自我牺牲信号”。

  “江主大人,选我!选我!”

  “江主大人,我的肉质鲜美,口感绝佳,最适合您了。”

  “江主大人,还是我好,个头大,容易吃饱。”

  “江主大人,我!就是我!”

  “……”

  自我推销型的信号一声接着一声地传入敖游的耳朵里,敖游觉得还是他的臣民们可爱,知道他想要什么。

  那个米渔就不行了,总是想办法折腾他,还有不让他吃饱饭的嫌疑——

  想到这里,敖游走到正中央,对着玻璃槽的鱼儿们说:“想要被本主吃的,自己跳到本主这个盆中吧!”

  听到这个消息的鱼儿们一个个兴奋得不能自已,纷纷往敖游这边靠,一时间,水花四起,鱼儿们一个个争相冒出了头,直往敖游手中的盆子里跳,才一眨眼的功夫,盆子便装满了,一些还来不及跳进去的鱼儿们则很失望地跳回了原来的玻璃槽,不甘心的在水里甩着尾巴,嘴里不停地吐着水泡泡,像是在表达心中的不满。

  坐在店里的人,看到这一幕后,个个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称这里的鱼有灵性。

  随后跟上来的米渔见了此景,不怒反笑:这个敖游,有两把刷子就开始公开表演,真是一个爱引人注意的家伙。

  敖游看到米渔后,不动声色地走到米渔的跟前,想也不想地把手中装满了鲜活的鱼的盆子交到他的手上,米渔见还没有处理,不肯接,敖游硬往米渔的手中塞。

  米渔还是不肯接,不乐意的说:“你又想让我把鱼鳞给处理了?不行,你刚才可是答应过我,要把它处理好了再交到我手上的。”

  此时,走廊上并无其他人,敖游当然明白米渔的意思,“鱼,本主已经处理好了,不信你看。”

  待米渔回过神来,低头往盆内看时,鱼身真的已经被处理干净了,这让米渔的瞳孔放大,感到不可思议的说:“怎么会?你连刀都没有拿,你是怎么处理好的?”真是怪哉!

  敖游道:“本主想要处理一件事情,并不需要任何器具啊!”只要施点小法术就可以了。

  对,偷偷地。

  米渔又惊又喜,没有再过问下去,用这几条鱼,做了好几盘拿手的菜,由于时间太长,敖游在等待的过程中,竟然靠在墙边站着睡着了。

  这高超的睡眠技巧,赢得了在场其他人的高度重视,直到米渔将锅中煮好的鱼,装在盘子里,抬头看向敖游时,才发现敖游的“惊人”之举,顿时脸上一片燥热,又气又急又好笑。

  这人,怎么可以这样?

  他都主动舍身为他开小灶了,他还敢当着众人的面,如此的心安理得?

  米渔压制住心中的不满,走过去,故意用还没有擦干净,还有油的手,捏着敖游的鼻子,恶作剧般的看敖游什么时候会醒。

  敖游感受到了空气被阻断,立马睁开眼,双目清明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米渔,特意摆正了姿态,“好了吗?本主可以开吃了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

  米渔看了看案板上的数量,好像不对,想必是被哪个服务生给弄错了,端到了前厅的饭桌上。

  “本主的眼光独好,吃了它们,会变幸运!你可不要浪费了这个好机会哟!”

  敖游虽然不知米渔心中的想法,很高兴地拉着米渔到案板上一看,看来看去,好像发现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是不是少了?”

  就在这时,又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准备端起其中一盘,打算送到客人的餐桌上去的,被敖游伸手给阻止了,“这几盘是本主的,你们不能再碰了。”

  “可是,一切都以客人为先啊!等这些菜上完了,再让大厨给你做也是一样的!”

  服务生不高兴了,客人已经在不断地催促他们上菜了,如今有菜不能上,老板又在一旁看着,他要是感怠慢,那可是要失业的。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拿自己的工作来开玩笑。

  “不行。本主特定的东西,他人怎可动得?你要上菜可以,去找大厨,不准动本主的食物。”

  敖游打算力争到底,还将盘子全部都往自己这边移,占有欲十足的模样,令服务生很是愤怒,又带着一丝不解。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